岳阳补充道:“观察者的位置和巨石阵的整体形状有关,必须是站在一个特定的位置,然后顺着阳光反射的方向。”

张立道:“那么当金色的光芒照在祖先的安息之地,指的是黎明,现在却是黄昏,怎么办?”

岳阳道:“我们不一定要等到黎明,既然巨石阵和纳南塔之间有联系,那么只要知道阳光的照射角度和观察者的方位,同样可以找到。”

卓木强巴道:“听到了吗,导师?我们现在去河中,进行阳光入射角测量,张立将在石柱上安装信号发射器。教官请让直升机从空中接受信号,航拍巨石阵,将巨石阵的形状和结构发送到导师的电脑上。我们需要分析它的构成,找出观察者的位置。”

五分钟后,卓木强巴他们得出结论,阳光入射角度为15度46分,方新教授的电脑分析出整个巨石阵为蛋形结构,大头朝土林,小头是对着象泉河的,观察者最有可能的位置就是蛋形结构两边相交形成的夹角。岳阳带着信号器,在方新教授的协调下一步一步朝观察者的位置移动,走到观察者的位置,卓木强巴和张立分别用水平仪和角度尺为岳阳搭建了一个仰角15度46分的观察平台。岳阳顺着观察平台的斜面往上看,视线直接透过一根矮的石柱,还有一根高的石柱,两点连成一线,最后目光锁定在那数千洞窟中的一个。

“找到了!”岳阳抑制住内心的激动,尽量平静地道。同时他惊愕地发现,当他站在这一位置,呈固定仰角时,竟然只能看到那一个洞窟,其余的洞窟全都消失了,但是稍一后仰或是侧视,其余的洞窟马上出现在视野之中,一切就像幻觉。

昌巴好奇道:“你们在做什么?在测量蛇山吗?”

卓木强巴道:“是的,我们要走了,非常感谢你,昌巴。谢谢。”他对岳阳道,“岳阳,我们需要你留在这里,为我们锁定目标。”

岳阳道:“明白。”

昌巴问张立道:“你们要上蛇山?”

张立点头道:“是啊。”

昌巴对卓木强巴道:“我知道有条近路,从这里可以直接上去,需要我为你们带路吗?”

卓木强巴握住昌巴的手道:“谢谢,太感谢了,我们赶紧走吧。”如今他们缺的就是时间。

卓木强巴向吕竞男汇报道:“我们这边的距离比你们那边更近,洞口离你们约三公里远,我们在洞口会合。岳阳在锁定方位,随后就与我们会合。”

吕竞男道:“知道了。”

路上,卓木强巴询问道:“张立,你们还发现什么痕迹没有?”

张立道:“没有,只知道他们有起重工具。还有,岳阳说他们应该是坐车来的,但是没有发现痕迹,估计被伪装了。”

他们从纳南塔的山腰走一条羊肠小道直接向洞窟攀爬,岳阳一直与他们保持着联系。眼看就快到那个洞窟时,山间一阵风吹过,所有的洞窟里似乎都传来了回响,与方才在峡谷中听到的风声不同,尖锐、高亢,显得凄厉而诡异。昌巴原先还有说有笑的,一听到这风声,突然脸色大变,也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昌巴?”卓木强巴问道。

昌巴道:“你们没听到吗?那声音。”

张立道:“是风声。”

“不……”昌巴白着脸色道,“不是,那是黑猫皇后,是黑猫皇后的诅咒!我,我只能送你们到这里了,我要回去了。”说完,竟然掉头就走。

“昌巴!昌巴!”卓木强巴连叫两声,昌巴才回过头来,警告道:“我一直以为,蛇山就是蛇山,这里什么都没有。可是如今看来,老人们说得不错,蛇山里有古格王的珍宝,黑猫皇后是不允许任何人触碰那些珍宝的,她会诅咒所有想要靠近的人,你们要小心。”

卓木强巴愣了片刻,才道:“谢谢你。”在昌巴回头的瞬间,他感到有一丝熟悉,那种目光,竟然和自己的父亲有些相似,那是一种充满睿智,仿佛可以洞察一切的目光,但他很快否定了自己这种想法。

卓木强巴他们来到洞窟内,这确实是一个光秃秃的洞窟,什么都没有,只是如今,在洞窟内,被人为挖开一个大洞,黑黝黝的深不见底,从土质来看刚被挖开不久。

找到洞口后,昌巴将岳阳送到上山的路口处,随后岳阳与吕竞男等人同时抵达。”怎么了,敏敏?”卓木强巴一眼就发现唐敏的脸色有些难看。

吕竞男道:“刚才在半道上,她突然有些脸色发白,不过,似乎已经没事了。”

唐敏道:“我很好,没事,可能是爬山时跑得太快了。”

吕竞男道:“那我们就下去吧,我先去侦察,你们跟在后面,一个一个来。”

吕竞男系上绳索,缓缓下坠。方新教授看着卓木强巴道:“你似乎还有什么疑惑?”

