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识冥河】

亚拉法师道:“我们的主绳只有最后一捆了,距离不够。这样大的水流冲击力,你们进去后根本就出不来,如果通道后面不是地下河系统,你们会因氧气耗尽而窒息的。”

张立道:“要不,强巴少爷和岳阳先回来,我们再商议商议?”

“不用。”卓木强巴道:“那个疯子如果真是从里面出来的话,里面必定有适宜人生存的空间,而且一定有办法从里面出来。”

岳阳道:“我们可以将岩壁上固定的主绳拆卸一条。我们带足了一千米主绳,这点距离还难不倒我们。怎样,法师?”

“要是有别的生物呢?”亚拉法师问。

岳阳道:“就算有别的生物,如果是体型足够对我们造成威胁的,它进不了这个洞;如果是体型较小的,以这样的流速,它也不可能逆流而上。”

亚拉法师道:“嗯……这个……”

张立道:“是有些危险。洞穴潜水我听说过,但那都是静水潜水或缓流潜水。洞穴激流潜水,似乎还没有人敢挑战。水底洞穴的可见度能达到五米就算很不错了,一旦没抓牢主绳,你不知道会被水冲向哪里,你怎么出得来?”

岳阳道:“不用担心,我在里面有亲身体会,进入洞穴第三个转折之后,水的流速就大不如刚入洞口时候了。而且我们会把主绳牢牢地固定在壁缝里,我能确保它的安全性。强巴少爷,你说如何?”

卓木强巴回忆起他们在阿赫地宫中水火地狱里的经历,但这时的情况和那时又有所不同,这次装备很齐全,而且比上次更有经验。思虑再三,最终他道:“我们至少需要三个人,一个守洞口,两个进洞穴,彼此间好有个照应。”

岳阳马上道:“张立,把主绳拆下来!我和强巴少爷在这里等你。”

等待张立的间隙,卓木强巴问道:“岳阳,你进去过,告诉我洞穴内的详情。”

岳阳道:“流速约在八米每秒,前面似乎是天然形成的岩裂缝,后面就有些人工的感觉;里面的碎石很多,感觉石形很规整,并不锐利,不像那些被水溶蚀的洞穴。”

卓木强巴道:“但是我们在接近洞穴另一个出口时需要注意,如果是空间突然增大的话,在洞底与洞壁的基岩说不定会有刀锋侵蚀。”

岳阳道:“我们是攀着主绳深入的,那些碎石缝隙很好插岩塞,每十米固定一个,就算有刀锋样基岩,我们也可以避开。”

卓木强巴点头道:“小心为好。对了,如果真的有人来自地下河,你说他能从那洞穴里面钻出来吗?”

岳阳道:“这个……我认为可以。洞穴里的人工堆砌物就好像台阶一样,虽说河水的流速很快,但攀附着那些台阶,未必不能爬出来。只是船无法通过,如果说那疯子是坐船从香巴拉出来的,那船应该被留在里面了。”

卓木强巴道:“不……关于他能爬出来这一点我还有所怀疑。你前进的那两百米都是在水中吧?如果说这条五百米长的通道都在水中,你说,你在这样的激流中每分钟能爬多少米?”

岳阳道:“啊……这个,我竟然没想到这一点!”

卓木强巴道:“在这种流速的冲击下,以你我的体能,每分钟能爬二十米就到极限了,而且是个极耗氧的过程。在这种剧烈运动下,如果没有氧气,不能呼吸,根本就爬不出来。我想,如果有人能从里面出来,一定还有别的方法。”

两人又讨论了一会儿,这时张立将主绳拆卸下来了。拿到主绳,三人一刻也没停留,直接前往那个神秘的洞穴入口处。岳阳进入过一次洞穴深处,他第一个进去,与卓木强巴间距约五米,以能看到对方的发光源为间隔点,并通过安置在蛙鞋后跟的两枚小灯打出航标灯语提示前进或后退。张立在洞口留守,以备不测,并调整仪器操作。

