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名红发少年抢到公文包后,看似准备大力跃出天台,其实非常巧妙地一个转身,单手攀住天台围栏,将公文包往嘴里一放,看准方向,手一松,向下层落去,此时,卓木强巴和巴桑刚刚起步。

两人赶到天台外沿,只见那名少年已经坠下五层楼了,他双手搭在窗台外缘,双脚靠在墙上,身体像猴子抓着树枝一样荡了两荡,手一松,跟着再一抓,整个人已经落在下一层窗台边缘,巴桑道:“真快!”

卓木强巴道:“冬天的窗户都是关着的,他不可能钻进窗户,能追上吗?”

巴桑道:“哼哼……”扔掉包裹,单手在天台围栏一撑,整个身体翻出天台,“当“的一声,准确落在一台空调外挂上,跟着向左,看准下一层空调外挂跳了过去。

卓木强巴看了看,虽然比那少年快,但快不了多少,这样会被那红发少年逃掉的,他一抬头,就看见了旁边的拉着横幅的广告气球,想也不想,将横幅往手腕上一绕,拔刀一挥,直接跳了下去。

三人先后从天台上跳下,普利托夫才从惊魂未定中苏醒过来,被吓得气喘如牛,突然眼前一亮,啊,他们把钱留在这里呢,他捡起散落的钞票,鼠头鼠脑地向楼道走去。

卓木强巴利用大氢气球减轻自身的重力,身体在垂直的墙面上大踏步地奔跑起来,很快就超过了在空调外挂上跳来跳去的巴桑,直接向下俯冲。

红发少年下到底层,在仅有一层楼高的商铺顶端奔跑,刚跑出不到十米,卓木强巴也已经着路,就地一个侧肩翻滚,跟着松开手臂上的氢气球,全力追击。听到落地声,红发少年没想到有人竟然这样快速,不觉一惊,扭头看了看,当他看到卓木强巴脚下,顿时冷笑,皮鞋!因莫斯科天冷,卓木强巴和巴桑都穿的是有毛的高筒皮靴,用来踢人很有劲,但是用来跑步,实在是不易。

在平板楼顶卓木强巴身高体壮,很快就拉近了与少年的距离,可是,就在即将抓住那个红发少年时,他将公文包一甩朝东,自身转而向北,东边早有一名绿头发少年接应,用个帆布口袋将公文包一套,往背上一背,与红发少年各自往不同方向奔跑起来,卓木强巴只得放弃红发少年,转而去追背包的绿发少年。

绿发少年比红发少年更为瘦弱,看起来衣衫更单薄,但动作却极为敏捷,很快就跑过了这片只有一层楼的商铺区,对面是另一栋二十层高楼,中间横着约五米宽度的行人小巷,那绿发少年没有停息,直接在商铺边缘纵身一跃,跳过五米的街区,落在对面大楼一层外的花台上,并沿着花台长廊继续奔走。卓木强巴紧追不放,同样大步跳过街区,巴桑紧随其后。

花台长廊前面被一道约三米高的围墙分作了两个区域,绿发少年蹬蹬两步,直接上了墙面,跟着左手一探,已经攀住墙头,右手跟着拿了上去,身体往下一沉,双手用力一拉,双脚发力一蹬,整个身体便弹往墙的另一端,没有丝毫阻滞。卓木强巴也到了墙面,跟着蹬蹬两步上墙,接着“嗤“的一滑,身体控制不住,头和墙撞了一下,顿时青了一块,他这才发现,自己穿的是皮鞋,与墙面不受力,巴桑赶了过来,他没有停下,只在经过卓木强巴身边时说了句“小心点。”跟着跑向花台外缘,将手伸过墙体,用力一拨,身体就如陀螺沿着墙的截面旋转一圈,转到了墙的另一面。

卓木强巴揉了揉撞青的额头,骂了声:“笨蛋。”跟着巴桑从花台的外缘侧身而过。

这栋商业大楼的第一层外沿都留有约一米宽的花台长廊,摆放着照射灯,广告箱,装饰物等多种器具,那名少年在各种阻拦物中上窜下跳,身体滑若游鱼,连卓木强巴和巴桑也追得十分吃力,跑,跳,腾,挪,要极尽身体之变化,才能避开各种障碍而不影响奔跑的速度。

