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圆桌骑士猜想】

看完日志,卓木强巴道:“太……散乱了,中间怎么会差了这么多?”

方新教授道:“我们拿到的资料就是这样子。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德国拿到这些日志后,将一些不能出现的内容销毁了;二是苏联得到这批资料后,将重要的内容隐匿起来,只有这部分无关紧要、让人看不懂的内容才被解禁了。正因为间隔太久,所以我们无法得知他们具体的行程,以及究竟在西藏干了什么、最后又发现了什么,甚至不知道,最后有几个人活着,并留守在西藏。但是我们不难看出,这次入藏是由于德方和英方各自掌握了部分福马资料,所以才展开了联合行动,而HM最后却杀死了所有的英国人,将他们发现的东西独吞了。”

卓木强巴道:“可是,就如这位FF所说,英国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对呀。”方新教授道:“你知道吗,根据官方资料,8月,塞弗尔探险队返回德国,9月,德国闪电攻占波兰,同时,英国对德宣战。他们没有善罢甘休,只是所有问题,都在二战这场暴风雨之中被掩盖起来了。”

看着目瞪口呆的卓木强巴,方新教授有些忧虑道:“其实,还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没提到。”

卓木强巴回过神来,问道:“什么?”

方新教授道:“关于十三圆桌骑士。”

“啊!”卓木强巴轻呼。这个神秘的组织他虽然只听塔西法师说起过一次,但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特别是塔西法师说起这个组织时那种表情、那种神态,显然那是一个不能随便说起的禁忌。

方新教授道:“我第一次给你有关二战的资料时,其中有一部分关于希特勒的资料我认为不太可靠,为了节省你的阅读选择,我只选了那些较为可信的材料。那部分内容说希特勒在没有发迹之前,曾与一个神秘组织有过接触,据说《东方之珠》那本杂志也与那个组织有一定关系。正是那个组织告诉希特勒,他不是一个非凡的人,他注定要成为一个万众瞩目的人。希特勒受到这种蛊惑,加上一战几次大难不死,最终才坚信,自己注定要成为让世界刮目相看的人。我记得那位研究二战史的朋友告诉我说,他敢打赌,当年受到那个神秘组织蛊惑的青少年绝不止希特勒一个,有大量的青少年都为之痴迷,只不过希特勒是最成功的。”

卓木强巴道:“那个组织难道就是……”

“嗯。”方新教授凝眉沉声道:“问题就在这里,那个组织的成员自称为圣堂骑士,而那个组织就叫圣堂骑士团。”

“圣堂骑士团!”

“后来我大概查阅了一下,在西方传说中,所谓圣堂骑士,指的就是十三圆桌骑士。”

“啊!”

“所以说,如果希特勒年轻时真的被圣堂骑士吸纳过,加上二战前期和二战中种种令人无法解释的谜团,这将成为傀儡希特勒学说的一个关键。”

卓木强巴道:“导师你也知道傀儡希特勒学说?”

方新教授道:“嗯,查资料查到的,你也听说过?”

“嗯,肖恩向我说起过。但是他……说得很简单。”

