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藏地密码5 > 33.2 遭遇

野牦牛头领陷入狼群之中,左突右冲,却怎么也冲不出去,只要它一松懈,狼群就采用叠加战术,所有的狼都往牦牛头领身上扑,生生把那体型硕大的野牦牛压倒在地。只要牦牛头领一挣扎,狼群就退散开去,牦牛头领又站起来,挣扎着跑了几步,又被狼群按翻在地,如此反复几次,饶是那野牦牛头领体力再好,也有些吃不消了。毕竟它带着牦牛群翻山越岭几乎已经耗尽了体力,又被困了好几天没吃东西,如今与这群狼激战,情势完全往一边倒。

终于,在那牦牛头领第八次被掀翻在地时,它也清楚地认识到挣扎和反抗是徒劳无功的,索性趴在地上不起来了,鼻孔里吭哧吭哧喘着粗气。狼群也不过分紧逼,而是绕着牦牛头领急走,个别胆大的狼上前去,用爪子扒拉扒拉那头领的前蹄后腿,或是站在牛头上,摇摇牛角,观察牦牛头领的反应。只见那牦牛头领身体吓得发抖,却一动也不敢动,眼里充满无奈。狼群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胜利,一头体型瘦小的狼站在了牦牛头领身上,其余几十头狼围成个圈,昂起头仰天长啸,山野中伏兵尽出,所有的狼群前呼后应,一时间满山遍野响彻着狼嚎。

张立急道:“快看,那是不是狼群的首领?”

冈日道:“不是,那是取得胜利的士兵。它就是第一个扑到牛身上那匹狼,所以有资格享受这份殊荣。”

野牦牛首领躺在地上不动,狼群胆子渐渐大了起来,只见几头狼似乎咬住了牦牛头领的一条前腿,在拼命撕扯,张立道:“嗯,怎么,准备享用胜利的大餐吗?”

岳阳挤开张立,瞅了一眼道:“你什么眼神,它们是想拉开捕兽夹呢,咦?它们究竟在干什么?”

只见狼群一齐用力,捕兽夹被拉开了缝隙,牦牛首领腿一抬就拿了出去,立刻有几只狼冲上前去,在牦牛首领的腿边嗅,接着伸出舌头来舔那牦牛首领的伤腿。

卓木强巴震惊道:“它们在医治那头牦牛首领,狼的唾液里有消炎的成分,能抑制细菌生长,它们受了伤就会舔自己的伤口。它们究竟是在干什么?”

岳阳也好奇道:“捉住了对方首领,却不杀了它,反而替它疗伤?这群狼,究竟想干什么?”

冈日道:“看来我们一开始都想错了。狼群在捕兽夹上铺那厚厚的草皮,就是不想让牦牛群受太重的伤,它们压根儿就没打算让牦牛群受到无法恢复的损伤。”

张立道:“那它们究竟是要做什么啊?”

没多久,一匹狼从远处赶来,最让岳阳等人错愕的是,它嘴里,竟然叼着一大簇青草,青草扔在牦牛首领面前。此时的牦牛首领,已经又站立起来,它瞪着一双牛眼,打量了一番这群让自己颜面扫地的狼,这么小的个头,我就是被这群小家伙打败了的吗?牦牛首领鼻孔里喘着气,别过头去,看都不看那青草一眼。

而与此同时,那些退守在葫芦地形里的牦牛群,也享受到了同样的待遇,在东侧陡坡上,不断有狼抛下带着泥块的青草,很快就堆成了一个小草堆。面对这惊人的诱惑,公牛群筑起一道防线,将母牛和小牛拦在身后,不让它们靠近那草堆。但这堆青草,对饥饿了好几天的牛群诱惑实在太大了,那小牛发了疯似的“哞哞“乱叫,母牛的奶头干瘪着,不吃草,它们就没有奶水,听着小牛那令人撕心裂肺的叫声,终于有母牛按捺不住,冲破了公牛群的防线,朝着草堆冲了过去。有了第一头母牛,就有第二头、第三头,起初公牛们还在观望,待看到没有危险后,也挤了过去,反而把母牛和小牛挤到一旁,自己狼吞虎咽起来。

