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斗】

巴桑只需同时闪避两三名大力士,对此显得游刃有余,他一直观察着卓木强巴,心中的震惊一波高过一波,他一直以为,自己能和强巴少爷打成平手,可是今天看来,自己绝对不是强巴少年的对手。

那种怪异的打法,更让大力士们感到力不从心,不知道该何从下手,很快就被打得“嗷嗷“直叫,那情形,就像一群公牛围着一头狼,虽说他们貌似强大,却只能吃草,而那狼,却要吃掉他们。

卓木强巴站在大力士当中,当他停下来,没有人再敢靠近,他那握拳的手,依然在微微颤抖,不够!还不够!自己都无法控制,那拳头,它自己想递出去,一次又一次,飞速地击中他人的身体,他再次冲了过去,大力士们不由自主地闪出一条道来,避免发生直接冲突。

终于,当所有的大力士都倒地之后,卓木强巴的心情才稍稍平复,那种心情,就像种庄稼的农民,一天劳作后微感疲惫,但却很是欣喜,为什么会产生一种满足感?卓木强巴不解。那小胖墩,则早已不知消失到哪儿去了。

卓木强巴不理会满地翻滚呻吟的巨汉们,来到巴桑面前,询问道:“还能走吗?”

巴桑急促呼吸着反问道:“你……你吃了什么?这样,这样打都不累么?”

卓木强巴耸耸肩,道:“不累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来,我扶你起来,我们离开这里。”他看着自己的手掌,同时心里回忆起吕竞男的话:“通过呼吸,你甚至可以获得,比单纯的肌肉训练更强大的力量,更完善的内环境,更好的精神状态和更敏捷的反应力。”

还没走两步,又遭遇敌人阻截,竟然是那胖子去而复返,他身边还跟着一个戎装劲旅的外国人,身后的那群外国人个个黑色西服,手持警棍,看体型和外貌,不像当地人。那领头的外国人看了看地上躺着的大力士,用英文对胖子道:“刘,你看,我们要是早合作,也不用搞成这样啊。”

胖子刘少了两颗牙,说话露风,那囫囵的英文只能说清一半,他道:“安德烈,你少得意,我们的合作只是暂时的,以后怎么分以后再说。你暗中派人跟着我,这笔帐,我们以后还要清算呢。”

安德烈笑,对卓木强巴道:“啊哈,卓木强巴先生,久仰大名,我家主人希望请你去他那里坐坐,不知道肯否赏光?”

卓木强巴看了巴桑一眼,道:“没看见我正忙吗,以后有空再登门拜访。”

安德烈道:“中国有句熟语,来得早不如来得巧,竟然这么巧碰上了,就请吧。”

巴桑看着卓木强巴,摇头道:“我没力气了。”

卓木强巴道:“他们请我我们就去么?那也太小觑我们了。”

安德烈竟然能听懂他们说的中文,笑道:“卓木强巴先生,你很耐打,不过……”看向身后的黑西装们,道:“一个人的体力终究是有限的,我的主人脾气很坏,请不要激怒他。”

卓木强巴看了看那些戴着黑手套,手拿黑胶棒的家伙,道:“哼哼……”

安德烈道:“你手里握着金库的钥匙,所有的人都要找你,其实,你只有两个选择,一是与我们这些合法又讲理的正规大帮派合作,得到一大笔安享费,二是落入那些不遵纪守法的小帮派手中,啧啧,那可就惨啦,他们一向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甚至不惜威胁到你的生命也要从你口中套取他们想要的东西,你瞧,聪明的你一定会从二者间做出明智的选择。”安德烈说得正气凛然,好像真有那么回事。

胖子刘冷嘲热讽道:“得了,安,别在那里卖弄你的口才,这家伙是块硬骨头,油盐不进,软硬不吃,能说服他,我早说服了。”

卓木强巴放开巴桑,道:“你错了,我还有第三种选择。”

安德烈皮笑肉不笑道:“哦。”

卓木强巴道:“我自己去找那金库,不管大小帮派,让你们都靠边站。”

安德烈道:“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卓木强巴道:“尽管来试试。”

