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门口响起枪声,吕竞男道:“他们追来了,我们从西门走,我们的火力无法压制他们,叫唐敏和巴桑退回来,让这些佛像暂时迷惑他们一下,我们尽量争取时间,将其余地方都找一遍。”

西边的房间里全是大缸,铜鼎,棺木一样的铁皮木箱,墙上依然画着谁也不认识的神,大缸里空无一物,铜鼎内是整齐码放的颅骨,有部分被齐切去顶盖,露出圆洞。木箱中不知道有什么,张立壮着胆子揭开一块盖板,发现里面是整齐的陶罐,几乎和生命之门里的陶罐一样,也用灰浆密封了边缘,岳阳抱出一坛晃了晃,果然里面装着水。但是方新教授认为不宜贸然打开,吕竞男也认为因该等到国家专业人员前来察看,第二具木箱就怎么也打不开了。

在房间的一角堆满了奇怪的道具,墙上挂着很多类似藏戏面具,其大小尺度有如盾牌,墙角堆放的好似有小鼓,骨锤,铃铛,金刚杵等器物,这里似乎是一个仓库。没有细看,一行人急急从另一道门转入正北方的房间,这里装饰繁复,几十根石柱都雕有立人像,正中是一尊姿势奇特的卧佛,佛像正面朝天,除去断掉的共有十三支手臂伸向天空,似在索取,又似在挣扎,三张脸孔皆扭曲着想看天空,以至于并列成了一排。整尊卧佛就像被掀翻的蜈蚣,两排长手臂仿佛还在蠕动,佛像下面是骷髅床垫,一条眼镜蛇绕床座盘曲,在正前方高昂起头颅。卧佛长度超过十米,骷髅床垫是用真正的颅骨一个个串系在一起,整个房间别无它物。只是正面墙壁的巨大壁画出现了严重的脱落,似乎是以卧佛的腰身为中心,呈同心圆的脱落,方新教授正准备仔细察看一下壁画脱落的原因,这里干燥静固,四面的巨大的壁画都保存完好,这里怎么会掉这么大一块?还没等教授查出原因,就听岳阳道:“走了教授,我们去下一个房间。”

登上最后一级台阶,前面便是洞开的大门,索瑞斯口袋里“嘀嘀”一响,他拿出那手机式的操纵器,上面绿灯亮起,喜道:“有信号了,看来这里已经接近地面,不再受地下岩壁的干扰。”

莫金道:“那还不快放出你的侦查兵,这次损失大了,我可不想再增加伤亡。”

索瑞斯道:“那是当然。”一拉背包,一只白鸽顶着天线扑啦啦飞入了门内。

整个殿堂是个大四方形,除了中间的千佛殿,其余的三座殿各自靠着佛殿东,西,北三方,绕过一转之后发现,这里没有别的出路。此时六人在最后一座东殿,而莫金等人已进入中心千佛殿,并发出极大的声响,张立握紧手中的枪道:“只能和他们拼了。”

吕竞男站在门旁石壁后,轻声道:“不忙,他们暂时还没有发现我们,即不知道这里没有别的出路,也不知道我们在什么地方,看看情况再说,不管他们朝哪个方向前进,我们都能从另外的门离开。”她环顾这最后一间殿堂,这里似乎更像一个采石场,石壁到处被挖出洞穴,地上散乱的放着各种成型未成型的佛像,同样有无数枯骨与石像夹杂在一起。

方新教授一刻不敢耽搁,这四间大殿的内容太过丰富,时间又很紧迫,他无法一一摄录下来,诸如,这间大殿的墙上,便挂满了黑色的唐卡,由于没有光,实在很难分辨上面的内容,在夜视仪的帮助下,也只能看个模糊,透过模糊的图像,方新教授也是惊出一身冷汗。那些黑色的唐卡上,依稀描绘的是种种血祭,活人祭和巫蛊之术的场景。

侦查之后,莫金一行人进入了千佛殿,至于殿内布置的几个会自动发声的小机关,也在空中侦察兵的观察下暴露无遗,吕竞男布下的惑敌之计竟然全无用场。莫金已经踏上了佛殿正中的千手座坛,看着空空的座坛和旁边的脚印,他发急道:“被他们拿走了,快给我追!”

