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

西米三人远远的看着莫金和亚拉法师对峙,胡子对西米道:“要不要下去帮忙?”

西米轻蔑一笑:“我们观战就好了,这可不是我们这种级别插手的战斗。”

林仁在一旁道:“西米老大,你说,老板和那个老家伙,谁的胜算大些?哧溜。。。。。。”他将那截藤蔓在嘴里嚼烂,用手把它扯出来,又象面条一样吸进去,发出“哧溜”的声音。

西米道:“不好说,看莫金那样子很警惕,那个老头给他很大压力吧。”

“我看不一定,”,林仁大言不惭道:“那个老头都老成那样了,我都能干掉他,哧溜。。。。。”

西米受不了了,责骂道:“我告诉过你,别什么东西都往嘴里放,真他妈恶心!”

林仁点头赔笑,将藤蔓尽数放在嘴里,象嚼口香糖一样嚼着没,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

亚拉法师原本认为这个称谓并没多大的威慑力,对方或许会坦然承认,然后反过来以这个身份威胁自己,没想到对方的反应如此强烈,这倒是出乎法师的意料之外。法师轻巧的避开莫金的直拳,暗想:“哼,身份被揭穿而打算杀人灭口吗?”身体向后一仰,又避开了旋风侧踢。

莫金的拳法越来越快,身体就像一尊钢铁机器,每一拳都呼呼生风,亚拉法师就像一片轻柔的树叶,风将他吹向哪里,他就飘向哪里,莫金的拳——都落空了!

莫金一套拳击完,不等法师缓过气来,另一套刚猛的拳路又施展开了,渐渐拳法变得阴柔无比,撩阴,刺眼,斩喉,斜刺肋,招招都攻击人体的柔弱处。亚拉法师不由脸色一变,出拳封架,护住身体要害,反手利用缠盘功夫,克制莫金忽刚忽柔,阴狠无比的拳法。

很快,法师的双手就与莫金的双臂相互扣在一起,法师的脚蹬踏在莫金的脚背上,双方身形差异甚远,一个消瘦矮小,一个极为高大,一双鸡爪似的枯骨之手,偏偏锁住了一双肌肉虬盘的肉搏机械,双方之间的力量竟然不分上下。莫金怎么挣扎也无法挣脱法师的鸡爪,他一头猛撞过去,亚拉法师身体稍稍后仰,莫金就觉得撞进了一堆棉絮,莫金突然仰头,张口吐气,以气袭法师双眼,变化突兀,这倒是法师没有料到的。跟着莫金的力量突然爆涨,准备趁法师眨眼的一瞬间给法师重创,法师处变不惊,霎那间松开锁住莫金的双臂,一缩一胀,也不知怎么就从莫金的双手中抽了出去,跟着手臂一长,鸡爪在莫金胸口抓了一把,整个身体倒翻出去,避开了莫金的追击。

法师连续倒翻,速度之快,一眨眼就去了四五米,莫金正准备大踏步追击,只觉得胸口一阵辣痛,低头一看,连同防弹背心在内,被生生撕下一块,露出长有金毛的胸肌来。此时他才想起,那双鸡爪有个响亮的名字“大力鹰爪”,一插五个洞,一抓一把肉,最后一次在公众面前使用这种武功的人是中国的民族英雄霍元甲。虽然这次法师没有抓下莫金的一把肉,可是,胸口那张地图却……

法师老早就注意到莫金塞入胸口的地图了,虽然当时不知道是什么,但看莫金的重视程度,使他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要将那东西拿过来。莫金愤怒了,就地一滚,拔枪抬手,速度不可谓不快。但是法师依然没给他机会,莫金一抬手,他已经出手,“叮”的一声,一枚特种兵使用的飞针击偏了莫金的枪口,前两枪都落空了。等莫金调整回来时,亚拉法师早就撤得远了,在这到处都是障碍物的地方,要准确击杀一个身手敏捷的人,非常不现实。

亚拉法师也已经发现,这个肌肉发达得好似怪物的家伙一身蛮力惊人,如果不是靠纯技巧上的优势压制住他,自己根本占不了任何便宜。所以东西一到手,法师马上选择了撤走,在平地论速度,法师或许不及莫金,但在这七上八下的楼道间,有飞索傍身的亚拉法师,几个鹞起鹘落,瞬间便去得远了。

