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金猜想】

吕竞男的注意力却集中在岳阳身上。只见岳阳左手捻起整叠资料边缘,一页一页地落下,突然,他的目光停留在达杰的照片上,左手猛地收紧,似乎唯恐资料被人夺去,瞳孔霎时放大又缩紧,虽然强力克制着,但牙齿还是发出了“咯吱咯吱”的研磨声。吕竞男心中一动,暗道:“果然是他。”

卓木强巴道:“可是,他用这种铁血统治手段来控制一批亡命徒,就不怕他手下造他的反?”

吕竞男收回心思,答道:“这正显示了莫金这个人的厉害和可怕,也就是说,他的手下全都认为,他们的能力和思维,都远远不及莫金这个大老板。要想造他的反,除非你的能力强过他,或者有能与他匹敌的能力。我想,刚开始一定也发生过亡命徒的暴乱,但是莫金却活得好好儿的。”

这时,岳阳开口道:“教官,这份材料,我可不可以……”

“不行。”吕竞男断然道,“这份材料,暂时还不可以泄露出去。你知道规矩,除非那些新队员的最终名单确定下来,才可以告诉他们对方的资料。”

岳阳默然不语。吕竞男道:“你可以出去了。对了,请塔西法师来一下。”

岳阳留下资料返身出门,心中涌起的不是刻骨的疼痛,反而是一阵狂喜。那个声音从心底深处升腾上来,在脑海中盘旋,渐渐扩大着音量:“找到他了,找到他了!找到他了……”

达杰,男,33岁,青海藏族。擅长:伪装,堪破机关,解剖。

每一个字都清晰地印在岳阳的脑海里,连上面手写的笔迹,字体都清晰可辨,仿佛那是刻在他骨头上的。

岳阳出门后,吕竞男才对卓木强巴道:“这份资料上明确地提到,要注意一个叫马索的人。这个人没什么本事,但却深得莫金的信任,常常跟随莫金左右。卧底的同志提醒我们,要得到关于莫金更多的资料,可以从这个人下手。”

卓木强巴“哦”了一声,在资料上翻找。吕竞男道:“这上面没有他的资料,他的身份和莫金一样隐秘。从另外的材料分析,这个人胆小怕事,本身也没有什么过人之处,最擅长的莫过于拍马溜须,但他却是留在莫金身边最久的人。”

卓木强巴道:“原来如此。可是,如果他经常跟随在莫金左右,那么我们不是连他的行踪都掌握不了么,又怎么能对他下手?嗯,这个是?”他又翻到一页资料,上面却没有了照片,只写着:狐狼,擅长一切野外生存和战斗技巧,年龄身份不详,疑是高阶特种兵出身。

吕竞男解释道:“这是狐狼,就是可可西里狐狼组织的头目,这个人极难接近,警觉性极高,所以无法暗中拍摄。卧底的同志给出了高阶特种兵出身的怀疑,就表示,他认为,这个人,至少有特种部队队长的能力。”

卓木强巴道:“这太荒唐了!拥有特种部队队长的实力,却去可可西里干盗猎的事,这不可能。”

吕竞男道:“当然,这只是那名卧底按照他个人对特种部队的理解得出的结论。其实这名狐狼未必拥有特种部队队长的能力,也极有可能不是我国的军人,国外一些王牌特种部队的普通队员,说不定也有这样的……”说到这里,她猛然中断,却见卓木强巴正瞪着一双大眼向自己望来,两人竟然同时联想起巴桑在那冰宫内说的那段话……

“他叫西米,也是一只蜘蛛。”

“最后那次,他没去。”

而卓木强巴还想到了更多——

“哼哼,可惜我们这群特种兵,却沦落到要靠盗猎为生了……”

良久,卓木强巴才喃喃道:“这也太巧了吧,可能性很小的。”

吕竞男道:“但毕竟存在着这种可能性,不是吗?”

