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从水果篮里取出一台相机大小的机器,拉上窗帘,将机器对着墙打开,竟然是一部小小的投影机,很快,墙面出现了第一幅画,那是一件颈饰,以金丝银线穿缀而成,上面嵌满了宝石,珠光闪闪,华丽而尊贵,从上面的修饰和图案,卓木强巴可以一眼辨认,这是一件极具藏族特色的颈饰,是贵族妇女佩带的,藏语叫格金。胖子开始介绍画面内容:“这件东西,总重量一千六百四十六克,上面总共镶嵌了一百零八颗极品翡翠,二十八颗平均在八克拉以上的蓝钻,据专家考证,应该是公元八百年左右的西藏皇家艺术珍品。2000年,这件饰品在底特律地下拍卖场,以两亿美金的价格成交。”

第二幅,一根金色权杖,上面雕满了小鬼,最令人称奇的,是权杖顶端,镶嵌了一颗火红的宝石,足有鸡蛋大小,胖子有些动容和激动道:“这根伏魔权杖,共分七节,杖身紫金打造,中空有眼,当有光束自杖底端射入,那顶端红宝石则图案印出,分显劫末之相,宝石璀璨,已属罕见,其构造之巧妙,手工之精细,才更令人叹为观止,1993年,东京地下拍卖会,被人以一点三七亿美金购走。”

第三幅,金身女佛造像,胖子道:“七母天之燕捺利造像,盘膝坐莲台,左手为拳,竖拇指,作锤印,通高五十六厘米,重二十八公斤,额际宝石,被鉴定为特级鸽血红,足有15克拉,堪称神迹的是,迄今为止,没有在上面找到一条绺裂,96年加州地下拍卖会,两亿零七百六十三万成交。”

一幅又一幅精美绝伦的艺术珍品出现在卓木强巴眼前,每一件都让人惊叹,卓木强巴从这些宝物造型和样式便知道,这些都是西藏的瑰宝,只是不知道胖子给自己看这些东西是什么意思。放过二十一幅图之后,胖子停了下来,看卓木强巴的眼睛有没有发亮。

卓木强巴不动声色地问道:“我承认,这些都是极品珍宝,可是,你给我看这些东西,是什么意思?”

胖子极力笑道:“相信卓木强巴先生,对福马-特尼德这个名字有深刻的印象。这些珠宝,正是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初,最伟大的探险家福马先生从西藏发现的。我今天给你看的,只是具有代表性的一小部分,大量的珍宝都没有现世,被作为很多大收藏家的绝世藏品而小心地保护着。要知道,当时福马先生在西藏发现的宝藏是用吨位来计算的,他也曾说过这样的豪言壮语,他说他发现的珍宝,足以将整个大英帝国买下来!请注意,虽然当时很多地方已经独立,但是福马先生说的大英帝国,是指当时包括了美国、澳大利等诸多殖民地在内的大英日不落帝国!”

卓木强巴看着神情激昂的胖子,心如刀割,这些,原本都是属于西藏,属于中国的,这个胖子作为中国人,却对别人盗取自己国家的珍宝一事,而感到激动万分。

胖子再次加重语调道:“而同时,福马先生还痛惜地说过,他所发现的,只是海滩上的沙粒,而真正的明珠,他还没有找到,只差一点点,只差一点点线索!今天,你所看见的,都只是沙子,而我们将要去寻找的,是明珠!是明珠啊卓木强巴先生!”

卓木强巴决定拒绝这个胖子的任何请求,只因为那张激动得变形的狰狞面孔,还有那双因贪婪而发红发亮的眼睛。卓木强巴佯装激动道:“真的?你们要去找比这个更好的珠宝?我可真羡慕你们!那么,你们一定有线索咯?能不能告诉我一些?如果不是太艰难,我也想跟着你们一起去啊。”

胖子冷笑,好像在说,拙劣的演技,他转动眼珠道:“当然,如果卓木强巴先生肯合作,我们可以提供大量的线索。先请看看这个……”说着,他按动下一幅图,卓木强巴尽管强作镇静,还是忍不住坐了起来,手臂微微一颤。

那副图,不是别的,正是卓木强巴他们费尽千辛万苦,从倒悬空寺找到的指向帕巴拉神庙的地图,看上去材质有所不同,但图的内容几乎完全一样,卓木强巴马上明白,那是一张复制图,也就是说,他们在倒悬空寺里发现的,的确是福马当年从古格密室中带走的地图,是莫金故意让他们上当受骗的……伪地图!

