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拉法师走出病房,张立对岳阳道:“瞧,我说那东西没什么意义吧。”

岳阳摇头道:“宗教不需要那种东西,如果不是宗教呢?”

“不是宗教是什么?那些佛像、壁画、殿堂,你都看到了,虽然和我们以前见过的都不一样。”张立道。

岳阳道:“可是那十八座用来修炼的倒悬空寺,你不会忘记吧。教官说是那个神秘宗教用来修行的,你觉得,为什么那个宗教的教徒要接受那种残酷的锻炼方式呢?”

张立想了想道:“你这样一说倒也是,虽然我听说过很多宗教有不同的苦修法门,但那好像只是制造身体上的痛苦,这个宗教,好像是想把人练成武林高手的样子。嗯,你说,他们会不会是像少林寺那样的宗教,以武道来修佛道?”

岳阳道:“问题就出在这里,昨天晚些时候我问过方新教授。你可知少林寺为什么那么多武僧?据传少林嵩山山高林深,以前少林僧人习武是为了防止强盗,直到十三棍僧救过李世民之后,少林武学才大力发展起来的。在历史上,少林寺僧人也几度成为朝廷之外一支特殊的军事力量。那么这个神秘的宗教,他们练武的目的又何在?”

张立道:“那你说他们为什么要练武?”

“为了战争!”岳阳肯定道,“撇开所有外在因素不谈,需要每天接受超强度训练,将体能和反应力提升到极限的,在古代,只有那些随时都会上战场的军人。同样,那种残酷的地狱式训练方法也只对军人有用,因为在战争上如果没有足够的战斗力,只会成为己方军友的拖累,如果这样,倒不如让他们死在训练的地方,不能通过训练,就没资格上战场。还有,如果是军人,那些铁片作为腰牌就没有问题,那是在军队中识别身份的唯一标志,它背面的符号就相当于我们今天的军人编号,每一个人都有唯一的编号,这样可以防止敌方间谍混入!”岳阳一面说,一面伸出食指不断点头,对自己的发现感到振奋。

张立瞠目道:“如果真是军人的话,那些军人的身手不是比我们还要厉害?那还不无敌了!哪有这么夸张!”

“无敌?光军!”岳阳又想到了更远,他兴奋地拍着床,对张立道,“亚拉法师提过的,无敌的光军!或许,我们看到的正是那支光军士兵的遗骸。如果光军的士兵都是经过了十八座倒塔的训练,他们在那时候的战场上当然能以一敌百。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整支光军,就是吐蕃王朝在一千多年前训练的一支特种部队,他们当然该无敌,谁敢争其缨?”

张立道:“可是,按亚拉法师提供的说法,那支光军应该是带着四方庙的财宝,一起去了帕巴拉才对啊?”

岳阳道:“不,两者并不矛盾。那个地方,如果是作为秘密训练基地的话,那么,已经通过考核的士兵,就不需要再待在那里了,里面死的,或许只是光军的教练员和预备役成员。你还记得吗?亚拉法师说过,不知道什么原因,那支光军突然同四方庙的珍宝一起消失了。如果说我们在倒悬空寺看到的那些尸骨真的是光军的残骸,那么你认为,光军突然离开他们要守护的吐蕃王朝,会不会与倒悬空寺里的那些尸骨有着某种联系呢?”

见张立一副好像有所觉悟却又抓不住要点的表情,岳阳进一步点明道:“想想我们发现那些尸骨的经过吧。纳南塔的洞窟入口处被填了十几米的夯土层,而倒悬空寺的地理位置呢,那千米巨佛临崖而建,在它上面,是数千米的土山,下面,也是几千米的深渊,深渊下或许还有湍急的暗河,唯一的出路在峡谷的另一侧,最近的倒塔也与它相隔三四百米,没有铁索根本无法过来。但我们去那里的时候,那从来没被人打开过的通道内,铁索却早就被人斩断了。还有巨佛口中那两扇大门,那是莫金他们用烈性炸药生生炸开的,说明什么?说明那大门是被牢牢地堵死了的,尸骨最多的地方,正在那扇门的后面,那种大门被堵上,岂是人力所能推开的?”

张立吃力道:“你,你是说……”

岳阳道:“是阴谋!关闭大门、斩断铁索、填埋入口,是为了确保没有一个人能活着逃出来,他们做得非常彻底。而且,我也想不出,除了阴谋,还有什么办法能让一支拥有如此强战斗力的预备部队彻底消灭!”