冷风中静默片刻,卓木强巴平和地调整着呼吸,体内一股热流渐渐涌遍全身,安德烈伪善的笑意渐渐消失,一双蓝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卓木强巴,也不见他做什么动作手势,身后的黑衣人突然得到信号,潮涌般扑向卓木强巴。

第一个冲到卓木强巴面前的黑衣人,高举警棍准备迎头劈下,不知怎么的,手腕突然被卓木强巴捉住了,跟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大力传来,自己的警棍重重地砸在了自己的头上,顿时晕了过去。卓木强巴顺势一拉扯,将黑衣人整个人抡了出去,警棍落在自己手中,在空中连劈三记,竟然发出“咻咻“的破空声。

安德烈脸色难看了些,道:“出手可真快。”

胖子刘眼角跳动道:“这算什么,待会儿你才知道他的厉害。”他看了看安德烈带来的黑衣人,又道:“你带的这些人,恐怕也不够他打的。”说完,拍了拍有点转筋的小腿,准备再度脚底抹油,开溜。

“是吗?”安德烈面露冷笑,看着身边的另一名黑衣男子,这名男子咧嘴一笑,大步迈入了混战圈。

那名黑衣男子身高体型与卓木强巴相若,黑色长风衣衣摆几乎垂地,宽沿军帽则遮住了他的双眼,只露出一张岩石般的脸,看着那人的背影,胖子刘不知为何,感到天气更冷了。

前后左右都是敌人,到处都是警棍划过“呼呼“的声音,卓木强巴在人群中寻找空隙,往往自间不容发中掠过,只见他身体向后退出一大步,正好封死从后迎来的一名黑衣人的去路,手肘重重一击,那人连惨号都来不及发出,跟着前臂顺势一挥,另一名站在旁边的倒霉鬼鼻头被警棍敲得凹了进去,他弯腰俯身,避开后脑的警棍,同时右腿伸出,踢飞一人,跟着将鼻头凹陷的家伙拎至自己身后,挡住了另三根警棍,横着一挥,逼开身前二人,身体一转,转向后方,用警棍支开一人,拳头又送走另一位,一时间场面混乱,人头涌动,不时有不幸者从人流中飞起,伴随着惨叫声,打得昏天黑地。

卓木强巴手持警棍,犹似击剑选手,倏进倏退,有攻有防,在人潮中如鱼得水,灵动异常,极尽身体之变化,以一人之力,生生将数人之众,拦在路口。无奈对方人数实在太多,双拳难敌四手,卓木强巴一个侧空翻,原本避开了上下拦截的警棍,却突然感到有人的手搭在自己肩头!

卓木强巴想也不想,一条右腿无影而出,突然向后一蹬,只感到搭在肩头的手突然松开,又倏的搭在了自己脚踝上,这一惊非同小可,虽然没看到对方的容貌,却能感到对方从容不迫的气势。卓木强巴忽然向前一扑,避开前方的警棍,双手撑地的同时,另一条左腿也踢了出去,感到右脚踝的手一松,双腿一绞,同时双手一撑一挺,做了一个前空翻一百八十度,加转体一百八十度。落地后卓木强巴身体一蹲,一个扫堂腿,将两名侧翼的敌人扫倒,同时看清了自己面前这个黑风衣男子,宽沿军帽下,冷漠的唇角微微翘起,勾勒出一个让人心怵的笑容。

黑风衣男子的笑容古怪,卓木强巴心中一跳,突然发现长摆风衣下,一只靴子已经贴近自己面门,他赶紧侧身避开,同时不忘伸臂往那人膝盖一拦。黑衣男子露出赞许的眼神,那伸出去的腿一缩,再一踢,反而踢在卓木强巴的手臂上,卓木强巴只感到一股大力传来,转体三百六十度,总算用手撑住了地面,没有斜着滚出去。但身体正撞上另一黑衣人的棍子,便在此时,那名黑衣人还未来得及得意,仰头便倒,砸开身后人群,给卓木强巴让出一条路来。卓木强巴有惊无险,只见那倒地的黑衣人额头汩汩的渗出血浆,是枪口,卓木强巴心道:“难道还有人助我?”