在亚拉法师与莫金激斗的时候,卓木强巴早已避开躲在房间中的佣兵,寻着方新教授他们留下的标记,直奔千佛殿的入口通道,途中和索瑞斯等人错身而过,卓木强巴在他们上面三层,与他们没有直接遭遇。但他脑海中却浮现出刚才一瞥看见的莫金身影,总是觉得那个人在哪里见过,只是如今来不及多想,他迫不及待地想赶到方新教授他们那里。

岳阳挣扎着从藏戏面具上滚下,连续摇晃了好几步,虽然天在转,地在动,他发颤的两条腿还是站稳了。巴桑从湿尸堆里爬了出来,这全是些少女的尸体,胸腹被掏空了,被那种奇怪的液体泡过之后微微发黄发白,关键是那股气味,令人作呕。巴桑一直压抑着,在离开那些尸体十几米远后,终于忍不住靠着墙一阵干呕。然后巴桑和岳阳两人合力推开了压在张立身上的箱子,张立的脸埋在一堆碎瓦罐中,带着酒香的液体浇了一头一脸,嘴里还衔着一块类似太岁的白东西,一双眼睛分外凸着。就在岳阳以为他挂掉的时候,他却将嘴里的太岁吐了出来,缓气道:“还好,还活着。”岳阳抚着胸口道:“你小子,差点没把我吓死。”

张立艰难地动了动,被岳阳和巴桑半拉半靠地扶起来,喘息道:“走吧,去……看看教官他们。”

吕竞男等人正零星地抵抗门外骚扰性袭击,巴桑等人绕道石柱后接近教授他们,看见了躺倒在地的唐敏,不由惊道:“怎么回事?中弹了吗?”

吕竞男道:“刚才炸弹引发的冲击伤,估计内脏受损,现在有轻微的休克症状。可恶,他们堵在门口,分明就是不想让我们出去,你们怎么样?有没有受重伤?”

张立道:“我们还好,至少还走得动。西殿门口似乎也有人,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想把我们堵死在这佛殿中吗?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唐敏拉着巴桑的破烂衣衫问道:“强巴拉回来没有?他……他们还能不能回来?”一副楚楚可怜的伊人憔悴模样,就好似将陨的残花,任谁看了都觉得揪心。

岳阳安慰道:“没有问题的,敏敏小姐,放心吧,强巴少爷一定能回来的,我们沿路留下的记号,他们很快就会赶到的。你现在感觉好点没有?要不要喝点水?”

唐敏乌白的嘴角翕了翕,摇头不要,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大殿门口,仿佛下一刻卓木强巴的身影就会出现,就算只能再看一眼,也是好的。

血池大楼。

莫金追在后面大喊道:“快截住他,他抢走了地图!”上层的索瑞斯带着人持枪拦截,只见亚拉法师一荡一纵,在半空中身体稍微停顿,手腕一缩,翻手一扬,跟着又一根钢丝插入另一道楼梯,有如蜘蛛般轻巧地落在三十米开外,跟着又是一荡,所有的子弹全都落空了。索瑞斯只疑看花了眼,喃喃道:“这是什么?中国的轻功吗?没听说有这样的轻功啊,简直就是一个现实版的蜘蛛侠。”

莫金气喘吁吁地在楼下追,大声骂道:“为什么不拦住他?该死。”

索瑞斯火了,怒道:“你自己怎么不看看,能拦住吗?你怎么不告诉我他会飞?真是莫名其妙,当时一起走能有这样的事?”

同时,在空中飞荡的亚拉法师心中琢磨着:“那个人在哪里见过?啊!是他,阿赫地宫中的那人!”

千佛殿。

马索等人躲在佛像背后抽烟,不时回身放两枪,达杰从通道入口跑回来道:“方形通道入口处的炸弹也装好了。”

马索看了看腕表道:“还有多少时间?”

雷波道:“十分钟以后引爆。”

马索想了想道:“再等两分钟。他们全都受了重伤,估计能跑得动的顶多还有两人,这还炸不死他们,哼哼。什么人!”蓦然门口人影一晃,冲进来一个身影,马索等还来不及开枪,那身影就消失在诸佛之中。

卓木强巴也是惊出一身冷汗,没想到那大殿阴暗处还有敌人,如果不是听出声音不对,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幸亏殿内佛像众多,极好躲避,卓木强巴连续穿插于佛像之中,闪进了西殿,心中愈发不安:“到底打得怎么样?教授、敏敏他们究竟怎么样了?”他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转过拐角,只听殿内有人低声:“右边有人。”

跟着有人道:“别开枪,是自己人。”

