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密码6 简介

这是西藏历史上真实发生过的秘密事件:众所周知,阿道夫?希特勒是一名崇尚超自然能力的狂热信徒,这种思想促使他和另一些崇信超自然力量的德军高官一起,定制了诸多秘密行动,其中最著名的就是1938年和1943年,希特勒派助手希姆莱两次带队深入西藏,他们为什么去西藏?后来有一个流传很广的解释,即为了寻找纯种的雅利安人,希特勒深信自己是雅利安人种的后代,纯种的雅利安人之间结合就会获得超能力……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在《藏地密码6》中,一支由特种兵、考古学家、生物学家、密修高手等各色人物组成的神秘科考队悄悄从西藏出发,开始了一场追寻西藏千年秘史的探险之旅。他们在穿越全球生死禁地时,意外获得了当年二战时期德军进藏的秘密史料,终于揭开了希特勒两次派军队深入西藏的不可告人的真实原因。

这批德军进藏的史料包括100多幅德军在西藏拍摄的照片,几万字的进藏德军行程日记、两次进藏的人员名单(其中很多人物都大名鼎鼎,绝对超出你的想象)以及进藏德军所手绘的秘密地图和希特勒的秘密指令及他们的最终神秘去向……希特勒军队在西藏到底遭遇了什么,又有怎样惊人的发现?《藏地密码6》将全面揭秘希特勒两次派军队进藏的历史真相!

藏地密码6 第三十九章 希特勒秘闻

【密修者之谜】

见到强巴少爷恢复志气,大家欢欣鼓舞,不免喧闹,不多时,一名护士走进病房,告诫他们,病人需要多休息,不要这么多人拥挤在病房内,留一两个人就可以了,其余的人都出去。

此时卓木强巴已经从醉意和激动的情绪中冷静下来,心里尚有诸多疑问,但又不知该如何开口,方新教授在电脑另一端似乎看出卓木强巴的心事。当大家都准备退出病房,留下卓木强巴和敏敏独处的时候,教授语音传讯道:“竞男,还有法师,你们传给我的那些资料,我还有点问题想问问你们,你们等一下走。”

张立提议,附近有快客超市,大家去买点东西。

于是,吕竞男和亚拉法师留了下来,其余人去采购,护士开始对卓木强巴量血压,测体温。吕竞男和方新教授交流着,护士出去后,卓木强巴看着吕竞男的背影,低声问道:“法师,有件事我不太明白。”他略微停顿,直言道:“张立,岳阳他们回来助我,我能理解,巴桑和胡杨队长,我也能理解,但是法师你和竞男,让我感到很突兀,以你们的本事和能力,可以找到更好的队伍,是吧,就算加入国家队也没有问题,对吧?为什么,你们选择了我?”

亚拉法师起身,将病房的门关上,吕竞男只是侧眼一看,似乎早有预感卓木强巴会提出质疑。亚拉法师走回卓木强巴床旁,缓缓道:“嗯,强巴少爷,有些事情,我们一直没告诉你,现在,我想,是该告诉你的时候了。”

卓木强巴瞪大眼睛,静静地听着,亚拉法师道:“当年光军,一夜之间集体失踪,这件事虽然隐秘,毕竟还是让诸多大家族和皇家知道了,但还有一件更为隐秘的事情,连当时的皇家也不知道。那就是,光军并没有完全的离去,他们还在现世遗留下一支队伍,这支队伍,全由十二三岁的孩子组成,他们并没有完成光军的训练课程,也就是说,他们并不是合格的光军,只是后备役力量,其中有很多,甚至是刚刚被选入光军训练营的。这些孩子,对成年光军所知道所遭受的事情全不知情,或许正因如此,所以他们也被留了下来,被潜藏在一个秘密的所在。据说,这批孩子在那个秘密之处继续接受大一点的孩子的训练,还得到命令不许外出,要一直等到光军遣人来接他们。可是这批孩子一直到成年,却再也没有接到关于光军的任何消息,他们,被遗弃了。后来,他们走出藏身的山谷,高原已是纷争四起,战祸不断,这批被遗弃的光军几经辗转,最后发展成一个独特的组织,他们被外人称为密修者,也就是–我们!”