进入洞穴中,明显感觉到周围的水流对身体的挤压,卓木强巴觉得自己就像一尾游鱼,在水底狭长的回廊以独特的方式漫步,五米开外是黑暗,一切都被笼罩上神秘的暗纱。周围没有任何植物或动物的迹象,想来在这么湍急的暗流中,动植物都无法生存吧。守在洞口的张立深知,在这个被激流冲击的洞穴中潜水,就好比在车水马龙的交通要道保持百公里时速开车,是一点都马虎不得的,他不敢同洞穴中的人说话,唯恐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黑暗中显得格外安静,好像遁入空冥。通道呈两头尖中间圆的橄榄球形,无论向上或向下看去,灯光都被无情的黑暗所吞没。卓木强巴忽然间觉得,自己真的是在游向冥府,那黑暗被延伸开去,上通天际,下至深渊,自己浮在半空,在无尽的黑暗前像一粒尘埃。身边的岩壁也时不时给视觉带来冲击,偶尔光束扫过,一晃眼就瞧见岩壁裂开一张大口,里面黑黝黝的深不见底;也有岩壁凸显出一张怪兽的脸孔,有鼻子有眼,近距离骤然见到,不免大吃一惊。身后的激流又时刻在推挤着自己,手中的主绳一刻也不能松开。卓木强巴紧跟着岳阳,前方通道激光测距仪测定有一百米长度,但岳阳仅在三十米左右就开始右拐,并在拐角处放置荧光棒作航标;仅跟着不到十米又左拐向前,卓木强巴的头灯照去,右边和前方竟然有四五个漆黑的洞口,他摇摇头,跟着岳阳拐了过去。

很快卓木强巴就发现,他们好像在一块巨大的海绵内部,到处都是裂缝开口,洞洞相连,层层叠套,整条前进路线则是带着绳索在海绵中上下左右地穿梭。没前进多少距离,荧光棒就明显不够用了,岳阳开始间隔两个或更多拐点放置荧光棒。从左边第三条裂缝钻入,接着向下滑水进地面上第二个洞口,绕过一根圆形岩柱,侧身从头顶的岩缝游进去,卓木强巴不禁问道:“这么复杂的路线,不靠电脑,你是怎么记住的?”

岳阳道:“即时记忆。细致观察眼前的环境并将它记住,对一个侦察兵来说是很重要的,我可以准确记忆两副被随机打乱顺序的扑克牌。其实这里很多通道都是相通的,只是我们得选择比较容易通过的缝隙。就快到前方的人工通道了,水速在那里似乎还要快,抓紧了,强巴少爷。”

转过弯来,卓木强巴注意到洞穴内的碎石——准确地说,应该是类似巨型的条石状物,像搭烟囱一样堆砌成一个环形通道,但条石的棱角又都支向通道内部;条石的一面呈不规则的五边、六边或八边形,看上去更像起伏不平的蛇鳞甲,让卓木强巴想起了爱尔兰的巨人堤。他心中又是好一阵惊叹,不难想象,在水底数十米深处搭建这么一条人工通道,要保持千年之久,放在任何时期都是一项巨型工程。而且,这些条形石是如此之巨大,古人是怎么把它们堆砌起来的?卓木强巴愈发觉得,那个神秘的宗教带给自己太多的不可思议,越是了解,越是心惊。

在通道内前进了约有三百米左右,通道的内径似乎更加小了,水的流速和压力明显增大,需要死死握住主绳才能与那股强有力的水流抗衡。卓木强巴还能感觉到身体和通道内径的摩擦不断,特别是背部的气瓶。他尽量让身体重心靠下,如果氧气瓶软管被那些嶙峋的条石碰断了,卡在这上下不能的地方,只能被活活憋死。

岳阳快到通道出口时,突然打出一个危险的信号,随后灯光全灭,不见了踪影。卓木强巴大吃一惊,没有马上后撤,反而放松主绳,加快了前进的速度,同时大声呼喊道:“岳阳!岳阳!”他知道,他们在洞穴内与外部完全没有联系,如今只有他和岳阳两人可以进行对话。

