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藏地密码6 > 40.5 陷阱

长时间奔袭,卓木强巴感到身体微微有些发热,又一次跳跃高楼,身在空中的他猛的一个激灵,身体只是微微发热,可是,已经跑了这么长距离,半空回头望,巴桑已经脱掉了皮衣,不知扔哪儿去了,看样子也有些累了,可是自己,为什么自己没有感到气喘,那种感觉,就像鱼儿在水里自由的呼吸,鸟儿在天上顺风翱翔,这样的奔跑,难道还不是自己体力的极限么?

卓木强巴在空中控制身体旋转一圈,身体很自如的做到了,只是微微发热吗,难道说,还没有使出全部的力量,他看了看前面那个蓝色的标记,好像飞蛾眼中的火焰,跳跃着,是个标靶,追上他,还要快,更快,更快,更快……

卓木强巴巨幅起荡的胸腔竟然将黑色皮衣上的纽扣一颗一颗崩断开来,黑色皮衣犹如斗篷般乘风展开,犹如黑鹰展开了羽翼,那不是在奔跑,他开始飞翔,飞翔在城市之间,穿梭于高楼当中,猎风带起了裂帛之声,身体涌起前所未有的畅快感,就是这种感觉,这才是自由的感觉!五栋紧邻的高楼呈阶梯状排列,落差七至十五米不等,姆拉卡林跳下,一个侧肩翻滚,跑动,接着跳入下一层台阶,在超过十米高的台阶使用钩绳滑至一半才敢跳跃。卓木强巴则不,他展开的军衣像蝠翼一样带着他向前滑行,超过十米的高度他也直接跃下,一个侧地滚翻,站起身来继续追逐。

两栋高楼间有宽约两米的夹缝,姆拉卡林深吸一口气,身体横躺,手足伸直排成“一“字,卡在了夹缝间,手臂和双脚小心的挪动,向下挪移。卓木强巴高大,他双臂一展,双脚一蹬,直接站立在夹缝当中,撑作一个“大“字形,手足微松,双手掌握方向,双足控制力度,直接下滑。

来到楼间平台,姆拉卡林飞身直下,半空中又抛出钩绳,反钩平台,借着绳力,有惊无险地下移近二十米,卓木强巴赶到边缘,趁姆拉卡林尚来不及收起钩绳之际,看准他的高度,将绳子的钩抓一刀割断,心道:“没有了锚钩,看你怎么用。”

姆拉卡林刚好落地,仰头看着卓木强巴,也在暗想:“没有绳索,看你怎么跳,难不成这二三十米高度你也直接跳下?”

却见卓木强巴左右一瞄,奔向左侧高楼,一个翻身跃向楼外,怎么会没有直接落下?姆拉卡林定睛一看,只见卓木强巴右臂直伸,牢牢抓住楼外的巨幅广告,从中撕裂一缕,正如悬挂吊缆一般不急不缓的降落。离地十五米,广告即将到头,卓木强巴身体一荡,拉着广告布向左疾走,空中身体一顿,手已松开,刚好又抓住另一幅广告,在姆拉卡林眼中,那黑色的身影,已如梦魇中的妖魔向自己靠拢。

他在墙上飞走,横跨十余步,一道广告横幅到头,手一松,再一挽,又抓住另一道广告横幅,荡过楼间间隔,继续在墙面大踏步横飞,再一松,再一挽,手臂一绕,“哧“的滑下十米。

太可怕了,沿着垂直的墙面快速横移,这是跑酷么,这是在飞啊!姆拉卡林的腿已开始有些发软,固然身体脱力所致,但眼前所见,也带给他不小震撼。

逃,姆拉卡林震惊之余,总算挪动了脚步,他此刻只想逃,甚至忘记了自己是在做什么,那些人为什么要追自己,心中只反复疑惑,反复思索:“我是欧洲跑酷极限挑战赛冠军,为什么,为什么甩不掉他们,为什么!”