那草堆里土多草少,没几下工夫就吃光了,只怕连一头牦牛都喂不饱,牦牛群原本凭借着意志抵御着饥饿感,如此尝到了甜头,那饥肠辘辘的感觉,反而更甚了。不少母牛不堪忍受小牛的呼唤,纷纷扬起头,朝着山坡上的狼群发出了恳求似的叫声,而这时狼群却又不投青草了,都将头望向一个方向–牦牛头领的方向。

牦牛头领和牛群间隔约百十来米,它可以看到牛群,牛群也可以看到它,这显然也是狼群精心计算过的。此时那首领依旧不肯吃眼前的青草,孤高桀骜地立在狼群之中,那体型优势是如此之明显,这形势又是如此之怪异。

不多时,狼群似乎开始交头接耳,好像又有所动作。果然,很快,在山坡的另一侧,一队狼领着一大群羊赶了过来。冈日一愣,道:“那是我的羊。”

只见狼群将羊群赶到牦牛群可以看见的地方,羊群分散开来,开始在那最后一块草地上自由地吃草,狼群则在羊群中穿梭自如。那群羊不仅不怕这些狼,反而还时不时低下头去,用脸挨一挨狼头,以示友好。这一幕,别说把野牦牛看傻了眼,就连卓木强巴等人,又何曾见过与羊共舞的狼?!岳阳喃喃道:“攻坚之战,攻心为上,这群野牦牛,怕是要抵不住了。”

就在岳阳说话的同时,狼群中似乎有狼发出了号令,周围的狼群都聚在一起,排成了一个金字塔形的方阵,金字塔的尖端,正对着那牦牛首领。张立低声道:“快看,狼首领,这次一定是狼首领没错了!”

只可惜,从卓木强巴他们的位置望去,只能看到那狼首领的背影,看起来也是棕灰皮毛,和别的狼没什么不同。但那牦牛首领的眼里,显然与卓木强巴他们看到的情形不同,当它正面对着狼首领时,眼里充满了惊恐、慌乱、不安,它就像喝醉了酒一样四蹄踉跄,在原地来回摇晃着,仿佛站都站不稳了。陡然间,狼群突然安静下来,羊群也突然安静下来,远处的野牦牛群一样安静下来,只有冷冷的风依旧呼啸着。一股无声的气息弥散开来,岳阳等人都感到一股从脚底升起的寒意,那绝不是风带来的,这古怪的寒意。亚拉法师首次将关注的目光投向了狼群,冈日不经意地握住了刀柄,冈拉的毛色在没有奔跑的情况下也渐渐显露出淡蓝,脖围上的毛蓬散开来,像雄狮的鬃毛。这群人里面,只有卓木强巴没察觉到变化。

站在一旁的巴桑淡淡道:“好强的杀意。”他嘴角一哆嗦,似乎想到了什么。

那牦牛头领再也坚持不住,前腿一软,这次不是因伤痛,却仍然跪了下来,它低下那高昂的头颅,老老实实将眼前的青草吃得连渣都不剩。那迫人的气息突然间随风消散,张立疾呼道:“快看,快看,那野牦牛头领投降了!它屈服了!它屈服了!”

岳阳也惊呼道:“原来,狼群不是要吃掉这群牦牛,它们是要征服,征服这么大一群野生牦牛啊!”

冈日的手压在冰冷的岩石上,冻得通红,却丝毫不感到疼痛,他喃喃道:“原来是征服,竟然是征服!我真的佩服这群狼啊。”他用手指着狼群的方向,对卓木强巴、岳阳他们道,“知道吗,一万年前,我们人类的祖先,就做过和这些狼同样的事情–驯养野生动物,把它们变成家畜。只是这群狼,比我们祖先做得更加优秀。”

冈日正激动着呢,只听冈拉突然发出了短促的低鸣,撞了冈日一下,又扑上前去咬住了卓木强巴的裤腿使劲拽。卓木强巴正迟疑着,只听巴桑皱眉道:“不好!”

