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雕城堡】

卓木强巴刚刚回床躺好,唐敏便推门而入,一见病房正中变了形的中央空调和满墙的脚印,立刻明白卓木强巴做了什么,她嗔怪道:“你看你,跟个孩子似的,我说了多少遍了,你的伤刚刚好,有好几处还没拆线呢,你这样乱来,伤口随时会再次裂开的。”

卓木强巴嘿嘿一笑,翻身而起,搂过唐敏道:“你看,我躺在床上不能动弹都好几天了,实在是憋得难受,才活动活动筋骨,你说,我是不是属于精力过剩型?早知道这样,我应该和巴桑他们去莫斯科,我突然很想去莫斯科,已经很多年没去过了。”

唐敏捏着卓木强巴耳朵道:“你呀,就是管不住自己,所以才需要我来管理你!”

卓木强巴扳转唐敏的脸,小声道:“我现在身体已经差不多复原了,你看,反正现在又没人来……”唐敏嗯咛一声,似乎想抽身而起,但只动了两下便不再反抗。

“怦怦怦–有人吗?”胖子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响起,唐敏赶紧理了理被弄乱的头发,卓木强巴憋着一肚子气躺回床上,按照方新教授的指导,他现在应该是一个因遭受一连串打击而变得颓废失意至极的失败者。

胖子进门后,笑道:“啊,都在呢,卓木强巴先生看起来恢复得不错啊。”他故作镇定,但眼中的焦急却瞒不过卓木强巴。

卓木强巴懒散道:“你走了之后,我想了很久,虽然那些珠宝,对我有极大的吸引力,唉,但是经历了这么多,我已经明白了,最宝贵的还是我自己的生命啊,我对你说的已经不感兴趣了,只想好好享受生活,这位先生,如果你执意想得到那些宝藏的话,我奉劝你一句–不要为了想象中的宝藏而丢了性命!”

胖子一见卓木强巴松了口风,赶紧打蛇随棒上,道:“卓木强巴先生,很明显你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些资源和信息,如果你能提供给我们的话,我们将给你一大笔钱财,保证你的后半生无忧无虑,每天躺在安乐椅上看沙滩美女,多么的逍遥自在。你不需要亲自去那里,只要你告诉我们的消息是可靠准确的,我们就会重酬,怎么样?如果你愿意的话,请报一个数,看看我们能否让你满意。”

卓木强巴想报一个让他们知难而退的数,随口道:“五十亿。”说完便看着胖子的脸色,如果胖子有些许犹豫,自己马上补充一句,当年自己的公司总资产就达到这个数,其实,那已经是他公司资产的五十多倍了。

“好,就这个数。”没想到,胖子想也不想就答应下来,卓木强巴道:“我说的可是美金!”

胖子笑道:“当然是美金,要是人民币,我们还无法交换到那么多的货币呢。但是……”胖子道:“我必须先确认卓木强巴先生提供的消息有没有那样的价值,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吧?”

卓木强巴随意捡了部分经历诉说,在美洲主要说丛林,在西藏主要说墨脱的地理环境,关键的地方总是轻描淡写带过,那些佛像造型完全是东拼西凑,连他自己也没见过那些佛像,至于机关陷阱,卓木强巴尽量搜索自己看过的探险小说和科幻电影,一次说快了嘴,险些将激光炮说了出去,不过在大雪山的经历,他又说了五分真实,如此真真假假,叫人难辨是非。

一切经历,卓木强巴总共就说了三分钟,胖子全部用电子录音笔记了下来,卓木强巴道:“就这么多了。”

胖子露出怀疑的目光道:“不会吧,听说卓木强巴先生在国家队待了两年多,难道就这么一点儿经历?”

卓木强巴突然想起了巴桑,露出痛苦的表情道:“当然,我所知道的还有一些,但是,那些,是我不愿意去回忆的内容,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一想起那些经历,我就……我就……啊,头痛,我的头!头好痛啊!”

唐敏赶紧配合地拉住他的手,焦虑道:“怎么样?你没事吧?要不要叫医生?”

胖子关切地问道:“卓木强巴先生,你要忍耐,一定要把那些内容回想起来啊,那可是关键!”

卓木强巴一会儿用手紧紧抱头,一会儿又死死地抓住床单,在床上翻来滚去,连声呼喊:“不行,头好痛!啊!–“胖子将录音笔递到卓木强巴嘴边,逼迫道:“一点点内容,一点点也好啊!”

唐敏突然抓起床头的枕头,朝胖子劈头盖脸地打去,一边挥舞,一边哭诉:“他已经这样了!你们还要逼他!你们到底还是不是人!走!走啊!你出去啊!”

