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日淡淡道:“知道我第一眼看到那些放牧的狼时,是什么感受吗?在我眼里,看到的不是一群狼,而是一支有组织、有纪律的部队。它们分工协作,各司其职,整个族群运转起来,就像开足马力的机器,任何试图阻止这台机器运转的力量,在它面前都显得有心无力。”

“它们会不会是战狼?就是与戈巴族同居的那些狼?”许久没有说话的卓木强巴突然开口道。

冈日道:“我也考虑过这种可能性,但是被我排除了。这些狼,是由不同家族组成的,至今它们还保留着各自的家族单位,而且许多家族,都是就近加入狼群的。”

卓木强巴道:“如此说来,只有第二种可能了。”冈日点头。

张立道:“是什么?”

冈日道:“在这些狼群中,诞生了一位了不起的首领,在它的带领下,整个狼群的社会形态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要知道,狼是一种善于模仿和学习的动物,只要有一匹狼会某种技能,在它愿意的情况下,它就能教会所有的狼同样的技能。”

岳阳道:“但是你却没有发现过那位首领。”

冈日道:“这也是我困惑的地方,我观察这群狼有些时候了,但就是没发现,究竟是谁在统一指挥着狼群。有时候,好像有好几头狼在各自发号施令,每个家族的族长也会对自己的族狼下达命令。进餐的时候,我也看到是好几匹狼同时进餐,没看到哪一头狼独立于狼群之外。”

卓木强巴道:“看来是那位狼首领故意混迹在群狼之中,对于这样精明的统领来说,应该知道如何保护自己。不过,从别的狼对统领的态度中,还是可以观察出区别来的。”

冈日道:“奇怪就奇怪在这里,据我的观察,那些狼群对好几头狼都表现得十分恭敬。”

卓木强巴皱眉道:“难道同时有几位首领?”

冈日道:“我也考虑过这种可能,但是从冈拉的表现来看,似乎只有一位。”说着,他又把声音压得极低。

“冈拉?”

冈日低声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冈拉见过那位首领。”

“什么?”

冈日道:“方才我和那位法师交手,你们觉得冈拉的身手如何?”

“厉害。”

“那我告诉你们,一年前,冈拉可没有这么厉害。在我家的羊被偷之后,有天晚上冈拉曾偷偷地跑出去,后来满身是伤地回来,在家养了三个月才好。虽然它没说,但我知道,它一定气不过那群狼,找人家打架去了。打那以后,我发现冈拉身体灵动了许多,学会了很多新的动作和跑步姿势。它每天奔跑的次数明显增多了,我看得出来,它心中憋着一股气呢,它似乎想把自己身体练得更强壮,再去找别人挑战。不过到目前为止,我再也没看见它半夜出去。冈拉心高气傲,如果是群殴的话,它早就打回去了,我认为一定是单挑输给了别人,它到现在还没有把握,所以才没有……”

岳阳道:“你是说,那晚与冈拉单挑的,就是那狼首领?冈拉就是与那位狼首领挑战之后,才学会了新的格斗技能,但是以它现今这种实力,却连向人家发起挑战的勇气都没有……”

冈日几乎对着卓木强巴等人的耳朵小声道:“这件事,千万别当着冈拉的面说。你们想想,除了那狼首领,普通的狼哪能和它打呀。”

卓木强巴等人想想也是,冈拉虽然相对别的獒而言,体型稍显娇小,但是和狼比起来,那可大了不止一两号,若论单挑,实在很难想象,会有什么狼能打得冈拉连反抗的勇气都欠缺。可是,若反过来想,那狼首领,也太厉害了吧!岳阳突然想到了什么,询问道:“冈日大叔,这海蓝兽与紫麒麟比起来,谁更厉害?”

冈日忍不住好笑,道:“紫麒麟是传说中的众獒之王,海蓝兽、黄金眼这些虽然是稀世之獒,但顶多也就算王者旁边的良臣猛将,再厉害也只是为人臣者。萤火之光,岂敢同日月争辉。”岳阳顿时哑口无言,只能呆呆看着卓木强巴。

“好!”在旁边勘测山峰的胡杨队长突然兴奋地小声叫了起来,对大家道,“这条路可行!”他用手指着狼群蹲守的山坡道,“已经勘测过了,这冰川溶蚀出的坡谷,是我们目前所能发现的最安全的上山路径!”

卓木强巴等人都僵在原地,胡杨队长道:“怎么了?这还不能让你们兴奋啊?”

岳阳看了看守着山坡的狼群,苦笑道:“最……最安全的路吗?呵呵,胡队长,你还,你还真会开玩笑。”他忽然注意到,在一旁协助的亚拉法师,一直在看冈日。对呀,这冈日大叔知道的事不少,难道说,法师知道他的来历?岳阳打定主意,回去后定要细问亚拉法师。

这时候,张立突然道:“快看,牦牛群行动了!”

