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藏地密码5 > 32.2 狼

亚拉法师仔细打量着冈拉,点头道:“没错,战獒它们不需要人来下达命令,它们会自己根据战场的情况判断出敌我交战双方的实力。如果刚才那次交手,旁边守护着的是战獒,它就会在我招数用尽、变化已穷的瞬间出手,攻其不备,一击致命。”不知为什么,看到冈拉战斗的身影,又听到法师说起战獒,卓木强巴却不自觉地想起了在可可西里遇到的灰狼三兄弟。分开快两年了,也不知道那三兄弟过得怎么样,他的手摸到了那个贵重的袋子,骨笛静静地躺在那里。

岳阳和张立也赶过来了,岳阳问道:“刚才是怎么了,我好像看见大叔和法师打起来了?”

“没什么。”法师淡淡道,“这位冈……冈日普帕是一名武士,方才我们切磋了一下。”他看了冈日一眼,只见冈日和那个叫坚增的达玛小伙子说了几句,那小伙子面色一变,一个劲儿地摇头,又往这边看过来,然后不停地点头……

“各位,各位!”冈日大声道,“各位,我打算带强巴拉去一个地方,但是那里呢,有些危险。我看大家都是受过训练的人,不知道你们是否愿意与我们一同前去?如果不愿意呢,坚增要回村子,他会带你们回去。”

张立已经听岳阳说起这事,大声问道:“大叔,是去什么地方啊?”

冈日朝岳阳和张立道:“小伙子,你们怕不怕狼?”

岳阳未答,卓木强巴的眼睛却是一亮,就像六七岁的孩子突然听到要去看迪斯尼一样,忙道:“狼!这里有狼?什么时候发现的?上次我来时可没有听你说起?”

冈日道:“我说过你一定感兴趣的。这些狼是你走了之后才来的,前后来了三批,特别是这最后一批,我保证你没有见过。它们今天有一次大动作,怎么样,要不要去看看?

岳阳道:“什么大动作?”

冈日道:“前几天有一群野牦牛从狼的领地经过,被狼群包围了。今天,它们就要展开决战。冈拉已经嗅到了硝烟的气息,现在赶快些,刚好能看到。”

“什么,狼群和野牦牛群的对决!”岳阳激动得声音都变调了,他们听过亚拉法师说起兽战后,就一直感慨晚生了一千年,如今眼前就有这么一幕,想来比兽战也差不了多少吧。

冈日一看岳阳这样激动,马上又道:“我先说清楚,那群狼与你们在电视上或别的什么地方看到的狼都不一样,一旦被它们发现,就有九死一生的危险。你们自己考虑好噢!”

卓木强巴看着大家,岳阳和张立是叫嚷着一定要去,亚拉法师无所谓,胡杨队长思索片刻,道:“也好,顺道去勘测勘测地形。”巴桑似乎在回忆什么,嘴角抽动着,没有说话,岳阳望过来,他又坚毅地点了点头。

大家商量了一下,都愿意去,坚增就提前回村去了,大家继续跟在冈拉身后,向南爬坡。

冈日看了看,连自己共八名成员,不由喃喃道:“八个,有点多了,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他看到张立手中的勘测仪器,忽然想到了什么,对卓木强巴道,“你们是不是有即时通讯仪器?”

卓木强巴点头,冈日连声道:“关掉,关掉,会被发现的。”卓木强巴愣了愣,不知道电磁波传递会不会引起狼的警觉,既然冈日如此担心,他向吕竞男讲明了情况后,大家就关掉了通讯设施。

走了一会儿,卓木强巴问道:“这些狼是什么时候迁徙到这附近来的?”

岳阳也在问:“一共有多少野牦牛?刚才大叔的口气,好像狼群更具优势?”

冈日看了看左右二人,先对岳阳道:“那群野牦牛大概有五六十只。不过狼群是野牦牛群的天敌,有时三五头狼就可以把一群野牦牛吓得惊慌失措,更何况这次,牦牛群在数量上并不占优势。我认为它们的失败是一定的,就看狼群是怎么个赢法。”

听到牦牛群在数量上不占优势,卓木强巴不禁望了冈日一眼。冈日知道他想说什么,答复道:“你去看了就知道了,这群狼,和你以前见过的狼群都不一样。”然后他看了一眼,见冈拉在远方奔跑,才回答卓木强巴的第一个问题,道,“我前面说了,前后来了三批狼,第一批大概是你走后不久就迁徙到这里来了,是冈拉发现它们的。以前的首领我没见过,不过现在那群狼的头领是一匹白狼,一匹白眼狼!”