卓木强巴一直保持着平静的姿态,内心却受到极大的震动,若不是绷带绑着,他早就坐起来了。虽然他也有察觉,亚拉法师和吕竞男,他们或许和光军有关,甚至想过他们就是戈巴族的后人,但法师给出的答案依然让他一时难以接受,他们竟然是光军!被遗弃的光军!他看了在电脑中与吕竞男对话的方新教授一眼,他们的讨论教授应该能听见,但看教授没什么反应,显然他已经知道这件事了。

卓木强巴震惊之余,再仔细想想,那样的身手,以及法师对戈巴族和光军的了解,其实早该想到,只是自己一直觉得不太可能而已。光军为什么要遗弃他们?是因为他们对当时发生的事情不知情?还是因为不愿意将让孩子卷入纷争之中?为什么不将这些孩子送回戈巴族人聚居地?不过很显然,当时光军离去并不愿意让自己族人知道,那么不送返这些孩子也就可以理解了。但是,如今亚拉法师他们寻找光军的目的是什么呢?想为当日被抛弃的命运讨个说法吗?一时间各种问题涌现脑海。

亚拉法师仿佛看穿了卓木强巴的心思,继续道:“当年的光军,带走的不仅仅是四方庙里的全部珍宝,还有四方庙里的全部典籍,如果四方庙里所藏的只有苯教和佛教的典籍也就罢了,但那里面,还藏有我们戈巴族唯一的教义和全部仪轨。戈巴族信仰的传承,一直都是由族里的大苯波和他下属的祭师来完成,对于族人心中的困惑和对教义的迷茫,也由他们负责解答。可是光军消失的时候,他们也一同消失了。你知道,戈巴族是没有文字的,就连大多数光军也不识字。”

卓木强巴点点头,这个他了解,而且在古代,对于君王来说,一只强悍的部队只需要能听懂命令执行命令就足够了,不需要士兵有聪明的头脑和渊博的知识。

亚拉法师道:“唯有那些看守四方庙的光军,由于要接触和保管典籍,他们当中有极少数人识字,并且将大苯波所传授的教义记录了下来,奉为圣典,与四方庙的其余经卷一起保存着。那部圣典,就是我们戈巴族信仰的全部和唯一。”

卓木强巴恍然大悟,道:“也就是说,法师你们要找的是……”

亚拉法师道:“原本,我们的信仰也出现过繁荣,相信在历史中不会默默无闻,应该在纷繁的宗教界有一席之地,正是佛灭后那一百多年的混乱时期,我们的宗教同帕巴拉神庙一起,被历史彻底地遗忘了。此后,我们宗教也如同其余消失的宗教一样,仅仅能在战火的废墟中发掘出一小部分伏藏,但我们丢失了我们宗教的名字,忘记了宗教的教义,只留下那些地位低下的修行者,按照前辈的方式,遵循着一些残经断片默默的修行。如今我们的宗教,就好像佛教没有佛法,基督教没有圣经一样,有很长一段时间,那些修行者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进行这样的修炼。不少前辈大师们的修行记录上,都写满了一个又一个的疑问。一千多年来,我们一直都没有放弃,找回我们的圣典。”

卓木强巴小心地看了吕竞男一眼,低声道:“那么,竞男也是戈巴族人?”

“不,吕竞男她虽是密修者,但却不是戈巴族人,她属于外籍,事实上我们密修者就是光军和戈巴族人后裔这件事,最初她也一直不知道,自工布村以后,她才逐渐了解的。因为密修者没有属于自己的宗教殿堂,我们先祖很早就融入了其它宗教,并且向周边的宗教组织扩散,如今的几大藏传佛教派系里都有密修者,印度、日本、东南亚各国也有密修者,所以发展到现在,就出现了许多外籍密修者,不过他们对光军的来源和传承,是绝对不知情的。”说着,亚拉法师目光炯炯地看着卓木强巴,道:“关于这件事情,我们一直没有告诉你们,正是因为,自从福马横空出世之后,寻找帕巴拉的团体和组织,实在是太多了,如果被他们知道了我们的身份……所以,这件事情,除了你和方新教授,其余人我们并没有……”

“我知道了。”卓木强巴明白了法师的意思,承诺保密,又道:“这样说来,法师你们前面说对那个神秘宗教不了解,原来只是不想我们知道你们的真实身份?”