就在惊疑未定时,又是一束光打来,表示安全。这次的光照强烈。显然是岳阳的头灯发出的信号,说明他已经抵达一个更宽敞的空间并转过身来,卓木强巴这才松了一口气。岳阳喘息道:“没事,刚才疏忽了。强巴少爷也要小心,前面有地底瀑布。”

卓木强巴手已松开,那股巨大的推力从身后传来。顺着水流,卓木强巴顷刻间便拉近了和岳阳的差距,跟着身体悬空,被水流冲压,像有人用巨大的苍蝇拍将自己摁下去一样,重重地跌落。卓木强巴知道这是个断层,下方应该还有另一道水流——地下河!

“哗啦”一声,卓木强巴就像从下水道被冲入了另一条水渠中,重重地跌入地下河里。从跌落下沉的触底感,他知道这条地下河深度不超过五米,但水面估计较宽,因为水的流速明显缓慢了许多。巨大的冲力又让卓木强巴在水里翻转了两圈,恢复重心和方向感之后,他看到了岳阳发出的光源,朝岳阳方向游去。没游多远,脚底就踏到了实地,卓木强巴湿漉漉地从水里站起身来,看到了站在岸边发呆的岳阳。岳阳已摘掉了潜水头盔,正大口地深呼吸,赞道:“啊!这里的空气好清新啊!”卓木强巴没有听清,但看岳阳那陶醉的表情,知道他是在感慨。

卓木强巴的头灯发出强光,照射着地下河的四壁。他缓缓摘下了潜水头盔,深深地吸一口气,这里的空气好冰凉,但是带来沁人心脾的感觉,好似那冬日的第一场雪。随着视线扭转,头灯的光束缓缓移动,在黑暗中形成一道明亮的光带,最后聚集在墙上成为一点光斑。卓木强巴和岳阳两人,就以这种近似于管中窥豹的方法,仔细地打量着这个完全陌生的环境,这是他们第一次,亲眼目睹了那条在诸多神话故事里流传着的——冥河!

根据电子仪器的测定结果,这是一条宽约五米、高十米、底平顶尖、中空呈壶腹的熔岩溶洞,看不出水位线,整个溶洞内壁都呈现一种湿滑平整,整体给人的初步印象,更像一条施工完整的隧道。他们便站在这条隧道的入口,前方和头顶都深不可测,只有一团漆黑;身后就是这条河的入口,或者也该称作这条地下河的源头,那就像是一根直径在六十厘米左右的自来水管,从半空中不住将激流奔涌的河水灌注在这条隧道之中。在主管道的旁边,另有小的出水口,形成了非常奇特的根须瀑布,好像长在断崖边的老树,无数的根须从崖缝中伸展出来,垂吊在半空。头灯照过去,白花花一片,细如银丝,不像是水,更像流沙。

千百年来,倾泻而下的激流将水管的面前冲出一个大坑,随后,这些水流缓缓地汇集起来,欢腾着,向黑暗深处流去。凝视河面,灯光竟然无法照入河中,只见那缎子般的水面微微起伏,横波千丘,仿佛凝固成墨色琉璃。黑色的河与黑色的岩连成一片,竟似无限深远。

一切就像一个奇异的梦。这是一个属于地底的世界,在黑暗中铸就的奇迹;这是大自然的手笔,它像个不知疲惫的挖煤工,以亿年的时间为期限,将地底世界营造成一个雄奇瑰丽、迂回曲折的地下宫殿,然后小心地用黑暗覆盖着它,用生命之水精心地呵护,不让人们发现。当站在这地下河的源头,仰头望去,就会想到头顶是万钧的高山;放眼远眺,那就是无尽的黑暗,多少秘密隐藏在黑暗之中,只留给人们去臆想,去猜测。

“我们走走吧?”岳阳提议道。

卓木强巴大声道:“你说什么?”耳边全是轰鸣的水管排水声。

岳阳在他耳边大声道:“我说!我们向前走走!”

