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靠门最近,原本打算去开门,没想到冈拉轻轻将他挤开,抢先一步扑到门前,身体一跃,立起来,把门闩一扒拉就打开了门,冲向了那广袤的绿野。

冈拉欢腾着奔跑了几步,回过头来,只见那雪白的身体轻快地行走在凛冽风中,直与那青草蓝天白云融为一体,岳阳脑海中竟闪现出一个词来–“英姿飒爽“!

没错,英姿飒爽!此时的冈拉气宇轩昂,银白色的皮毛闪现出缎子一般的光泽,紧紧地包裹着流线型的身躯,沐浴着阳光,就如同天空的云朵轻轻掠过草场。

那轻快的步伐好似贵族马踏起的盛装舞步,更似捧着洁白哈达的藏族少女在草原上翩翩起舞。好俊秀的一头藏獒,岳阳一时看得痴了!

卓木强巴轻轻拍在岳阳肩头,道:“很漂亮吧!”

岳阳叹息道:“我真不敢相信,世间还有这么美丽的犬,真是天工造物!”

冈拉奔跑过来,绕着卓木强巴的腿边转了两圈,岳阳看它,它却扭过头去,不拿正眼看岳阳。岳阳道:“它好像不喜欢我呢。”

卓木强巴笑道:“谁叫你一见面就说人家很跩,冈拉可是记着你说的话呢。”

“不会吧!”岳阳睁大眼睛道,“”很跩“这么抽象的词它也听得懂?”

卓木强巴道:“你没看过科学家的分析报告吗?普通成年宠物犬能拥有人类三四岁孩童的智商,像獒、狼犬这些大型犬科动物更是拥有人类六七岁儿童的智商,如果加以训练,它们可以达到人类十一至十二三岁的小孩智商水平。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你认为她还有什么听不懂的?特别像冈拉这样的灵獒海蓝兽,它的智慧,恐怕比你想象的还要高,和它接触久了,你就知道它能带来怎样的惊喜。”说着,卓木强巴微笑起来,似乎想起了往事。冈拉蹲坐在他旁边,眺望着远方,不时扭过头去朝屋里一长一短地呜鸣。

岳阳看冈拉的样子,似乎在催促冈日,他想了想,又道:“我记得我说的是普通话,难道它还能听懂几种语言?”

卓木强巴道:“如果是简单的命令,哪怕再多几国语言,冈拉也记得住。不过平常说话,它未必只用耳朵听,它可以靠观察你的动作、表情,倾听你的语调语速,还有,它能嗅到你说话同时身体散发出来的信息素,捕捉你的心跳频率和汗腺分泌,就好像测谎仪一样。它能观察到你的真实心态,是轻视它,赞美它,讨厌它,或喜欢它。在神话传说中,灵獒海蓝兽是一种可以猜测人内心世界的通灵动物,甚至你还未开口说话,它就已经知道你想的是什么了。”

岳阳忍不住又看了冈拉一眼,冈拉早早地就换了个方向蹲着,背对岳阳,神态昂然地将目光投向远方。卓木强巴道:“你真心诚意地向它道个歉,冈拉会原谅你的。是不是,冈拉?”

岳阳好一阵愕然,在强巴少爷鼓励的目光下,他试探着道:“那个……冈拉小姐,这个……,是我不对,我,我,我,我前面说的话,太没礼貌了……你能原谅……”

话音未落,冈拉站起身来,对着石屋又叫了两声。岳阳看着卓木强巴道:“这……”

卓木强巴笑道:“好了,它已经原谅你了。冈拉不是小气鬼,是吧,冈拉。”冈拉嗔怒地望了卓木强巴一眼,鼻腔里“嗯呜“一声长鸣,分明在说:“你这人,怎么竟帮着外人说话。”

冈日拎着一个小包风风火火地跑出来,嘴里念道:“催,催,催,再急也要把家伙带齐不是?”

胡杨队长紧随其后,语气诚恳道:“你再考虑考虑?”