胖子露出一个都在我意料之中的笑容,亲和道:“看来,卓木强巴先生看到这幅图很吃惊呢。我知道,你们前段时间刚去过大雪山了,就是跟着这幅图找去的吧?当年,福马先生,也是跟着这幅图,不幸丧命于雪山之中,而后,无数的探险队,都秘密地前往大雪山,他们也都丧命于那里。或许对于我们中国政府来说,是第一次见到这幅图,事实上,在国外一些非政府组织当中,这幅图,已经算不上什么最重大的秘密了,至少有七八份复制图流传在各个冒险团队之中,只是原图,二战后就从来没有人见过,所以无法判断其真伪性。估计卓木强巴先生也是受到了这幅地图的欺骗,所以才有这次的大失败经历啊。”

胖子对自己的行踪太过了解,卓木强巴不得不更加谨慎地问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胖子得意道:“总算问到正题上了。实不相瞒,我只是一个信差,我所代表的团体,绝对有与你合作的实力,我们掌握有大量的神庙信息,包括一些福马先生的亲笔书信,他朋友的回忆草稿,还有一些他带回国珍宝的流向,二战之后地图的走向和被复制,被修改的内部秘密,我们也都有所了解。我可以这样告诉你,在全世界寻找神庙的七十三个大组织中,我们组织的实力,可以排入前十位!”

卓木强巴再次被震惊了,好像一个初生婴儿,刚刚第一眼发现这个世界的真面貌。全世界,找寻神庙的,竟然有七十三个大的组织,那么小的组织岂不是不计其数?而且人家连排名都做出来了,卓木强巴只感到他们并非如他们自己所预期的那样了解帕巴拉神庙,简直连菜鸟都算不上,对于全世界寻找帕巴拉神庙的团体和他们的实力分布,自己完全是一片空白啊!

胖子捻着下巴道:“怎么样,卓木强巴先生,从今天我给你带来的这些资料,你应该知道,我没有骗你。我们知道,你去过一些地方,而那些地方,是我们尚未找到的,只要你肯把那些地方的资料拿出来,大家共享,说不定,我们很快就能找到神庙,到那时……”

胖子满脸发光,好像已经看到了数不尽的财宝,那种犹如进入高潮的陶醉,让卓木强巴感到恶心,但是他需要知道得更多,他打断胖子道:“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找我?你们是从哪里打听到那些不真实的消息的?”

胖子道:“卓木强巴先生,你不用在我面前伪装自己,我们的消息来源非常可靠。至于为什么找你,那是因为……你是中国第一个以非官方身份去寻找神庙的人!我代表的组织不可能去奢望与我国政府合作,但是你不同啊,你是自由人的身份,而且,你前期在政府组织里待过很长时间,你们去的地方,对所有寻找神庙的团体都有着决定性的帮助,而且有些地方,据说已经不存在了,我们不找你找谁?而且,以卓木强巴先生目前的条件,你也需要合作伙伴,你没有资金,没有资源,人力物力,一样都没有,这些,我们都可以满足你,只要你提供你的行程和一些所见所闻,你甚至可以不用去到那个地方,发现的财富,我们按照七三分成给你,神庙里三成的财富啊!哪怕是你十辈子,一百辈子也花不光的财富啊!”

卓木强巴已经没心思去反感这个胖子了,他只是在思索,这些国外势力,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究竟是从哪里走漏了消息?还有那个莫金,他在国外势力中排名多少呢?

胖子依旧在鼓动着:“要知道,有关神庙的所在位置,目前大家都认定是在国界并未划分清楚的地方,那种地方,没有政府可以干预,就像这次奥德赛海洋探索公司在公海打捞的西班牙沉船,所有的财富,都只归属发现者,就算国际社会,也不能说反对。奥德赛公司这次才发现多少宝藏,而我们要发现的,其价值单位就不应该以多少亿美金来计算了,那因该以兆!以兆!以兆为单位!以兆!以兆……”胖子说得唾沫横飞,激动得不行,手脚都快抽痉了。

过了半天,胖子见卓木强巴不为所动,总算停止了手舞足蹈的鼓吹,嘿然道:“我知道,这次的失败事件,对卓木强巴先生你的打击很大,不用着急,我们可以给你考虑的时间,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如果你想起或想到什么,请拨打这个电话,当然,我希望能尽快得到你的答复。卓木强巴先生,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真的希望你,好好考虑考虑!”

卓木强巴兀自发呆,胖子收拾好水果篮子,拿起一个苹果,一口咬下去,含糊不清道:“真的,这样的事,要是掉在我头上,简直……”唐敏这时候取药回来了,胖子起身道:“一定要考虑好啊。哦,对了,也祝你身体早日康复。”走到门口还做了一个给我打电话的手势。

唐敏奇怪道:“那人是谁啊?”

卓木强巴仿佛从梦中醒来,大出一口气道:“呼–,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卓木强巴马上联系了方新教授,将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方新教授倒不十分惊讶,只道:“是啊,根据吕竞男提供的资料,以及我在与神庙研究专家们联络时打听到的情况来看,在全世界,究竟有多少个组织在寻找帕巴拉神庙,我们国家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毋庸置疑,有很多。这也是吕竞男一直强调的,秘密调查发现帕巴拉神庙的主要原因,这次,既然他们已经找上你,说明我们的行动被泄密了,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有两个问题,第一,发现泄密的源头,否则,我们不敢有下一步行动。第二,如何与其余的寻找组织周旋,他们大多是国外势力,我看我们合作的可能性不大,问题就是,既然有一个组织找到了你,以后就还会有更多的组织源源不绝地找上门来,你该如何应付?现在还是客气的礼遇,为了从你口中得到消息,到时候,他们说不定会采取一切手段,不惜任何代价,对他们而言,那神庙,那神庙可不是一般的诱人。”

卓木强巴头痛不已,这第二个问题确实伤脑筋,唐敏帮忙分析道:“会不会,是从上层泄露出去的?”

