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想?”卓木强巴心中一愣,旋即明白,塔西法师的职位太低,他也没有办法了解整个事情的始末,大多内容都是听长老说的,所以不知道的事情,也就只能猜想了。“那么,莫金和十三圆桌骑士,又是如何联系上的呢?”卓木强巴询问。

塔西法师道:“你不觉得莫金的身份,和十三圆桌骑士的其余成员很相似吗?他突然出现,以前的身份却十分神秘,而且有极好的身手,对特种作战有相当的研究,更关键的是,他出现以来,私下秘密从事的,也是盗墓。”

卓木强巴想了想,道:“也有偶然巧合的可能性。”

塔西法师道:“还有一件事,你听了就知道了。十三圆桌骑士出现以来,总是咄咄逼人,他们想要的东西总是势在必得,从来就没有人可以阻止他们的脚步,不过在帕巴拉这一件事上,他们却屡屡受挫。这个组织,也算相当了得,是越挫越强,如果哪次损失了人手,过两三年,他们又能凑齐十三个人,再来西藏。每次他们都是来势汹汹,突然出现,一旦离开西藏,又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们与他们交手多次,却始终摸不清这个组织的底细,他们的规模有多大,训练基地在哪里,人员的构成和分布,完全不知情。但就在大约八九年前,这个组织好像完全放弃了帕巴拉,再也没出现在西藏了。”

“八九年前……”卓木强巴心中一动,“那不正是……”

塔西法师道:“不错,那正是莫金横空出世的时间。你依然可以说这是个巧合,但是别忘了,莫金身边还有个灰衣人,据亚拉法师提供的资料,他极有可能是名操兽师。而十三圆桌骑士里面,正有操兽师,那些与他们交过手的密修者,有不少都在操兽师的手下吃过大亏。如果这名操兽师,在社会中伪装的身份是那名动物学家索瑞斯·卡恩的话,那么,他第一次发表论文引起学界轰动时,也正是八九年前。在这之前,他只是一名默默无闻的动物研究员,甚至可以说,没有人知道他在做什么。”

卓木强巴迟疑道:“这……”

塔西法师又道:“而我们也一直很奇怪,十三圆桌骑士组织内部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突然放弃帕巴拉。直到你们从美洲丛林归来,我们才得知一个可能的真相。”

“可能的真相?”卓木强巴又迷糊了,开始回忆在美洲丛林经历了什么?他首先想起的,竟然是那句巴巴-兔给他的警告——“看不见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随着这句警告,想起了巴巴-兔,想起了库库尔族的村落,那杀人蜂、洪荒、白城。但这些似乎和十三圆桌骑士以及莫金一点关系都没有啊,怎么扯到一块去的呢?他集中精力,仔细地听下去。

可是接下来塔西法师说的话,立刻让卓木强巴想到了很多,有明悟的,也有惊喜的。“你们最后抵达的那处,阿赫地宫里的珍宝都不见了,而且最后一道石门上,七个钥匙孔里,已经插入了五把钥匙,所以,阿赫地宫是被盗过的,对吧。里面有很多机关,听说进去的游击队几乎死光了,对于亲身经历过的你,应该深有感悟吧。但是同时,莫金身边的那个灰衣人,他很准确地找到了地宫的最核心处,并且知道如何用钥匙打开那道门。种种迹象表明,他曾去过那里,他甚至很清楚,最后那扇未被打开的门后面,有他想要的东西。”

见卓木强巴张口欲言,塔西法师不停歇地说道:“而且,亚拉法师在食人族里救出的那名奴隶,更加印证了我们的猜测:正是八九年前,他和他的另外十二名伙伴,穿越重重险阻,前往那座地宫冒险,但丛林里的危机比他们想象的还可怕,他们还未抵达地宫,就折损了不少人手。因此,所有的事件联系起来就很清楚了——十三圆桌骑士不知从哪里得到了消息,寻找帕巴拉的线索有可能出现在南美洲,所以他们匆匆离开西藏,前往阿赫地宫。结果,那一次他们损失惨重,很可能只有莫金和索瑞斯两人活下来了,而且他们到底没能打开最后一道石门。那次行动,肯定给他们留下了惨痛的教训,并让他们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无法恢复。直到近两年,莫金才缓过劲来,又开始寻找帕巴拉,不过他的同伙,再也不是十三人,只剩下一个人。”

卓木强巴先前想好的问题完全被打乱了,只是盯着吕竞男看,那质疑的眼神分明在问:“这件事,我怎么不知道?”

吕竞男露出一个歉意的、似笑非笑的表情。

塔西法师道:“事情就是这样了,你还有什么问题吗,强巴少爷?”

