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藏地密码5 > 32.3 兽战

卓木强巴的话一直都是那么低沉,却给人震撼,连冈拉也放慢了脚步,一面带路,一面竖着耳朵倾听,时不时回头看一眼。张立正想问为什么迁徙狼里面才会产生狼王,却听岳阳抢先问道:“不对啊,强巴少爷,你说在大饥荒年代才会出现迁徙狼,可是现在不像是饥荒的样子。”

卓木强巴点头道:“这也正是我困惑的地方,照理说不应该聚集这么多狼才对。而且附近的村子里人畜无恙,这群狼不像是为了食物而聚集起来的。”

冈日道:“大家小声,我们到了。”他低声嘱咐大家,看见冈拉趴下就趴下,如果冈拉调头,大家就跑,能跑多快跑多快。

大家现在所站之处在半山腰上,前方那道山脊像刀刃一般一直延伸进高山云雾处,不知道山脊背后是什么。却见前面带路的冈拉突然猫下腰,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匍匐前进,冈日双手拼命下摆,让大家都蹲下,半蹲着或是趴着朝山脊高处挪移。在山脊当风处有几丛杂草,卓木强巴辨认出几丛红柳和一些水泊枝。冈拉趴在草丛后往外瞅,冈日也让大家慢慢靠过去,路过时将一株不知名的草连根拔起,咒骂道:“这些疯草,竟然长到这里来了!”

岳阳小心翼翼地探头一望,只见山脊背后是一道道冰川侵蚀留下的巨大深沟,后来冰川消融,这里则成为了布满卵石的河床,如今这些沟壑已被蒿草和地衣装扮得黄绿相间。

岳阳张口道:“这面山坡好怪,长这么多褶皱。”

“这是冰蚀地形。”胡杨队长的手掠过那棱角分明的山脊,道,“这些褶皱,都是冰川融蚀出来的刃脊,下面被U型槽谷环绕的是古冰斗遗迹。”

正如胡杨队长所说,从他们的位置往下看,那一道道冰川沟像台阶一样逐级往下,放眼望去,像是奥运场馆的看台,他们就在看台的最顶端。可岳阳瞪大了眼睛,别说是狼,连牦牛那么大的块头都没看到,他怀疑自己的视力是否出了问题,揉揉眼再看,还是没有啊?不过风中似乎隐约传来狼嚎牛哞。

冈日张开五指,将手伸出山脊,然后道:“好极了,我们是迎着风的,只要小声说话就不会暴露。”

岳阳道:“狼呢?”

冈日道:“别急,用这个看。”说着,从他准备的包袱里取出一架炮筒似的观鸟镜。岳阳一看标志,放大30-80倍,冈日正不断将放大倍率调大,他顿时就傻眼了。如果是这种放大倍率,那目标最少也在两三公里外,那牦牛落在眼里恐怕比蚂蚁大不了多少,那冈日还让他们小声说话,又趴着前进,弄得好像狼近在眼前似的。

冈日小心地调试着焦距和方向,神色凝重。岳阳等人也纷纷拿出望远镜,不过他们的折叠望远镜,只能看到远处有几个模模糊糊的黑影。

张立抱怨道:“大叔真是的,隔这么远,怎么可能被发现嘛。”正打算举着望远镜站起来,被冈日一把按住。冈日恶狠狠地威胁道:“你看不见它们,不代表它们看不见你!如果不想送命的话,还是乖乖地趴着吧,说话都给我小声点!还有,别被石头什么的划伤了,要知道,狼能捕捉到十公里以外的血腥味。”

胡杨队长没有往下看,他的目光顺着山脊往上,看着那冰川留下的巨大沟槽,喃喃道:“这个地形……”他马上取出背包里的仪器,开始勘测山上的路径,亚拉法师在一旁帮忙。冈拉也围了过去,对这些它没见过的仪器充满了好奇。

卓木强巴从望远镜里看到,“U“型槽下段坡势稍缓,经过冰川河流的长期冲刷,形成一大一小两个深坑,连在一起,远望去像个葫芦。葫芦里有一群芝麻大小的黑点,时而出现移动的痕迹,显然就是被堵在里面的牦牛群了,而狼群在什么地方,他的望远镜里却看不到。