“不,“亚拉法师更正道:“我们这些被遗留在外世的密修者,已经完全失去了有关宗教曾经的一切,因此,也可以说对它毫无了解,宗教何时形成,何时兴盛,以什么为教义,分属情况,曾经做过什么,一切的一切,都完全不知道了。诸如倒悬空寺,那是一个多么辉煌的存在,我们对它的所在,却一无所知,只在一些经卷残片上,看见过它的画像,还有工布村的生命之门,那应该是教里的一处圣坛,工布村的始造者,也是教中的同胞,但我们已经有近千年没有发生过联系了。还有蛊毒,仅有少数经卷上有记载,但大部分都遗失了,倒悬空寺里的那些藤蔓、死亡虫、压缩空气、强酸池等等等等,我们和你们一样,听也未曾听说过。”

卓木强巴微微叹息了一声,仍道:“可是,法师还是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你们愿意继续来帮助我,现在我们的条件,与国家的专家队比起来,可是差太多了呀?”

“因为你是圣使!”亚拉法师看着卓木强巴在绷带下的皱眉,肯定道:“其实,在我们密修者那里,一直有类似的传言,只有圣使,才能打开帕巴拉的大门,所以,不管怎么说,我们会尽全力地帮助你,除非你放弃。”

工布村那些长老原本是不见外人的,正是和亚拉法师会晤后才同意接见自己,卓木强巴马上回忆起来,问道:“对了,法师,你们和工布村的村民应该是同一宗教吧,那么他们怎么就认为我是圣使呢?莫金,为什么也是圣使呢?”

“不知道。”亚拉法师苦笑“强巴少爷还没有了解,我们已经上千年没有联系过了,他们不知道我们的存在,我们也不知道他们的存在,他们,所恪守的誓言,是他们先祖留下来的,因此,他们的秘密,任何人也不能探知。不过我猜想,那所谓的圣使,应该是某一特殊的群体,就好像十万人里面,只有一个人的血型是ab阴性血一样,但这种群体,又不止一两个,否则无法解释,为什么在外国人里,也会出现圣使。”

亚拉法师最后道:“现在,强巴少爷没有疑虑了吧,虽然我们有不同的目的,却有着共同的目的地,我们需要你的帮助,强巴少爷。”

“不,快别这样说。”卓木强巴忙道:“是你们在帮助我,亚拉法师,还有教官,没有你们,就没有我的今天……”

这时,方新教授结束了和吕竞男的讨论,对卓木强巴道:“好了,强巴拉,你现在已经清楚法师他们的身份了,我想你心中的疑问也该解开了,我来告诉你我们下一步的计划和安排。”

吕竞男将电脑对着卓木强巴,好让他听得更清楚一些。方新教授道:“过几天亚拉法师就要返回他们的宗教收集更多的资料,竞男也要回西藏,胡杨队长和张立他们要采购器械和装备,岳阳和巴桑则要追另一条线索,你养伤期间,敏敏会留下来照顾你。”

卓木强巴道:“导师,你说线索?我们的线索不是已经断了吗?还有什么线索?”

方新教授在电脑另一头笑了,说道:“你有所不知啊,强巴拉,虽然说最明显的那条线索断了,可是别的线索还在继续,而且,如今的线索多了许多。”

看卓木强巴想要坐起来的样子,方新教授道:“由于当时解散得很突然,所以很多线索都来不及作出整理,而后来又与你失去了联系,你想想,我们在美洲拍摄到了地宫铭文,还没有完全破译吧?还有,专家给我们的古格金书,只翻译了一个开头,没错吧?我们没能全部翻译出来,不等于专家他们也停滞不前啊,刚才我就在和竞男讨论那些新的译本。而且,我们还有几个新线索……”

正说着,张立等人回来了,大包小包的营养品和水果很快堆了满床,大家兴高采烈地低声玩笑了几句,就听卓木强巴询问道:“岳阳,我们发现了新线索吗?我不觉得还有什么线索了啊。”

岳阳拉过一张折叠椅反转坐下,一手攀着折叠椅靠背,将头搭在手上,毫不客气地接过敏敏递过的杨梅,塞进嘴里道:“强巴少爷,还记得那个纳粹的尸体吧,我们在尸体上发现那个写了字的烟盒,记得吗?”