卓木强巴点点头,又回头看了看那个入口,离地少说还有三米高,这番要回去可有些困难。

两人将身上的主绳解开,固定在溶洞壁上,用荧光棒做了标记,开始向这条地下河深处探寻开来。走了五百步左右,入口的水声渐渐小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冰凉的浸水顺着顶壁滴落河中,发出清脆的“滴答”之声,只是黑暗依旧,前面的路也好似无穷无尽。

很明显,这是一条喇叭状隧道,越往深处走,他们看到的隧道内部就越大。现在仪器测量,河面已有近十米宽,而隧道高度更是达到了二十四米。

强光在黑暗中显得微不足道,只能照亮脚下的路,偶尔转一下头,那光柱没入冥河之中,就好像沉了进去,看不到折射,也不见反射。岳阳感觉到一股比水中更冷的寒意,吸了吸鼻头,道:“实在是无法想象啊,强巴少爷。”

卓木强巴道:“嗯。”

岳阳道:“入口竟然藏在水下十余米,呼呼,如果我们不知道地狱之门的大概位置,到哪里去找这条通道?”

卓木强巴道:“嗯。”

岳阳道:“强巴少爷,你说,这条通道真的能通向香巴拉吗?我看,我们进来的那地方,有几道瀑布,水位落差很大,应该属于深切峡谷吧!两岸都是山,而且好像也不低,估计头顶也有好几百米的岩层了吧!强巴少爷,你怎么不说话?你又想到什么了吗?”

卓木强巴道:“嗯。你说,这冥河,究竟是什么?”

岳阳道:“不知道,是对地狱里的河的一种称谓吧,我感觉好像是西方的东西。”

卓木强巴摇头道:“不完全正确。冥河的话,最为人熟知的是古希腊神话中,有五条地狱之河,统称为冥河;后被基督教引用过来,那是一条黑暗的河,当人死亡后在进入地狱之前,需要完全放下再生的希望和生前的记忆才能渡过。有个守渡人驾着小船在河上漂流,必须付他船资才能让你过河,否则他将把你推入河中,河里全是痛苦挣扎的死魂灵。其实早在数千年前,在印度婆罗门教里,冥河就是和死亡息息不分的,死后的恶人通过冥河才能抵达地狱,那时的人们将死尸抛入河里,他们认为,这些尸体会顺着河水一直漂到地狱。直至今天,印度某些地区还在使用这种特殊的河葬。后来,这一宗教思想形成了佛教中的中阴期——在人死之后,遁入轮回之前,会经历一个形灭神存的中阴期,在这个时候……不见日月星辰,但闻江河澎湃。中国本土的地狱信仰更不用说,自古黄泉就是冥界的唯一入口。犹太教的地狱之门背后便是阿凯隆特河……”

岳阳瞠目道:“强……强巴少爷,什么时候对冥河也这么有研究了?”

卓木强巴道:“前段时间,研究香巴拉的资料时,顺带查了一下冥河。不仅是这些众所周知的宗教,在我查阅的资料中,苏美尔教、德鲁伊教、埃及太阳教、波斯袄教等等,几乎所有古宗教都提到了同样的地狱与河流间的关系。虽说部分宗教间有传承和变异,但不能说这不是惊人的巧合。冥河……冥河,生命从水中诞生,最终回归到水里,不知道这是不是古人对生命轮回的真实意识呢?”

岳阳道:“自古水就是文明诞生的地方,古人不是从很早以前就将河比做母亲的乳汁吗?有水才能活下去,或许这就是古人对水最初的认识,不过要说生命从水里诞生,我想古人还没达到那样的认识吧。”

卓木强巴道:“你的理解还是太浅了。自人类形成胚胎开始。生命就是被水所包裹着的。所有的生物,都从生命中枢对水有一种天生的依赖,这也应该是一种遗传。算了,我想说的不是这些。我想说的是,我刚才一直在想,先前的‘神明为了埋葬黑暗,在冥河中漂流了几万万年’,这些偈语恐怕不是一千年前密宗进入帕巴拉的暗示。而是——”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6/201.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