岳阳也从望远镜里看到了下面的地形,暗叹好狡猾的狼。他已从卓木强巴那里得知,狼群善于将要捕获的猎物赶往不利于猎物行动的地方,比如冰面,或是湖旁。像现在这个地方,从大处看,两壁陡峭,难以攀爬,葫芦嘴狭窄细长,恐怕两头牦牛也难并排通行,狼群只需要在葫芦底部一堵,这群牦牛就如瓮中之鳖;从细处看,葫芦里全是长满地衣的大块卵石,牦牛体重,踏入卵石堆中就会陷蹄,而且这些地衣将地面弄得又湿又滑,牦牛根本跑不起来,这简直就是砧板上的鱼肉,只能任由宰割了。

冈日调试好第一架观鸟镜,对卓木强巴道:“你来看。”跟着,又从包袱里取出第二根炮筒,跪在地上搭支架。

卓木强巴凑近一看,观鸟镜将远处的景物拉近至眼前,连牦牛脸上的表情,都看得清清楚楚。只见几十只野生牦牛围成一个蛋形圆弧,公牛面对这葫芦底,母牛在尾段,将小牛护卫在中间。这群野生牦牛也算野牦牛家族中的翘楚了,那些公牛个个生得高大威猛,牛角又尖又长,眼睛犀利凶狠,一看就是在高原上横惯了的主。那牦牛头领正值壮年,毛长肉多,背踵高高坟起,一对牛角就像在磨刀石上磨砺过的钢枪,站在牛群尖峰位置,只看那块头就能与其他牦牛明显地区别开来,卓木强巴见过的野牦牛不少,不过这种体型的倒是少见,那体重估计得接近两吨。只是此刻它怒视前方,多少又显得有些无奈。观鸟镜视场有限,不知道牦牛群正对着的狼群又是怎样的。

卓木强巴轻轻挪移镜头,对准葫芦底部,定睛一看,却是大失所望。只见与牦牛距五十步的地方,有十几头狼稀稀拉拉地卧在草地上,眼里充满了戏谑,有的悠闲地晃来荡去,有的蹲坐在地,用前爪整理着嘴边的毛,在那里搔首弄姿,有的追逐嬉戏,全然没把那群随时准备鱼死网破、拼命一搏的野牦牛放在眼里。高原狼体型本身就小,卓木强巴眼前这群更是瘦弱不堪,恐怕这十几头狼加在一起,都没有那牦牛头领重。那冈日所说的上百头狼聚集的场面,与眼前这种景象,完全就是天壤之别。这十几头狼,连葫芦底的缺口都堵不上,那些野牦牛集体向西南方做一次冲击,完全有可能突围的。

不对,狼群怎么会留下这么明显的破绽呢,肯定有后招。卓木强巴想到这里,赶紧将镜头移向缺口位置,沿着狼群留下的缺口向外望。果然,在缺口后的凹地里,还潜伏着一支队伍。这群狼约有二十来只,以牦牛的位置应该看不到它们。不过它们也是一副哈欠连天、昏昏欲睡的表情,趴在草丛里,慵闲懒散,给卓木强巴的感觉,这些狼都不像是来狩猎的,倒像是来郊游的。

卓木强巴愕然地抬头向冈日看去,冈日也正微笑地看着他,仿佛在说,告诉过你,是你绝对没看过的狼,它们的行为,也是你绝对猜测不到的。冈日架设好第二台观鸟镜,对岳阳道:“小伙子,来,用这个看。”岳阳喜滋滋地一把抓住镜头,却见冈日像变戏法一般,居然又从包袱里取出一根炮筒来。

岳阳惊讶道:“大叔,你一个人住在这山上,准备这么多家伙什干什么?”