“慢着。”索瑞斯道:“看清楚,虽然脚印是刚踩上去的,可是放东西的地方却早已经空了。不是他们拿的,或许我们又是空跑一趟。”

“不可能,一定是在这里!”莫金有些发狠,损失了这么多人手,实在想不通。

索瑞斯站在座坛正中道:“现在有三道门,都是关着的,我们向哪个方向追呢?”

莫金转念一想,兵分三路人手不够,合击一路说不定会被对方悄悄溜走,他安排道:“雷波,丁,达杰,林,你们四个,跟着卡恩去追击他们,余下的人跟我守在门口,一个都别放跑了。”

索瑞斯笑道:“能使用电子器械,一切就好办了。”他戴上了红外夜视仪,转下耳麦,将手中的武器按开开关,巨大的枪身开始旋转,在侧边打开了一个dv屏幕,旁边还有一个皮套,索瑞斯的生物操纵器刚好插在上面。其余人员纷纷接好通信器,可视设备和电子设备,武装到牙齿。索瑞斯和莫金互通信息,确定通信无碍后,单手举枪,朝西边的门走去,“出发,小伙子们,我们可是去围猎,别让猎物给弄伤了。”

卓木强巴和亚拉法师站在立体建筑的最高处,惊讶道:“这是什么地方?”

亚拉法师也答不上来,只能默默的想着:“这是哪里?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资料上也没有过任何记载啊?难道是圣炼堂的隐秘核心吗?看这架势,分明是上千座血池交错的摞在一起,嗯,这个地方必须报告给长老会,这里说不定隐藏着我们圣教消失的重大秘密。”

法师道:“怎么样?有没有发现他们留下的记号?”

卓木强巴走了几步道:“有了!在这里,我们下去吧。”

两人在血池房间中飞速穿梭,一个,又一个,教授他们留下的记号非常明显,显然不只是为自己指引方向那么简单,教授他们曾经在这立体的血池中寻找出路,许多标记是标注岔路的,有了这些标记,卓木强巴和亚拉法师走起来就轻松多了。只是,卓木强巴看着楼梯间醒目的颜色道:“这些标记不是教授他们留下的,这些标记比我们作的还要打眼。”

亚拉法师神色严肃道:“嗯,这些记号是刚做上去的,不是他们留下的,就是本那群人留下的。他们也追到这里来了,我们必须赶快与队伍汇合,没有时间观察这些奇怪的房间了,以后再慢慢研究,快走。”话音刚落,从隐暗处就传来了枪声,夹杂着轰鸣爆炸声。

在高处还有三个人观察着卓木强巴和亚拉法师,旁边一个贼眉鼠眼的人对左边的人道:“他们过去了,我们也赶快跟过去吧。”

中间的人脸上有道明显的刀疤,分明就是西米,西米淡淡道:“不要追那么紧,会被发现的,我们才三个人,他们似乎是追着同伴的记号来到这里的,谁知道前面有多少人。”

站在西米右边的人捻了捻一小撮胡子,道:“如果不行我们就原路返回吧,反正机关已经停了。”西米道:“看看再说。”刚说完,就听到了枪声。

索瑞斯打开西边的门,却并没有进去,而是放出了两只侦查鸽,鸽子在空中传回全方位夜视图像,绕着外壁飞了一圈,一直飞到了东边的大殿。

张立小声道:“他们走的另一边,我们出去吧?”