房舍渐渐低矮,间隔渐渐稀松,,姆拉卡林左右蹬墙蹿上一道五米高的平台,放眼一望,心中稍喜:“就是那里了,只要到了那里……”

而此时,卓木强巴已然在他身后了,他并未停下,而是一个纵跃,从姆拉卡林头顶跳了过去,拦在前面,姆拉卡林转身回望,巴桑亦从另一栋大楼跳了过来,封住了退路。

两人一前一后将姆拉卡林夹在当中,亦只有一前一后才有可以跳跃的楼顶,左右都是宽敞的街面,这孤立的高楼与左右建筑的落差有三四十米高,而天台外的墙面结构,姆拉卡林并不熟悉,他被逼上了死路。

巴桑大口地呼吸,莫斯科冰冷的空气直沁入肺里,姆拉卡林更是需要双手扶着膝盖才能站稳,唯有卓木强巴,傲然而立,虽然他的心也狂乱的跳动过,可是那种奇怪的呼吸,却让他在停止奔跑后,心跳很快平息下来,不需要做深呼吸也不会感到气紧。巴桑质疑地看着卓木强巴,看不透,这样的奔跑却没有丝毫气喘,在他见过的人里,恐怕只有亚拉法师和吕竞男才能做到吧,强巴少爷究竟身体发生了什么变化?难道说,蛊毒在蚕食他生命的同时,也带给他前所未有的体能?

“跑啊,怎么不跑了?”明知对方听不懂,卓木强巴依然大声咆哮起来,并横眉冷对着逼近。

虽然听不懂,看也看得懂,姆拉卡林害怕地将背包扔给卓木强巴,并抱头大声道:“不关我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是有人出钱让我们做的,不关我的事啊!”在这种凶恶的气势面前,他已经放弃反抗了。巴桑赶紧告诉卓木强巴。

卓木强巴似乎并不打算放过那少年,他一把抓住挎包,挎在肩上,仍大步向姆拉卡林欺近,并抓住没有反抗的姆拉卡林,双手一托,举过头顶,来到天台边缘,大声道:“谁让你这么做的?是谁?”

巴桑在将卓木强巴的话翻译过去的同时心中也在惊诧,这完全符合自己的做事风格,可是,强巴少爷,这还是强巴少爷么?分开的时间并不长,眼前的强巴少爷仿佛突然变了个人似的,充沛的体力,敏捷的身手,暴躁易怒。

姆拉卡林惊恐道:“我不知道,有人,有人给了我们一笔钱,让我们跟着你们,说有一件东西,让我们抢过来,别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里面有什么,我真的不知道。”

巴桑翻译了,卓木强巴不信,道:“那人叫什么?他怎么和你们约定的?在哪里见面?你们有多少人?在哪里?”他拎着少年上下摇晃,当棍子抡,连巴桑也不得不劝解道:“强巴少爷,强巴少爷!他快被你弄晕过去了,快停手!他不是我们的敌人!”

卓木强巴闻言大惊,放下已经翻白眼的姆拉卡林,心中也是一阵不安,暗道:“我这是怎么啦?刚才那股怒火,自己竟然无法控制。”他有些惊异地看着自己的手,明显地感觉到,那种呼吸的方式,带给自己的不仅仅是体力上的补充,那是一种精力上的补充,浑身上下充满了精力,但同时又强烈地渴望着发泄,自从那天在酒吧群殴之后,就仿佛狼尝到了血腥的滋味,总是还想发泄,这究竟是怎么了?

卓木强巴举目四望,远处一片起伏的山峦,白色覆盖着大地,他们竟然从莫斯科市中心一路狂奔到了郊区,那高低错落的房屋楼顶,真的自己是从那么远的地方连续不断的跳跃过来的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依然感到不够,精力还很充沛,还想发泄。

巴桑接过背包,打开看了看道:“走吧,东西已经拿到了,看来我们已经被盯上了,得赶紧回国才行。”

话音未落,“嗖“的一声擦耳而过,卓木强巴和巴桑都熟悉这声音,那是子弹破空之声,两人赶紧低头,看地上时,那一枪竟是将那已无法动弹的姆拉卡林击毙了。卓木强巴道:“快离开天台,下去,下去!”

二人离开楼顶,来到街面,莫斯科的郊外一如平常农村的空寂,远远的白桦林勾勒出一条黑色的曲线,看不见的敌人不知埋伏在何处,不知子弹会从哪里飞来,两人尽量找隐蔽物潜行。此时才发现,这郊区街道上,竟然无人行走,显得空荡而诡异,巴桑道:“看来,他们早就准备好了,要引我们来这里。奇怪,怎么会准备得这么周详?”

卓木强巴道:“应该是我们离开中国,不,是我离开中国那一刻就被盯上了,看来他们仍未有死心,坚信我还在寻找,是我们大意了,真该死!”

