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呼喝的同时,巴桑一个稳步扎马,双手十指交叉兜在胸前,卓木强巴大步跨过来,一脚踩在巴桑大腿上,跟着就踏在巴桑手心里,巴桑用尽全力,奋力向上一托,卓木强巴如大鹏展翅,摇扶直上,顿时抓住了二楼的栏杆,一个中穿腿上栏,双腿一别勾住栏杆,反身下垂,抓住巴桑举起的双手一提一拎,将巴桑也拉了上来。

瓦列里这时候才知道他们要跑,冲过来对准巴桑腰际就是一拳,幸亏卓木强巴拉得快,瓦列里一拳落空,顿时在水泥墙上打出一个碗口大小的坑来。

两人双双上了墙头,钻进了楼房之中,瓦列里看着两人逃离的背影赞道:“哇哦!这一手漂亮。”

黑衣人跟着争先挤进楼房,可是,当他们气喘吁吁地赶到楼顶天台时,却只能看着消失在另一栋大楼顶端的两个身影兴叹了。

瓦列里回到安德烈身边,安德烈正气急败坏地指挥黑衣人去追卓木强巴,一面询问:“你怎么让他们跑了呢?”

瓦列里道:“不是寻常特种兵的身手。我可以肯定,他们接受的,是一种以身体应变为主的训练。”

胖子刘不解道:“什么意思?”

瓦列里道:“我是专攻格斗技能的,若仅以拳脚和我交手,就算是部队里的特种兵,再多一两个也已经被我打趴下了,而他们不同,他们在我的攻击下还可以全身而退。”

胖子刘张大了嘴:“那就是说比特种兵还厉害!”

瓦列里摇摇头,道:“他们的动作里,并没有太多的擒拿和格杀技巧,而更多的是灵巧的躲避。哼哼,不过,能把他们训练成这样的人,一定是高手,真想和那些真正的高手们较量一番。”

安德烈道:“现在不是谈论这些的时候,得想办法把他们拦下来!”他心知,老板把从不离身的终极保镖都交给自己了,那是一定要留住卓木强巴的,这次完不成任务,回去不知道会有什么结局等待着自己呢。

瓦列里看着在楼宇间穿梭跳跃,时而攀墙,时而钻窗的卓木强巴和巴桑,两手一摊:“这个我可不会!”

卓木强巴和巴桑,终于离战场越来越远了,巴桑在飞越街区时,看着下面灯光四射,吼声震天,不由道:“真是大场面啊!”

这时,卓木强巴的手机响了,掏出手机接听,只听方新教授道:“强巴拉,你在俄罗斯怎么样?拿到东西没有?拿到就赶快回来,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

卓木强巴道:“导师,你现在才说啊。”

方新教授道:“喂,喂?强巴拉,你那边好吵。”

卓木强巴一手攀住窗沿,看着楼下黑压压的人头,答道:“嗯,我这里人比较多。”

方新教授大声道:“你听我说!吕竞男刚刚回来,她没想到你会出国去。跟你说,现在你身后,恐怕不只是有想从你那里得到有关神庙的消息,还有人要杀你们!”

“你说什么!”卓木强巴心中一动,差点掉下去。

方新教授道:“现在一时说不清,总之,拿到东西就马上回来,不要在那里耽搁。”

巴桑紧随而至,道:“怎么?”

卓木强巴道:“教授叫我们拿到东西就赶紧回去,他说我们现在处境很危险。”

巴桑回想起刚才的经历,苦笑。

回到宾馆,两人不敢久留,直接将资料扫描进电脑,通过互联网传递到方新教授处,取了随身物品立即动身,前往机场,连夜回国。想起这一天奔袭,虽说险遭绑架,但总算把东西带回,两人都是亦惊亦喜。

快飞至浦东机场时,还在为自己的呼吸而感到欣喜的卓木强巴发现身体不对劲了。全身发僵,酸软无力,稍稍一动便疼痛异常,连动一根小指头,整条胳膊都疼得一抖。他悄悄告诉巴桑道:“待会儿下飞机,你扶我一下,我好像动不了了。”

巴桑道:“怎么回事?”

