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拉之死】

“哈,是条瘟狗!”突然,一个粗野的声音从冰宫的另一端传来。另一个声音道:“这皮毛的颜色,倒是很奇怪的。”

是他们!冈拉猛然站立起来。是他们让冈日变成这样的!它全身的毛发都直立起来,爪子用力地抠着冰面,发出“嘎吱嘎吱”的刺耳声响,一双赤红的眼睛死死盯住了那七个白衣服。

伊万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呢。”

莫金道:“难道派去给卓木强巴他们送信的,就是这个家伙?哼哼,真是好笑,就算它能追到卓木强巴,又该说些什么呢?哈哈……”

“那现在怎么办?老板?”

“不用管它,我们走,回去看看卓木强巴他们走到哪儿了。”莫金毫不在意道。话音刚落,突然感觉不太对劲,再看冈日最后倒下的地方,竟然没有那个蓝色的身影,心中不由暗道:“难道刚才我看花了眼吗?那里明明确———条狗的?”

不仅是莫金,那一刹那,所有的武装分子都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可是紧接着,他们就听到了一声呼号,一名武装分子捂着自己的咽喉倒在地上,“霍霍”惨叫,却只有血沫不断涌出。蓝光一闪,又一名武装分子惨叫起来:“我的眼睛!我的眼睛!”他捂着眼睛的指缝间渗出血来。莫金这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劲,那道蓝光竟是……

莫金喃喃道:“这是什么狗,速度这么快!”忽然眼前一暗,心知有东西袭来,堪堪一退,待看清时,只看到一双赤红的眼睛和那森然獠牙,锋利的牙齿距自己喉咙不过十几厘米,皮肤都能感觉到那獠牙散发的热气。莫金反应也算敏捷,对着自己下颌往外,就是一击勾拳,左手也是跟着一捞。没想到,他快,冈拉更快,爪子在莫金右臂一撑,折返向莫金旁边的一名武装分子。莫金的拳头竟然被那犬牙刮出了血痕,左手却连一根狗毛都没捞到,心中大骇:“以我的身手,竟然斗不过一头畜牲!”

而他旁边那名武装分子已经惊恐得大叫起来,却见那道蓝光从莫金手臂上借力不够,不能直接扑到那名武装分子的咽喉。冈拉怒气正盛,逮哪儿咬哪儿,对准那人两腿之间,狠狠地就是一口,把防化服也给咬穿了。

莫金急呼:“快开枪,快开枪,把它打下来!”

那道蓝光在众匪与冰雕之间往返穿梭,来无影去无踪,动作如鬼魅,似妖灵,快若闪电,成为这群持枪匪徒眼中的噩梦。莫金也顾不得许多,从地上捞起伤者的武器,一个转身,子弹在空中闪出弧形弹道。子弹交叉密集,打得冰屑四溅,那道蓝光却总能在间不容发之际,从密集的火力网中钻出去,三两下跳跃,又有一人捂着眼睛大叫一声,很快又没声响,却是自己扑到了同伙的枪口上,吃了数颗子弹。

冈拉的速度和诡异的战斗方式让莫金等人不得不背靠在一起,枪口对外,如此的小心谨慎,竟只是为了对付一只狗,连他们自己都不敢相信。传说中像风一般奔跑的海蓝兽,正用自己生命的急速奔走,扞卫着它想要扞卫的东西。

但见蓝光闪了数下,消失在冰座之后,却让莫金等人更加小心起来。

伊万喘着粗气道:“妈的,跑这么快,难道是条疯狗?”

“疯狗吗?”莫金却不这样想,知道用锋利的爪子插入眼睛,知道撕咬咽喉,知道借力反弹,在空中还能变化身形,这究竟是条什么狗?更可怕的是,那一身诡异的魅蓝色,在急速奔跑中竟然与周围的冰雕颜色有几分相似,稍不留神,眼中就失去了那蓝色的踪影,可以说,这是一条相当可怕的经过特殊训练的战斗用犬。莫金行走全球,可以说见过的特种犬无数,但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战斗兽,竟然可怕到,让他的心中产生了怯意和敬畏。

“难道不是疯狗?可它像发了疯一样攻击我们,我们退远点好了。”伊万也有些怕了。

“不。”莫金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道,“这条狗与我们一般见着的狗不同,它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也知道我们做过什么,是来找我们复仇的。不管你退到哪里,它都不会放过你。”

“那该怎么办?难道还被一条畜牲困死在这里?”伊万要失控了,拿枪的手在颤抖。

莫金冷笑道:“如果是这样的话……”他突然小声下来,对伊万说了几句。

“这样能行吗?”伊万讶异道。

莫金下令道:“照做!”

