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新教授点头道:“那好,你现在所要做的,其一是分析整合,把我们手中的资源集中起来,看看还剩下多少家底;其二是补充完善。最后是寻找新的合作伙伴,个人的力量肯定是不能够完成这次冒险的。”

卓木强巴沉思道:“资源?我们哪里还剩下什么资源?”

方新教授道:“人力资源。首先敏敏肯定会去,经过特训队的特训,她已经是你不可缺少的助力了。”

卓木强巴担忧道:“敏敏……敏敏她这段时间……都没理我!”

方新教授道:“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人家毕竟是小姑娘,一时难以接受嘛。不过话说回来,你玩那种……那种大被同眠,别说是敏敏,换谁也无法接受嘛。”

卓木强巴脸色一红一白,这是他这段时间最不愿提起的事情。

方新教授好像没看见,自顾自道:“其余人嘛,亚拉法师那边看他的意向,不过估计希望不大;老胡那方面我可以替你做工作,如果他最近没有什么科考项目,我有八成的把握可以说服他。嗯,别的人就很难了,要想找值得信赖又有经验敢于冒险的人,这实在是太难了。其实,听你说起在美洲丛林遇到的那位肖恩先生,我觉得还可以相信,毕竟共过患难嘛,但是你又没有人家的联系方法。其余人选,恐怕要找古俊仁博士帮忙,他对各国的探险家都有所了解,可以在那里找到些资料,其次就是财力资源,这方面虽说对你不是问题,但你最好还是抽个时间看看公司,别等你的紫麒麟找到了,你的公司也被你拖垮了。物力资源呢,对我们来说最欠缺的便是这方面了,虽然说通过德仁老爷我们可以搞到一些军需物资,但比起特训队来说,就实在差太远。我们身上那些装备,很多都是特别生产的,别说市面上没有卖,就是部队里也找不到。只有问问吕竞男,这次行动之后那些特别器械是如何处理的,如果实在不行,恐怕我们还得通过特别途径从国外找些稍次的替代品。关于情报资源,我负责替你准备好,这点你不用担心。”

听着导师的话,卓木强巴只有点头的份儿。这时,张立和岳阳来向方新教授道别,吕竞男将卓木强巴叫出去交代一些解散事宜,包括资金问题、人员问题、物资问题。卓木强巴得到肯定的答复,国家提供的装备,虽说是卓木强巴全力资助下生产的,但那属于国家机密,哪怕一颗螺丝钉,也不能外流;他的基金会里的余款,也刚好用完,剩下不足三位数。

卓木强巴像做了亏心事一般,不敢直面吕竞男的目光,交代完相关事宜,就逃命似的离开,拿着不足三位数的存折和厚厚的一本账目清单,苦笑着回到病房。这边,岳阳和张立也刚刚要离开病房,不知道他们和方新教授谈了些什么,两人都泪流满面。一看到卓木强巴,岳阳就拥抱了上去,哭着道:“强巴少爷,你真是有一位好导师啊!”卓木强反而不知所措。

没有惜别,也没有珍重,似乎所有的人,都不愿面对那残酷的解散。亚拉法师行踪飘忽,来去不定,只有吕竟男知道他已经离开。张立和岳阳是偷偷走的,他们不愿也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那种别离,只留下片言的信,大意就是高兴加人这个团体,感谢教官的培养和强巴少爷的多次照顾,鼓励强巴少爷不要灰心,以后会继续努力,今后有机会肯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云云……

卓木强巴看了这封写得吞吞吐吐、词不达意的告别信哭笑不得,给教授看了也是微笑摇头,两个人只写了一封信,居然是联合署名。后来教授和胡杨队长进行了一番长谈,事后教授愁眉不展,卓木强巴知道多半胡杨队长不能留下来,教授不说,他也不想再问。

第二天一早,吕竞男一身戎装,背着行囊,在医院的走廊里堵住了卓木强巴。卓木强巴心中竟有一丝怅然,敏敏走了,张立、岳阳走了,如今连教官也要走了,他讪讪道:“你……也准备走啦,教官?”