方新教授道:“不,不可能,我国的保密工作,可以说做得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要好,他们要是能从上面搞到消息,就不会来找我们了。”

卓木强巴道:“啊,莫金?会不会是他的另一个阴谋?”

方新教授道:“不像,从前几次交锋来看,他一直藏在暗处,似乎比我们更害怕被别人知道他在寻找的东西。而且,寻找帕巴拉神庙线索一事,稍有脑筋的人都知道,那是越隐秘越好,莫金不会笨得自己把消息捅出去,还有,那个胖子自报了身份,说明他们和本不是一伙人。”

卓木强巴肯定道:“应该不是我们自己的人泄露出去的。”

方新教授道:“嗯,我也这样认为,他们只知道你公司破产这样的外部消息,却不知道你身体的异常,消息应该是从与我们接触过的人手里泄露出去的,咦?难道……

卓木强巴忙道:“怎么?你想到了什么,导师?”

方新教授道:“算了,你现在养伤要紧,这件事我会去调查清楚的。现在还有一个关键是,如何让那些人不再跟来。”

卓木强巴道:“我马上办理出院手续,让他们找不到我。”

“不不不。”方新教授连道:“千万别,那样做,只会让他们更加以为你掌握有什么重要线索,那些势力是无孔不入的,你躲反而躲不过他们。现在你要做的,就是继续颓废下去,在医院里什么也不用做,如果那个胖子再来找你,你不妨以后怕的态度适当透露点你在斯必杰莫大雪山的遭遇,让他们认定你已经没有重新振作的决心,希望这样会淡化他们的好奇心。只是以后,我们队员接头时,要更加小心了。来,现在我将另一部分资料传送过来,这是另一批专家对玛雅铭文的研究,噢,还有这个,生命之门里佛像造型艺术的原型和出处,你好好看看。”

提到生命之门,卓木强巴不由又想起了多吉,他拿出多吉留下的三件东西,一颗红宝石,一颗天珠,还有那枚玉蚕,什么时候还给嘎嘎,又该怎样对她说呢?

此后的两天,那个胖子没有再来,但卓木强巴相信,他绝不会是在安心地等自己的电话。卓木强巴身上的刀伤渐渐愈合,可以下地走路了,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活动筋骨,同时思索着吕竞男告诉自己的呼吸之法,虽然并未感觉到体内有什么轮子在转动,但是自觉精神前所未有的良好。

这天唐敏刚刚替他换完药,告诉他伤口已经长出新肉来,卓木强巴再也忍不住,趁唐敏离开,他翻身下床,一溜小跑,沿着医院的白墙连续踏墙五六步,直蹬蹿上去,头几乎顶着天花板了,才一个倒空翻稳稳的落地,他又走到病房正中,微微顿地,然后双足奋力一跃,一伸手,稳稳插入中央空调缝隙中,单手悬空。对自己身体的复原状况,卓木强很是满意,看了看中央空调和墙壁之间的距离,估计不超过3米,卓木强巴童心忽起,将身体倒悬团起,蹬着天花板,看准墙面方向用力一蹬,身体如离弦之箭朝墙射去,当指尖触及墙面时身体一软,用手掌卸去了冲力,将整个身体贴住墙面,如壁虎般缓缓滑下,回头看时,中央空调的百叶已被自己蹬得变形。卓木强巴深吸一口气,身体与墙面呈三十度斜角,突然加速,沿墙奔袭,顺着墙面一直走到离地约三米高度,跑出有约十米距离,就在双脚即将无法攀附住墙面时,卓木强巴重心微移,双手和双脚同时展开,将身体稳稳地固定在阳台和病房的门框上。

看着阳台外阳光明媚,绿树荫荫,偶有鸟语私窃,卓木强巴双手微松,双脚一蹬,整个人旋空翻往阳台之外,就在将坠而未坠之际,卓木强巴伸出右手,反手搭住了阳台,整个人悬挂在二十层高楼的阳台外面。以这样的姿势看风景,真是别致啊,卓木强巴兴奋地想着,阳台下人来人往,医院里的环境也很是优雅,要是能下去活动活动该多好啊,卓木强巴这样想着,突然手一松开,身体从二十层楼高度自由落下,心念刚动,突然想起:“不好,敏敏就快回来了。”

在自由下坠之势刚刚形成之际,卓木强巴半空中猛然一个返身,双手已经稳稳抓住了下一层的阳台边缘,里面没有病人,卓木强巴心想:“幸好没有吓着别人。”他双手一撑,整个人在阳台边缘倒立起来,以他的高度,双脚正好勾住上一层楼的阳台栏杆,卓木强巴双脚分开一别,将身体固定在上层阳台栏杆上,双手松开,整个身体如仰卧起坐般勾了上去,抓住了自己病房的阳台栏杆,跟着一个翻身,翻回了自己的病房,动作灵敏得像一只巧猴。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6/188.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