胖子这才姗姗离去,一面不甘心地道:“卓木强巴先生,你好好休养,我,我过两天再来找你,你一定要回想起来啊……”

“走啊!”一个枕头飞去,将病房的门打得关上。卓木强巴松了口气道:“去叫医生,顺便看看他走没有。”

唐敏抬起头来,泪眼伊人,楚楚可怜,卓木强巴小心拭去一滴眼泪,惊讶道:“不会吧,真哭啊?我的小公主,你哪来那么多眼泪?莫不真成了张立他们说的那个……”

唐敏咬着下唇,去拧卓木强巴的鼻子道:“你还说,都是因为你!我还以为你真的……你……你还取笑人家……”说着,鼻头一酸,又作势欲哭。

卓木强巴忙道:“好啦好啦,原来是我演得太逼真了啊。不过话说回来,我的敏敏还真是有表演天赋,要是投身演艺界,说不定会红得发紫呢。”这才让唐敏破涕为笑。

确信胖子走了之后,卓木强巴又联络了教授,听完卓木强巴的讲述,方新教授道:“你说,那个胖子为什么显得焦虑不安?”卓木强巴张口欲言,教授又提示道:“记住,看事情表面背后的东西。”

卓木强巴道:“我知道,消息传出去,得到消息的肯定不止他们一家,他们必须赶在别的组织找到我之前得到我手中的信息,所以他无法从容。”

方新教授道:“不错,还有可能,别的组织也已经盯上你了,只是彼此之间互有摩擦,说不定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各种势力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正准备大打出手呢。”

卓木强巴道:“还有一点,在我向那个胖子报出五十亿这个数字时,他想也未想就答应下来,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他们已经露出马脚。”

方新教授道:“哦,这话怎么说?”

卓木强巴道:“我提出五十亿这个数字,是有所考虑的。导师,你想想,有了五十亿美金,做什么不能发展下去,偏偏要去寻找那缥缈虚无的神庙,除了傻瓜,就只有疯子才会干这种事情了。而且那个胖子自己也称只是一个信使而已,他有什么决断权,敢轻易开口承诺这么大一笔资金。所以,我认为,他们的想法是,不管我提出什么条件和要求,都先承认下来,其目的只是要从我这里得到信息,任何信息都好,但是胖子做得太过明显,反而留下了破绽。”

方方新教授笑道:“看来你这些天的医院没有白住,总算渐渐恢复自己思考的能力了,但是还不够,要成为决策者,你必须想得更多,更远才行。过几天,张立他们都会经上海再到拉萨,那时候你的伤也该好得差不多了,可以一起回来。记住,走的时候,不要拖泥带水!”

卓木强巴明白,教授是让他别把那些寻找神庙的外国势力也给带回西藏了,点头称是。到了晚上,方新教授又联系了卓木强巴,说整理了部分新的资料,卓木强巴打开网络,教授传了几份卷轴影印件,卓木强巴看到那些文字,马上就明白,又是部分古格金书翻译碎片。

方新教授道:“不错,如今我才知道,原来我们申请加入国家特训队时,这卷轴的部分内容正好回归祖国,里面就提到了国王与使者。而我们去美洲前,专家破译了在里面写着使者带着光照下的城堡远赴天涯海角的事。从我们目前得到的资料推论,这批卷轴,极可能是福马从古格王朝带走了。现在,我们只能靠猜测百余年前福马的行程,得出这样一个大致结论,福马先到了生命之门,然后在生命之门内发现了重要的线索,他为了不让别人发现那些线索,掠夺了里面的珍宝,并放火烧掉了其余痕迹。那些线索应该是指向倒悬空寺的,可是,对古藏密教历史并不了解的福马,却误以为那就是古格王朝,而事实上,倒悬空寺也正在古格遗址的地底。因此,福马寻着线索来到古格,带走了他能带走的全部王朝珠宝,也包括这批卷轴,还有那张地图,后来的事,就是我们所知道的事情了。”

卓木强巴听完方新教授的分析,豁然开朗,点头道:“原来如此,因为生命之门和古格王朝都对倒悬空寺和帕巴拉神庙推崇备至,所以福马才会坚信,他所找到的,不过是九牛一毛,真正的明珠,还藏在西藏的某一个地方。”

方新教授道:“前面有所记载,在古格王朝建立之前,那里原本是象雄王朝的领地,估计也是根据象雄文书的记载,象雄王曾在这个地方,发现了神迹,所以选择这里建都立国。而所谓的神迹,估计便应该是倒悬空寺的前身了,那里有地底大峡谷,有岩洞和壁画,你们发现的那些炭画,应该是最早期居住在峡谷两旁的岩居先民留下的,对象雄人而言,那无疑就是神迹。而象雄王朝,就是信奉古苯教的,不难想象,亚拉法师他们那个密宗,或许正是在象雄王朝时期,在岩居人洞穴的基础上,修建了倒悬空寺。”