吕竞男带几分讥笑,道:“肯和我说话啦?如果今天我不在医院拦住你,你是不是都不准备和我道别了?”

“哪……哪有……”吕竞男一笑,卓木强巴心中就打了个突,有些紧张起来,又咳嗽了两声。

吕竞男的目光有些迷乱,眼前这个神情疲惫、面色微黄、头发凌乱的高大男子,还是那个意气风发、踌躇满志、盛气凌人的强巴少爷吗?她有些凄迷地举起手,想替卓木强巴理一理蓬乱的头发。卓木强巴微微一晃,吕竞男突然想到自己的身份,手停在半空,再难前进半分;她凝视着卓木强巴,目光中带有别离的决然,卓木强巴看着鞋面儿,不敢对视。终于,吕竞男的手退了回去,低声道:“你……要保重身体。”“你也一样,教官。”

吕竞男突然从军装内侧的口袋里摸出一张折好的纸,含情脉脉道:“这个……”卓木强巴如遭雷击,赶紧退了一步,这种情况,他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吕竞男面若冰霜,命令道:“躲什么,我有那么可怕吗?过来,拿着!”

卓木强巴尴尬道:“教官,你知道……我……”

吕竞男将纸条强塞人卓木强巴手中,杏眉倒竖道:“这张名单,有帕巴拉神庙研究小组成员的联系方式,我想你们会用得着。你不要用那种目光看着我,现在是什么社会了,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又会错意了,卓木强巴那个窘,真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他赶紧道:“谢谢,咳咳,谢谢你教官!”见吕竞男又皱起了眉头,忙解释道,“咳……咳,我知道,虽然这样说太……显得太生疏了,但是除了说谢谢,我实在找不到别的词来表示……”卓木强巴知道,吕竞男是尽了自己最大努力在帮助他们了。

吕竞男淡淡道:“不要想得那么复杂,这是我以个人身份与那些专家们交流时取得的联系方式,方新教授多少知道些,但可能不全。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走了。”说完,她迈开大步,终于和卓木强巴擦肩而过。卓木强巴默默地跟送出医院,茫茫人海中,她不再回头。

约克郡,位于英格兰的东部,是见证英格兰历史的重要城市,来到约克,仿如穿越时光隧道来到中世纪。

这里有全英最大的歌德大教堂,不过索瑞斯来这里可不是为了怀古的,他拿着一份报告,正漫步在德温河边。跑了几所著名的大学,联络了一批权威级专家,研究的结果都是一样,他的心情是复杂的,一半惊喜,一半则是失望。研究结果显示,他所认为的那种介于动物与植物之间的进化体,并非如他想象的那样,那只是一群类似真菌的孢子结构。它们数量极多,如珊瑚虫一般借寄宿主群体生长,平日生命体完全埋藏在芽胞中,利用自身形成一个空气囊泡,生命完全处于停滞状态;一旦遇水,它们便恢复活性,除体积膨胀以外,还以某些细菌特有的疯狂繁殖速度,几乎每分钟它们的数量都以立次方增长;加之它们是靠出芽进行分裂繁殖,个体与个体之间几乎呈一种分子共价键的连接,为了占取更多的生存空间,吸收更多的水分,它们会往有水的地方攒缩,那时爆发的收缩力异常惊人,哪怕只是指头粗细的一条线,其收缩的拉力也可达到上百公斤。虽然不是索瑞斯期望的生物种类,但毕竟也是让生物学界动容的惊天发现。

索瑞斯绕过一片丛林,大学里的人影渐渐稀少,在无人处,他停了下来,淡淡道:“你还要跟多久?出来吧。”他知道,这一段时间,自己都被人跟踪着。这次跟得这么明显,显然对方已经做好露面的准备了。

一道黑影闪过那人竟然从一株近十米高的树丫上直接跳落,稳稳地落地,微笑道:“警觉性挺高的,索瑞斯。”如果卓木强巴在这里定会大吃一惊,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一头银发的肖恩。

索瑞斯看了肖恩一眼,没有露出丝毫惊讶,一脸不屑道:“我说是谁,原来是你,律师肖恩。你不是d组的人吗?为什么跟着我?难道想插手我们t组的事?”