冈日解释道:“强巴用的那台,是早些年他送给我的,他说这里山高人稀,野兽群多,要是走丢了牛羊什么的,用这个方便。后来那群狼来了之后,我常用这望远镜看,那时我就想,什么时候他和教授再回来,我好带他们一起来观狼,就又准备了两根,没想到,还真派上用场了。你先看着,可别乱叫乱动。”说完,开始搭第三台观鸟镜。

岳阳也是先看到牦牛群,他很快辨认出,有二十三头成年公牛,十七头母牛,七只小牛,看那些野牦牛的样子,虽然成年牦牛腹部还有些膘,但小牛却饿得“哞哞“直叫,那两三头更小的牛犊子想去叼母牛奶头,却被母牛凶暴地赶开了,看起来这群牦牛被堵在这里不是一两天了。

接着他也看到了狼,同样也是大吃一惊,差点就叫出声来。他曾做过多种假设,可怎么也想不到,居然看到的是这么弱的狼。难道那几十头看起来彪悍的野牦牛,就是被这样的狼围困住了?怎么也说不过去啊。

岳阳看了两眼,见张立守在一旁,又让张立来看。卓木强巴也让巴桑来看,但巴桑犹豫了一下,摇摇头,拒绝了。胡杨队长和亚拉法师正忙着调试观测仪,一时也不会来看。

“这是什么狼啊?这样的狼有……有战斗力吗?”张立一看,心直口快地问了出来。岳阳挤开张立,附和道:“就是,就是。”

这时候,冈日已调好最后一台观鸟镜,他将眼睛凑近目镜,问道:“你们说的是哪一部分狼?”

岳阳道:“正对着牦牛的那群,就在那葫芦地形的底部。”

“看到了,看到了。”冈日肯定道,“嗯,这一定是故意示弱。这才几只狼啊,别的地方一定还有埋伏。这群狼,我们不能用看狼的眼光去看,我们得用看猎人的眼光去看它们。大家在附近找找,看看别的狼都分布在哪里。”

“看到了!”冈日刚说完,岳阳就有了发现,“就在正对我们的山脊上,好大一群!”

卓木强巴和冈日都调焦镜头,很快就发现了,在对面的高处,的确有一群狼,不过那是十几头母狼,带着二三十只小狼崽,显然那群狼的目的和卓木强巴他们一样,居高临下,是来观战的。冈日道:“唔,那群狼是不参加战斗的,是母狼带着小狼来学习的。”

“嗯?”岳阳一错愕。卓木强巴告诉他道:“狼就是这样,在观察中学习,在实践中磨砺,它们的捕猎技巧都是这样练就的。”

冈日道:“再找找,还有。”

不过这山头如此之大,与狼群隔得远了,又不见狼群有什么大的动作,要想找到散布在山间的狼还真不容易。没多久,岳阳又道:“有了,牦牛西侧,顺着葫芦地形的腰身往上大约两百米处,这应该是主力部队了。”他一有发现,就让开让张立来看。

卓木强巴和冈日都发现了岳阳说的那群狼,这群狼的毛色深暗,和其余的狼比起来果然要强壮不少,数量在二十头上下。冈日道:“这就是驼背的队伍。它在队伍的中央,看到没有,那只背有点驼的就是,青灰色的狼。”卓木强巴循声找去,果然在队伍的中央发现一头背有些弓的狼,毛色青灰。旁边一头狼稍有异动,它一龇牙,那头狼就乖乖地伏了下去。

岳阳奇怪道:“大叔,我们看到的究竟是第几批来的狼?那驼背你不是说它们是第二批……”

冈日道:“怪我没说清楚,现在这里只有一群狼了,那驼背和白眼带领的狼群,都加入最后来的第三批狼了。”

张立道:“那第三批狼,就是那些懒洋洋没气的狼?”

“懒洋洋没气,照我说,那应该是胜券在握,胸有成竹才对。”冈日道,“那驼背和白眼狼两个,在这里相互争斗了三四年,谁也不让谁,谁也不服谁,但是第三批狼一到,它们就全投降了。”

“有这么厉害?”张立兀自怀疑。岳阳若有所思,似乎有些相信了,忽然对张立道:“让我看看。”

没多久,听岳阳一声叹息,道:“这第三批狼,果然厉害啊!”

张立道:“你看到什么了?”