冈日却好似没听见,对冈拉一挥手,道:“我们走。”冈拉带着大家继续往南行。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岳阳问道。

冈日神秘地一笑,道:“到了你就知道了。你们一定会感兴趣的。”他向卓木强巴递了个眼色。

岳阳没想到这位大叔还玩神秘,老大没趣地不再追问。胡杨队长似乎还气不过冈日拒绝他的邀请,也没说话,气氛一时沉闷,他们四人就静静地跟在冈拉后面。

冈拉速度极快,它似乎不愿意停下慢慢踱步,总是飞快地向前跑一段距离,然后飞快地跑回来,好让大家能跟上。看着它那纵横驰骋的身影,岳阳突然生出一丝感悟,他也想像冈拉那样在蓝天白云下自由地奔跑,尽情地呼吸这自由的空气,然后躺下来,身心都舒展开,与大草原融化在一起。

没多久,冈拉的毛色就开始起了变化,那种令人心碎的颜色,如梦如幻,那骄傲的,自由的,奔跑着的身影,仿佛随时能踏云而起,直冲云霄。那一刻,它的确是从天界不小心流落到人间的神兽。

岳阳赞道:“好美的颜色。这,这究竟是一种什么颜色啊?”岳阳搜肠刮肚,却找不出一个好的形容词,只能沉醉于那种美丽的色彩。

胡杨队长也惊叹道:“从来没见到会变色的獒,它是怎么做到的?”

卓木强巴道:“导师说,这或许是和汗血宝马差不多的生理机能造成的,就像人生气了会面红耳赤一样,当海蓝兽开始急速奔跑时,那皮毛下的皮肤会因运动而使毛细血管充盈,皮肤改变了颜色,影响到银色的毛发,加上天气、光线的反射折射等多种因素共同作用,就呈现出我们看到的这种色泽了。海蓝兽善于奔跑,它们喜欢奔跑,在所有犬科动物中,除了紫麒麟,它们就是跑得最快的,而且它们能将这种急速持续下去,耐力可以像战马一样持久。传说里的雪山女神赐予它们三种祥瑞:赐予它们妖冶的海蓝色皮毛,比那蓝宝石还要诱人;赐予它们云朵一般轻巧的身体让它们能自由地奔跑,成为追风的精灵;赐予它们一颗聪慧的心,使它们可以读懂世间一切语言。”

岳阳咂舌道:“我也想养一头海蓝兽啊。”

卓木强巴笑道:“这是可遇不可求的。在小獒长大之前,没有人会知道这是只什么獒,甚至无法和普通的小狗区分开来。”说到这里,他不禁怜悯地看了冈拉一眼,想当年,冈拉也是一只人类弃獒呢。

又走了一段路,岳阳开口问道:“冈日普帕大叔,我们要去的地方是不是很危险?”

冈日道:“没错,是有些危险,不过只要小心就不会有问题。”

胡杨队长道:“这里风和日丽,也没听到有什么野兽嚎叫,你怎么知道有危险?”

岳阳道:“胡队长你忘了?来的时候,玛保说过有的地方危险。”

冈日道:“嗯?你们是从玛保的村子里来的啊,我还以为是强巴拉直接带你们来的。”

岳阳道:“不是,是玛保带我们来的,不过半道他就折回去了,不知道什么原因。”

卓木强巴微笑道:“我看他有些怕冈拉哦。”

冈日笑了笑,道:“是,几年前他家里丢了羊,在还没有调查清楚的情况下他来质询过我,当时争辩得很激烈。冈拉可不允许别人到家门口来吵架,我一时没喝止住,就让玛保受了点惊吓。后来我帮他把羊找到了,他也道了歉,但是他见到冈拉就一直有些……呵呵。”

“冈拉很厉害吗?”岳阳看着前方飘逸的身影,总不能将那个把头埋在卓木强巴怀里撒娇的大狗与厉害二字联系起来。

冈拉好像听到了风声,掉过头来,对着冈日不满地吠了两声。冈日道:“别小看我们家冈拉,人家都说母老虎发威怎样怎样,要是冈拉生起气来……”

冈拉一听急了,冲上去咬住冈日衣摆,不停地甩动,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喉鸣,那威胁的意味更浓了,分明在说:“不准再说!不准再说了!”