“等一等,情况不太对,他们好像分了两路人,有一路留守在中间的大殿上。”吕竞男扭头看了巴桑一眼,巴桑也皱起眉头,两人的职业敏感告诉他们,危机正在悄悄靠近。

“哎呀,什么东西?”岳阳低声惊呼,张立也看见,随即松了口气道:“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就是一只鸽子嘛。”

“鸽子!这里怎么会有鸽子!”每个人同时闪过这样的念头,俱是大惊。

索瑞斯看这屏幕上岳阳和张立惊慌失措的表情,对莫金道:“这座大殿是封死了的,他们在东边门后,我从这里绕过去,你堵门。哼,跑不掉了。”

“被发现了!”吕竞男第一个反应过来,一脚踢开破损的门,扔出两枚闪光弹,先扰乱敌人视听,随后手一挥,带着队员向后撤离,在石壁上定时了一枚烟雾弹,那两只鸽子飞行在暗处,看来想消灭它们一时是不可能了。

追击的敌人通常会拥有更大更猛的火力,这也会造成他们的自大,如果掉头回去迎头痛击,至少在心理上己方占有优势。吕竞男是这样考虑,并在行进中用短短的几个手势分配好了作战方案。两队人马在北面的大殿遭遇了。

果然,奔跑中的索瑞斯并没有去遥控侦查鸽,听到大殿的爆炸声,和莫金反击的枪声,他想当然的认为,敌人的队伍在大殿与莫金交火,自己正好去敌人背后抄袭,没想到对方如此狡猾的调过头来,以至于在夜视仪上出现对方身影时他还以为是自己人。

说开火就开火,两队人就地卧倒,开枪射击还击,由于一时大意,索瑞斯的遥控生物,可转弯的枪,电子锁定,等一系列高科技产品都没来得及派上用场。

莫金先是被闪光弹迷惑了视线,认为敌人会乘机冲出,在一片光芒中朝门口进行火力压制,等发现不对劲时,烟雾弹突然引爆,大量的烟雾让他们不敢贸然冲入东边的门内。等到北方的殿内枪声大作时,莫金又担心会不会留有人员躲在烟雾背后,等烟雾散尽从后面掩上来偷袭,所以还是不敢妄动。虽然吕竞男小组的武器装备不如莫金等人,但在运动战中,一开始就占据了上风。

双方在北殿围绕着卧佛展开了攻防战,一时枪声大作,手雷轰鸣,火光不断闪现,石屑飞溅,不时有枪击打在石柱上发生偏移或转折。这北殿的石柱众多,加上中间一尊巨佛隔离,哪一方要想突进都十分困难,按照吕竞男的指示,趁乱战一开始,巴桑和方新教授就抢占卧佛身畔。而张立和岳阳则靠卧佛手臂的掩护,悄悄占领至高点,透过手臂缝隙,岳阳和张立在黑暗中寻找火光闪现的位置。

莫金对着通讯器询问:“他们有多少人?”

索瑞斯道:“一片混乱,看不清,噢,该死,小火枪还挺带劲儿的。”

莫金看着正前方一明一暗的门框窗花,低声道:“小心点,马上就来支援你们。”说着朝身边的马索挥手,示意马索进行火力试探,马索带着两名佣兵对烟雾进行了点射,扫射,皆不见有回音,在交叉火力掩护下,慢慢向烟雾区逼近。

“啾”爆一团血雾,张立的定点狙击取得良好效果,一枪爆头,岳阳向他伸出拇指,张立得意的一笑,开玩笑,怎么说也是特种部队出身,这点觉悟还是有的。“啪”岳阳也成功击中一名佣兵大腿,那人痛苦倒下时暴露的身形,被巴桑的QBZ03式5。8mm自动步枪成功击毙。索瑞斯大骂道:“笨蛋,他们在佛像身上,给我集中射击。”