“那,是谁策划的阴谋呢?”张立道。

岳阳苦笑道:“这个,恐怕连神仙也不知道答案了。或许是对吐蕃政权不满的间谍,或许是光军的领导与吐蕃最高统治者政见不合,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里面的人,确实死得干干净净,一个都没能逃出来。如果基于我前面的推论正确的话,那么在一千多年前,倒悬空寺的突然变故,与光军离开吐蕃,说不定它们真有某种联系。”

“有没有什么证据呢?”张立问了个傻问题。

岳阳不悦道:“没有。说实话,这所有的推论,都是我凭空假设的,你完全可以当我一个人在这里胡言乱语。”说完,白了张立一眼。

张立长叹一口气道:“一千多年前,倒悬空寺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岳阳没有答理他。过了一会儿,张立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你的推论很有可能,但这,也太难让人接受了吧。而且我觉得吧,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如果说他们还有宗教信仰,那到时候宗教和吐蕃政权,他们到底听谁的啊?咦?你说,会不会就是宗教和吐蕃政权之间闹矛盾了,所以才导致了阴谋的发生和光军的离开呢?说来听听嘛,我知道你的分析最有道理了。”

岳阳道:“我们没有证据,只不过在这里凭空猜测而已。”

张立道:“你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吧,我知道从倒悬空寺回来之后,你心情很糟糕,是不是与在十相自在殿里遇到的那个人有关?我当时听你大声叫什么杰?虽然后来教官没有追究这件事情,但在那种情况下,你竟然会克制不住自己大喊出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岳阳忽然轻松道:“哪有什么事,你多心了。”

张立道:“我们是不是兄弟?你有什么事瞒着我我会看不出来?虽然回来后你一直故作轻松,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但是你笑得很勉强。那个叫什么杰的是什么人?你们以前认识的?他是不是对你做过什么,你这么恨他?”

岳阳笑不出来了,咬牙切齿道:“这件事,你不要管,如果还拿我当朋友的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请你允许我保留自己的秘密,就算帮我一个忙,也不要告诉强巴少爷或其他人,好吗?我自己会处理这件事的,总有一天……”他的手突然握紧了床单,似乎要将什么捏得粉碎!

张立见岳阳说得坚决,看来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告诉他了,于是劝解道:“会不会认错了?当时的环境那么暗,我们又都很紧张。”

岳阳只回答了六个字:“化成灰,也认得!”

亚拉法师找到吕竞男,将金嘎乌递给她道:“岳阳说,他在巨佛口中的三重殿内发现了光军的徽标。”

吕竞男道:“哦,他怎么说?”

亚拉法师道:“他还不确定他看见的是法器还是某种身份标志,但他坚持认为,那种东西像是腰牌。恐怕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发现光军与我们说的神秘宗教有所联系了,或者认为光军就是我们说的神秘宗教。”

吕竞男道:“可是,那不是迟早都要告诉他们的吗?”

亚拉法师道:“但问题在于,这个岳阳的侦察能力太强了,我担心总有一天,他会发现一些对我们,特别是对你不利的事情。”

吕竞男道:“岳阳是我训练过的最优秀的学生之一,在侦察和分析方面,他的能力早已经超过我了,这一点我毫不怀疑。亚拉大人的意思我明白,但是要想随便找个理由让他离开,恐怕不行。”

亚拉法师道:“为什么?”

吕竞男道:“在这次出发前我才得到一些信息,还来不及向亚拉大人您汇报,岳阳他来这里,极可能还有另一个使命。”

亚拉法师惊愕道:“你是说,上面不太信任你?”

吕竞男道:“可能吧。毕竟我的宗教信仰,在上面不是什么秘密,我不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来负责训练这支业余考察队的吗?”

亚拉法师道:“你认为岳阳是从什么时候得到的新指令?”

吕竞男道:“应该是加入特训队的同时就得到了。”

亚拉法师暗自心惊,道:“一点也看不出来啊。”

吕竞男道:“他是学这个专业的,当年我花了很大工夫教会他这项技能,在任何环境中,不让任何人对他扮演的身份产生任何怀疑。不过,我个人认为,岳阳就算有所发现,对我们的行动也不会有任何影响,毕竟我们的目标和强巴少爷是一致的,与国家也没有任何冲突,我们只是去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

亚拉法师突然问道:“那么这个岳阳,有没有可能,被第三方势力所用?”

吕竞男道:“应该不会吧,为什么这样问?”

亚拉法师道:“这次莫金的行为,依然很蹊跷。我记得你曾提起,岳阳的简历里,有两年历史不清晰,那段时间,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吕竞男肯定道:“不会,不过我倒是想知道亚拉大人的忧虑。”

亚拉法师道:“莫金的行为很古怪啊,首先,他带的那支队伍看上去全是我们国家的人,他没有动用俄罗斯雇佣军。”

吕竞男道:“或许他觉得动用境外武装力量,不如在我们国内招募来得方便吧。他对招募一些重刑犯为他卖命很有一套,在境外就常那样干。”

亚拉法师道:“那么,他为什么要炸掉那里的一切呢?”

吕竞男道:“这点确实很奇怪,按理他应该知道,那些洞穴内的奇怪生物已将洞穴清洗得干干净净,就算在后面的十相自在殿和曼陀罗宗祭里留下了痕迹,也应该追查不到他的身上才对。目前我只能把他的行为目的,归结为这个人一贯小心多疑的性格,他是不希望留下一丝犯罪证据。”

亚拉法师摇头道:“不,不是这样的。一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一定要想办法弄清楚,这个人相当的危险。还有和他在一起的那个人,如果我没弄错的话,那人是一名操兽师啊!”