卓木强巴道:“是我。”顿时心中涌起一阵感慨,还好,大家都还在,卓木强巴鼻尖一酸。

“啊!”“强……”“是你……”每个人的声音都哽咽在一半,每个人的声音都是那么熟悉。生死重逢,恍如隔世,卓木强巴再也忍不住了,冲上前去,一丝微弱的光芒下,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众人环绕着躺在地上的敏敏。卓木强巴一个箭步挤开众人,一手握住了唐敏的手,一手扶着唐敏的后颈,连声问道:“怎么了?你怎么了?敏敏?是我,我是强巴,我……回来了。”

唐敏苍白的脸色,此时微微泛出些许光泽,目光流转,盯着卓木强巴的脸看。卓木强巴执着唐敏的手抚在自己脸上,声音渐柔,道:“我回来了,没事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岳阳小声问吕竞男道:“教官怎么知道是强巴少爷?”

吕竞男变声道:“我……我听出了他的脚步声。”声音竟似有些沙哑。岳阳愣在一旁,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张立自顾自地问道:“不知道法师和多吉怎么样了……”

唐敏声音微弱,几不可闻,轻轻道:“是,强巴拉,你来啦?接我走吗?”眼睛竟然闭上了。卓木强巴大叫了一声:“敏敏!”竟一时慌了手脚,茫然不知所措。方新教授抓过唐敏手腕道:“脉搏微弱,心跳加快了。要不要再打一支肾上腺素?”

吕竞男推开已经六神无主的卓木强巴,开始对唐敏做细部检查。

门外的佣兵听得里面大叫,达杰笑道:“好像刚挂了一个。”

马索扔掉烟头,踏灭,道:“走,我们撤退,号得那么凄惨,真叫人受不了。”

亚拉法师也已经到了,但他停在了大门口,两旁的巨大转经轮让他振奋不已,而转经轮间那一尊站立着的木乃伊,更是让他内心激荡,难以用言语表达。“这,这难道就是经千日行,修成肉身佛的前辈大师们么?他们都守护着这里,这殿内,究竟是……”他长时间地伫立在门口,他心里明白,这些站立着的肉身佛,每一位的修行都不知比自己高多少倍,如今陡然见到如此多的前辈能者,就好像突然看见佛祖菩萨的真身显灵一般,让他如何能不激动。

时空仿佛静立了,如果不是那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法师还不知道要待多久。一听声音,亚拉法师马上感应出,这些脚步轻重不一,杂乱无章,是大统军靴的声音,绝不是自己人。可是,这里前后并无遮挡,法师将目光投向尊崇的活佛们,心道:“大师智者们,请为虔诚的信徒指引方向吧。”

马索一行人说说叨叨地快速朝出口奔去,根本没留意两旁的肉身佛其中有一尊高出墙壁少许。待几人走远,亚拉法师从肉身佛身后小心移出,又念了一串经文,这才庄重地朝大殿走去。一进殿门,就看见密密麻麻的佛像佛龛,亚拉法师脚下一个踉跄,激动得险些晕了过去。大曼陀罗正禅宗祭,这个只出现在传奇和密史中的名词,向来与直接通神处于同一个地位。据说在无数次的征战和教派冲突中早已灰飞烟灭,就好似那传说中的空中花园和亚历山大雕像一般,现在全西藏,不,在全世界恐怕也只有这一处大曼陀罗宗祭吧。

亚拉法师激动地伸出手去,一尊尊佛像触摸。它们是真实存在的,那石润的质感,那触手的冰冷与坚硬,每一尊佛像都通往一处神祗,只要有虔诚的心,就能与神沟通,得到神的示谕。摸着摸着,法师看见一样与古佛极不协调的现代东西,上面的时间显示05:39:88。

莫金在楼道间上上下下,爬得气喘如牛,好不容易与索瑞斯会合了。

“老板。”又有三个人从高空跳下,正是西米带着的一队人马。

索瑞斯道:“你们也走出来啦,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西米道:“跟着前面那两个人找到这里来的,他们似乎一路观察着同伴留下的记号。”

莫金道:“现在别谈论这些,给我追,务必要把地图抢回来!”

索瑞斯边跑边问道:“老实说,这次的地图是怎么发现的?你好像还没告诉我。我们可是一起查看的那个祭坛中央啊,你该不会告诉我是在地上捡的吧,欺骗老战友至少得要像样的理由吧。”

莫金张了张嘴,随后加重语气道:“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就是在地上捡的!”