冈日恨恨地说着,声音却放得很低,接着又道:“第二群狼是四年前到这里的,它们与第一批狼分山头占了,一直没什么冲突,领头的狼应该老了吧,那背就和野生牦牛有些像,我管它叫驼背。这前面两批狼,都和普通狼群没什么区别,一群是家族狼,数量在十五只左右;第二群是集团狼,大约有二十七八只,据我观察大概是四个家族组成的,若不是冈拉,我或许都不会去关心它们的存在。但是这第三群狼就有点古怪了,如果我几次统计的结果正确的话,它们总数大约在两百只左右。”

胡杨队长瞪大双眼,道:“这不可能啊!”

岳阳好奇道:“怎么不可能?”

胡杨队长道:“你不了解狼,虽然狼是群居动物,但群居不代表无限度的集结,这是由环境、食物、家族等多种因素综合决定的。通常一群狼,就是一个家族,由一对夫妻带领数个子女集体狩猎,数量以七到十二只为最优,极少超过二十只。只有到了冬天,猎物减少,需要围捕大型猎物时,相互熟识、领地相邻的几个家族才会组合成一个大的集团,不过最多的时候,数量也就是三四十只左右,由最优秀、经验最丰富的一对夫妻作为集团的领导。两百头狼聚在一起,至少我没见到过,小说里才会这样写吧。这里面牵涉了一个猎物数量和分配问题–狼群狩猎时,那是每一头成年狼都要加入战斗的,而且必须保证每一头成年狼都要分配到足够的食物。要知道,狼是以肉食为主的杂食性动物,而就生物学家们计算,当一群狼的数量超过二十只时,猎食的效率不仅不会提高,反而会大大降低,整个狼群的生存就很难维系下去。两百头狼要一起生活,除非它们学会了开荒种地,吃大米还差不多。”

岳阳想了片刻,似懂非懂,张立却是听得莫名其妙,喃喃道:“我还是不懂,不管怎么说,一个种群,总是数量越多越好嘛。”

冈日开口道:“胡队长说的狩猎最有效团队组合我也听说过,那是有先决条件的。那是指,在食物数量有限的情况下,狼群与狼群之间差别不大,各自都有各自的领地,被限定了捕猎范围,为了保障自己的族群能继续生存下去,那才需要限定狼的数量。当数量超过这片领地可以供养的最大值时,狼群会自动驱逐体弱的狼,就和大公司在经济不景气时裁员是一样的道理。不过,这套理论是在纸上论证出来的,那些生物学家实在太小看狼了。你也知道,在冬季食物稀缺时,家族与家族之间会放下成见,组合成大的集团进行集团狩猎。那么,你知不知道,狼的家族与家族之间,是靠实力的强大来划分领地的范围;你又知不知道,狼的家族与家族之间,除了组合,还有驱逐和吞并,你知道两个相邻的家族是如何谈判、挑衅,继而发动起战争,进行埋伏、围堵,对敌方的家族首领发起斩首行动,或挑唆对方年轻的狼离群,或去找那些独行狼,让其成为安插进敌营中的钉子,这些你都听说过吗?”

胡杨队长等人听得目瞪口呆。冈日一口气说这许多,站在山坡稍许歇息,才跟上冈拉的步伐,对胡杨队长道:“事实上,因为观察狼群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加之狼群本身不易被追踪,数量又越来越少,别说是你们,我守着两群狼这么多年,也只在暗中看过几次。所以我说,这次带你们去看的狼,和你们想象中的完全不同。”

岳阳呆立片刻,追上来道:“大叔说的,都是第三群狼吗?”

冈日暗赞这小伙机警,仅凭自己说的前两群狼都很普通就猜到了后面所说的都是第三群狼所为,他点头道:“是的。你不知道,原本狼的领地观念是很强的。一是依赖性,毕竟是自己出生成长的地方;二是它们不会在自己不熟悉的环境中作战,每一头狼,可以说对自己家族的领地都了如指掌,这对它们来说,是狩猎必须掌握的技能。但是,狼的领地也并非一成不变的,如果遭遇天灾,比如干旱、酷寒,导致食物无法维持生计,这时候,就会出现一种罕见的情况,也就是我们将要看到的。”

“是什么?”岳阳急不可耐地问道。冈日看了看卓木强巴,微笑道:“这些都是强巴拉告诉我的。”