卓木强巴还想说点什么,吕竞男道:“这件事就此打住,暂时也不要告诉他们。你可以研究研究,根据我们的对手所擅长的,提出你的想法,看看对那批新队员的针对性训练有无帮助。毕竟最后训练合格的人,我们都要告诉他们真相,让他们知道我们的竞争对手是什么样的人。现在,我跟你说另一件事。方新教授告诉我们,你在上海住院时,有个神秘的人来找过你,希望你透露出这些年我们搜寻到的线索;此次去俄罗斯你又一次碰到了那个人,而且还有许多身份不明的武装力量,是吧。”

卓木强巴点头,这也正是他急需知道的信息。

吕竞男将另一叠资料拿在手中,道:“本来,我们认为我们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应该不会与那些国际组织发生冲突,所以就没有必要将他们一一告诉你们。可是,这次不知道是特训小组中的哪个人,出于什么原因将我们的经历透露了出去,以至于被他们给盯上了。这份是我们目前收集到的国外一些组织的资料。”

卓木强巴接过资料,道:“这次不是找了许多新队员吗,要别人加入,总得告诉人家一点什么吧?或许正是如此,才引起那些国外组织的注意,应该不是出于什么目的而透露出去的吧?”

吕竞男道:“不,我仔细分析过胖子来找你的时机和态度,他非常确定你的经历。那些国外组织也并非省油的灯,如果只是道听途说的话,甚至都不能引起他们的兴趣。我可以肯定地说,透露出消息的人,一定是我们特训小组中,与我们一起行动过的某一位成员。”

卓木强巴左手拿着资料,拍击着右掌道:“照你这样说,那又是你一贯认为的潜伏在我们之中的那个莫金的手下喽?那么这次是出于莫金的授意,还是说他又换了新的东家,想找个买主?”他忽然觉得胸口憋闷得慌,似乎吕竞男的话触及了他的逆鳞,可是一时也想不起来是哪里不对,只是感觉吕竞男这样说,对他是极大的伤害。

吕竞男道:“这个,还不好说,也许,还有别的可能性……”

卓木强巴突然提高了音量道:“哦,对了,还有一种可能,我们的队伍里又多了一个叛徒,他是为另一方势力服务的。哈!我的吕教官,我们特训小组一共才多少人?扳着指头也能数完,你今天怀疑这个,明天怀疑那个,这样有意思吗?”

吕竞男知道,又触及卓木强巴最反感的那个话题了,再谈论下去肯定免不了要吵一架。见卓木强巴正怒气冲冲地胡乱翻阅材料,她转而说道:“哦,那个找你的人说他们在全世界寻找帕巴拉的组织中排名前十,但我们统计,真正具有实力的大组织在全世界仅有七个,分别隐身于德国、法国、美国、俄罗斯、日本、意大利和以色列。”

“嗯。”卓木强巴知道,吕竞男已经做出了退让,心头那股突然产生的怒意也就慢慢消退了。他冷静下来略看资料,顺带问道:“那么,莫金属于哪个组织?”

吕竞男道:“莫金哪个组织都不属于,他是突然出现的。”

卓木强巴抬头看着吕竞男。她这句话可以有两种理解:一是莫金以前根本就不知道帕巴拉,他是突然对帕巴拉产生兴趣的;二是莫金一直就对帕巴拉有兴趣,而吕竞男提供的资料却没能调查出来。

他询问道:“这不太可能吧。莫金这个人不是一般的厉害,他只是在东南亚走一圈,都会引起上面的高度重视,还派遣了特工人员去他身边潜伏。那么,他什么时候对帕巴拉产生了兴趣,又是怎样产生兴趣的,竟然……竟然没有任何资料?”

吕竞男摊开手,摇头,正表示她也无可奈何时,门外有人道:“这个问题,我来回答你,强巴少爷。”

两人回头一看,站在门口的竟是塔西法师。吕竞男起身道:“塔西法师,您来了。”