索瑞斯沉默了半天,一言不发,突然莫名其妙这是哪国的发音,又代表个什么意思。

卓木强巴感到有些乏力,似乎他的生命,正随着唐敏生命的消失而消失。他需要一个依靠,很久没有这种无助的感觉了,眼睁睁地看着一个至亲的人在你面前渐渐远离,而自己却做不了什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卓木强巴的血都快凝固了,二十年前的一幕,正在以另一种方式重演,他不敢再看,那张多么熟悉的脸还会不会再次睁开眼睛,一切都如泡影。卓木强巴已扭过头来,就看见方新教授正艰难地站立着,但站得很直。教授的眼中蕴藏着无穷的力量,那是一种子关切,一种支撑,一种卓木强巴此刻渴望并急需的精神力量。卓木强巴轻轻地靠了过去,教授搂住了这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就像拥抱着自己的儿子,一个简单而有力的拍背,传达着一种无声的鼓励,让他坚强起来。

肾上腺素收效不大,看着唐敏越来越惨白的脸,吕竞男肯定道:“一定有内出血,可惜我们没有晶体溶液,只有葡萄糖水,该死的扩溶剂,她需要马上输血……”

这时,亚拉法师闯了过来,法师来得好快,加上所有的人都注视着唐敏,等巴桑想起去举枪时,法师已经冲到了面前。法师盯着每一个人道:“马上撤离,他们,在这里,放了炸弹,数量,非常多。。。。。。。只有五分钟不到了!”

在场所有人都出现了短暂的失神,那种炸弹的威力刚才他们已经见识过了,数量非常多是一种什么概念他们也想象得到。但是目前且不说已经休克过去的唐敏,单是方新教授和巴桑两人的腿伤就需要人搀扶着行走,而张立和岳阳的左右臂肯定是断了,除非是极限飞奔,歪则五分钟怎么也走不出大殿通向血池的通道。方新教授和吕竞男同时将目光投向了墙上被炸出来的新密道,那黑咕隆冬的通道像一张食人的大嘴,贪婪地张开着。

教授忍着剧痛变下腰,对卓木强巴道:“强巴拉,来,快,先把敏敏抬上去。”

吕竞男道:“会不会太冒险了?”要知道,如果是一条死胡同的话,他们就等于走进了一个密封的火药桶,在强大冲击波作用下,会被全部压成人肉干。可目前除了这条通道,确实无处可逃。

方新教授道:“左右是死,赌一把比听天由命好。”他们用帐篷布折叠成一个简单的担架,抬着唐敏朝洞内走去。

莫金几人还在血池的楼道中,又碰见了撤出来的马索等人,马索迎上去道:“老板,这……这是做什么?”

莫金道:“别挡道,给我回去,他们把地图抢走了!”

马索大惊,抬腕一看表道:“老板,来不及啦!不家三分钟就要引爆了,我们这时掉头不正好撞上?”

莫金鼓着一双金鱼眼,一手叉腰喘息,一手指着马索:“你……你……狗屎!”

马索惶恐道:“老板,要是地图被炸碎了,那我们的努力岂不是全白费了?”

莫金横瞪马索,咬牙切齿道:“你懂个屁,他们肯定死不了!”

索瑞斯暗惊:“本应该不知道被炸出的另一条通道是否能走出去吧,他凭什么这么肯定?”

索瑞斯担心道:“走吧本,能不能顺着来路退回去,还不知道呢。”

西米道:“可以,通道里的机关已经停了,那些藤蔓也开始缩水了,死了三个兄弟后,我们一直躲在一个角落,看见那些藤蔓没有威胁了才出来的。”

莫金不甘心地望着近在咫尺却还要上上下下十几层楼的方形阶梯入口,恨道:“原本我们一直都走在前面的,如果不是那些该死的机关,怎么会被他们赶上?去,给我放上炸弹,我要炸掉这里!”说着,又看了一眼那蜂巢似的建筑,想起了那上面的字,心中恨意更浓了:“不可能,那个名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绝不能让任何人注意到!”

索瑞斯心道:“你真正想炸的地方其实是这里吧。本,那怪异的建筑上究竟刻着什么符号?你想掩盖什么?这个地方,应该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吧?”

一行人怏怏掉头,沿来路返回。雷波、马索、达杰等人按莫金指示,在做了标记的地方安放炸弹,标记之处甚多,照雷波的说法,炸弹一引爆,不知道会不会把这片山崖炸塌。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4/132.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