由于石柱过多使手雷无法做到准确投掷,看似填炮眼的卧佛身上反而很安全,这小小的优势又被吕竞男提前发现。张立和岳阳各自开了一枪之后就知道肯定暴露自己,老早就从另一侧溜下石像,而且还在石像手臂上做了手脚,此时正躲在基座下面倒计时呢。

“五,四,三,二,一!”随着岳阳的倒计时结束,轰然巨响,“喀嚓”一声,石像的一条手臂被顺利定向爆破,朝着索瑞斯等人藏身之地飞了过去。飞入索瑞斯等人的阵地之后,“乓”的一声,手臂发出了二次爆炸,石屑被当作弹片炸裂开来,形成了范围攻击。“yes”岳阳和张立各自伸出剩下的一条手臂击掌庆贺。

索瑞斯不得不发出求援信号,大喊道:“怎么搞的?你是不是没有过来啊?本?快来,他们所有的人都在这里,没有别的人了。”这时,马索正在老板盯住的目光中硬着头皮跳入烟雾,举枪就是一阵猛射,结果听到通讯器里索瑞斯的大骂声:“我的鸽子,哪个白痴在开枪?”雷波手大,一把握住四枚手雷,用绳条缠在一起,当集束炸弹用,给扔了出去,一声巨响,整个大殿都在颤抖,也不知道雷波的手雷扔在了哪里,只见巨响之后,卧佛背后的墙竟然被炸开一个大洞来,不偏不倚,正是壁画脱落的位置。

大洞里面黑乎乎的一片,似乎又是一条通道,两面的人都愣了一愣,这地下巨佛实在有太多让人不可思议的地方了。趁双方愣神的一刹那,吕竞男果断出击,子弹擦伤了索瑞斯的肩头,索瑞斯退回石柱后,手向后一挥,伸出中指食指向里一指,拇指跟着横向一撇,意思是暂时撤退,两边火力断后。

索瑞斯三人刚一退回西侧的仓库,巴桑朝他们后退的拐角出扔出一枚手雷,然后吕竞男带着队员迅速从北面大殿的破门处冲出,一枚信号弹发过去,莫金等人顿时暴露。二话不说,六人作战小组靠着外边走廊打了过去,莫金没想到索瑞斯这么快就被压制下去,一时慌了手脚,两人躲进了东侧殿,两人翻滚进入中心的一圈佛像中,战场中心又转移到了中央千佛殿。

由于殿内大量的佛像,提供了很好的隐蔽场所,要想直接击中敌人显得非常困难,双方都采用了手雷攻势,就看哪一方投得更准确了。索瑞斯躲在西殿,侧耳一听,就知道中央佛殿开战了,达杰道:“他们朝老板的方向前进了,我们从后面夹击。”

索瑞斯道:“笨蛋,中间全是佛像,一旦躲进佛像群中,就像进了迷宫阵一样,根本打不到目标,夹击有什么效果。你们给我做好掩护,我要让他们尝尝厉害。”

他拉开背包,笼子里还剩两只鸽子和一只老鼠,索瑞斯咬牙发狠道:“我要让你们尝尝陆空两栖作战。”他扔掉武器,腾出手来,将两张如腕表形式的创可贴贴在鸽子腹部,按下开关,腕表开始计时,绿灯一闪一闪的,索瑞斯如法炮制,又将老鼠也贴上了,这种炸弹虽然个体不大,但威力不小,它使用的烈性炸药有个名称,叫“黑色飓风”。索瑞斯拿出遥控器,“吃吃吃”的笑得很阴险。手雷的数量有限,吕竞男他们每人都是标配,闪光弹,烟雾弹和手雷总数不超过五枚,另有一套备用,总重量在五公斤左右,步枪和微冲的弹夹也为五个,重量三至四公斤,总之热兵器总重量控制在十公斤范围内,敌人的武器数量就不知道了。