塔西法师示意吕竞男坐下,不见他手上有什么动作,卓木强巴翻阅的材料却到了他的手中。法师微笑道:“这份材料是官方统计的,这些组织全都是明面上的,就算排名在七大以内的,只要经过认真调查,也都能查到,而且里面一些小组织,已经解体好多年了,看了无用。”说完,轻轻将材料放在吕竞男的桌上,拉过一张木椅,与卓木强巴面对面坐下,又道:“有关寻找帕巴拉神庙的组织,我们把它分为三个大类,一是藏秘,一是外秘,一是福马秘——这里的秘,是指秘密组织。先说藏秘,指的是,当时光军突然失踪之后,知道些许内幕的一些大家族,他们虽然不知道帕巴拉的名字,却知道四方庙所藏的珍宝以及光军的无敌战绩。虽然他们得知光军失踪的消息很晚,而且途径也各有不同,但从得到消息那一刻起,他们就开始寻找光军的踪迹,以及可能埋藏宝藏的地点。后来吐蕃王朝分崩离析,历经长年战乱,那些家族要么在战争中被消灭,要么转变为在历史上没有留下名字的小宗教。总之,他们可以称做是寻找帕巴拉的先行者,到今天,他们中的大部分已经化作历史,不复存在了。要严格算起来,我们,以及你见到过的冈日普帕,都应该属于藏秘。”

听到这里,卓木强巴看了吕竞男一眼,发现吕竞男也很认真地听着。

塔西法师接着道:“所谓外秘,指的是西藏以外的秘密组织,他们的出现非常奇怪,到现在我们也还无法找到他们的源头。不过想来,大概是藏秘那些分散的小组织将消息泄露出去的。他们出现的时间比福马要早得多,早了接近两百年的样子。但是,由于当时的科技不发达,他们中大多只是昙花一现,鲜有作为者。不过他们也是藏得最深的,几乎在历史上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就连我们也只是听说过他们的存在,极少有文字记载。而且,到今天为止,他们依然存在着,官方却没有掌握到他们的任何资料。所以,如今我们说的外秘,指的就是那些没有被官方统计到的,寻找帕巴拉的秘密组织。”

卓木强巴不禁道:“那么,莫金就是……”

塔西法师道:“我先说完。最后再说福马秘,这福马秘,其实也是属于外秘,只是福马这个人,在寻找帕巴拉神庙这件事上,实在是太有名了,以他当时的设备条件,却能发掘出那么多伏藏珍品,这在西藏整个掘藏史上,都称得上是一个奇迹。当然,也很可惜,因为他是个外国人,所以他发掘出来的珍藏,没能留在我们西藏,就像敦煌佛经一样,散布到了世界各地。关键还不在于此,关键是他将帕巴拉这个名字推广了出去,并用他自身的经历和发掘的宝物,激励起大批的国外组织到西藏来寻宝。所以,一开始,福马秘是指那些通过福马的宣传,或者是与福马有关的人形成的组织。因为他们已经生活在工业化时代,所以很多组织都有翔实的信息和史料可查。到今天,我们说的福马秘,就已经转变为那些被官方统计到的寻找帕巴拉的组织。”

卓木强巴哦了一声,道:“也就是说,我们目前所了解到的,全都是福马秘这一类组织?”

塔西法师不由笑了笑,道:“准确地说,你们目前所了解的,只是福马这一个人而已,算不上了解福马秘。否则,当那位福马秘的成员找到你时,你也不用那么吃惊了。”

卓木强巴长长地出了口气,心中自问,究竟还有多少秘密是自己毫不知情的呀?他不由又望了吕竞男一眼,却从吕竞男的脸上看到了与自己同样的表情。

塔西法师微笑道:“你不用去看竞男,她,以及亚拉法师,都和你们一样,也是不知情的。”见卓木强巴面带苦笑,塔西法师解释道:“知道吗,就算是最外围、最普通的福马秘组织,寻找帕巴拉也有二三十年了,而你们接触帕巴拉才不过两年多时间,所以,你们不可能什么都知道。”

说着,塔西法师转向吕竞男,道:“而我们国家,真正开始关注帕巴拉,那是自19……年以后的事情了,由于当时实在是太多民间组织涌向珠峰,这才引起了有关方面的注意。虽然说国家成立科考项目组,获得了非常丰富的资源,但毕竟起步太晚,在帕巴拉消失的一一千年历史之中,不可能留下太多明显的信息供国家查阅。如今我们国家所收集掌握的资料,大概和一些大型的福马秘掌握的资料不相上下。”