冈日大笑道:“好了,好了,不说,不说了。其实冈拉温柔起来,没有人比它更知心了。”冈拉这才松口,一溜烟跑远了,冈日凝望着冈拉的背影,眼中饱含深情。看着冈日眺望冈拉的眼神,岳阳似乎有些明白了,难怪强巴少爷借不走冈拉,冈拉就是冈日生命中的一部分啊,别说一天,哪怕一刻,他也离不开冈拉。没有冈拉,那冈日怎能独自在这孤寒的雪山脚下一待就是十几年呢。

又南下走了十几分钟,他们渐行渐高,已踏入大山沟壑之中,不知身在何处了。岳阳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辨认着方位道:“我们好像一直在向南行。”

胡杨队长道:“没错。”

岳阳道:“不知道会不会遇到亚拉法师他们。”

“嗯?”冈日道,“你们还有人?”

卓木强巴将他们分作三组前往三个方向探查上山路径的事情说了一遍,冈日严峻道:“他们有危险了!”

卓木强巴想了想,亚拉法师、巴桑、张立,这三个人在一起,他们能遇到什么危险?他道:“他们不会有事的,他们三人的身手比我都好。”

冈日摇头道:“人们不惧怕危险,是因为人们不知道危险的可怕。”

岳阳突然踮着脚尖望了望,大声道:“咦,那不是亚拉法师他们吗?张立!巴桑大哥!亚拉法师!这里!我们在这里!”

冈日这才松了口气,道:“还好。”冈拉也跑了回来,看着远远的四个生人。

亚拉法师等人走近了,岳阳迎了上去,询问道:“怎样?”

巴桑摇头,看样子他们也没找到合适的攀登路径。随即,他们就看到了冈拉,那通体的海蓝色正淡淡隐去,看起来就像缀满了时隐时现的蓝色星辰。但是冈拉看到他们,却没有多少好感,它警惕地盯着巴桑,不怒不吠,爪子也小心地收了起来,但那眼中蕴涵的气势,竟连巴桑都有些吃不住。冈日也收起了笑意,不等卓木强巴介绍,径直向前走去,目标直指巴桑,冈拉不动声色地跟在后面。

巴桑警觉起来,出于一种本能,他的手握在了匕首刀柄上。不料,冈日仅仅是从巴桑身旁穿过,淡淡扔下一句:“你身上的杀气太重了,冈拉不喜欢你,小心点。”冈拉瞟了他一眼,也从巴桑身边走过。巴桑不经意地发现,这一人一獒靠近自己时,那种气势上的压迫,竟然令自己的呼吸都显得困难起来,这可是连强巴少爷也做不到的。

冈日和冈拉最后站定的地方,竟然是亚拉法师身前。冈日露出冷酷的笑意,低声道:“很久都没遇到真正的高手了,是吧,冈拉,你也迫不及待想与他较量一番了吧?”冈拉精神抖擞,四肢站定,与冈日一左一右面对法师,两人一獒呈品字形站立。

亚拉法师还没弄明白,疑惑道:“你是?”蓦然,他看到了冈日刀柄上的纹饰,大声道,“你是–”

话音未落,冈日的刀已出鞘,凭空划过一道银弧,直削法师面门。亚拉法师心随意动,不退反进,在钢刀削落的一瞬间探出手去,空手入白刃,竟是直接要去擒拿冈日握刀的手腕。此举早在冈日意料之中,他手腕一翻,改为下切,若法师不收手,就等于自己将手往刀锋上凑,若是收手续势再打,那么冈日的刀马上会变切为刺,法师就陷入被动了。

好一个亚拉法师,在千钧一发之际,竟然不收手,跟着刀口变动,也是顺势翻腕,同时手掌一扬,拍击在刀身侧面。冈日只感到手中一麻,那刀差点拿捏不稳,等他重新握刀变招时,亚拉法师已将他手腕罩在五指之下了,只要五指一聚,就将钳住冈日的手腕。关键时候,冈日轻喝一声:“冈拉!”