“t组吗?”肖恩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淡淡道,“哎呀,你们t组原来还存在啊?我以为你们t组早就被解散掉了,冒昧地问一句,你们还有多少个人呀?你们的决策者呢?好像很多年都没有看到他了嘛。”

索瑞斯怒目咧齿,但他尚不敢动手。且不说人家组织编制完整,队长厉害,就是这个肖恩,自己也没有把握能收拾得下。听闻他是一名植语者兼操兽师,而自己仅是一名操兽师,可以说和肖恩属于同一等级甚至更次。他压制着怒意道:“废话少说,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肖恩懒洋洋道:“是这样的,我觉得你和那个双职莫金最近走得很近,似乎在找什么东西。你知道的,在我们组织中的人,多少都有些好奇,我实在是忍不住想问一问,你们究竟在找什么?”

索瑞斯放下心来,如此看来,这个白发肖恩还不知情,他淡然道:“你的好奇心很强啊,不过似乎已经越界了,那不是你应该关心的问题吧。如果你们想联手,那需要你们的队长出面,直接和我们的队长商量。你认为跟踪我就能查探出些什么消息吗?恐怕让你失望了,我最近只在做一些专业学术研究,是你不感兴趣的东西。”

肖恩吃了个瘪,却满不在乎道:“哦,据我观察,好像就你和莫金两个人在捣鼓,没见你们决策者参加啊?反正我们这组人最近没事,也很久都没尝试过三五个人组成超级小分队进行冒险了,你怎么不考虑一下让我加入呢?我可是能成为你们的一大帮助哦。”

肖恩的话并未引起索瑞斯的兴趣,反而勾起了他的杀意。索瑞斯知道,在组织中,实力决定一切,肖恩的加人,就代表着他那个小组的加入,而己方仅莫金和自己两人。况且他们已经为帕巴拉神庙付出大量精力,肖恩这个时候提出加入,不是明摆着要来抢么?他还反复地提到决策者,一想起那恐怖的人,索瑞斯就眼角跳动,如果真的让决策者知道了,他和莫金还能有什么好果子吃?!他将报告夹在腋下,双手缓慢而隐蔽地伸向口袋……

肖恩一见气势不对,抢先发难道:“怎么,想杀人灭口么?你尽管试试,看是你那些小动物快,还是我的枪快。”他退了两步,又

道,“如果不欢迎我加入,我退出就是,保证不再干扰你们的事,不用拼个你死我活吧。再见了……”说着,飞身上树,连续几个纵跃,渐渐远去。

索瑞斯朝着肖恩消失的方向大叫道:“替我们队长转告你们队长雷,就说决策者问候他好!”说完,自己脸色一暗,心道:“希望决策者这三个字能镇住他。肖恩,你到底知道多少?”

病房内顿时冷清下来,都走了,只剩下卓木强巴和方新教授,一切又回到两年前。守着空荡荡的病房,回想起半年前在这医院时的热闹,卓木强巴空怅惘,心中说不出的失落感。回想起来,这两年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呢?就像演了一出黑色幽默剧,过眼云烟,一番追逐,最后竟然是这个结果。

方新教授也看出卓木强巴的迷惘,为了帮助卓木强巴重拾信心,他建议卓木强巴这段时间回公司去看看。

卓木强巴也想休息几天,也该和公司的老伙计联系联系了,谁知道,三通电话一打,卓木强巴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第一个电话是直接挂给童方正的,手机一直没人接听;第二个电话打给总公司办公室,该号已停机;第三个电话打给客户服务中心,那是二十四小时热线,同样被停机!卓木强巴稍微掩饰了一下内心的恐慌,告诉教授自己出去一下,匆匆赶往公司本部。