黑风衣男子也看到倒地的黑西装,皱了皱眉头,却见卓木强巴又站了起来,目光炯炯地逼视自己,他扶了扶帽沿,一双冷漠的眼睛与卓木强巴对视着。一种奇异的感觉从黑风衣男子的眼里传了过来,卓木强巴只觉得自己全身的毛孔都在缩紧,身上的每一块肌肉绷得快要断裂一般。卓木强巴突然生出一种奇怪的联想,那名黑风衣男子似乎想用目光将自己锁死,就像在医院遇到王佑时一样,令自己全身无法动弹,而自己的肌肉正拼命反抗着。便在此时,黑风衣男子的拳迎了过来。

看着由小变大的拳头,感受到那凌厉的拳风,卓木强巴竟然升起一种有心无力的感觉,仿佛自己的前后左右,退路都被那拳头封死了,而自己身体作出的本能反射动作,竟也跟不上对方的拳速。他堪堪举起双臂,两人的拳架在了一起,紧接着那黑衣人便一拳快似一拳地攻了过来,卓木强巴疲于应付,五招中能反击一招。只见两人拳来拳往,扳,挡,锤,突,四只拳头如猛虎雄狮,咬合在一起,直拳,勾拳,刺拳,层出不穷;忽而以拳化掌,绕,转,截,斩,又化作了毒蛇蝎尾,缠斗不休。在旁人看来,只感到眼花缭乱,看上去好像两人都生出了十几只拳头一般。同时两人的脚下也不曾停歇,勾腿,别腿,压脚,膝撞,极尽身体之变化,力求在速度和力量上压制住对方。

至于谁优谁劣,只有卓木强巴自己清楚,对方在变招,格挡的时候犹有余地,自己却是竭尽所能,已经达到了身体的极限,如果对方再将拳速稍作提高,自己肯定跟不上。

卓木强巴的担忧不幸变成了现实,十余招后,黑风衣男子对卓木强巴有了兴致,突然拳速一变,卓木强巴只感到眼前一花,四面八方都是拳头,赶紧双拳一架,护住面门,只觉得一股大力从两臂交叉的地方传来,顿时“蹬蹬蹬“退出好几步去。退却间,看见黑风衣的衣摆正向自己袭来,心知这一脚无法避开,只能硬抗了。

不想,一名黑衣人见卓木强巴落了下风,邀功心切,竟然举着警棍切了进来,正好插在卓木强巴与那黑风衣男子之间,黑风衣男子大怒,用俄语骂道:“滚开!”飞起一脚,那名兴冲冲的邀功者如断线风筝,越过六七名同伴的上空,不知落向何方。卓木强巴得有喘息的余地,同时心中暗惊,若那一脚踢在自己身上……

胖子刘看着局势的悄然变化,惊愕道:“那,那人是谁?”

安德烈笑道:“瓦列里,我们俄罗斯的无冕格斗天皇,在拳脚上论功夫,没有人能打得过他,他可是我们老板的终极保镖。”

就在卓木强巴避开瓦列里的同时,火线一闪,卓木强巴只感到面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子弹竟然是贴着自己面颊飞过去的。卓木强巴赶紧翻滚倒地,在人群中隐蔽,心惊道:“怎么回事?不是助我是想杀我?他们应该是打算从我这里获取信息,可是,这一枪分明是想对着头打……而且,这里这么多人,他们连自己人也不顾么?难道还有别的人?”

身边的人又蜂拥上来,卓木强巴不及细想,再次陷入鏖战。

当第三颗流弹击中黑衣人时,安德烈发现不对劲了,他迟疑道:“怎么有枪?谁在开枪?是不是你的人?”