卓木强巴道:“刚才昌巴说,这里是古格王的宝库,里面有黑猫皇后的诅咒。我记得我们查资料的时候,没有查到黑猫皇后的故事啊。”

方新教授想了想,询问张立他们道:“你们知道黑猫皇后的故事吗?”

张立甩头,岳阳道:“我只知道黑猫警长的故事。”

方新教授道:“在民间流传的神话故事多如牛毛,我们不可能每一个都查得到。”

亚拉法师道:“不用太过忧虑,从我们先前观察到的洞窟壁画和吕竞男掌握的专家资料来看,这个遗址,肯定远远地早于古格王朝。现今的牧民都是移居者,他们一定是将他们听说的一些古格王朝的故事强加在了这处遗迹上面。”

吕竞男表示底部安全,巴桑也下去了。亚拉法师道:“黑猫皇后的故事我知道一些,说是古格王朝覆灭前,古格王决心与敌人同归于尽,却不忍牺牲自己心爱的皇后,于是召来了巫师,将皇后变成了黑猫,希望她在敌人破城前逃离古格。但皇后变成黑猫后,却不愿离去,国王忍着心痛,抚摸着黑猫道:“今后,谁得到黑猫,谁就是古格的主人。”古格灭亡后,黑猫皇后活了下来,它以黑猫的形态守护着古格王遗留下来的所有珍宝,任何想要盗宝的人,都会受到黑猫皇后的诅咒,至少其中的一个版本应该是这样。”听故事的人姑且一听,感觉这个故事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唯有卓木强巴不这样认为。

唐敏第三个下去,卓木强巴抓紧绳子,将心思也收了回来,随即跟着大家下到地洞里。但总感到,黑猫皇后的故事,对他有所触动。

整个入口全是实心土层,跃下甬道直落七八十米来到巨大土林山丘的腹部。就是入口处也被夯土层封了十几米,如果没找到正确入口,在别处开挖,就算利用现代化的挖掘工具恐怕也要耗费十余天时间。若没有地图的话,这地方自然是无从被发现,恐怕再过一千年,这里还是这个样子的。

九人聚在地底,看着漆黑一片的好似溶洞的狭窄通道,心中不免忐忑。土林内的人工隧道好像地道战时挖的地道一般,道路崎岖,转弯极多,洞穴不高,需猫腰前行,不过倒是没有岔路机关,毕竟要发现这处入口就已极其困难。走了半个多小时,卓木强巴注意到,地表开始出现裂缝,缝隙里不断有风涌出,隐约能听到风流动的轰鸣声,就像用手捂住耳朵听见的那种声音。最初时,裂缝不过是一道缝隙,随着土道不断向下延伸,缝隙越来越大,由巴掌粗细渐变为人腰粗细,而缝隙明显地属于上小底大型,张立试了试,石头扔进去之后一直没有回音,不知道究竟有多深。

多吉得意地引用他们村落的传说道:“不用试了,这些裂缝直通黄泉,掉下去便进入转世轮回,根本就没底的。”

吕竞男强调道:“小心点,这些裂缝可能和地下河相通,掉下去能再次上来的几率很小。”

继续往下前行,那裂缝竟然是越来越大,卓木强巴他们脚下的路也越变越窄,而整个环境已经完全漆黑,他们估计自己已在地表以下百余米深处。方新教授观察到,周围的土质也在变化,已经由最初的沙化土变做了火山岩,如果继续向下,估计还要有所变化。

走着走着,突然走在最前面的吕竞男头顶灯光一暗,大家都以为发生了什么突然情况时,才听吕竞男道:“大家小心,前面是大裂谷。贴着边壁前进,这里全是悬空小路。”

众人走出通道才发现,他们是从一个狭窄的裂口里走出来的,一走出裂口,身体左方的裂缝陡然从一米来宽增加至好几米甚至更宽,而头顶空间距离也应该是一下子增加了好几十米。在整个变大的黑暗空间,烛帽发出的光突然变成豆火,甚至连脚下的路都看不清了。

张立一脚踩滑,险些跌落,手里探照灯脱手而落,他咒骂道:“这……这什么路,这么窄,简直就和雅鲁藏布江边的崖间路一样嘛。”岳阳道:“可不是吗,这里可是一点光都没有,比那崖间路还危险呢。”

吕竞男道:“不错,这就是一个完全埋在地下的地底大峡谷,就目前我们所能看见的,它的规模恐怕不比雅鲁藏布江小呢。”

大家瞩目着探照灯发出的光亮由明转弱,最后变成一点星光消失不见了,方新教授心寒道:“在完全黑暗的空间,那探照灯发出的光亮,一千米以外就能看见,这……这裂缝的深度竟然……真是,真是见鬼了!”