“迁徙狼!”卓木强巴接着道,“这需要有先决条件的。首先,得出现一个特别强大的家族。狼和人一样,也讲天赋的,有时候,某个家族会突然出现一位特别强壮,或是特别有谋术的族长,在它的带领下,那个家族肯定会比周边的家族强大。当那个狼家族强大到可以无视周边的家族时,同时它们也就会无视所谓的领地潜规则。在这个家族面前,将不再有领地的边界,它们会霸占别的家族的领地,那些弱小的家族,只能选择顺从或是被驱逐,这个时候,整个狼群已经开始由家族转变为集团,聚集在这个优势家族周边的附属家族将会渐渐增多。所不同的是,它们不是单纯的合作集团,而成为一种有阶梯关系的等级分明的战略型集团。第二个条件,就是环境改变。物资丰裕的领地不会出现强大得可怕的家族,只有在那些物资匮乏、领地无法维持生计的地方,家族与家族之间反复地战斗,才会突然有某个家族崛起。当它们聚集成集团,而那巨大的领地内依然没有可养活它们的食物,那么,整个集团就将发生质的改变,它们会从领地狼转变为迁徙狼。它们将被迫从自己世袭居住的地方迁徙几千乃至数万公里,以寻求可以生存的环境。领地狼和迁徙狼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数量,在长途的迁徙中,未知的困难是无法估量的,没有足够的数量来维持,狼群根本就不敢大范围的迁徙。迁徙狼是狼群为了生存下去而被迫采取的手段,这时候狼就不是几十头、几百头,多的时候甚至会出现上千头狼聚集在一起。不过,这些现象只会出现在没有人的地方,你们没看到过类似报道,那是因为没有人见过,见到的人,存活的几率几乎为零。而且,今天我们国内的狼,已知的也就几千头,能看到上百只狼聚集在一起,恐怕都将是我们这一生唯一的一次。”

张立惊呼道:“上千头狼聚集在一起的迁徙,强巴少爷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卓木强巴道:“如果你再大三十岁,又是生活在西藏、新疆、内蒙古等地,你有可能看得到。”

岳阳道:“这么说,强巴少爷亲眼见过迁徙狼。跟我们说说,你见到的迁徙狼是什么样的?”

卓木强巴道:“就算我没亲眼见过,我起码也该听说过,你们和我在一起这么久,该不会忘记了我是动物学犬科专业的吧。要说迁徙狼,里面涉及面太广,得先和你们说说狼的基本知识,这样就好理解了。” 卓木强巴娓娓道来,让同行的人对狼群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

狼群通常采用家族式群居,数量从三五头到十几头不等,最常见的方式有两种,一是一对夫妻带几个子女,另一种情况是兄弟姐妹几人,和大家的孩子一起。有时候狼对爱情显得很忠贞,一夫一妻维持终身,通常情况下,夫妻子女型的家族,那对夫妻会成为家族首领;兄弟姐妹型的,雌雄不论,谁的经验丰富,谁的捕猎技巧最好,大家就听谁的……

狼的等级制度十分森严,在进餐的时候尤为明显,头狼最先享用食物,等它们吃完,其余的狼才敢靠近食物;就算一同进餐,也要分清头、身体、腿,不同等级的狼吃不同部位的肉,只有那些怀着幼崽的母狼有时会有优待,不过很少。通常狼在初冬发情,寒冷地区的狼则在四月,怀胎四五月,产崽六七只,多的也有一次产崽十几只的,只有头狼夫妻享有随时交配的权利,其余的狼则需要请示头狼,经过批准才可以交配。那些兄弟姐妹型的家族狼,往往大家的狼崽都集中喂养,每头母狼都有做母亲的机会……

狼的领地大多是世袭的,建立在生物群落丰富的平原或是迁徙动物必经的交通要道上,一群七匹狼组成的团体,通常需要一块直径五十公里以上的领地才能维持生计,稍微大一些的狼群领地直径,甚至超过一百公里。狼群除了捕猎和休息,往往在自己领地边缘巡逻,就像小狗一样,选择一些标志性大树或石块撒下排泄物,那些石块和大树就成了领地与领地之间的界碑,不同家族的狼群一般不会越界。狼群的领地往往不会直接相连,领地与领地之间有缓冲地带,当猎物进入那些公共区时,往往会引来两个不同家族的狼群争斗……