冈日也反应过来,急道:“快跑,被发现了!”带头向山坡下冲去。岳阳拉了拉张立,张立去拉胡杨队长,胡杨队长道:“仪器,仪器还没收呢。”

张立道:“哎呀,什么时候了,还管那些仪器。”

巴桑的手压在刀柄上,按他的意愿,应该是和狼群来一次直接对话,可是一种内心深处的本能,让他做出了速逃的决定。

却见冲到最前面的冈日像急刹车一般停了下来–狼群不在他们身后,而是在他们回去的半道上。那匍匐的身影站立起来,一共有五头狼拦住了去路。冈日道:“是巡逻兵,白眼的手下。”

岳阳道:“什么时候被发现的,它们怎么会绕到我们后面来了?”

冈日道:“恐怕早就被发现了,只是在等那边的事情结束,它们才正式接近我们。”

张立道:“大叔,你不是说以往狼首领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这次怎么……”

冈日道:“这次不是带了你们几个来吗?它们嗅到了生人的味道。”

岳阳道:“那怎么办?不过还好,它们只有五只,我们冲过去,干掉它们!巴桑大哥,你说呢?巴桑大哥?”岳阳扭头一看,搁平日早就拔刀冲出去的巴桑却像被施了魔法一般,僵硬地站在那里,嘴里说着谁也听不懂的发音,或者是……在哆嗦?

冈日和卓木强巴同时道:“别冲动!”冈日看了卓木强巴一眼,对岳阳道:“虽然它们只有五只,但是只要其中的一只开口一叫,所有的狼群都会被惊动。到那个时候,我们谁能跑得掉?”说着,他看了亚拉法师一眼,亚拉绷着脸点了点头,狼的数目太多了,确实跑不掉。

冈日道:“不过,现在它们这个样子,就是说,还有协商的可能。”

张立道:“协商,怎么协商?”

冈日道:“交给冈拉去处理,毕竟它救过白眼的命,这些狼还不敢对它怎么样。”

只见冈拉甩了甩头,径直迎上前去,那体型上的气势压迫得五头狼开始后退。这时候,其中一匹秃尾巴老狼跳了出来,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嗓音,仿佛在说:“不关你的事,站一边去,我们不会为难你。”

冈拉细声回应了两下,扭过头来看了看卓木强巴一行人,又对那匹老狼点了点头,意思是:“放我们走,这次算我欠你的。”

老狼微微退了一步,眼里闪着凶光,头摇得很坚决,其余四匹狼在它身后一字排开以壮声威。冈拉又“呜呜““喔喔“地和那头老狼交流了一番,不管冈拉怎么说,那头老狼只是摇头。冈拉低沉地咆哮了两声,那匹老狼歪着头想了想,喉咙里咕噜咕噜,不知说了些什么,冈拉突然大为光火,抬手就是一巴掌。

这一掌打得那匹老狼在地上连续翻滚了四五圈,站起来摇摇晃晃,竟有些辨不清方向了。岳阳忍不住赞道:“好样的,冈拉。”冈拉转过头,眯缝着眼看过来,嘴角朝两颊微微拉开,在岳阳看来,用“嫣然一笑“来形容冈拉此刻的表情,丝毫也不为过。

老狼怒火中烧,朝着冈拉翻起了上唇,露出一口森然狼牙,喉咙里发出恐吓的颤音,就像在说:“别以为你和我们老大有一腿,我们就不敢动你。”叫嚷着,掉头对身后的狼一呼喝,朝冈拉一努嘴,“兄弟伙,我们上!”不过身后的那四匹狼鼻孔里哼哼着,却没有移动。

冈拉一个虎跳涧,落到老狼的身旁,吓得那老狼浑身打个激灵。其余四匹狼见势不好,虽然不想招惹冈拉,还是及时调整战术,五头狼呈梅花形将冈拉包围在了中间。冈日道:“看来协商不成功,准备打吧。”

张立小声道:“不怕这些狼叫出声来?”