岳阳缓缓道:“在葫芦嘴的方向,两壁上方各有一群狼,在葫芦底部西线延伸百米开外还有一群狼,再延伸百米,又有一群,两百米外,还有更大的一群。这些狼加起来,应该和大叔所说的数量,差不多了。”

卓木强巴、张立、冈日三人纷纷掉转镜头,果然,与岳阳说的一丝不差。张立道:“这是怎么回事?这些狼就是你说的很厉害的狼吗?它们厉害在哪里了?你是怎么发现的?”

岳阳道:“没错,正因为我发现了它们,所以才说它们厉害。我一开始,是打算从山脊往山下进行地毯式搜索,所以一来就发现了那些观战的母狼。后来我发现,这样搜索不行,范围太大,目标太小,于是我就改变了策略,我在想,如果我是被困在中央的牦牛群,我要怎么脱困,如果我是狼,那么我又应该守在哪里?首先,我看到葫芦底部的西面山坡,坡度不高,牦牛奋力应该可以爬上去。一旦爬上去了,那里是一条南北走向的宽阔沟谷,到时候朝南或者朝北,都可以离开狼群,以牦牛群集体冲刺的力道,狼群不敢正面抵挡吧,但是……”

岳阳语音一重,道:“但是就在山坡与沟谷的交汇关键处,我发现了驼背带领的狼群,只要它们从半山坡杀出来,那爬坡的牦牛群将不战自乱。后来,我又想到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葫芦嘴地势狭窄,只容单头牦牛冲过,但是,如果野牦牛头领带头冲击,只要冲出葫芦嘴,前面就是开阔地。一开始我是在葫芦嘴的外面寻找狼踪,没有发现,后来我才想到,那葫芦嘴两壁高不过十米,如果在那里埋伏一队狼,当野牦牛排队冲出葫芦嘴时,从上往下攻击,那牦牛群还不任由宰割?这样的布置,还能让狼群避开牦牛头领的锋芒,只攻击后面的母牛和小牛,那野牦牛头领或许能逃走,但它的族群,就全军覆没了。这样一想,果然,我在葫芦嘴的两岸发现了另外两群狼。”

岳阳有些口舌干燥,却依然一口气讲下去:“最后,我不得不考虑野牦牛群最不愿面对的问题,就是与狼群正面交锋。这时候,那些故意示弱的狼,就显得至关重要了,虽然它们很弱小,虽然它们数量很少,但它们毕竟是狼,牦牛群要正面冲击,需要多大的勇气?而这群狼旁边露出的空隙,显然会让牦牛群心动。攻城之时,围其三面而网开一面,本来就是战术的要旨,这样做的目的正是为了全歼敌人。想到这里时,我心里已经有了准备,在这空隙的外围,肯定有狼!所以,我在百米开外发现了第一群狼,但是它们数量也只有二十来只,我就想,如果牦牛发了狂,也未必不能冲破这第一道防线;于是,我很快又发现了第二道封锁线,那群狼有四十多只;说实话,我已经没敢再往远处想了,那第三群狼的发现,纯粹是因为数量太多,无意中进入我的视野的。不敢想象,它们竟然布下了三道封锁线。你想想,如果你是牦牛群中的一员,当你冲破第一道防线遇到第二群狼,再冲破第二道防线遇到第三群狼时,你会怎么想?狼群越来越多,你的体力却越来越弱……”

岳阳吸了口冷气,沉沉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在那种情况下,牦牛群哪里还能有作战的勇气,要么被赶回葫芦里,要么横尸草甸上。换言之,如果被围在那里的不是野牦牛,而是我们,我能想到的突围法子,都被狼群堵得死死的,我是冲不出去了。你说,这些狼厉害不厉害?”

听完岳阳如此分析,张立惊出一身冷汗来,那感觉就像曹操败走华容道时,每次他踌躇满志、放声大笑时,诸葛亮早已埋下的伏兵就杀将出来,直吓得曹操屁滚尿流。张立手拿离观鸟镜,一手的冷汗,喃喃道:“这是……一群什么狼啊!”此时他才明白,冈日早先告诉他们的,这是他们绝没见过的狼,究竟指的是什么。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5/153.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