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金摘下了防弹眼镜和吸氧面罩,那防化服的帽子也挂在了衣领后面,目瞪口呆地看着那高高的冰台阶,对铁军道:“看到了吧,这就是地图指引他们穿过大冰川的地方,这就是那群密修者曾经创造过的奇迹,我们要去找的那个地方,将比这里辉煌一千倍。难怪这么多年,也没人能钻过大冰川,原来竟要走冰川底部!走,进去看看。”

铁军道:“这里似乎被搬空了。”

冰阶上层,冈日低声对冈拉道:“是外国人,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他们怎么会有武器的?去,告诉强巴拉,他们被人盯上了。”

冈拉望着冈日,冈日道:“不要管我,我自有办法,快去……”冈拉奇怪地看了冈日一眼,它隐约感觉到冈日似乎下了某种决心,这是它以前从未看到过的神情,它无法理解,只得回头望望,咬牙去了。冈日望着冈拉飞速离去的身影,心中愧疚道:“冈拉,我的孩子,去雪山吧,在那里你才能自由地奔跑,原谅我。”

攀上冰坡后,又是一抹阳光从众人的身后洒下,太阳终于再次由雪域高原升起,冰塔林在阳光的普照下顿时变幻了姿态,它们洁白如云,细腻如沙,各式雪雕都变得圣洁起来。既有雪金字塔、广寒冰宫、古刹钟楼;亦有蟠龙玉柱、白驼拜月、剑指长天,千姿百态,无不惟妙惟肖。寒光流泻,山舞银蛇,起伏连绵数里,同时山顶的迷雾如轻纱罩下,将整个塔林区都变得温情起来。

凛冽的西风展现出它威严的一面,前方飞沙走石,尘土飞扬,刮在脸上犹如鞭抽。队员们都戴上了头套、皮帽、防风镜,衣领与头套可以直接拉合,头套外再套一层连接着吸氧器和通讯设备的防弹钢盔,看起来就像一个个空军飞行员。冰爪也不除下,直接抓人冻土里,如此全副武装,才能抵挡一阵,安全绳早已将全体成员牢牢绑定,迎着风的方向站成一个锥形,后面的人开始破土钉桩。

冰宫里的冰雕在灯光下呈现出种种匪夷所思的形态,连这些不懂欣赏的粗人也忍不住不时发出惊叹声。莫金不屑地冷笑道:“哼,只不过剩了个空壳而已,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那些曾经放在这座架上的东西,那才是真的值钱呢。”

“嘎嘎……”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铁军道:“看来这里撑不了两个月了,顶层的冰已经有裂纹了。”

走到冈日斜靠的冰壁面前时,莫金看到了冈日遗留在这里的探照灯,他心中一紧,毒蛇般的目光左右一瞬,顿时发现远处冰晶后的黑影一闪。“还有别的人在这里!”莫金竖起左手,突然打出手势,身后的士兵立刻两个一组地分散开来。

冰宫虽大,但冰晶剔透,不易藏身,没两下工夫冈日就被寻出来,被围住了。冈日不动声色道:“你们,是什么人?”

莫金从人群中走出,用藏语答道:“这位老哥,我们是国际登山协会的,看你神色如此悲痛,莫不是在这里吊唁什么亲人?”

“登山协会!”冈日看着他们手中的枪,嗤之以鼻,不过看着这个会说藏语的金发男子,冈日断定,他是这群武装分子的头目。

莫金道:“啊,这个呀,这附近的野生生物群落众多,我们是为了安全起见,贵国政府是给我们颁发了持枪许可证的,我们是合法的。倒是这位老哥你,这条路是你发现的,能不能告诉我们,这是何人所建?它后面通向哪里啊?你为什么……”莫金一面问一面察言观色,突然醒悟道:“不好!他在故意拖延我们!”

冈日一见莫金变了脸色,忽地手一扬,飞爪抛出,钩住了莫金身后的冰壁,身体一荡,同时拔出腰刀,竟是直奔莫金而来。莫金也没想到冈日竟然完全将自己暴露在枪口下,直取自己面门,偏巧他手中无枪,急忙叫道:“铁军!”