由于路上仅和小股敌人发生过摩擦战,基本弹药保持完好,准备全在这四座大殿消耗掉。按照吕竞男的指示,手雷尽量吃准敌人位置再出手,力求做到每枚手雷都能有效杀伤敌人,而莫金一行人似乎也是这个观点,所以大多数时间双方都在佛像中穿行,观察对方动向。当鸽子扇动羽翼从天而降时,莫金老远就看见了那绿色的光点,想也未想就趴在了地上,同时叫骂道:“卡恩,你这个混蛋,你又不是不知道黑色飓风的爆破威力……”巴桑也发现空中的绿光,不管是什么,他一梭子弹就打了过去,惊天巨响,震得佛殿里的人头晕目眩,那半空中的鸽子竟然将周围十米半径的佛像全推倒了,正下方的佛像直接被爆破。

巴桑的腿被压在佛像下,裂圆双眼,丝丝的抽着冷气,总算凭着惊人的毅力将半截佛像推倒在旁,又是一阵裂骨的剧痛。吕竞男等人都靠鸽子较近,此时兀自双耳发鸣,站在地上却失去了重心,没有脚踏实地的感觉,趁队员还没有丧失意识,吕竞男下了撤退的命令,让大家退回北面大殿。莫金爬在地上,用力晃了晃头,摇了一地石块,埋头叫骂:“卡恩,把你那些东西收起来,威力太大了,根本不可能做到对敌范围的有效攻击,他们朝你那边去了,你小心点。”

突然,他被眼前的一个东西所吸引,莫金将手伸向一堆石屑和碎骨中,拉出一张皮卷,掸去面上的灰尘,展开皮卷,一张狼皮地图便出现在眼前。巨大的反差,令莫金高兴得差点晕过去,竟然是在废墟中,这种从天而降的喜事会落在自己头上,莫金来不及细想,马上对索瑞斯道:“东西到手了,没必要和他们拼命,我们撤退。”索瑞斯奇怪道:“什么?什么东西到手了?”莫金激动道:“地图啊,地图,我找到地图了,噢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待会儿再告诉你,马上撤退,需不需要掩护?那好,我先去探探回去的路。”马索这时冲过来护驾,开口第一句便骂道:“卡恩这个老混蛋,他分明是想把我们都炸死。”

莫金刚刚收获地图,心情正好,打断马索的话道:“别瞎说,怎么说我们也是一伙的。”马索看着莫金面露喜色,揣摩着老板的心里所想。

吕竞男和唐敏冲在最前面,方新教授跟在后面,走了几步,吕竞男突然示意停下,一种极轻微的声音传来,跟着,他们看见了黑暗中的绿色光点。吕竞男伸手将唐敏推向一根石柱后面,自己返身倒向另一根石柱,方新教授也躲藏起来,而那黑点还在“嗦嗦嗦,嗦嗦嗦”的朝他们靠拢。

吕竞男扔出一枚闪光弹,利用闪光的余光,在墙上印出一个巨大的老鼠身影,头顶还顶着一根天线类的东西。“遥控鼠!”吕竞男知道不能耽搁,除非将老鼠击毙,否则它不会停下,计算了间距,吕竞男扔出她最后一枚手雷,又是一声惊天巨响。

索瑞斯看着屏幕摇头道:“真是可惜,还差一点就进入爆破范围,好了,这次是最后一击。不对!刚才,只看见三个人影。”枪声,从身后传来。

莫金将马索叫到身边,从马索的挎包里抓出一把电子表样式的炸弹,“黑色飓风”这种烈性炸药是含有八硝基立方烷在内的鸡尾酒式混合猛炸药,据说制造方法是高层向一名炸弹专家求来的,堪称目前军用领域仅次于核爆炸的终极炸药,其赫斯实验测定猛度高达35毫米,仅需火柴匣大小就能完全爆破一栋二十层高楼,而这次,莫金足足带够了二十公斤。这种炸弹的药量其实仅有一粒纽扣大小,其电子表可作倒计时,也可遥控引爆,两边的侧翼都是强力胶,一旦将塑料薄膜扯下可以粘贴在任何地方,而表的内侧还带压力感应器,一旦粘贴后启动计时,就无法拆卸。