前方长廊出现了大的断裂带,断裂带上方是一个大大的广告箱,似乎是当初为了吊起那个巨大的广告箱而将花台砸出一个缺口来,只留下不到十厘米的花台边缘。那断裂带足有六七米宽,平地冲刺起跳似乎很勉强,跟在少年背后的巴桑不由想看看那少年怎么过去,只见那少年冲到缺口处,冲势不停,只是身体重心突然放低,最后整个人爬在地上,手足并用,起初有些像大猩猩奔跑。紧接着先迈左手右脚,然后是右手左脚,一前一后在那不足十厘米宽的花台边缘上奔跑起来,像一只猫一样灵活地从那边缘蹿了过去。

猫步!巴桑愣了愣,跟着在那不足十厘米宽的边缘跑了起来,他可不会像猫一样爬,跑了七八步,到边缘中部,身体突然失衡,坠了下去,所幸双手牢牢抱着那边缘,只能这样倒吊着爬过去,速度不勉有些放缓。

卓木强巴就在后面,当那少年开始从花台边缘迈猫步蹿过去时他就已经在思考,自己怎么过这缺口,自己穿的皮鞋没有弹力助推,平地起跳是跳不过去,走边缘自己没有那少年熟练,随后,他的目光投向高悬头顶的广告箱,那广告箱的下体是支持钢架,从断口起跳,应该可以跳到那里。卓木强巴一面奔跑,一面计算着准确性,终于,当他也跑到缺口处时,一个纵跃,高高跳起,双手抓住了广告箱下面的钢架,身体向前的冲势未减,此时腰部和双手同时发力,如在单杠上作大回环般将身体往前带动,同时松手,整个身体在前冲的趋势上又拔升一个高度,在空中作了七百二十度前空翻后,稳稳地越过了七米多宽的断口。卓木强巴边跑边对身后还悬挂在边缘的巴桑道:“巴桑,加油啊,我们总不至于连一个小鬼都追不上吧。”

绿发少年也没想到,后面竟然能跟这么紧,刚刚甩开一个,另一个又追了上来,心中不免有些发怵,暗想那两个黑衣男子究竟是什么人,那位给钱的先生可没说,他们也是跑酷高手啊。

又跃过一道五米的街区,前方已经没有适合跨越的障碍了,在大马路上绝对是卓木强巴有优势,绿发少年不慌不忙将背包一扔,正对面大楼内一人打开窗户,接过背包,返身上楼,绿发少年大叫:“姆拉,就看你的了!”他自己则跳至街面,撒开腿就跑,他知道,自己的体力,在这十来分钟追逐跑动中,也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现在就看姆拉卡林了,他也是他们中最厉害的一个。

“混蛋!”巴桑骂了一声,那街道太宽,无法一蹴而就,正思索对策,只见前方的卓木强巴想也未想,一个大力冲跳,抓住了路边的路灯横杆,一个大回环,身体在空中团身翻滚六七周,横越六七米,突然展开,抓住街对面的路灯横杆,又是一个大回环,跟着破窗而入,巴桑心头一亮,自己也跟着跳了过去。

绿发少年正惊恐地回头想看自己有没有被追,却正看到卓木强巴一个大回环接一个大回环在空中翻腾,横跨了自己无法横跨的街区,心中陡然一震,那是什么技术?跟着巴桑也翻了过去,绿发少年心中甚至升起一种崇拜:“天哪,难道那两位大叔,是跑酷的创始者么?”殊不知,这种凌空翻腾再抓物,再连续翻腾,端的危险之极,稍有不甚便会跌落,没有成千上万次的练习,绝做不到卓木强巴他们那样运用自如,这就是吕竞男让他们向体操运动员学来的技巧了。

那个背包少年一直快速爬楼,与卓木强巴保持着一层半的高度,他也计算着,前面十层楼,自己拥有优势,应该快速拉大差距,中间十层楼,双方速度持平,后面十层楼,估计会被那两个人追上来,不过那时,只要到了天台,就是自己的天下了。

没想到,刚刚爬了五层楼,与卓木强巴之间就只间隔一层楼了,不到十五层,就已经能看到卓木强巴了,一身黑色皮衣裹得好似铁铸钢浇,一双眼睛让人心颤,而后面不远还有一个人的脚步声,蹬蹬蹬踏在楼板上直响。背包少年不由慌了,心想:“这两位大叔,哪来这么好的体力?这包里究竟是什么东西?早知道不该答应那位先生,那才多少钱。”

而卓木强巴也看到前方背包少年,是个蓝头发,卓木强巴回想起来,正是昨天在街头,横在路灯中作平衡的那个少年,昨天在天台上那种被窥视感……难道说,是自己被人盯上了?