卓木强巴搭车赶往天狮集团总部,路上不停地查找所熟知的电话,不是停机就是换号,离总部越近,他的心情越加焦虑不安。来到集团门口时,卓木强巴的心顿时凉了半截,那熟悉的大门上,挂的不再是天狮獒犬驯养基地,而是一块写着“华联冷冻肉食加工厂”的牌子。保安紧守着大门不让进,新公司也严格规定不能随便同外人交谈,卓木强巴只得找周边人家打听。“天狮集团?哦,你是说以前那家养獒的公司啊,早垮了,他们公司破产啦!听说还欠了不少外债呢,这是银行查封后重新拍卖的……”

“怎么破产的?这我就不太清楚了,都好长一段时间了……”

“啊,养獒那家公司啊,我知道啊。我看,大概是半年前吧,听说公司老总携款潜逃啦!你不知道啊,当时很多养獒的人都来了,闹得挺凶的,据说那家公司骗了他们不少钱,砸墙的砸墙,抢东西的抢东西……”

卓木强巴只觉得天旋地转,顿时变得失魂落魄。这家公司,不是一朝一夕建立起来的,多少人付出的血汗,多少年艰苦的打拼,那已经不仅仅是他的心血了,他的前半生已经和这家公司融为一体。可是,怎么会一夜之间,突然就破产倒闭呢?

卓木强巴怎么也想不明白。童方正不是商场新手,也不是一个刚愎自用的人,就算面临重大危机,他也有权衡和变通的手段,所以自己才放心地将公司交给他全权打理。自己和方正的友谊,也非一天两天了,童方正是个什么样的人,卓木强巴相信自己还是清楚的。以前那么多次外出猎奇,公司都照常运作,这次,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卓木强巴百思不得其解,只暗暗寻思:“方正啊方正,究竟公司出了什么事?你现在到哪里去了?”

联络了一整天,卓木强巴翻遍了所有的电话簿和手机存号,总算打通了一个曾经的员工的电话。这是名老员工了,参加过早期几次寻獒队,卓木强巴管他叫老汪。

通过老汪,卓木强巴又联系上几名老员工,大致弄清了整个事情的内幕。早在一年半以前,公司因为发生了职工毒种獒和狂犬事件,在业内的声誉大大下降,加上散户不断增加以及其余几家同行的竞争,公司出现债务危机,这时,童方正提出一个回购发展计划,以解决公司的燃眉之急。所谓回购发展,就是指采用连锁方式,将新产的獒仔和半獒发展给下线养殖,同时收取一笔不菲的特种养殖金,公司承诺,当下线养殖户的幼獒长成并产下下一代时,公司以同样高价回购新生幼獒。这样一来,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能募集到大量资金助公司渡过难关,但问题是下一代幼獒出生的话,公司将付出更多倍的资金去补偿那些养殖户,如果公司没有打开新的销售途径,公司就会在瞬间破产!

这种计划的利害卓木强巴当然清楚,这在养殖业内被称作海狸鼠计划或毒药计划,典型的损人不利己。用这个办法来解决暂时的资金难题无异于饮鸩止渴,事实上到最后养殖行当一定会出现失控局面,因为大规模养殖不仅无法保证质量,而且破坏了游戏规则,最后造成次品泛滥,不管是大小养殖户,最终结果都是惨淡收场。童方正不会不知道这个计划的危害性,卓木强巴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冒这个险。

凑巧的是,当童方正提出这个计划时,正是卓木强巴在美洲丛林生死不知的时候,几个高层原本打算向卓木强巴汇报这一情况,却无论如何联系不上,事后童方正保证能找到合理的销售渠道,加上在毒獒事件发生后,童方正换掉了一批高层,这次因为反对事件,他又换掉了一批高层,基本上保持高层声音一致,而当时也确实缓解了公司资金短缺问题,所以没有引起底层员工的注意。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5/177.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