巴桑按着军匕道:“现在怎么办?”

卓木强巴道:“小心离开,如果能到市区他们就不敢乱来了,照理论,他们不敢贸然杀死我们,或许是要用强迫使我们加入吧。”

“用强?”巴桑浮现冷笑道:“那就好办。”

拦路者很快出现在街道中,那是十余个俄罗斯大力士,个个身高一米九以上,穿着厚厚的冬装更显魁梧,就像十几座小山。在他们之中,有一个显得微不足道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三番五次来找卓木强巴的中国胖子,在大力士之间他就像一个球型侏儒,胖乎乎的小脸正笑容可掬,他道:“想不到又见面了,卓木强巴先生。你可骗得我好苦,我还以为你真的放弃了呢,你说的那些故事,恐怕也都不是真的吧?”

卓木强巴道:“我也没想到,你这个信使还有这么大的权力,一路跟到这儿,真难为你了。”

小胖墩还没有放弃,依旧劝解道:“我不明白,为什么不考虑和我们合作呢?卓木强巴先生?和我们合作吧,这可真的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卓木强巴道:“如果我们说不,你是不是就不准备让我们离开这里了?”

小胖墩摇头道:“如果那样的话,多可惜啊。”一个手势,身后的大力士们一个个弯腰扎马,摆出一副不可撼动的架势。

卓木强巴微微一笑,显得很平静,但心里正升起一种渴望,他一直在压抑自己,告诫自己,不可以嗜血,不可以崇尚暴力,旁边的巴桑早按捺不住,冲出去道:“打吧,还啰嗦什么!”

他的第一拳,却是冲尚未来得及后退的小胖墩去的,直接击中面部,可怜的小胖墩,喷出两颗大牙,鼻头被压扁,再也做不出那种和蔼可亲的笑容了。跟着巴桑一脚踏在其中一名大力士蹲成弓步的膝盖上,一个倒空旋踢,鞋后跟重重踢在大力士的下颌位置,不过大力士的身体优势确实明显,这一脚重击,居然没能让他倒下,反而一记铁拳,将巴桑击得倒飞出去。巴桑落地翻滚一周,又站了起来,不由摸了摸被铁拳击中的腰肋软处,那拳头还真重,若不是厚厚的冬衣,恐怕肋骨都被打断了,但他很快又冲了上去,面对高出自己两个头的大力士,根本未有畏惧。

卓木强巴的热血在燃烧,他的手,已经不由自主握紧了拳头,他强迫自己松开,可是很快又握在了一起,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还是这种感觉更好啊。大力士们见卓木强巴的手在发抖,以为他怕了,其中两人,一左一右夹击上来,颇有蔑视的味道,卓木强巴正在思索:“在天台的那一枪,是距离五百米开外射来的,这里不应该才这几个人,看来已经布下天罗地网,真是,需要这样大动干戈么?”

左边铜钵大的拳头已经飞了过来,卓木强巴忽的弯腰低头,避开拳头,跟着左腿一扫,那右边的大力士立足未稳,仰面就倒,左边那位还不以为然,只当看同伴出了个糗,没想到,卓木强巴跟着身体逆时针一转,全身的力量灌注在右拳上,结结实实地全部嵌入那正在倒地却尚未倒地的大力士肌肉当中。一米九五的身高,接近两百公斤的体重,竟然被这一拳,打得整个人离开了地面,借着拳势,卓木强巴左手跟着一托,居然将身高体重远远超出自己的大力士托了起来,就像一个貌不惊人的普通人,双手竟然能举起一头公牛,别说其余大力士看呆了,连巴桑也呆了一瞬,他仅知道强巴少爷力大,可能是特训队中力量最大的一个,可是也没想到,竟然力大如斯。

卓木强巴举着那名大力士抡了一圈,逼开前来增援的另一人,跟着一掷,硕大的人肉炸弹顿时又撞倒四五名大力士。刚刚从牙痛中清醒过来的小胖墩,正好看到这一幕,心头顿时凉了半截,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对方的实力,不知道是否该明哲保身,暂时撤退呢?