又上了两楼,姆拉卡林见势不妙,放弃继续爬楼,拐入走廊,这里已经是居民区,他看准一户人家房门上的通风窗,突然一脚蹬在走廊左墙,借力弹跳至走廊右墙,又在右墙蹬了一下,弹至左墙,如此蹬墙三次,加上向前的冲势,双脚顺势便套入了那通气窗中,犹如灵蛇归洞,倏地钻了进去,整套动作一气呵成,连卓木强巴也不由暗赞。

那个通气窗太小,卓木强巴钻不进去,但他自有办法,那木板拼接的门已经老得掉牙,他对着木门就冲了过去,“轰“的一声,门上留下一个大约人形,卓木强巴已在屋内。

屋内没人,窗户已开,卓木强巴探头一看,那姆拉卡林已攀爬在窗户外面,正朝高处攀登,卓木强巴也跟着爬了上去。

二十二楼的窗外,姆拉卡林攀着窗棂,还在往上爬,他心想:“这下可追不上我了吧,两位大叔,我可是号称职业攀岩师的攀登好手。”可当他回头看时,吓得险些从窗外掉下去,两位大叔,正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攀爬速度,甚至比自己还快,尤其是那位身材较高的大叔,几乎想也不用想,就能从没有着手点的墙外找到路线,自己无法通过的地方,那位大叔手臂一长,抓住一个小小的凸起,跟着一荡,就像灵猿般顺利通过。

此时楼下行人,也有注意到大楼外攀爬的三人,两黑一白,如蜘蛛般在光滑如镜的大楼外快速移动,不少人已发出了惊呼,还有人准备掏出手机报警,而更多的人则是驻足观看。”妈妈,妈妈。”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指着大楼对他妈妈道:“看,快看啊,蜘蛛侠,蜘蛛侠!”

他妈妈吓得赶紧教育道:“不,那可不是什么蜘蛛侠,那些都是些不听话的坏孩子,你可千万不能学他们,以后没书读才会变成那样的,大家都不喜欢那样的坏孩子。”

姆拉卡林显然非常熟悉楼外的路线,好几次卓木强巴已经非常逼近他了,他总能灵活地在墙外避开,忽上忽下,游走于绝壁边缘,没几下功夫,他已经攀到楼顶天台,卓木强巴跟着跳上天台。姆拉卡林在天台急速狂奔,瞬间加速度竟然快过了卓木强巴,跟着开始在天台上从一栋楼顶跳至另一栋楼顶,三道身影急逾闪电,高低错落的城市建筑已然成为三人眼中的游乐园。从一栋楼顶跳至另一栋楼顶,从另一栋楼顶跳入窗户,再爬楼梯而上,或爬墙而上,从楼顶下至楼道,再由楼道阳台或窗户重新爬至楼顶,任何阻碍都无法制止三人前进的步伐,常人眼里难以逾越的险要在他们眼中有如平地一般。房梁,烟囱,钢架,悬梯,楼道,全都是他们的工具,一个个完美的立足点,一次次超越极限的跳跃,那个姆拉卡林的确比前两名少年更具灵巧的身手和弹跳能力,好几次眼看伸手就能捉住他了,都被他一次次有惊无险的避开,卓木强巴恼了。

转眼间,已来到一栋“凹“字形大厦前,这栋大厦主楼高约七十层,左右连接着两栋高楼就像伸出两条胳膊,右边胳膊高约四十层,左边胳膊高约三十层,两条胳膊间距离足有三十多米。姆拉卡林和卓木强巴他们是从右边一栋近六十层高楼跳至左胳膊大楼上的,姆拉卡林并未停下,看样子准备继续冲跳,卓木强巴在空中就已经看到两栋楼的高度差和间距,心中不免疑惑,难道说,那个少年准备直接跳过去么?只有十米落差,却横着三十米间距,这个距离,就算是亚拉法师来也无法跳过去啊?