卓木强巴道:“不知道,好像体力透支,现在全身肌肉都松散开来,好像要断掉一样。”

巴桑面色一沉,不知道在想什么。

卓木强巴实在无法理解,心里琢摩,回去得找吕竞男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下了飞机,卓木强巴实在无法行走,巴桑担心他身体有其他方面问题,于是送到医院做检查,但又没发现什么别的问题,一位资深医生听完卓木强巴身体突变的经过,结合临床作出诊断,什么乳酸堆积过多,什么脱氧二酰胺环丙,听得卓木强巴云里雾里,最后总算弄明白,大概就是用力过度,身体脱力了。

在上海医院与教授做了联系,方新教授这才告诉他们另一个消息,原来,吕竞男得到消息,他们以前曾在美洲丛林和玛雅地宫中遭遇的游击武装几乎全军覆没,那次事件让游击队很没面子,毒皇的三大手下之一同时也是游击队中的高层古勒将军曾亲自下令,要将肇事者送入地狱,他们好像拿着一份当时进入雨林有关卓木强巴那个小组成员的资料,还派人来过中国调查,在中国境内,他们不敢乱来,但是一旦出了国门,就很难说了,那些恐怖势力无孔不入,教授也已经叫回了张立,估计就在这两天也会回到上海。卓木强巴不由回想起肖恩提醒过的,游击队为了找到黄金城入口,哪怕追到天涯海角,也不会放过他们这群人,在美洲雨林中发生的事情,竟然还没有结束!

卓木强巴也说了他们那惊心动魄的一天,方新教授连说幸好,不过事态已经逐渐失控,教授更增添几分忧虑,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还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觊觎着那未知而神秘的大门呢。关于他们拿到的资料,方新教授说他已经粗略通看了一遍,大部分是德文原版,只有少部分被英译,俄译过,看来还要找专家,他已经做了备份,并找吕竞男联系专家,让卓木强巴不用担心,只需在医院好好休养,等张立与他们在上海会合后再一起回西藏。

卓木强巴又向吕竞男详细诉说身体出现的不适,一是在医院里,二是这次回国,两次虽然情形不太一样,可都是身体无法动弹,他在话里暗中询问,这和呼吸有没有什么关系。

吕竞男在电话另一头沉默了许久,却说不出一个原因来,只告诉卓木强巴等她回去想一想,估计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回复他,卓木强巴知道,估计是得去问问亚拉法师。随后他和敏敏谈了谈事情的经过,互诉衷肠。

吕竞男挂上电话后,却久久不能平静,卓木强巴向她说的情况,由斗殴所致的全身脱力还可以理解,被人瞟了一眼就浑身无法动弹,这实在是有些骇人听闻。据吕竞男的了解,只有一种情况下会出现这样的身体状况,就好比兔子或小鸡等弱势动物,被猎鹰或灰狼逼上了死角,再也无路可逃时,出于自身意识的彻底绝望,身体就会索性放弃抵抗,令全身无法动弹,如果猎手再一步逼近,猎物就会晕厥过去。可是,要让体格和能力高如卓木强巴这样的人产生出如此巨大的恐惧感,需要什么人才能做到?就算是修为比亚拉法师再高出两个层级的密修大师,恐怕……也很难吧!难道是!那些潜藏于黑暗最深处的势力,也已经盯上了我们这支队伍?可是不能啊?我们这样的小队伍,实在是不应该被他们看上才对。

比之这种危险而不切实际的想法,吕竞男的潜意识里更愿意相信另一种解释,毕竟亚拉法师在交代这种呼吸之法时曾说过,这套呼吸方法,虽然征询了无数大师的意见,不过也只是在理论上行得通,实际运用起来,究竟会出现怎样的状况,谁也说不清。算了,还是等到亚拉法师回来时再议吧,吕竞男幽幽地想着,心里,却像压了一块大石。

两天后,卓木强巴身体渐渐复原,疼痛感减轻,能独立下地行走,张立也在这时回来了,询问着来到医院,一敲开病房的门便大叫道:“哈哈,我回来啦!”

卓木强巴扶着床沿坐了起来,喜道:“瞧你那兴高采烈的样子,这次找到什么好东西了?”

张立道:“大丰收,绝对的大丰收。强巴少爷你一定想不到。”停一停又道:“不过现在暂时不谈这个,我可给你带回来一位大帮手噢,你猜我带谁来了?”

卓木强巴一愣,心中隐约想到了什么,可是还不敢肯定,只听门外已经有人在喊:“强生!”

卓木强巴一弹落地,道:“肖恩!”

那一头银发出现在门口,肖恩和巴桑打了个招呼,跟着大力搂抱着卓木强巴,道:“哈哈,想不到我会来吧!”

卓木强巴攀住肖恩的双肩,道:“嘿,走的时候你连招呼都不打一个,你太无情了!”

肖恩道:“没想到我们还能再见面啊。说真的,在那黑森林里,我不敢相信,你是怎么逃出去的?”

卓木强巴道:“以后慢慢再说,那段经历很长。”又转头问张立道:“对了,你们怎么遇到的?”