狼是学习型生物,和记忆遗传型不同,需要母狼教会小狼如何捕猎。捕猎的时候,由头狼锁定目标,其余的狼都有各自的线路和位置,从各个方向围追堵截猎物,通常这种默契,经过几次实战演练就能配合娴熟,许多家族狼都是从小就一起配合捕猎的,其默契程度非同一般。当猎物数量众多时,狼群就驱赶猎物,造成猎物群的混乱,跑几圈下来,它们会将目标锁定在跑得最慢、有疾病残缺的猎物,或是失去成年猎物保护的幼崽,然后缓慢合围,集中优势力量对付单一个体,这就是后来演变成经典战例的狼群战术。当猎物落单时,特别是那些大型猎物,或是年老独自离开族群的猎物,狼群反而不急,它们会远远地跟在猎物身后,追寻猎物留下的足迹,看猎物是否有残疾;嗅猎物的粪便,看猎物是否消化不良;观察猎物啃噬过的青草和树叶,看它们的牙口是否还好……

狼群的狩猎成功率很高,它们是最讲究效率的团队,能不费力的时候它们不会穷追猛打,能避开危险的时候也绝不贸然突进,如果它们发现一头垂死的猎物,而那种猎物又能对它们构成威胁的话,它们就会一直跟在后面。十几头狼,围成一个弧形,距离猎物十米左右,如果猎物反击,它们就退散开来;等猎物继续向前,它们又围上来,保持队形,只要不是饥饿到极点的狼,它们都很有耐心。它们会一直等待,等到那些大型猎物老死、病死,或是被活活吓死……

谈到自己的专业,卓木强巴信手拈来,已经尽量精简内容,还是让岳阳张立他们听得入神,都说如果当年老师讲课能讲这么精彩,他们也不会成绩低下了。说完狼的基本习性,卓木强巴才告诉他们迁徙狼的事情。迁徙狼是由于物资匮乏,才不得不离开世袭领地,只有在出现大面积饥荒时才会形成迁徙群落。它们是由某个狼集团率先发起,沿途走过的地方往往会有新的狼群加入,因为在饥荒年代,不加入别的狼群,唯一的下场就是被别的狼吃掉。它们仍然以家族为最基本的作战单位,在整个迁徙部落中,狼群自发排列出金字塔式的等级制度,最下层的是最后加入的狼群,也就是迁徙部落所处地域的本地狼。在迁徙过程中,不战而降的狼群几乎不存在,所以那些本地狼是以俘虏或奴隶的角色出现在迁徙群落中,它们往往走在整个迁徙群落的前面,一是带路,二是抵御别的部落或大型猛兽的袭击,但是如果前方有猎物出现,它们又得停下,让身后的狼前去猎食,就算捕到食物它们也不能自己享用。在金字塔中部是那些早一些加入迁徙部落的狼群,相处一段时间,或是离开了它们的领地之后,它们就不用扮演开路先锋的角色了,而是护卫在狼群的最末,防止别的猛兽从后面偷袭。金字塔的高层,是以发起迁徙的狼集团为首,加上它们周边的数个家族或集团,它们是第一批迁徙跟随者,所以获得高规格待遇,而在这里面,又以正中的迁徙集团为尊,在迁徙集团中,那个最强大的家族占据了金字塔最高层,而这个家族的族长,就是金字塔的顶点,整个迁徙群落都由它指挥。

卓木强巴告诉大家,他们管一个狼家族的最高领导叫头狼,在数个家族合并成的集团里,最高领导他们称狼头领。只有在迁徙群落中,才会出现真正的狼王。

最后,卓木强巴长叹道:“狼群的迁徙,就像长征一样,是一段悲壮的历程。在迁徙的过程中,会上演无数幕征战,几乎每一匹狼都伤痕累累,任何资源都不会被浪费,在迁徙中倒下的狼,马上就成为同伴们的食物,实在没有食物的时候,它们连草皮都啃。在迁徙途中,母狼的发情期会推迟甚至消失,狼群自发减少交配次数,低等级的狼会被禁止交配。它们不会笑,缺少语言和肢体语言,彼此间交流的次数变得极为稀少,它们走路的姿势都和普通狼不同,尾巴夹得很紧,耳朵始终是竖立着的,迈步时小心翼翼,尽可能用最轻的步伐跟上大部队,眼睛会像狐狸一样随时四处张望,那鼻孔里哪怕只嗅到一个血液分子,都能让它们的眼睛变成红色。没有见过迁徙狼的人,就不会知道,当贪婪、饥饿这些词加在狼群身上时,究竟是怎样一种可怖的场面。”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5/152.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