命令一下,冈拉动了,那离地而起的身影,比起方才冈日划过的那道刀光竟是不遑多让,一口森然白牙对准了法师的手臂。如果这次法师再不缩手,只怕难以保全。法师想也不想,将手抽回,避开冈拉的利齿,跟着又从冈拉头上将手探了出去,这一缩一伸,竟然快得好像根本没动过一样。

没想到,冈拉跃在半空中的身体,仿佛被缰绳拉得直立的马,说停就停,突然将头扭了回来,仍然是对准了法师的手臂,而此时冈日也重新握紧了刀,从冈拉的腹下重新刺了出来,亚拉法师避无可避,只能收手,同时退了一小步。

冈日那一刀明明已刺不到法师了,但他却没有丝毫犹豫,一刺到底。就在亚拉法师认为这是一个老大的破绽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那冈拉在空中的身体一扭,蹬在冈日伸直的手臂上,借力变向,突然向亚拉法师面门扑了过来。

面对这么一个庞然大物直扑过来,电光火石之间,亚拉法师将自己所学的招式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却依然找不到一种适合出手的姿势。银光再现,那冈日的刀像毒蛇一般紧随冈拉而至。亚拉法师刚退了一小步,立势未稳,此番无计可施,只能顺势再退,这次,法师“噔噔噔“退出三步,才避开冈拉一扑之势。冈日和冈拉也不追击,呵呵笑道:“不知上师法号。”

亚拉法师道:“亚拉格果。”

冈日肃然起敬,道:“果然是密修者,厉害。”

亚拉法师看了卓木强巴等一眼,低声道:“想不到,在这里竟然会遇到–白银末裔。”

亚拉法师和冈日冈拉交手,瞬间胜负即分,总共也就是眨两下眼的工夫,然后就看到法师大步后退,卓木强巴想出声制止,还没喊出口就已经结束了,而忙着与岳阳说话的张立更是连看都没看到。卓木强巴赶到二人身边,此时气氛已经融洽,他给二人稍作介绍,然后困惑道:“阿果,法师,你们刚才……”

冈日对卓木强巴笑道:“没什么,冈拉刚才察觉到,这里面有一个很厉害的高手,我一时手痒,验证了一下。呵呵,没想到竟然有密修者帮你们,这一路上,你们应该不会遇到太大阻碍的。”

亚拉法师苦笑道:“密修者也是人,刚才我不是就敌不过你和你的雪……海,海蓝兽!这是一头海蓝兽!”法师这才看清冈拉的神韵,不禁叹息道,“难怪能有这样的速度和如此巧妙的变化,竟然是传说中的灵獒!”他微微点头,似乎刚才那一败,也败得不冤。

卓木强巴虽然曾和冈拉一起生活过很长时间,但他也从未见过冈拉战斗的一面。刚才冈拉在空中腾挪翻转,那一招一式竟是精妙独到,与冈日心意相通,更是配合得严丝合缝,这又岂是普通獒能做到的,恐怕只有传说中的战獒才有如此本事。他有些埋怨道:“阿果,冈拉是一头战獒吧,你竟然一直没告诉过我!”

冈日摸了摸冈拉的额头,冷笑道:“战獒吗?哼哼,如果冈拉是一头战獒的话,恐怕刚才,这位亚拉法师已经躺下了。”

卓木强巴惊讶道:“你说什么!”

此时冈日正在看与法师同来的人。这位亚拉法师刚交过手自不用说,旁边那位冷酷得不用化装就可以去演杀手,也不知道杀过多少人,显然是从战场上活下来的;另一位和岳阳说话的小伙子也是长得精壮结实,一看也是受过训练的好手。他对卓木强巴道:“你们等我一下。”径直向带亚拉法师他们过来的那位达玛小伙子去了。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5/151.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