张立道:“奇遇。是在沙蓝巴比拉遇到的”

肖恩接口道:“我本准备去鲁阿马河无人区探险,在沙蓝巴比拉采购一些装备,没想到,张立竟然也在那里,他一眼就认出了我,我还纳闷呢,这地方这么偏僻,不会是叫我吧,哈哈。”

张立又道:“见面后我就想啊,我们缺少的正是肖恩这样的经验丰富的探险家,他可是我和岳阳的大恩人,又和我们同舟共济过,有他帮助,我们不又多了个大大的帮手。肖恩起初还不乐意呢,说什么出行计划都准备好了,现在要他临时改变,我软磨硬泡,总算把他拉了过来。”

肖恩道:“我说过,这辈子有机会,一定要来中国的西藏,来看看你们这帮患难朋友,只是当时确实工具都准备齐备,而且还有一群驴友等着,终于,还是被他说服了我。”

卓木强巴道:“你都知道了?”

肖恩道:“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你们要在西藏无人区,找一个非常危险而刺激的地方,张立说,你亲口告诉我会更精彩。”

卓木强巴道:“肖恩,我不得不告诉你,我们去的地方不只是危险和刺激而已,那是十分的危险,有可能会有性命之忧,要不,我先告诉你一些我们经历过的事情,你再考虑清楚。”

“不!”肖恩怒了,站起身来,道:“我已经来到了中国,这表示我已经考虑得很清楚了,虽然还不是很清楚究竟将发生什么事情,但是我决心帮你们一把,就像在雨林你们帮我那样。性命之忧是需要拿到我们之间来讨论的话题么?我们这几个人,哪个不是从死亡线上走钢丝过来的。难道你认为为了朋友出力,还需要考虑自身的生死,还是说我肖恩,尚且没有成为你强生朋友的资格?”

卓木强巴道:“这哪里话,你别介意,我当然是拿你当朋友的,现在我们的确很需要帮助,我也很高兴你的加入,但是在我们中国人的习俗里,是将朋友放在第一位的,正因为如此,朋友的生死,远远高于自身的性命。肖恩,你救过我的命,可以说,你救了我们这一个小组的命。所以,在你竭力来帮助我的同时,我希望你能知道得更多,有关我们的现况,比你想象中更为复杂,你在了解之后,完全可以选择留下还是退出……”

肖恩道:“不用多说了,我已来到中国,便已做出选择,你现在再让我选择一次,就是侮辱我的身份。”肖恩说完,便盯着卓木强巴,那绅士的笑容显得无比坚定,终于,卓木强巴伸出了大手,握紧肖恩的手道:“好,欢迎你的加入!”张立和巴桑同时拍了拍肖恩的左右肩,以示庆贺。

肖恩这才坐下,放松道:“早在雨林时,我就知道,你们可不是简单的去冒险而已,瞒得我好苦。”

卓木强巴道:“其实,当时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去那里做什么。何所谓瞒不瞒,不信你问张立,巴桑也可以作证。不过当时真的多亏了你啊,如果不是你有穿越丛林的经验,我们是怎么也走不出去呢。我对这次出行一直没多大的信心,现在有你,我是信心大增啊,哈哈。”

巴桑从窗户边扭头提醒道:“张立,你们回来时,有没有被人跟着?”

“应该没有。”张立道。

卓木强巴也意识道:“对了,你已经知道我们现在的情形了吧?”

张立道:“教授只是说了情况很危险,让亚拉法师去替我的。我不明白,游击队难道真的追着我们满世界到处跑?亚拉法师就算对古器械了解,但在现代工具方面,我认为他不及我,唉,真是不想中断大采购啊。”

卓木强巴道:“那些器械真的有那么好?让你如此念念不忘。”

张立道:“每个国家,每个地区,都有极具特色的工具,将那些东西的原理搞懂,加上自己的加工改进,就是非常先进的工具,强巴少爷不信可以问肖恩。对吧,肖恩,你也知道那里的工具是很好的。”

巴桑道:“好了,现在恐怕不是叙旧和讨论的时间,我们得离开这里,昨天下午我就发现有人鬼鬼祟祟,现在好像又有人来了。”

张立道:“不会吧,巴桑大哥,会不会多虑了?”

肖恩道:“我们一路回来,没有遇到什么状况啊。”

巴桑看了卓木强巴一眼,道:“你们是没有遇到,我们可遇到了,各方面的势力,绝对是你们想不到的。走吧,张立扶着强巴少爷。”

张立一边帮忙收拾包袱一边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强巴少爷,你和巴桑大哥遭遇了什么情况?”

车臣某大厦内,一名藏在黑暗中的人影沉吟不语,半晌道:“又让他们跑掉了。”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6/196.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