那名少年一个鱼跃冲顶,身体冲向半空,约只飞出不到十米,身体就已坠至低于对面大楼的高度,却见他从腰间捞出一捆纤维绳,大力一轮,竟然将一个小型锚钩扔了出去,带绳的锚钩在空中划过一到弧线,准确地挂住了对面大楼边缘,那名少年在空中一荡,跟着飞了过去。卓木强巴却只能在天台边缘一个急刹车,呆立的看着这一幕发生,巴桑也追来了,恨道:“混蛋,竟然会这一手,要是我们的飞索还在……”

那名少年三下五除二,已经攀至对面楼顶,对着卓木强巴他们放肆地大笑起来,说着卓木强巴听不懂的俄语,这种空中抛绳抓物,便是他赖以成名的绝技,是他向号称蜘蛛人的阿兰·罗伯特学来的。左右大楼与主楼间是隔断了的,如今卓木强巴他们想要追上去,得先想办法从左大楼下至底层,然后爬三十层楼梯上去,速度再快的人,没二十分钟过不去,而二十分钟,那少年早就跑没影了。看着在对面做鬼脸的蓝头发,巴桑怒火攻心,卓木强巴反显得较为冷静,没有弓型底的弹力助推鞋,也没有飞索,这么远的距离直接跳是不可能了;从楼道下去绝对是下下之策;两楼与主楼间是玻璃橱窗隔开的,可以砸窗而入,可是要从走廊中穿过,还要下十层楼,只要那少年从视野中消失,在这茫茫城市中要想再找到他,就极其渺茫了;主楼正中,有两幅从楼顶垂下的巨幅标语,与左右两楼各间距六七米,而主楼正中有一个大大的铜制徽章,似乎是这个公司的标志,正悬在三十五层楼的高度,虽说是圆形标志有弧度,但可以立足的地方还有两米左右,现在唯一的问题是,自己穿的这鞋,根本就做不到沿墙而行!一个个想法在卓木强巴脑中升起,又一个个被他否决,虽说只是一瞬间,他至少思考了五六种方案,偏偏没有一个可行,卓木强巴愤而发力,将主楼和左大楼间的玻璃橱窗砸碎一大块。

机缘巧合,当玻璃橱窗被砸碎后,卓木强巴愕然发现,那橱窗内,整齐地码放着纸盒,虽说不认识上面的文字,但那盒面的图案已经表明了里面的内容,加上巴桑马上说道:“职业篮球鞋!是阿迪达斯的……”这里竟然是一个堆放鞋的货舱,卓木强巴顺手抽出一盒,尺码大小刚好合适,此时姆拉卡林已经挥手作再见,转身慢慢离开,他也确实跑累了。

“等着瞧!”卓木强巴迅速换上了弹力极好的职业篮球鞋,双足顿地跳了两跳,巴桑也换好了鞋,问道:“能跳过去吗?”

“跳不过去。”卓木强巴看了看横在两楼之间的主楼,又看了看转身走出四五步,还在回头望的蓝头发,然后自信道:“但是能跑过去。”

倒退二十米,一个助跑,瞬间加速,然后沿墙起身,斜着在墙面上飞奔起来,蹭蹭蹭蹭,七米间距,很快就横着跑了过去,此时身体开始下坠,但卓木强巴手臂一长,已抓住悬挂在主楼当中的巨幅标语,脚下不停,继续沿墙飞奔,很快跑过十数米,看准正中巨型铜制标志的位置,卓木强巴手松开,下行到标志上,并不停歇,只是作为一个落足点,一鼓作气,在落足点上重新发力,继续向右沿墙奔走,快下坠时,又抓住了右边的巨幅标语,借助标语的支撑,在墙面上越走越高,直接向对面大楼顶部冲去……

一连串的动作直把巴桑看得目瞪口呆,虽说那些基本动作自己都会,可是要在这样的地形和环境下,如此没有任何停留地奔走过去……巴桑犹豫片刻,只能叹息着从卓木强巴砸开的玻璃橱窗进入了主楼。

姆拉卡林再次回头,他愣住了,原本还在对面高楼边缘束手无策的两位大叔已经不见了,而自己立身的大楼边缘,一位大叔正像幽灵般从天台外探出头来。怎么过来的?姆拉卡林无法想象,不能理解,一种发自内心的寒意从足底升起,蔓延全身,他来不及细想,转身回跑,两人在高楼林立的城市中,又一次展开了间距五十米的追逐跑,只是这次,情况完全变了。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6/193.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