不曾想,一向枪法如神的铁军在这时候迟疑了片刻,那冈日的刀夹着风势眼看就要劈到莫金的脑袋上。“啪啪”两声,却是旁边的一名魁梧大汉开了火。冈日胸前中了两弹,含恨将刀抛出,刀身发出“嗡”的一声,刀速之快,刀路之怪,实在骇人。

冈日早就计算好了,自己将中弹身亡,这一掷是蓄了全身之力,距离莫金又近,那个金发大个子,不死也要重伤。没想到,在如此近的距离,莫金身体一个诡秘莫测的侧转,同时提臀收腹,竟然将这一刀避了开去。冈日跌地前正好看到莫金那诡异的身形,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大个子外国人竟然有这种身手,他无奈地叹息一声,胸腹中气息一浊,扑倒在地,心想:“强巴拉,你们惹上了一些什么人啊?老哥帮不了你了,你自己小心吧。拉珍,这十七年叫你受苦了,我这就来陪你……”

莫金恨恨地瞪了铁军一眼,若是那一刀被砍实了,铁定被削掉半边脑袋,心有余悸地想:“这个家伙早萌死志,莫非受了什么打击?临死也要砍伤我,是想帮卓木强巴他们吗?而且没有登山装备,那显然是熟悉这里的人,那去报信的又是什么人呢?他们不能徒手攀登冰陡崖,应该追不上卓木强巴他们才对……”想到这里,莫金淡淡道:“继续向前,把那个跑掉的家伙找出来。”

他拍了拍身边那个开枪救自己的大汉,笑道:“做得不错,伊万。’,跟着又附在伊万耳边说了两句,伊万瞪大了眼睛。莫金朝他点点头,又含笑转过头来,对身边的铁军道:“铁军啊,你跟了我,有五年了吧……,’

铁军道:“四年又十一个月,老板。”

“刚才,怎么会失手了?”莫金一团和气道。

“对不起,老板。”

“没事,没关系。”莫金拍着铁军的肩,和他一起向前走去。却听到“啪”的一声,铁军回头,伊万的枪口冒着烟,这时他才感到一丝痛觉。莫金的声音也变得冰冷:“我听说,大陆的公安在卧底时,往往狠不下心来射杀无辜的人。”

铁军缓缓倒下,莫金死死盯着他的眼睛道:“你跟了我快五年丁,我没见你杀过一个人。”

铁军挣扎道:“老板,我没有……’’

莫金弯下腰,温和道:“我知道,你或许不是大陆的公安,不过,你的行为让我起疑了。”他站起身来,对着其余的人大声道,“你们也都听着:要钱,要女人,好好干,在外面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但是有一点得给我记住……永远,永远不要做出一些让我起疑的事情!伊万,以后你可要好好带着他们!”

伊万狞笑道:“是的,老板。”

冈拉奔跑如风,正在冰川狭道间飞速跳跃,突然听到风中传来一声枪响,它是见过盗猎者的,很清楚那是怎么回事,心中陡然一沉,突然感到生命中有什么东西,永久地失去了。冈拉突然停了下来,尖爪在冰面留下数道划痕,它在原地飞速地转了两圈,一面看着走出大冰川的道路,一面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两圈之后,它毅然掉转头来,朝着冰宫的方向跑了回去。

冻土又坚不可摧,扎下一根钢钎相当费时,但只要有了第一个支柱,前进将要好许多。目前唯一让队员们担忧的则是,在冰川下耽误的时间太久了,以至于雾气弥漫,能见度不断降低。

卓木强巴牢牢地系好安全带,看着前方沙石飞滚,不由吐气道:“真不愧为十八级烈风啊。”

“你说什么!”胡杨队长愕然回头,道,“十八级烈风?”

“是,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卓木强巴将拉巴大叔告诉他的话重复了一遍。胡杨队长眼含惧意地看着前方道:“看来我们低估了死亡西风带的威力,在山脚下测量不过20米左右,我以为在西风带也不超过三十米每秒。如果达到十八级的话……”

张立关切道:“那是多少米每秒?”

巴桑解释道:“现在的风速分级只有十二级,超过三十多米的风速就达到十二级了,十八级,是另外一种分法吧?”

胡杨队长道:“没错,因为出现大风的情况很少,所以十二级以上就没有分类了。至于台风、飓风和龙卷风这些破坏力巨大的风,则以时速和秒速直接表示。所谓十八级,是曾经一个时期使用的分类方法,现在也已经不用了,那是将十二级以上的大风重新分类,以前专门用来监测台风和龙卷风的破坏力使用的记录单位。十八级,意味着风速将高达95米每秒以上,要知道,珠峰的最高风速也仅在90米附近,就连南极的最高风速也不过百米左右,你们知道一百米每秒的风速是怎样的破坏力吗?1999年美国遭遇可怕的龙卷风,其中心风速预估百米每秒以上,那是被称为死神的剃刀啊!地面上,不光滑的地方——统统被剃掉!”说着,他艰难地道,“没有人能在风速超过三十米的雪山攀登。”

吕竞男闻言,命令道:“加固一根固定钢钎,双主绳绑定。”转向胡杨队长道,“估计没有拉巴大叔他们那时候的环境恶劣。我们处于风和日丽的天气,风速应该是在我们所能承受的范围之内。张立,测速!”