卓木强巴想了想,“哦“的点点头,岳阳道:“那上面的文字,方新教授找到专家破译了。这条线索,可是连专家组都不知道的哦。”

卓木强巴一呆,愣道:“没……没上缴啊。”

只听岳阳挠头道:“这个,当时走得比较慌忙,说解散就解散了,忘记了。”

方新教授道:“在你消沉的这段时间,我已经找了专家解读了这些文字,这些是德国二战时期常用的密码文记录下来的,解读它还颇费了些周折。如今我们知道字面意思是,返回三号基地,寻找,破解,就这么一句话,我们从烟盒上还发现了另外一些线索,香烟的生产日期是1945年,正好当年德军便战败了,也就是说,他们极有可能没能返回基地,至于是要寻找和破解什么,我们认为有必要进行调查,事实上,我们已经查到一些线索,当时的纳粹在西藏建立了几个基地,只是那张基地标注图纸,目前应该收藏在俄罗斯,只要找到三号基地的位置,我们说不定会有新的发现。哦对了,还有一条重要线索,张立他们已经给你带去了。”

卓木强巴看着张立,只见他拿出一本厚厚的黑封皮笔记,扔在卓木强巴胸口,卓木强巴一愣神,猛然想起,惊呼道:“唐涛的笔记!”只见身边的敏敏点了点头,卓木强巴喜得一弹坐起,险些让全身伤口开裂迸血。

“你们,在哪里发现的?”

张立和岳阳相对一笑,道:“怎么说呢,或许算是,天赐的吧,刚回医院时,因为解散走得急,没来得及细说。”接着,他们把怎么重返西风带遇险,如何被风吹走,又怎么砸落在帐篷上说了一遍,卓木强巴听完才知道,这唐涛的笔记,果然得来离奇。他笑道:“你们又没交出去?”

张立压低声音道:“反正又没人知道。”

岳阳辩解道:“这个应该是属于敏敏的私人物品吧?”

卓木强巴拿着笔记,迫不及待地想翻找有关帕巴拉神庙的记录,可是连翻了好几十页,也没有找到近似的地方,张立在一旁解释道:“不用找了,强巴少爷,那几页被人撕掉了。从可可西里保护站离开的寻山队员,原本应该是三个人的,他们应该是循着笔记而来到冰塔林的,可我们发现这本笔记的时候,只有两具尸体,也就是说,还有一个人,避开了白蛇的袭击,他只带走了最实用的装备,就连这本笔记,他也嫌太笨重而只撕去关键的几页。我们已经反复翻看过了,只有唐涛在其余地方的冒险经历,没有任何涉及帕巴拉神庙的内容。”

卓木强巴颓然合上笔记本,道:“原来是这样。”

岳阳打气道:“可是也别灰心啊,强巴少爷还没有仔细地看过笔记吧,这里面给我们提供许多帮助。唐涛把他在哪国购买的哪种器械,通过什么样的黑市途径,都详细地记录了下来,这对我们来说,本身就是一个不小的帮助,他笔记里提到一些工具,比我们曾经所使用过的,还要先进,更为实用。还有一些自制装备,张立都不得不承认,敏敏的哥哥,确实是一个天才,没有人可以想到,他竟然能将装备自制得如此完美。”

提到唐涛,唐敏的眼神就黯淡下来,她哥哥如今还下落不明。

张立补充道:“不错,有了这本笔记,我们等于有了一本野外出行顶级装备大全,为我们购买器械省了不少功夫,而且,唐涛有个简短总结的习惯,每写完一篇冒险日记,他都用几个字总结一番。你看前面,他写他一个人进入冰川溶洞时,也遭遇了仓鼠,还有冰塌,不比我们遭遇的危险小,但他的总结只是”比预期的要容易“这样一句话。他描写的深入非洲原始丛林,比我们在亚马逊雨林的遭遇更为凶险,他却用了”还算可以“四字总结,他在一座未被发掘的法老陵墓内,同样遭遇了媲美倒悬空寺的机关,古埃及人利用植物腐朽制造毒气,利用流沙的力量制造各种陷阱,并利用生物链在金字塔内饲养了大量适于在沙中生存的动物,可是唐涛怎么评价他那次经历的–比较刺激,就这么四个字。可是,你看看最后一页,那没被撕掉的几个字,应该是唐涛在他撤离前写下的最后一句话。”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6/183.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