伊万将枪口对准了躺在地上的冈日的尸体,先打了两枪,没反应,就在他再度扣响扳机时,蓝光再现,竟然挡下了第二波子弹。“呜”的一声悲鸣,蓝光停了下来,触目的鲜血立刻在那纯蓝的皮毛上绽放开来,冈拉浑身激颤,腹部剧烈地起伏着,那双赤红的眼睛,却死死盯着莫金等人。

“打中了!”伊万脸上露出残酷的笑意,正准备举枪再射,突然脖子一凉,扭头一看,正好看见一块拳头大小的冰砖擦着莫金的发际砸下。莫金急忙退开,仰头一望,惊道:“不好!这里怕是要塌了!快退,快退!”

原来,那冰宫薄薄的穹顶被莫金等人一阵扫射,竟然打出了大条的裂缝,支撑冰宫的立柱也出现了裂纹,这里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坍塌的可能。莫金等人顾不得冈拉,抽身急退,两名跑得慢的武装分子同时发出惊天惨叫,莫金扭头一看,他们被头顶砸落的巨大冰块,腰斩成了两截。

奔出冰宫大门,只见冰宫内冰块纷纷坠落,莫金看看身边的伊万,八个人进去,竟然只有两个人出来,就像噩梦一般。他对伊万道:“走吧,先回去,看看卓木强巴他们到了哪里。”

冰宫内,冰块坠落的碎屑满天飞舞,这些闪耀的冰晶就像雨露,像雪花,冈拉低声呜呜着,颤抖着爬向冈日,它身体的蓝色随着血液的涌出急速消退,很快变回了雪一样的银白色,那鲜血渗染的痕迹,就好像开在雪地上的红梅。好痛啊,若在平时,冈日早就环抱过自己,轻抚自己的毛发,为什么,冈日不理我呢?冈拉忍着剧烈的疼痛,回到冈口的身边,嗅着他,舔着他。虽然冈日一句话都没有说,可是,只要靠在他身边,冈拉就觉得不那么痛了。

好冷!冈拉挣扎着爬到冈日的身上,伏下来,蜷缩在冈日的胸口。冈日的胸口永远都是温暖的,我累了,冈日……冈拉深情地凝望了冈日一眼,甜甜地睡去,它仿佛又梦到,那只被冈日高高举起的白色小精灵……呵,真的好怀念,被你捧在手心的感觉,回去了,回到来的地方去……

一面巨木的冰墙砸落下来,不偏不倚,封印了他们休息的地方。

绑好固定点,一行人结成绳龙,开始艰难地向西风带挺进。由于风从后往前吹,大家是倒退着前进,每个人都是伸直了双腿向后仰,身体与地面几乎成三十度角,如果不拉着主绳,马上就会被吹飞起来,现在他们相信,山脚下的村民没有说谎。每走一段路程,还要找个地方埋下固定桩,防止巨大的拉力将单一的钢钎从冻土里拔出来或是绷断主绳。

如此前进了两百步左右,渐渐进入到西风带核心地段。沙石漫天,偶尔打在头盔上,发出清脆的钢响,大家需绷紧了肌肉,才能对抗西风带那强劲的风力。穿着厚重的衣裳也能感受到,胸口有一堵墙推着你向前,人力根本无法抗拒。更可怕的是,偶尔还有磨盘大小的石块,横空飞来,一面要对抗那犀利的罡风,一面又要躲避犹如炮弹般的飞石,这队人马开始担心起来。幸亏方新教授和胡杨队长早有建议,观察力最好的岳阳负责断后,张立和巴桑分别注意左右,最高的卓木强巴看前面。

五十米外被雾气所罩,什么也看不见,那巨石说来就来,被它撞一下,想想也让人后怕。突然左后方啸声传来,岳阳道:“五点遭遇。”队列马上低伏,冰爪蹬着冻土,手勒紧绳子,将身体与地面几乎拉成一根直线。只听“呼”的一声,一个足球大小的石块从队列上方飞过,跟着右边一块电脑桌大小的石头被风吹着朝前滚去,那足球大小的石块与电脑桌大小的石头撞在一起,当场碎石进裂,小石块化作一团齑粉。

看到这一幕,张立顿时明白那张被砸扁的南瓜脸是如何形成的了,那人肯定当场死亡,然后随即被西风高高地抛人空中,最后跌人巨大的冰裂缝中。看着石块通过之后,岳阳又道:“通过!”