“操兽师!”吕竞男猛地一惊,道:“那他们和十三圆桌骑士……”

亚拉法师道:“他们一定与十三圆桌骑士有关,当莫金听到我说出这个词的时候,整个人全变了,显得焦虑不安,若非如此,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他。如果被另外一个人赶上来的话,我绝对不是他们的敌手。”

“竟有这么厉害?”吕竞男思索道:“原本教里的长老提起,十三圆桌骑士里有我们藏地已经消失的操兽师时,我还不太相信,如今看来……”

亚拉法师道:“莫金本身也是一个劲敌,当时他招中套招,力未使全,每次出手,都留下了足够的变招时间和空间,照我估计,他或许仅用了五成力。”

吕竞男道:“五成力吗?”

亚拉法师道:“嗯,当时为了速战速决,我用了七分力,加上打他个措手不及,才侥幸从他身上将地图抢了过来。若他全力以赴的话,恐怕我没那么容易脱身,更别说从他身上抢东西了。”

这时,一名姓章的医生走了过来,询问道:“啊,你们在这里,嗯,我想问一下,你们是那位卓木强巴先生的姐姐和叔叔,对吧?”

两人点点头,医生道:“那……那跟我来吧,有些事情要告诉你们。”

随医生走进一间办公室,里面竟然积聚了六七名医生,裴教授也赫然在内。

裴教授首先发言:“这次叫你们来,是因为我们在卓木强巴先生的身上,发现了一个……一个,一个比较大的问题,你们都是他的亲属,是吧?”

亚拉法师和吕竞男早就知道似的,在入住医院时就在卓木强巴手术同意书上签下了直系亲属的关系,法师道:“是的,我是他二叔。”吕竞男道:“我是他亲大姐。”

一名年轻医生看了看吕竞男,感觉这位亲大姐好像比她弟弟还年轻些。

裴教授道:“唔,是这样的,该怎么说呢,关于卓木强巴先生的身体……”

没想到,亚拉法师直接道:“是血液上的问题吧?”

吕竞男也道:“已经发展到哪种程度了?”

裴教授道:“你们都已经知道了吗?那好,小崔,你给他们解释一下。”

一名戴眼镜的中年医生很严肃地说道:“这次在手术中,卓木强巴先生的血液情况似乎有些怪异,所以,我们为他做了一个脊髓涂片。如今结果出来了,令我们很惊讶,他的白细胞和淋巴细胞似乎都发生了变异,但是不同于我们已知的任何一种情况。我们已经询问了国内专家和国际同行,他们也对这张涂片表示了很强烈的兴趣,如果我们的推测没错的话,卓木强巴先生所患的,是一种全新的变异血癌,如今这种变异已经扩散到了他的骨髓和全血细胞,你们……明白吗?”

亚拉法师露出悲痛状,询问道:“我们当然知道,强巴拉得这种病不是一两天了。医生,你就直说吧,以你们的判断,他还能活多久?”

中年医生也很干脆地答道:“由于是没见过的症状,需要通过长时间观察才能得出正确结论。不过,如果换成同期已知类型的血癌来看,以卓木强巴先生的身体,估计,最多还能活两年!”

法师和吕竞男对视一眼,和工布村长老们所说的完全一致。裴教授道:“不过,你们也不用过分悲伤。如果你们同意,请允许我们医院为卓木强巴先生作全面的治疗,我们会动用最先进的技术力量,使用最新的药物,而且,我们可以完全免费为卓木强巴先生治疗。”说完,教授看着卓木强巴的这两位亲属,通常情况下,医院开出这样的待遇,病人家属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没想到,这次得到的竟然是直接的拒绝,吕竞男道:“我们知道你们院方的意思,说穿了,就是新病例的医学实验吧。不用费力气了,我们不会同意的。”

所有的医生原本都带着几分欣喜和期待,但一听这话,都是大失所望,裴教授还想做作业最后一次努力,道:“可是——”

亚拉法师道:“我们完全理解院方的意思。之所以说没用,因为强巴拉从小就有这个病,我们已带他在英国、德国、美国等多家医疗机构进行了治疗,他们也尽了全力,但结果都一样,没有任何起效,反而是那些药物带给强巴拉更大的伤害。事实上,他父亲也是得这种病去世的,而我父亲,就是他爷爷,同样死于这种病,这应该是有家族遗传史的疾病,我们不想再带给强巴拉更多的伤害。”大法师说起谎来连眼都不带眨,直说得裴教授露出了然的神色。

吕竞男补充道:“其实这件事在家族里都不是什么秘密,但是我们一直瞒着强巴拉,只告诉他是普通疾病,基本已经根治。希望院方能为我们……为强巴拉,保守这个秘密。在适当的时候,我们会亲自告诉他真相的。”吕竞男的声音似乎有些哽咽了。

医生们都表示惋惜,同时极尽人事地安慰这两位即将失去亲人的家属,并表示保证会保守秘密,一边劝解一边将二人送出了门,还告诉他们,不要太伤心,以免被卓木强巴先生看出破绽来。

离开房间,亚拉法师叹了口气,吕竞男也发出轻轻的叹息。他们都很明白,蛊毒,不是现代医学所能理解的,要想解毒,还得从那遗失的帕巴拉神庙想办法。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4/135.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