张立拿出便携式测速仪,戴上头套皮帽和防风镜,对着风的来向,然后道:“边缘风速,27米每秒。”

吕竞男看着胡杨队长道:“还过得去吧?”

胡杨队长道:“只能闯一闯,这里还没有正式进入西风带,只是在它的边缘。我最担心的就是放绳龙。”唐敏没听懂,疑惑道:“神龙?”

岳阳微笑道:“没关系,我们背得重嘛,可以起到压舱石的作用。”

风中送来熟悉的味道,伴随了冈拉十五年的味道,同时,夹杂着血腥的气息,这两种味道混合在一起,让冈拉的心在缩紧。它如同猎豹一般伸展着身体,疯狂地奔跑着,只希望快一些,再快一些!没人知道冈拉感受到了什么,或它在思考什么,那一身银白的皮毛,在冰川甬道中渐渐变作了雨后蓝天一般的颜色,一双眼睛竟也血红。它还在不断地提速,它化作一道蓝光,脚不沾地地从冰面飞掠而过,在冰道中只留下一个淡蓝的影子。

莫金等人还未走出冰宫,忽感一阵疾风袭来,一个蓝色影子突然出现在虚空当中,从众人头顶掠过,他们还未做出任何反应,但见蓝光一闪,那影子又凭空消失了。

“什……什么东西!”莫金一惊。

伊万的回答更是让他啼笑皆非:“好像有东西过去了。”

莫金转念一想,道:“回去看看。”

冈日趴在冰面上,已经很接近那面锁着拉珍的冰壁了,在他身后,是一道长长的血痕。他咬着牙继续爬行,他非常清楚,两颗子弹,一颗击穿了肺,每次呼吸都喷出血沫,另一颗打裂了肝,血正流个不停。但他的心还在跳动,意识还未迷糊,所以他要继续向前,哪怕只能靠近拉珍的影子,再靠近一厘米也是好的。

他失血太多,以至于当耳边响起“呜……呜……”的低鸣时,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直到冈拉那温暖的舌头舔上他的面颊,他才确信,是冈拉,冈拉又回来了!那声音焦虑、悲伤,连续而短促地急鸣。冈日抬起头,看到了冈拉眼里的泪水,冈拉在哭,从那次卓木强巴离开后,再未听它哭得这样伤心过。冈日想抬起手摸一摸冈拉,却是提不起力气来了,轻声骂道:“傻丫头,不是让你给……给强巴拉……为什么回来呀……”

冈拉看着冰面上那一道长长的血痕,.在冈日身边来回不安地走动着,有时又用鼻子凑到冈日身边嗅一嗅,或是舔舔冈日的脸,接着又来回不安地走动,它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冈日看着那抹美丽的海蓝,刹那间,与冈拉相识相伴的所有岁月,都回现在脑海……

“牛奶……你不要?羊奶……还不要?那只有喝矿泉水了……喂,人奶没有……别抓我衣服,人奶没有!”

“小坏蛋,你怎么能在这里撒尿!”

“我的小祖宗,这可是我最喜欢的皮袄啊,你要床垫,也不用把它抓成一块一块的啊……”

“我说,你不是一条狗吗?狗怎么会发烧的呢?这里离医院可远了,哎哟,你真是要我命哦……”

“这是你给我采的草药?你在哪里学会的?今天我身上没劲,冈拉,去纳拉村,帮我叫……”

终于,冈日带着微笑合上了眼睛,冈拉就趴在他身边,看着他的笑容,伸长舌头喘着气。冈拉知道,冈日和平常有些不一样了,究竟是怎么不一样呢?它试着去理解,冈日是睡着了吗?不,这和睡着是不同的,他不再发㈩那熟悉的气息,那颗一直跳动的心脏,也不再有跳动的痕迹,那双经常抚摸自己的温暖的大手,渐渐变得和冰一样冷。

冈拉用脑袋顶了顶冈日的头,用爪子扒拉着冈日的衣服。若在平时,冈日早就大笑着起来,对它道:“今天天气真不错啊,冈拉,我们出去跑步吧!”可是现在,冈日怎么没有反应呢?

冈拉咬着冈日的衣领,将他拎起来,放在了冰壁上,它想让冈日坐起来,让他站起来。为什么他不说话了呢?冈拉急躁起来,嘴里呜鸣着。冈日不说话了,他是怎么了?他是怎么了?冈拉抬头看着这偌大的冰宫,冰宫里空荡荡的,冈拉心里空荡荡的……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5/168.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