说到这里,塔西法师又将头转过来,对卓木强巴道:“所以,你们取得今天这样的成绩,简直可以说是一个奇迹。就好像……”塔西法师深呼吸道:“就好像无所不能的佛,在冥冥中给予你们指引。自从那半卷古格金书现世,戈巴族的出现,玛雅地宫的出现,一步一步都走向了正轨。而从莫金那里夺回的指向生命之门和倒悬空寺的地图,更是让你们有了前所未有的发现。当亚拉法师将你们的经历传回长老院时,顿时引起了震动,长老们一致认为,这是我们与帕巴拉神庙最接近的一次探索,所以,派我来全力辅佐你们。”

一听是从什么院被派出来的,卓木强巴肃然起敬,心想,恐怕塔西法师的职位在亚拉法师他们那个宗教里一定十分的高吧。心中这样想着,就问了出来,吕竞男在一旁大打眼色,卓木强巴才知道,一定问了不该问的问题。

塔西法师依然淡淡笑道:“地位?怎么说呢,我们其实并不是一个完整的宗教,所有的密修者分散在各个教派之中,甚至还有没有宗教信仰的普通人,他们只修行一些瑜伽之术和练气的方法。所以,如果强巴少爷要弄清楚我们的地位高低,这可有些难了。而且很遗憾,原本我的身份是不足以加入你们的,只是因为强巴少爷你中了蛊毒,而我恰恰又会一些古医术,所以才派我来的。如果一定要弄清我的地位,那……和亚拉法师差不多吧。”最后一句,却是看着吕竞男说的。

吕竞男岔开话题,道:“塔西法师,还是给我们说说莫金吧。”

卓木强巴也道:“对,刚才听法师这样说,莫金就是属于外秘的人喽。”

“对,”塔西法师道,“莫金这个人,应该属于典型的外秘。在他出现之前,一直身世成谜,而出现之后,行踪诡秘,不管从什么渠道,都很难收集到他确切的资料。他的身手,他的资本,他的见识,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拥有的,他对帕巴拉的寻找,也不会无缘无故。在这个人的背后,至少也有一个家族或某个组织,而从亚拉法师反馈的信息来看,长老们更倾向于,这个人嫡属那个外秘组织——十三圆桌骑士。”

“十三圆桌骑士?”卓木强巴还是头一次听说这样一个组织的名字。

吕竞男心中也是一惊。虽然听亚拉法师说起过这个组织,但是她对这个组织依然陌生,据说,连长老院的长老们,也摸不清这个组织的实力。

塔西法师道:“不错,十三圆桌骑士这个外秘,具体产生时期不详,总的来说,应该是二战之后才形成的,真正开始活跃起来,也就是近二三十年的事情。但他们的实力却是外秘中最强的,因为自从他们出现之后,其余寻找帕巴拉的外秘,一个个都渐渐消失了,据长老们推断,应该是他们铲除了竞争对手,并掠夺了对方的资源。这个组织里,每个人都拥有极强的专业探险技巧,我们曾与他们交过几次手,各有胜负。那些与他们接触过的密修者们说,那些人,每个人都有一两项特别擅长的专业技能——有的人特别擅长格斗攻击、枪械改造、易容伪装;有的人则对机关数术了如指掌;有的人医术相当的高超,曾有前辈在他们遗弃的同伴尸体上,发现他们竟然可以进行野外断肢再植术;还有些人,对那些古代珍宝的市场价值了然于胸,每次盗走的,都是最值钱的东西。”

吕竞男一怔,喃喃道:“竟然会有这样的组织?我们怎么会一点都不清楚?”

塔西法师道:“如果他们已经被以国家为单位的政府机构盯上,他们也就不叫外秘了。这些人的行踪非常诡秘,与他们接触过的密修者说,虽然他们统一用英文交流,但口音各异,所以我们认为,他们的成员有可能来自世界各国,而且都有一个很好的社会身份作为掩护。至于他们在什么地方接受的训练,又是如何联络行动的,这些都是未解之谜,不过据我们所知,世界各国的边境线对于他们来说,仿佛根本不存在。他们也不只是盯着帕巴拉,世界上所有有可能出现大型墓葬的地方都有他们的身影出现,每次出现,都是十三个人,我猜想,十三圆桌骑士这个称谓,就是由此而来吧。”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6/207.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