卓木强巴不动如山,看也不看倒下了的大力士,只瞧了瞧自己的手腕,就是这种感觉,身体正在发出信号,它需要发泄,自己已经很多年,没有用尽全力来打出一拳,刚才那一拳,感觉很不错。他身形忽动,欺近左边那位,身体一侧,避开一击直拳,腰部一折,又避开了一击勾拳,此时,已经贴身站在那高他一头的大力士面前了,一手抓腰带,一手拎衣领,“呼“,又是一名大力士被举了起来,又一颗巨大的人肉炸弹被扔了出去。

大力士们这才震惊了,这个中国男人,竟然拥有这么可怕的爆发力,两名最先反应过来的大力士,以冲撞方式,快步向卓木强巴跑了过来。两座移动的山,两头奔驰的象,那大踏步的奔跑,连地基也跟着颤动,卓木强巴不退反进,迎着两头巨兽便冲了过去。

巴桑刚刚一个就地翻滚,避开一名大力士的拳头,侧头看着强巴少爷朝着超出他体型的两名大力士冲去,心想:“强巴少爷究竟要做什么?这种直接的冲撞他一点身体优势都没有啊,何况是以一对二。”

相隔近了,只见卓木强巴突然一个跪地滑行,竟然从两名大力士中间穿了过去,同时双臂一张,拦住了两条象腿,手上发力,两名大力士顿时跌了个狗啃屎。卓木强巴站起身来,拎着两条象腿,左手一甩,右手一抡,那两头巨兽立刻翻滚着,从哪儿来,便往哪儿去了。

卓木强巴傲立在夜风当中,伸手一指,扫过那一排大力士,用英文大声道:“下一个!”

声音在风中回荡,大力士们竟然没有谁再愿意当先冲出去,卓木强巴微微低头,那双眼睛如刀锋掠过,盯住了所有的大力士们,道:“既然没有谁过来,那么–“身形暴走,朝着大力士人群冲了过去。

一条铁臂犹如钢筋横生,卓木强巴避其锋芒,顿足一跃,右脚在大力士膝盖一点,反身左脚就踏上了大力士横伸的手臂,跟着右脚后跟一撞,正中颜面。退后一步,踩在大力士的肩上,一个倒空翻,顺手一撸,箍住了一名来援的大力士脖子,以自己身体下坠之势令其仰面后倒,跟着就在大力士喉管上一掌斩下,让那家伙双手捂着脖子半天喘不上气来。卓木强巴落地,右手单臂一撑,避开人流中飞来的一腿,同时自身单臂支撑着,整个人倒立着,双足足尖连续七次踢在一名大力士颈部右侧同一位置,虽然没将他踢倒,却让他眼前发黑,头晕脑胀。

跟着身体翻转过来,紧接着势大力沉的一拳,打得另一名壮汉踉跄着连退数步,卓木强巴飞身上前,再补他一脚,让那人直接扎进人窝里,也解了巴桑之围。身体,比任何时候都更加灵敏,力道,比任何时候都还要巨大,卓木强巴在巨人群中上下翻飞,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来去如风,犹如魅影。那些大力士,从来没见过这么怪异的打法,忽之在东,倏之在西,眼睛看到那人时,身体就已经遭到那人的拳击,自己的拳递过去时,那人已闪得无影无踪;那人的拳也是端的怪异,有时硬如钢筋,被一拳击中,如遭车撞,有时又软而无力,或后起发力,自己想要反击,那人已借着拳头的力量反弹开去,自己空有一身大力,却频频打在空处。

卓木强巴左脚踢在一名大力士腰际,借力一弹,右脚踩上了另一名大力士胸口,在对方拳头挥来之前,他又已经一弹跳开,身体直奔空中,双手抱拳,对着前面一个莽头莽脑撞来的力士当头砸下,再度借势空翻,避开身后袭击,稳稳当当的落地。他拳头松开,又再次捏紧,还不够,双腿用力一蹬,身体如离弦之箭又冲了上去。倒地铲射,上前弓马步直击,反身侧踢,旋身肘击,前空翻,后空翻,倒空翻,转体三百六十度,七百二十度,一千零八十度,还不够!卓木强巴双手拳头倏张倏合,左右开弓,前后抗敌,有许多平时自己都想不到的动作,竟然在打斗中就酣畅淋漓地使了出来,对他而言,这简直就是一个新的身体,前所未有的感觉,特训时的攀岩,飞墙,负重跑跳,擒拿,格斗,包括以前自己所熟知的太极,摔跤,拔河都被融合在一起,完全是一种自创的行之有效的击倒敌人的方法。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6/194.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