卓木强巴不禁发出了轻呼,这一切,的确太有可能了。

方新教授接着道:“古格人是知道象雄人有一座神奇的宫殿的,但是他们却找不到那倒悬空寺的入口,还记得我们在那最后的曼陀罗祭坛发现的通道吗?就是倒悬空寺与古格遗址接头的地方。相信古格王一直认为,那座神庙应该便是在地底之下,历朝历代都在最后的密室向下挖掘,真是可惜,他们离打通倒悬空寺只差不到半米距离了。这样一来,所有的历史线索便都联系起来了。啊,远古的历史,被遗忘的神秘的历史–“方新教授不由感慨。

卓木强巴屏住呼吸,一时说不出话来。

方新教授长出一口气,道:“好了,现在大致线索便是如此,这些都是我半带估计分析出来的内容,要想验证还缺乏很多历史依据,不过这些并不重要,你只需了解便行了,今天晚上让你看的,主要是这个,你看看……” 说着一段文字在屏幕上被放大,用红线作了记号,“吕竞男曾告诉过我们,国王与使者的故事,你看这里,国王请来能工巧匠,在每天的六点到七点,复制光照下的城堡,还有这里,雕刻完成之后,国王很不满意,曾这样对工匠说”石器易朽腐,城堡恒久远“,这两段话暗含着什么。”

卓木强巴道:“为什么是每天早上六点至七点?”

方新教授道:“很好,为什么是六至七点?这个问题值得我们去思考,这段时间,应该是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的时候。还有,城堡被刻在一方巨岩上,也就是说,那座城堡是可见的立体型,其实,这个翻译不仅作光照下的城堡解释,还可以称作放出光芒的宫殿,或是反光的神圣之地,都可以。由此,我们可以初步推断,古人运用的是光线的反射折射技术,应该与我们在古格巨石阵那里见到的技术相若。而古格王所说的岩石易腐朽,城堡更久远,指的又是什么?是不是说,那座光照下的城堡,能保存得比岩石更久远?”

卓木强巴道:“还有没有别的地方提到什么线索?”

方新教授道:“还有几个地方,也隐含或暗示了什么内容,但是现在不讨论这个,你知道我刚看到对雕刻巨岩描述的时候,想起了什么吗?”

“什么?”

“你看看这段视频,是我们最后从古格王朝地底密室拍摄的图像。”

古格密室里闪动着烛帽发出的昏暗光芒,那密室中已然被清空,唯一留下的两件东西,便是与地面嵌合在一起的方形石供台,还有一块已严重风化,看不出原形的巨型石雕,当时卓木强巴心系唐敏,完全没有注意那些东西,后来看视频时也大多去回放教授他们在三重宫殿所记录的图像,古格的密室也没引起他的注意。如今,听了方新教授的解疑,再看那巨大的沙化石盘,不由愕然道:“难道,导师是想说,这块巨石,便是……”

方新教授道:“如果说福马取走了密室里的全部财宝,卷轴和其中一幅地图,我们又在里面发现了另一幅地图,两幅图一真一假,都与帕巴拉神庙相关,那么这方已经沙化得不成形的石台,极有可能,便是古格王留下的光照下的城堡了。”

卓木强巴一半惊喜,一半惋惜,道:“如果真是光照下的城堡,它已经失去了原来的形象,我们还是无法从中得到什么啊。”

方新教授道:“不,虽然已经部分沙化,但是大体形态还在,你看这块石台,它是一方高的,从它尚未被沙化的高度和斜度来看,显然不会是丘陵地形,那应该是山地,否则便是裂谷“视频被停在一幅画面上,在教授点击下放大了,只见一面高的石台上,露出一道细细的凹槽,“我为此询问过有关专家,看这些没有完全沙化痕迹,这一面高起的地方,显然有凹下去沟槽,经专家仔细辩认过,至少有三道,如果它们伸出崖壁,就应该属于地理上的台地地貌,能形成三级而不发生断裂,至少需要坚固的花岗岩山体才可以做到,也不排除我们在地底大峡谷所见过的火山岩构成,而整个石台的另一半,完全被修得齐平,看不出任何雕琢建筑的痕迹,这种构造,更倾向于裂谷,但是很奇怪,我还会继续请教地理方面的专家学者,看看他们能提供什么好的建议。现在明白了吗?虽然表面没有什么线索,可是我们属于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任何我们无法找到线索的东西,专家运用他们的专业知识,都能提供给我们前所未有的信息。”

卓木强巴道:“太好了,如果我们手中的信息越多,线索也就会越多。”

方新教授道:“不错,还有一点线索,据研究玛雅的专家称,他们对玛雅地宫中我们无法看明白的那几幅图,有了突破性的成果,过几天就将新研究结论传过来,真是多亏了我那几位老友啊。好了,今天就说这么多,你好好看看那些卷轴,看还能发现什么线索。”

这夜,卓木强巴连夜看完那些卷轴译本,有关古格王和信使的内容并不是很多,但是放在极重要的位置,不过有一点他始终想不明白,使者为什么突然转变了态度,要将那些信物分开藏匿起来,甚至企图让它们永不见天日,却又不毁掉它们,这不是存心愚弄人吗?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6/189.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