胖子刘道:“胡说八道,我的人全在地上呢。看来,不只是你跟踪我,你也被人吊着呢。”

安德烈道:“你,你,你们几个,去那边楼上看看,到底是哪方面的人。混蛋,连我们的人也敢打,活得不耐烦了。”

撤走部分黑衣人,加上那围绕在卓木强巴身边的冷枪,其余黑衣人也不敢过于逼近,卓木强巴身边的压力骤减,他一面在黑衣人中游走,一面警惕地看着瓦列里移动的方向,尽量保持着与那人的距离,此时的黑衣人,反而成了他和瓦列里之间的屏障。

忽然街道东部喧哗,竟又涌出一群人来,安德烈慌了手脚,吩咐道:“快,你们去,把他们拦住。”同时和胖子刘各自掏出手机,叽里咕噜地向上层汇报。

又撤走一半黑衣人,卓木强巴和巴桑也看到了东边赶来的人群,一扭头,西边灯光摇晃,不知道又来了多少人,安德烈苦不堪言,道:“怎么还有人啊!你们几个,去西边。喂喂,是,是……我……我尽力。不不,一定办好,可是……”

巴桑架开一根棍子,踢翻一人道:“这么多人,看来一时走不了了。”

卓木强巴靠着巴桑背面,推开三人,道:“可是一味缠斗也不是办法,我们只有两个人。得想办法离开。”

巴桑摇头道:“人太多,还在往这里赶,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好像早就埋伏好了的一样。”

此时南面又涌出一拨人来,和西边挥舞手电的一言不合,似乎又干上了,卓木强巴昂头望了望,和巴桑且战且退,来到墙边,道:“看来这里应该是他们和那些跑酷者约定的见面地点,我想,估计是利用跑酷者引我们来这里,而他们,又被另外的势力盯上了,一个串一个,总之,那些平时藏在我们身边的,我们没有发现的,现在全都出来了。全世界有七十几个大组织想找神庙,我就说,不可能只有胖子一个人来找我。”他心知,那些势力恐怕是准备坐山观虎斗,然后来个渔翁得利的,只是那个黑风衣男子的出现,才打乱了他们的部署。

巴桑道:“问题是,现在我们怎么脱身?强巴少爷。”

“嘿,你们跑不了了。”一句俄语接过了巴桑的话头,巴桑一看,一个穿长风衣,戴宽沿帽的高大男子堵在他们正面,此时黑衣人已经和别的团伙打得难解难分,正好给他们三人留出了空隙来。

“什么人!”巴桑一看,这家伙一个人竟敢来堵他们两个人,捏紧拳头就冲了上去,卓木强巴在身后急呼:“小心点,巴桑,他很厉害!”

话音未落,巴桑已经冲到瓦列里身前,一记右摆拳跟着一记左勾拳,只见瓦列里伸出一只左手向左一挡,向右一拨,轻巧地化解了巴桑的攻势,跟着左臂一伸,正中巴桑胸口。巴桑一跤跌地,来不及细想,右手一撑,两条腿凌空飞起向瓦列里小腹袭去。瓦列里微微一笑,双脚不动,上身轻轻后仰,避开巴桑的双腿,跟着用左手在巴桑脚踝处一捞,一抬,竟然让巴桑倒立起来,接着就是一个转身,起脚!

眼看这一脚侧踢就要正中巴桑的脊椎,卓木强巴及时赶到,一脚向瓦列里小腿踢过去。

瓦列里的腿伸缩自如,攻势一转,小腿一缩一勾,反而带得卓木强巴一个趔趄,此时巴桑已经翻转落地,双腿一蹬,整个人又向瓦列里猛扑过去。

直到这一刻,俄罗斯格斗天皇的真正实力才显露出来,同时应付卓木强巴和巴桑的联手攻击,丝毫不落下风,巴桑人矮臂短,对他构不成威胁,他将攻击的重心尽数放在了卓木强巴的身上。卓木强巴苦苦抵挡,瓦列里的双脚隐藏在那件长风衣的衣摆下,根本看不见他如何出脚的,而且他的拳速和拳劲更胜卓木强巴一筹,此番全力攻击,顿时让卓木强巴应接不暇。

数十招后,卓木强巴和巴桑同时中拳,虽然都化解开了瓦列里拳头上的力道,但两人还是齐齐后退,一直贴到墙根才稳住身形,两人都在喘息,惊骇地对望一眼,用眼神交流了一下意见……

“这人是高手!”

“不是对手!”

“这面墙的二楼有栏杆,我能上去,你助我!”

“收到!”

“走!”卓木强巴突然大喝。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6/195.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