野牦牛的队形已经作了调整,公牛们集中到了南翼和尾端,母牛和小牛推进到了那十几只瘦狼面前。领头的公牛仰天一声嘶鸣,牛蹄将卵石踏得“咔咔“直响,只见南侧的公牛向南坡冲去,尾翼的公牛则冲向葫芦嘴方向,母牛和小牛则往葫芦底的空隙冲过去。

这一招倒是出乎卓木强巴等人的意料,冈日道:“原来是想来一个四面开花,如果狼群在哪个地方有疏忽的话,就会让牦牛冲出去了。”

张立道:“可是这样一来,牦牛的实力不是更分散了吗?如果是一群散狼,用这个方法还行,可惜它们遇到的是这群狼……”

岳阳抢过观鸟镜,道:“不对,如果是想四面突围的话,应该每一队都有母牛、小牛和几只公牛才对。难道这群牦牛认为敌人将重兵放在葫芦嘴和南侧山坡上,想利用公牛拖住敌人,给母牛与小牛逃生的机会?”

张立道:“那它们怎么敢让母牛和小牛朝狼堆里冲?它们就不怕这是陷阱吗?”

岳阳道:“嗯,放在正面诱敌的那十几只瘦狼看起来应该是狼群里最弱小的,而且它们后面也没有后续部队,我认为狼群采取的是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的战术,赌的就是牦牛群不敢正面冲锋。难道说,那领头的公牛竟然看穿了狼群的策略?在它们那个位置,可是看不到狼群后面的情况啊。”

卓木强巴道:“别吵,它们战术变了。”

只见冲向葫芦嘴的公牛们没有冲进葫芦嘴,冲向南坡的公牛也只爬上一小半,两群野牦牛都在中途转向,朝着母牛和小牛的方向冲了过去。母牛和小牛站在狼群与公牛群之间,它们的身体完全挡住了那十几头瘦狼的视线,就在公牛冲到一半的时候,母牛和小牛才同时向左右两侧退开,已经集结成团的公牛群,以奔雷之势,朝着狼群冲去!

岳阳大呼道:“哦,原来是拉开一定的起跑距离,做好冲刺的准备,就像打人时要先把拳头收回来,然后才朝着敌人最薄弱的环节,给他致命一击!同时还能扰乱敌人的视线,让敌人来不及做出调整,这牦牛首领也不是盖的呀!”

张立又凑上去看了看,道:“可是,那些狼好像不怎么紧张啊?”

岳阳再看,狼群依然稀稀拉拉地或坐或卧,一头棕狼张大嘴连打两个哈欠,的确没有丝毫紧张的迹象,其余地方埋伏着的狼也都静静地等待着,没有慌乱和骚动。岳阳却紧张起来,他道:“别急,那些狼唱的是空城计,在它们身后没有援助,它们自然不能表现出紧张来。现在它们和牦牛群,比的就是谁能坚持到最后,如果它们这时候乱了,牦牛群自然就会冲出去,而它们只有保持稳定……就看牦牛的首领能把牦牛群带到与狼相距多远的时候才停下。”

“要是牦牛群不停下呢?”

“这群狼会被踩成肉泥。你看,母牛和小牛没有加入奔跑的行列,它们只是小心地跟在后面,也就是说,牦牛群给自己留下了后退的空间,一旦发生什么变故,它们就会退回去。”

野生公牦牛平均体重在一吨以上,二十几只公牛奔跑起来,那大地都在微微颤抖,大块的卵石被牛蹄踢得四处横飞,山坡上的石头又不断往下滚落……

牦牛群距离狼群还有八十米,岳阳手心攥着汗,心想,这些狼还真沉得住气啊。若是以此刻狼的目光看着牦牛群,就好像一个人看见一群野象朝自己冲过来,距离不到六十米了,这时候,还能悠闲地抽烟喝茶吗?张立在一旁按着岳阳的肩,岳阳稍有松懈,他就挤过去看上两眼。

一头狼站了起来,卓木强巴以为狼群要有所动作了,没想到那匹狼轻蔑地看了牦牛群一眼,又趴下了,好像事不关己一样。卓木强巴赶紧调节镜头,牦牛群距离狼不足五十米了。

以冈日对这群狼的了解,它们肯定有后招。可是他瞪大了眼睛在两岸峰谷搜寻,侧面高地没有埋伏,狼群身后没有支援,就这么大块地儿,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牦牛群距离狼群越来越近,冈日的心只怕比那狼还要紧张,他一遍遍在心中问自己:“为什么那些狼不紧张?到底还有什么布置?它们为什么就不紧张?”

胡杨队长和亚拉法师微笑地看着这两大两小,对着观鸟镜又是激动又是兴奋,就好像四名在赌马场看跑马的狂热赌徒;巴桑冷漠地看着青天白云,对他来说什么都不重要;而这个时候,冈拉则警惕地看着周围,稍有风吹草动,它都会盯上两眼。

没有滚滚的烟尘,也没有怒吼嘶鸣,只有厚重的喘息和纷沓的牛蹄声,它们埋着头,眼睛怒视着前方,它们是高原上体型最大的动物,它们横冲直撞的时候,谁敢挡路?!那些小小的狼,竟敢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踩扁它们!