莫金吩咐道:“你带几个人负责防止他们追击,在这里给我贴上几张,贴好以后在外面的那些血池房间的楼道上,我都用醒目的颜色作了标记,也都给我贴上。”说完,带了一个佣兵离开了中央佛殿。

依照吕竞男的战略安排,张立岳阳和巴桑暗中绕到了西侧大殿正门附近,而吕竞男,唐敏三人从北殿大门撤退,这样一来就形成吕竞男三人,张立三人,索瑞斯三人,莫金四人各占一角,每队人都要对同一直线的两队人,原本是犄角之势,但莫金突然撤退,便形成了吕竞男等人对索瑞斯的夹击。

巴桑等人依靠西殿内的铜鼎,大木箱为掩护,向索瑞斯三人背后发起偷袭,索瑞斯等人反应迅速,也躲到了大木箱后面,但他们还要防备拐角另一头的吕竞男等人。雷波和达杰一前一后的掩护着索瑞斯,索瑞斯在屏幕上看不见吕竞男等人身影,而木箱后面枪声大作,索瑞斯眉毛一横,将白鸽遥控着飞了回来,反朝巴桑等人处飞去。

巴桑岳阳等人依靠木箱为掩护,先打了索瑞斯一行人一个措手不及,子弹在黑暗的空间里没长眼的飞舞,空中留下一道道火线。可是紧接着,当索瑞斯三人反应过来后,岳阳巴桑等人就完全被压制下来,双方的武器性能有很大差异。岳阳刚探头,“叭”的一声,一枚流弹擦着面颊飞过,巴桑赶紧把岳阳拉得蹲下,岳阳低声骂:“混蛋,我什么都没看见,他们瞄得到准。”

巴桑道:“他们的枪身可以转弯的,带摄像头,冒然探头,只会成为他们的靶子。”

躲在另一尊木箱后的张立嘴里发出“咝咝”的声音,小心的打着手势,只听“呀”的一声,一颗子弹已经击伤他的手臂,巴桑扔出一颗闪爆弹道:“是破甲弹,他们可以击穿木箱攻击我们,分散……”

吕竞男等三人都藏在石柱后面,巨大的爆炸冲击力,竟然将四人才能合抱的石柱炸塌了一半,但从吕竞男扔出闪光弹到引爆手雷,白鼠在索瑞斯的遥控下又侧向前进了几米。巨大的冲击波将唐敏从一根石柱后掀得撞向另一根石柱,余二人也都有不同程度的划伤,吕竞男将唐敏拖至较安全的石柱后观察伤情。

唐敏脸色惨白,冷汗淋漓,一把抓住了吕竞男的手臂,急迫问道:“强巴回来了没有?强巴回来了没有?”

吕竞男道:“躺着别动,没事的,没问题,没问题。你身上没有伤口,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胸闷?耳鸣?有没有觉得腹痛?小腹痛?”她轻轻压了压唐敏腹部,方新教授握着唐敏另一只手腕道:“脉搏还比较稳定。”吕竞男道:“腹肌紧张,冲击伤一级,早期休克症状。”又是一声巨响,头顶索索落灰,另一枚炸弹爆开了。

鸽子是被张立打甩手狙击击落的,百分之九十的运气,居然被他碰上了,但炸弹近距离的爆破力还是让三人吃了大亏。几只巨大的木箱被掀翻,破瓷罐摔了一地,而其中有一些大木箱竟然装了满满一箱子液体,无数具湿尸保存完好的从箱子里滚落出来,整个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一股刺鼻的气味。鸽子在索瑞斯的操控下,是贴地飞行,近距离爆炸,巨大的冲击力连箱子带人一起掀翻,岳阳落在了墙角一摞藏戏面具中,巴桑和十来具湿尸滚在了一起,张立则直接被倒扣在了一口大木箱中,上面压着铜鼎,破缸。索瑞斯拎起枪,看了看黑暗中不知生死的袭击者,对雷波和达杰道:“走,撤退。”

来到佛殿,索瑞斯看见了正忙活着的马索,按照莫金的安排,雷波和达杰也要留下来帮忙。索瑞斯诧异道:“你们要炸了这里?”