亚拉法师也道:“难不成真的通向黄泉……”

巴桑冷冷道:“就算是黄泉,再去一次又何妨。”

吕竞男更正道:“你们知道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有多深吗?它的平均裂深便超过五千米,如果算上南迦巴瓦峰和加拉白垒峰,峡谷深度更是超过了七千米。虽然古格土林平均海拔低于两座高峰,但这个地底裂谷有两三千米深也不是没可能。”

继续斜向下行,总算抵达小路的尽头,看见了莫金他们留下的渡绳。对面有点点星光,那是莫金他们点燃的燃烧棒。张立道:“他们在我们前面过去了,我们赶快跟着过去吧。”

岳阳道:“这些钩绳是刚装好的,他们过去没多久,我们还能追上。”

吕竞男挥手道:“不忙,如果对岸有一人留守的话,我们要过去可极不容易,谁!谁上了绳索?”

只听张立叫道:“嘿,多吉!回来!”只见那瘦小的黑影却去得远了。岳阳道:“爬得可真快。”亚拉法师道:“成天在大溜索上来回的人,过这样的绳索还不容易?”

吕竞男当机立断道:“多吉无法和我们联络,又没有武器,张立,跟过去。余下的人等他们回音。”

黑暗中静静矗立,时间似乎过得特别漫长,卓木强巴仿佛回到了第一次密修实验的地方。唐敏低声道:“那些火光看起来倒是挺漂亮的。”方新教授道:“你们发现没有,那些火光点得很有规律。像一个个倒置的三角形,被一根根线连起来。”

亚拉法师眼力最佳,他很快就在火光中找到了规律:不只是一条线,被点亮的线条至少有十三条,有些线条对称分布,而中间却是一大片黑暗,根据光亮程度,有的三角形更近,有的却很远。这样的星火连线,让亚拉法师想起了一幅曾经见过的图像:巨大的摩醯首罗神像,伸展开十八条手臂,每只手掌上托起一座倒悬的佛塔,据说,那是古人的修习禅房。在很久以前,通过格西晋级的密修者,便有荣誉进入这更高一层的修行圣地,难道说……难道说……这就是那遗失在历史中的密修者圣炼堂?!

唐敏对卓木强巴道:“你看,这几道把三角形连接起来的微光好像是八臂蜘蛛伸出的手呢。”

亚拉法师眼神一厉,暗道:“小姑娘好敏锐的洞察力。”

卓木强巴道:“咿?敏敏这样一说,还真有点像呢。”岳阳道:“那么中间漆黑一团的是什么,就是身躯吗?”大家寻思而观,竟然越看越像,斑斑光点隐约勾勒出一尊有几只手臂的人形。巴桑道:“如果这真是一尊佛像的话,那未免也太大了。”

亚拉法师心道:“未见世面的人知道什么!镇压幽冥地府的摩醯首罗大神,脚踏黄泉,头顶苍天,身高万仞,岂是尔辈所见识过的。”

方新教授问岳阳道:“你见过最大的石佛像有多大?”

岳阳道:“乐山大佛啊,那可真叫一个大!他的一肩就可以做篮球场……他的基座足有足球场大小。”

方新教授道:“嗯,乐山大佛确实是石佛之最,不过它现在已不是最高的佛了。乐山大佛的全高好像仅为70余米,而几年前修的灵山大佛连座全高已达百米,最近又听说一座鲁山大佛,连座基全高据说有一百五十米,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佛像。”

亚拉法师惊讶道:“竟然新增了这么高的巨佛,如果有机会当去朝拜。”

巴桑猜到了方新教授的心思,突然冷冷一笑,问道:“你们有没有见过身高超过一千米的巨佛?”

除了方新教授和亚拉法师,余人都是一愣,随即一惊。岳阳道:“哪有可能?!一千米是什么概念?现在世界上最高的建筑不过五百来米。”

唐敏也道:“一千米等于两百多将近三百层的摩天大楼了,什么佛像能修建那么高?”