“哦,是这样的。其实,正是因为二战中未解的谜团太多了,而俄

罗斯和美国又对二战资料严加保密,所以历史学家为了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才提出了一系列大胆的学说,以求更完美地解释发生在二战中的事件。傀儡希特勒学说只是其中的一种,希特勒只是那个神秘组织中的一员,他只是被摆在台面上的人物。而且从他入党,到他将整个纳粹党发展壮大,都是那个组织在背后帮他策划、整改、设计。还有,整个德国的快速崛起离不开英美的大力支持,而有学者指出,希特勒就算在德国内部有极高的人气,但当时他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却并非极大,而当时德国也拿不出什么东西让英美等经济强国青睐有加。如果说英美是为了扶持德国成为对抗苏法的棋子,那么,在他们自身遭遇金融萧条时,德国已经明显摆出一副作战姿态,这时候再向德国大量贷款、援助物资就说不过去了,更何况还是军事物资。所以也有学者提出,当时援助德国这件事情,也是那个神秘组织在背后一手操控的,因为那个组织的成员遍及世界各地,而且很多成员担任着世界各国的政要,所以调运物资这样的事对他们而言是轻而易举的。还有二战中最著名的敦刻尔克大撤退事件,二战初期,英法联军连遭惨败,最后被逼入了绝路,30万士兵困守一隅,只要德军一合围他们将毫无生路,但就是这个时候,希特勒亲自下令,德军停止追击24小时,正是那24小时让英法联军得以从海上逃生。如果不是敦刻尔克大撤退,整个二战史可能早就被改写了。希特勒下达的那条命令,令所有的二战历史学家都想不出原因,而且当时所有的纳粹高官,也都对这条命令感到不可理解。如果按照傀儡希特勒的解释,就是那个组织的高层,对希特勒下达了命令,让他延迟24小时追击,希特勒不敢不服从。”

卓木强巴如听天书,不禁道:“那,他们又是为了什么要下达这样的命令?”

方新教授笑笑,道:“这个,因为我觉得和我们寻找帕巴拉已经扯得太远了,所以没有深究。”

卓木强巴道:“那么,那个推动二战的、连希特勒也不得不服从的神秘组织,就是十三圆桌骑士了?”

“服从吗?我看也未必。”方新教授望向远方道:“当初提出傀儡希特勒这一学说的历史学家,是有一种打击残余纳粹分子对希特勒盲目崇拜的成分在里面的。要我说,就算真有那么一个组织,希特勒和那个组织之间,多半也是一种相互利用的关系。到了二战中后期,那绝对是一场世界大战,而不是哪个组织或哪个人就可以左右的。而且,是不是有这个组织,还很难说呢。对了,支持这个学说的人还有一种论调,就是苏美对二战资料的保密。二战资料被严格保密起来,很多资料的解禁期为一百年,而且还有一部分资料是属于终生保密的,也就是说,不管哪朝哪代,那些资料都要被尘封,直到人类灭绝。这件事是很多研究学者都知道的,问题就是为什么要终生保密,实在让人无法理解。而傀儡希特勒学说就指出,正是因为那个神秘组织在苏联和美国都有大量高官,所以对涉及那个组织的资料被要求终生保密起来。”

卓木强巴顺着教授的方向望出去,喃喃道:“十三圆桌骑士,真的有这样恐怖?”

方新教授道:“如果你认为他们和我们寻找帕巴拉有很大关系的话……要不,我再查查?”

“哦不!导师。”卓木强巴忙道:“不用了,如果他们真像传说中那样可怕,怎么会注意到我们这么小的组织?我们还是把精力都放在帕巴拉的事上好了。这里还有这么多资料,你还要分析地图和铜镜的线索,其实,这些交给我们来做就可以了。”

方新教授道:“嗯,整理资料的事就交给你和敏敏了,至于找专家嘛,还是我来吧。别着急,资料多着呢,还有许多没有翻译过来,慢慢看。”

此后,由吕竞男和巴桑、岳阳等人负责新队员的培训,肖恩、王佑都加入被培训行列。亚拉法师和胡杨队长满世界淘宝,不定时将一些实用器械寄回西藏,再转到训练营,张立在训练营将那些器械拆解后重新组装。卓木强巴和唐敏在方新教授的带领下,更进一步地深入了解帕巴拉,他们着重分析从俄罗斯带回来的资料。方新教授在人员调整分工、计划安排上面费了大量心思,大家分散开来,平时少有联系,确保行踪不会被敌人发现,然后每个月一次碰头会,汇报工作的进度。至此,这支因帕巴拉而拼凑起来的队伍开始有规律地运作起来。