马索点头道:“嗯,是老板吩咐的,其实我也不想,没办法,我们要留下来阻击敌人。不过我觉得老板提前一步离开,我们也就算了,卡恩大人可是和老板多年合作的伙伴,他也扔下不管,真是,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索瑞斯暗想:“莫金这家伙,恐怕他真正想炸的是那巨型血池吧,他究竟在那里看见了什么?”他对马索道:“对了,你老板是怎么发现那幅地图的?”

马索惶然不知,结舌道:“什么,什么地图?”

索瑞斯皱起了眉头,道:“没什么,我亲自去问他,好好干。”

“原本因该是放在那个祭坛中心的,后来被人拿走了,但那人没走多远,就遭遇了大屠杀,所以这张地图才在混乱中掉落,恩,一定是这样。”莫金为自己的聪明而感到自豪:“如果不趴在地上,怎么也不可能从骨头堆里发现它吧,这种特殊狼皮经千年也不朽,仿冒是仿冒不来的,哈哈,我竟然有这样的运气,看来希望总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在巨型血池的房间楼道中,莫金带着一丝喜悦,兴冲冲的走在前头,将狼皮地图打开又合拢,合拢又打开,嗯,不是假的,不是假的,他越看越欣喜。

一名叫陆才的佣兵持枪跟在后面,突然间,一柄大口径猎鲨刀横空飞来,击飞了陆才手中的枪。莫金第一反应就是,遇袭!他想也不想,从一道楼梯跳入了下一间房,陆才愣了一会儿,才想起躲进一个房间。

卓木强巴和亚拉法师原本一直的血池内忽上忽下的飞奔,枪声响了好久,而且还有巨大的爆炸声,他心头焦急万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如果有翅膀,早就飞过这巨坑了。突然看见下面有两个人影,分明就是从另一边出来的人,根本没有细看,只发现不是自己的人,怒火便不可遏制的升腾,为什么,只有这两个人出来了?他拔刀甩手,从高处投掷,加上刀身的重量,威力惊人,一刀就将陆才手里的枪别走了,将莫金吓得直接跳楼。

亚拉法师也是一惊,难道里面的战斗结束了?他道:“我去截住这两个人,你去对面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卓木强巴早跑远了,亚拉法师也直接从一道悬空楼梯跳向另一道,三起五落,和莫金就像两只狡兔,在空中进行着跳跃赛。

很快,莫金就跳到了血池底端,亚拉法师也跟着下来,两人首次见面,莫金的右手准备掏手枪,发现亚拉法师的手也伸向腰带,似乎别着什么东西。莫金犹豫了一下,要将地图放入安全的地方恐怕对方不会给他机会,就连动手拿武器也会被对方突然袭击的,他只能将地图插进了衣领内,淡淡道:“决班亚拉,色拉寺六十六号禅房,原本是红教的金刚上师。”他用眼睛看着对手,以示他无所不知,想从气势上占据上风。

亚拉法师争锋相对道:“本,海因茨,莫金。虽然有美,英,法三国国籍,其实你本籍是葡萄牙人。”

莫金脸色微变,没想到对方连这个也查到了,可是,亚拉法师接着又说了一个词:“十三圆桌骑士。”

莫金脸色大变,竟然被震在当场,连手脚都颤动起来,心虚的恶声问道:“你……你在胡说什么!你又知道些什么!”不等亚拉法师答话,抢先攻了过去。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4/131.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