卓木强巴也道:“别的不说,就是石材也找不到如此巨大的岩体来修建啊。”

吕竞男默不做声,看着亚拉法师。亚拉法师目视远方,盯着点点星火一眨不眨。

方新教授朝光亮处一指,淡淡道:“你们眼前的,如果是一尊佛像的话,这就是一尊超过一千米高度的巨佛。深埋在不见天日的地底,庞然大物,人类奇迹。”

卓木强巴愣道:“怎的,说它有一千米高度?”

方新教授道:“我是根据比例学来推算的,通过绳的重量和弧度,以及探照灯的最远可视距离,从我们这头至另一方,中间间距在两百米以上。两百米的距离看见的物体大小比例和它实际大小比例通过简单换算,我可以肯定,距离我们最近的一个倒三角形高度超过一百米。这样一来,那条象征手臂的火线和倒三角形之间的比例也可以换算出来,它的长度更长,再根据别的三角形和火线比例,仅是曲伸在岩壁外的手臂长度就有两百来米,我估计整条手臂长度约有四百米左右。如果这真是一尊佛,手臂长度达到四百米,那么整尊佛像的高度也就可以计算出来了。而且,这里的火山岩是属于致密型的,最坚硬的岩体,这条大峡谷岩壁的深度又远远超出一千米,那么在这岩体上雕凿出一尊高逾千米的巨佛也就成为可能。”

吕竞男道:“那么承重力呢?他们怎么解决承重问题?四百米的长度,岩石要承受自身的重量就已经是极限,它们如何还能托起高达百米的倒三角形建筑?”

方新教授道:“这个可不知道,不过他们一定有办法的。如果能够雕出这样巨大的佛像,那可不是几百人几十年就能完成的工作。”

这时张立传回音讯道:“这边没有敌人,我们已经占据有利地形,你们快过来吧!来看看这里的奇迹!天哪,世界上第九大奇迹!倒悬空寺!倒悬空寺!”

吕竞男和亚拉法师对望一眼,心中均感纳闷:“怎么回事,怎么会没有派出守卫?如果在绳索的另一头,只需留下一人守护,后面的人根本就无法通过绳索啊。莫金这样的特种兵行家,是不可能犯这样的错误的,莫非是认定我们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赶到这里?还是另外设下了埋伏?”攀过绳索,在钩绳尽头,吕竞男看见了玻璃珠一样的装置,她心道:“原来是这样……”

全体队员顺利攀过绳索,这才看见那另一番天地。

莫金正用药膏涂搽肿胀的眼皮,全身上下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索瑞斯也好不了多少,额头黑了一大块。莫金气喘吁吁道:“总算活过来了,死伤情况如何?”马索道:“掉了三个,七个受了较重的伤,已经注射了镇痛剂,勉强可以行动。”

莫金道:“等一等,我们还有多少镇痛剂?”马索道:“这个,所剩不多了……”

莫金焦虑地心道:“没想到呢,才第十二座塔就已经……切,算了,反正也是用来牺牲的。”

索瑞斯手里拿着那手机般的遥控器,正仔细地盯着屏幕。必须小心谨慎,已经损失了十三只白鸽、二十二只白鼠,另有四人丧命,他心中咒骂这鬼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多机关。第一次到阿赫地宫时,觉得那里真是险要到极致,处处是危机,步步有机关,可是和这倒悬空寺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这里的许多机关让人莫名其妙,根本就不知道如何被启动的。莫非果真如莫金所说,这里本来就是为了训练那些可怕的密修者而修建的?正想着,突然红光一闪,索瑞斯笑道:“本,小老鼠进来了。有9个。”

莫金好像有些吃惊,道:“这么快?”马索忙不迭道:“老板,我带人去干掉他们!”

莫金劈头骂道:“你脑袋是木头的啊,整天就想着杀杀杀!你知道他们有什么武器?你准备带多少人去?那我们这里还要不要人了?是找到地图重要,还是把他们干掉重要?”顿一顿道,“他们没那么容易就追上来的,先找到地图要紧,人手不能分散了,走吧!蠢货!”

“等一等。”莫金走了两步,对两名队员道,“蔡、黄,你们留下来,守住这一层,如果他们能到这里,呵呵……”

牛二娃主动请缨道:“我要留下来,老板。”

莫金挥手道:“不行,你得跟我们走,下次吧,把你的仇恨留到最恨的时候。”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4/120.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