卓木强巴摇摇头,道:“如果这样说的话,莫金是十三圆桌骑士之一,那他手上应该有很多关于帕巴拉的资料才对,他为什么会盯上我?我在他眼里,应该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无名之辈才对。”

塔西法师道:“目前我们只能认为,应该是蒙河那位戈巴族人将你们联系起来的。或许是,你在和蒙河的疯子接触时,他在暗中发现了你。据我们掌握的资料,莫金这个人很多疑,他一定想弄清楚,你为什么要去找那个蒙河的疯子,所以才会跟踪调查你。而且,十三圆桌骑士在帕巴拉神庙一事上蒙受了太多损失,他们肯定不会放过任何关于帕巴拉神庙的线索。”

卓木强巴道:“我还想问,他为什么会找到蒙河的戈巴族人呢?”他心思百转,却始终理不清头绪。虽然说塔西法师的话表面上似乎说得通,但是很多细节问题却经不起推敲,这件事听起来像是一个编造的故事,而故事的很多地方,都引起自己的疑惑。莫金或许是十三圆桌骑士,但他为什么要找自己?从可可西里就开始紧盯着自己,那时自己可是连帕巴拉这三个字都没听过啊?想到这里,卓木强巴心中苦笑一声。叹息一声,当自己以为已经掌握了许多资料时,却突然发现,自己掌握的,只是少得不能再少的那一丁点儿内容。究竟那个帕巴拉神庙,还隐藏着多少秘密?

就在卓木强巴心中已经相信莫金是十三圆桌骑士中的一员时,吕竞男手机响了。她接了电话,对卓木强巴和塔西法师道:“教授在网上,他要我开电脑,说有东西给我们看。”说着,打开了电脑。

卓木强巴看了看窗外的环境,问道:“这里也能无线上网?”

吕竞男指了指隔壁房间,道:“我们安有信号接收放大系统,只要卫星覆盖的地方就可以。”

网络视频接通,方新先问了句:“强巴拉已经到了吧。”看到卓木强巴就在一旁,教授拿出资料道:“这是你们从俄罗斯取回的二战资料,你们看这个。”

电脑上出现一封信件一样的东西,手写体,影印本,文字是字母。但卓木强巴不认识。吕竞男也不认识,询问道:“这是什么文?”

这时,卓木强巴突然看到那封信的落款,最后一组符号很眼熟,他很快反应过来,莫金的名字,最后两个字莫金,就是这个符号。

方新教授道:“葡萄牙文,我已经请专家翻译过了,这是译文。这封信,是十七世纪,由一名叫马库斯·莫金的葡萄牙传教士写给一名叫坎布尔。帕拉西奥·特尼德的西班牙传教士的。”

电脑中出现了译文,开头一段是问候和宗教上面的探讨,从第四段起,教授标注了红线,内容是十七世纪的莫金询问起特尼德的外祖父的手稿。莫金在信中说,他知道特尼德的外祖父去过玛雅,并见过许多玛雅典籍,他希望看看特尼德的外祖父已经破译的玛雅的文字,并询问在玛雅记载中有没有提到一个叫帕巴拉的地方。信的旁边还有专家特别标注,按原文音译,可以读作“穆巴拉”或是“沙姆巴拉”。

石头砌成的房间里静悄悄的,说不出的诡异,三个人都盯着电脑里那封翻译过来的信,很长时间,谁也没开口说话。

卓木强巴反复读了三遍,确定每一个字都没有漏读,才小心地开口道:“这个莫金,和那个莫金……”

方新教授微笑道:“我是先看到这封信的内容,后来才注意到这个名字的。不仅是莫金哦,你看清楚,是莫金写给特尼德的信。或许你没注意,我提醒你一下,福马的全名,叫福马·特尼德。”卓木强巴将瞪大的眼睛瞪得更大。

方新教授继续道:“发现这一点之后,我便通过电脑检索你们这次去俄罗斯取得的所有资料,同样的字母组合,莫金这个名字,还在另一个地方也同样出现过。另外那份文件,是德军曾派遣一名叫西尔·莫金的外籍谍报人员,前往布赖奇丽庄园潜伏,可是那名谍报人员成功潜入布赖奇丽庄园之后就失去了联系,那份文件正是那次潜伏行动的上线发给他们长官的,说那个西尔·莫金有可能是多面间谍。随后不久,盟军就破译了德军的恩格尔密码。我从另一些渠道了解到,那个西尔·莫金,曾经与图灵在一个工作小组参与德军密码破译工作,可是二战结束后,美军却隐瞒了那个人的身份信息。事后苏联曾试图寻找那个莫金,但最终没有结果,而据同一工作组的成员回忆,那个人也有很浓重的葡萄牙口音。至于特尼德,除了后来的福马·特尼德,倒是没有了其他发现。我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不是巧合,所以马上就告诉了你们。”

卓木强巴回过头来,看着吕竞男和塔西法师,问道:“这,究竟又是怎么回事?”