领头的公牛奋蹄前冲,它感到自己的心跳从未如此有力,每一次大踏步前进,连山都要给自己让路,这些长着短毛短尾巴的四脚兽,却让自己的族群吃尽了苦头,让它如何不愤怒?如今还敢出现在视野中,还敢摆出一副趾高气扬的姿态,它已经出离愤怒了,它下定决心,冲过去!踩扁它们!

距离狼群还有四十五米,四十米,三十五米。”哞–“突然旁边一声悲鸣,将怒火冲昏头脑的牦牛头领唤了回来。距离狼群还有大约三十米的时候,冲在前面的一头公牛突然前腿一软,跪倒在地,那迅猛的冲势却丝毫不减,翻滚着朝狼群而去。紧跟着是第二头、第三头,那些倒下的公牛又拦住了身后仍在奔跑中的公牛,连锁反应下,顿时倒了一大片,到处都是翻滚的硕大身躯和响彻山谷的牛鸣。

当魔术师揭密魔术的时候,看过的人总是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大呼原来是这样简单,有什么了不起的,只是我没想到罢了。此刻卓木强巴等人的心情,就有些像看过魔术揭密的人,原来竟然是捕兽夹,就这么简单个事情,他们只是没想到。狼群在诱敌的那十几匹瘦狼前面,竟然放置了好几个捕兽夹,不知它们还从哪里找来了带泥块的草皮掩盖在上面,只要没有踩上,还真看不出来。

冈日摇头道:“这些捕兽夹一定是从山下那些盗猎分子的陷阱里拖来的。应该是昨天晚上放在石堆里的,到了晚上,牦牛的视力不如狼。”

岳阳拍着自己的大腿道:“我说会有什么后招呢,竟然是这个。我早就该想到的,当年它们不就利用这个对付过大叔……”

“吭。”卓木强巴轻咳一声,岳阳就不说话了。

冈日道:“那草皮太厚了,捕兽夹没有发挥出真正的效用,牦牛只是被夹住了腿,看起来没有伤筋断骨,它们还有战斗力。”

岳阳感叹道:“知道用草皮来伪装,已经很不错了。而且就算牦牛没有受伤,但腿上套了这么个铁夹子,一走一打滑,那战斗力也是大大地被削弱了。”

张立道:“看,它们又在干什么!”

当牦牛群跌得牛仰马翻时,那十几头诱敌的瘦狼才站起身来,抖擞精神,而缺口外的三道防线的中间一群狼迅速换防,增援诱敌的狼,其余两道防线岿然不动。此时的牦牛群跌跌撞撞滚到了狼群面前,就像自己送到狼口面前去一样,想起身逃走却是有心无力。

狼群竟是对着牦牛头领,一拥而上,那牦牛头领运气不济,也被一个捕兽夹夹住了前蹄,见群狼围上,拼了命地四蹄乱蹬,一翻身,又带着捕兽夹站了起来。狼群拉开距离,几匹狼在牦牛头领面前上蹿下跳,吸引它的注意力,一匹花脸狼趁其不备,一跃蹿上了牦牛背,两只前爪一搭,就蒙住了牦牛头领的眼睛。

牦牛头领目不视物,惊骇得“哞哞“大叫,也顾不得腿上伤痛,发足狂奔,那匹花脸狼竟似轻车熟路,稳稳当当站在牦牛头领背上,怎么也摔不下来。奔走一段距离之后,牦牛头领力竭,伤痛复发,又软倒在地,那花脸狼才从牛身跳下。牦牛头领一看,顿时魂飞魄散,自己一路狂奔,竟然是奔到了狼群之中,身边挤挤挨挨全是狼!

牦牛群失了头领,顿时慌乱起来,那些没受伤的牦牛,早已退回葫芦地形之中,和母牦牛待在一起。伤得轻的也都一拐一拐逃了回去,只剩几头难以行走的,僵卧在狼群里,逃也不是,走也不是。

卓木强巴看着被截留在狼群里的三头牦牛道:“这群狼摆放捕兽夹的位置也很有讲究,估计一共也就放了四五个,但是利用牦牛群自己的冲势,就能让它们全部翻倒。”

岳阳道:“我还有一个疑问。这群狼花这么大精力,把这群野牦牛困在这里,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牦牛肉比羊肉好吃一些吗?还是有别的什么目的?”

张立方才听岳阳说起紫麒麟有可能是狼獒相交的产物,突然很有想法地说道:“啊,我知道了,这些狼见牦牛头领长得高大威猛,说不定想来个狼牛杂交,弄几头小牛狼出来。”

岳阳扑哧一声,道:“还小织女呢,小牛狼!亏你想得出来。”

冈日道:“仅凭想象,我们确实很难猜得出这群狼的意图,再看看吧。”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5/155.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