“走!”胡杨队长催促道,“最艰难的地带只有这一段,必须快速穿过去。”

张立突然觉得有人在踢自己,张立一惊,道:“做什么?”扭头一看,敏敏的冰爪不知道怎么从冻土里蹭出来了,身体平飞,正抓

着主绳双腿乱蹬,却怎么也踩不到地面上,嘴里连声呼叫:“滑坠,滑坠……”张立心头一惊,突然一股大力袭来,自己的一双腿就像被什么抬了起来:“滑坠!”跟着是卓木强巴……

其余的人赶紧将身体微微抬高,使冰爪能抓得更牢。

“滑坠。”

“滑坠。”

“滑坠。”

这群人就像一排系在同一条绳子上的钉子,其中一枚钉子被风从地面拔出,在多米诺效应下,其余钉子也被一颗一颗拔了出来。直到最后一个岳阳也被风拔了起来,整队人完全被风吹离地面,如同一条野兽的尾巴,在风中东飘西荡。胡杨队长最担心的事情——绳龙,终于发生了。

西风好像发现了一件新奇的玩具,愈发兴高采烈地吹了过来,风中的人如纸鸢,串成一线,虽然穿着厚重的衣衫,颜面四肢依旧被吹得变了形。最接近他们的一根钢钎,正一点一点被从冻土里拔出来。

卓木强巴受力最大,前面的人抓不紧绳子,最终都要滑向卓木强巴处,如果卓木强巴也脱手的话,他们将全被抛至空中。卓木强巴咬紧牙关,用两条腿夹住绳端,用尽全身力气,总算在西风里翻了个身,将主绳缠在自己腰际,还不敢松手,又将主绳绕在两只手上,以防滑绳。岳阳则试图爬回固定点,但试了几次都不成功,往往迎风爬了几米,指间力量稍微一弱,顿时就被风吹回原位,有时还被吹得更靠后。

胡杨队长心急如焚,这绳龙被放得越久,就越是危险。亚拉法师也是有心无力,空有一身好武艺,在这西风带里半点力都使不上。岳阳第七次尝试失败,但是却离固定点越来越近了。因为他身后的吕竞男也在一点点朝固定点前进,每次岳阳被风吹回来,吕竞男都用自己的双肩去硬撼岳阳的冰爪,总算将岳阳推得靠近固定点了。吕竞男身后的方新教授也慢慢前攀,希望能成为吕竞男的支撑点,但却没吕竞男爬得快。亚拉法师也爬得很快,没多久便贴近巴桑的位置了。如此绳龙分作了三截,吕竞男顶着岳阳成为龙头,方新教授和身后的胡杨队长、巴桑及亚拉法师成为龙身,卓木强巴挡着前面的张立和唐敏的后退趋势,成为龙尾。

冰川边缘,莫金带着伊万回到马索的位置。马索虽然错愕为什么只有老板和伊万两个人回来,却很清楚这不是问问题的时候,索性拿着望远镜继续观察,等着老板来问自己。

果然,莫金一见马索便问道:“他们穿过去了吗?”

马索赶紧将望远镜递给莫金,恭敬道:“比我们当初还要狼狈,他们全体滑索了。”

莫金拿着红外望远镜观察着蒙蒙雾气中的情形,卓木强巴他们就像一串灯笼,正横飘在风里左摇右摆。他将望远镜递给马索,淡淡道:马索媚笑道:“这是不可能的了。老板你想,这次他们要穿越的暴风区风速比我们那天前往时快了很多,而我们遇到的那种天气,在这山头百年难遇。而且今天的雾气比那天更重,我不知道他们凭什么去寻找人口。”

莫金道:“不可能……我告诉你,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马索心中一凉,不知哪里说错了,赶紧唯唯诺诺点头称是。

卓木强巴明显地感觉到指尖的肿胀麻木,那是被主绳勒得过紧,手部血液无法循环造成的,他很清楚,持续充血加上低温,他的一双手极可能坏死废掉。但他不能松手,就和当初与张立同靠一根主绳悬在冰梁上一样,一旦他失手,这一队十个人全都有性命之忧。

岳阳越接近地面,越靠近钢钎,前面的西风阻力就越大,离钢钎还有两米远时,竟然再难前进分毫,看着好似伸手可及的钢钎,却始终够不到。岳阳的牙几乎快咬碎了,喉咙里发出野兽一般低沉的声音,却还是无法向前。吕竞男也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岳阳的冰爪已经穿透她的肩头衣物,直抵进肉里,西风带给岳阳的压力,以一种更为痛苦的方式,部分转嫁到她的身上,但她同样不能后退。

如今,大家能做的,似乎只有默默祈祷,祈祷西风稍微小一点,哪怕只小一点点也好。但事实是,西风正在逐渐加大中,而且一直有愈来愈大的趋势。

“咿?”马索再次拿过望远镜时,不禁发出惊奇的声音。莫金忙问:“怎么?他们着陆了吗?还是被吹走了?”

望远镜重返莫金手里,马索往积雪檐下一指,讨好道:“老板,你看!”

莫金接过望远镜一看,在那串红灯笼的前方不远处,还有一个模糊的红色身影,与灯笼相比显得格外巨大。莫金不由苦笑道:“中国有句俗语,屋漏偏逢连夜雨,这群人……这群人真是多灾多难……’’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5/169.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