吕竞男面无表情,似在自语道:“应该不是巧合。莫金虽然先后取得了美、英、法三国国籍,但他祖籍葡萄牙,这是经过详细调查后得出的准确情报。”

塔西法师神色复杂,良久,才叹息道:“如此说来,我们先前对莫金的推断,竟然错了?他竟然是帕巴拉家族的人!”

“帕巴拉家族!”卓木强巴和吕竞男,以及电脑里的方新教授异口同声道。

塔西法师道:“是的,帕巴拉家族算是出现时间较早的一个外秘了。早先的资料上有所记载,这个家族出现的时间应该是在1700年左右,由于那个时候西藏少有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所以古籍才会记下这个家族:这个家族,从他们出现在西藏起,就宣称,帕巴拉是他们家族的产业,他们来西藏,只是为了收回。这个家族出现的时间比福马早,但他们已经明确地提出了帕巴拉这三个字,与史诗《格萨尔》里对帕巴拉神庙的称谓吻合。不过按古籍上的记载,这个家族的成员自称姓穆才对。”

“外国人的姓氏是排在最后的,莫金就是他们的姓,穆·莫金,这也应该是音译上的问题。”方新教授道,“关于这个家族,还有什么资料可以提供的,法师?”

塔西法师道:“也不是很多。一开始这个家族出现的次数还比较频繁,大概每隔二三十年就有一名自称是穆家族的人来西藏,后来渐渐地他们消失了,在福马出现之前,他们已经无迹可寻了。可是这封信……难道说这个家族那时候,就已经知道有关帕巴拉的线索被送去了美洲?他们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帕巴拉和他们家族,真的有什么关系?”

方新教授道:“我还要再查阅一些资料。看来这座千年的神庙所涉及的人和事,都远远超出我们的估计。”

教授的视频中断后,卓木强巴和吕竞男依然盯着电脑上那封信,侧目对视,同时涌起这样一种感觉:人生相对历史而言,实在是太短暂了。

后来吕竞男要和塔西法师谈问题,卓木强巴先行离开。他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出那间石屋的,满脑子里都是问号。十三圆桌骑士、帕巴拉家族,这些从未得知的信息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消化,而从信息带来的问题就更多了。莫金究竟是十三圆桌骑士,还是帕巴拉家族?十三圆桌骑士真的消失灭亡了?帕巴拉家族为什么会宣称帕巴拉是他们家族的财产?一开始每隔二三十年就有一名姓穆的外国人去西藏找帕巴拉,也就是说,莫金家族,每一代都有人到西藏寻找,可是最后无功而返,那么后来他们又去了哪里?他们怎么知道帕巴拉神庙的信息在美洲……对于这些问题,卓木强巴连一点头绪都没有,更别说去理清它们的关系了。还有塔西法师进屋前,自己对吕竞男产生的那股莫名怒火,怎么会突然就那么生气呢?

卓木强巴边走边想,思绪混乱,便走到屋外去呼吸两口新鲜空气,正在出门拐角,却和一个人撞个满怀。就在两人相撞的同时,卓木强巴突然想到,当那个胖子第一次来找自己的时候,自己身在上海,那个胖子是怎么知道自己地址的?而事实上能想到自己可能会在上海,又知道自己在找帕巴拉的,就只有一个人,那便是自己的导师——方新教授!

卓木强巴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愤怒了,吕竞男的暗示,直接将矛头指向了自己最尊敬的人,卓木强巴心中暗骂一声:“如果连导师都怀疑的话,那么寻找紫麒麟这件事,就没有任何意义了,不如趁早解散!”

这些念头一瞬间闪过,卓木强巴很快便不去想它,只见与自己撞在一起的那人仰头后倒,他赶紧扶住那个人。那年轻人有张方正的脸,应该有三十出头,但面容略显沧桑,手里捧着本书,一见卓木强巴,马上露出一个岳阳式的阳光笑容,道:“嗨,强巴少爷,出来走走啊?”

卓木强巴也露出微笑,道:“你……”突然顿住,他清楚地知道,刚才来的时候,岳阳向自己介绍过这个小伙子,可是他叫什么来着,自己竟然想不起来了。想想两年前,100余人的商业大会,自己只听一遍就能完全叫出那些陌生朋友的名字,卓木强巴笑容不禁僵在脸上,心道:“真的是老了啊。”

那小伙子全不介意,合上书页,重新自我介绍道:“我叫张健,是胡队长介绍我来的。”他本想和卓木强巴握手,见卓木强巴没有伸手,他迟疑了一下。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6/208.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