冈日道:“现在还管什么出不出声,把它们踢到一边,能跑多快就跑多快吧!”

岳阳道:“我们没什么时间了,巴桑大哥的情况不是很好。”只见巴桑虽然双脚生根一般站着不动,那额头却渗出了豆大的汗珠,双目瞳孔失神,显是惧骇至极。

冈日命令道:“冈拉,速战速决,别拖延。”

冈拉前掌一探,打飞一头狼,一纵一扑,按倒一匹狼,尾巴一甩,后腿一蹬,将伺机偷袭的狼踹翻,身体侧向一滚,却是撞向了第四匹狼。只有那匹老狼,一见冈拉有所动作,就接连几个翻滚,远远地逃了出去,它刚刚嘬圆嘴形准备仰天大呼,冈拉赶上前去,用头一顶,将那老狼吸的一口气顶在了肚子里面,愣是没叫出声来。

冈日道:“快走。”卓木强巴和胡杨队长架起巴桑,七个人迅速开逃。亚拉好奇地打量了冈拉一眼,冈拉的动作好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他们奔出不过十来步,横向闪过一道白光,岳阳还以为是冈拉回来了,不躲不避,被撞了个正着,就好像被锤子砸了一下,顿时一阵胸紧气闷,连退了三步才缓过劲来。定睛看时,哪是什么冈拉,撞他的竟然是一头皮毛微白的狼。这头狼的皮毛虽然泛着白色,但白里透黄,像从泥地里出来的,和冈拉根本不能相比,只不过皮毛下能看到肌肉蠕动,显然强于别的狼。

“白眼!”冈日心里顿时凉了半截,那白眼身后还跟着十头狼,个个目露凶光。冈拉从远处一跃而至,守护在大家的面前,见来了头领,那五头被打倒的狼也纷纷站了起来,嘴里咿咿唔唔地鸣屈喊冤。

岳阳低声道:“大叔,这匹狼的眼仁不是很白啊。”

冈日道:“我家冈拉好心救了它的命,这个狼心狗肺的家伙,投靠第三群狼之后,首先就带着狼群来偷我家的羊,这还不叫白眼狼,叫什么?”

白眼咧了咧嘴,目光锁定在卓木强巴等一干人身上,十六只狼对着卓木强巴六人,形成一道包围圈。它们的意图很明显,这些人,一个也别想逃。

卓木强巴低声道:“看来避不了了,大家小心点,狼群是很讲究战术配合的。”

岳阳道:“怕什么,我们有冈拉。”

却见冈拉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了卓木强巴的身边,用头在卓木强巴大腿上蹭了蹭。卓木强巴正纳闷呢,只见冈拉对着那头白狼示威地叫了两声。

那白眼看卓木强巴的目光立马就改变了,原本只是执行任务的眼神,刹那间变得杀气腾腾。岳阳对张立道:“糟,强巴少爷有难了,看来已经被白眼列为准情敌了。”

张立道:“你怎么知道?”

岳阳道:“这还用说吗,你没听到冈拉刚才对那白眼说什么吗?小样,看清楚没有,这才是我马子,你那模样,还嫩了点!”岳阳捏着嗓子细声细气地模仿着。

张立扑哧一笑道:“你什么时候连狗语也能听懂了?”

岳阳朝冈拉一看,正看见冈拉似乎带着感激望过来,他心中一惊,收敛道:“用心聆听,用心聆听……”

张立还在笑,狼群却没有再给他们调侃的机会了,白眼仰天一啸,朝着卓木强巴扑了过去。狼群全然按照头狼的意志行动,每一头狼都奔跑起来,它们的目标,自然也是卓木强巴。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5/156.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