一个月后,岳阳和张立神秘来访,向方新教授和卓木强巴汇报了。件大事。“强巴少爷,我们基地存放的方新教授记录的电脑数据被盗了。”张立有些愤慨地道。

“究竟是怎么回事?”卓木强巴暗吃一惊。方新教授用电脑记录下的资料,为了方便查阅,所以在训练营拷贝了一份。那可是他们用性命换回的第一手资料,如果被盗,那些早就想找到帕巴拉的组织岂不是就和他们同一起跑线了?而且,他们还会因此而发现光照下的城堡、狼皮地图等诸多秘密。

岳阳道:“硬盘一直在教官办公室的电脑里,是夜里被盗的。窃贼没有惊动守夜的人,对营地和我们的防御布局很了解,初步判断是内部的人做的,而且不止一人。教官组织了一次内部清查,但是没有发现可疑分子。教官害怕有别的组织成员潜伏在训练队员之中,他们有可能破坏或窃取电脑传输信息,所以这个月和以后的汇报工作我们都得面对面地进行。”岳阳的语气还算平静。

卓木强巴皱眉道:“难道连可能怀疑的对象都没有吗?”

张立道:“我觉得王佑最有可疑了,他不是我们找来的朋友,为什么非要加入我们?还有,他平日总是带着一瓶药,健康人老吃什么药啊?”

卓木强巴道:“哦,那药我倒是知道,王佑说是维生素。但是他应该不缺钱,如果是他的话,难道是为了别的目的?岳阳,你怎么看?”

岳阳道:“嗯,我们是曾重点怀疑过王佑。但是教官说,王佑没有那么好的身手,他不可能是主要行动人,那些药嘛,倒也没什么。”

他心里却回想起向吕竞男汇报时的情况——

“教官,王佑服用的不是维生素,是毒品。”

“什么,毒品?你确定?”

“是的。或许纯度不是很高,但里面绝对含有成瘾成分。”

“你是说,他有可能被人用毒品控制,暗中窃取我们的资料?”

“不排除这个可能,要我监视他吗?”

“嗯,不要惊动他,暗中监视。”

……

卓木强巴想了想,一时也没什么眉目,便道:“知道了,那你们的训练要抓紧,这件事对我们的影响还是很大的。是吧,导师。”

方新教授“嗯”了一声,似乎在沉思。卓木强巴突然想到,前段时间不是和张立他们商讨过,要制定一个泄密计划,让那些想找他们打听帕巴拉秘密的各个组织将注意力转移吗?这次的失窃事件,是不是计划已经开始实施了?可是,为什么自己不知情?而且,利用他们寻找帕巴拉的全部录像资料作为诱饵,这个泄密计划泄露的秘密未免太多了。还是说,真的有内奸盗走了资料?为什么导师没有出现自己意想中的惊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卓木强巴正往不好的方面想,只听方新教授清咳一声,道:“唔,好了,这件事我们已经知道了。竞男一定会加强管理,限制单独行动,我相信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你们汇报一下各自的工作进展吧。张立,那些器械改进进行得怎么样了?你一个人能完成吗?”

张立道:“寄回来的装备样品,数量不是很多,拆卸和重装我一个人都能完成。问题是在改造设计上,我先前设计的几份草图都不过关,工厂的师傅说,照我画的草图无法加工出我要的零件。”

方新教授道:“这个好办,你将原始草图和数据扫描进电脑,我另找专家替你完善。”

张立道:“那就没问题了,我会先拿给教官过目,她也很了解机械设计。”

接着,岳阳汇报了新兵培训的情况,他道:“这群人平均年龄是35岁,正值壮年,而且都有野外探险的经历,酷爱体育竞技项目,本身有一定的体能基础。关键是这群人的心理素质相当稳定,目前已经通过了拓展训练,接下来他们将接受极限训练。由于我们现在不宜轻易暴露,所以只能选西藏的一些雪山作为训练场地。我们目前初步制定的计划,包括了攀岩、攀冰、雪山速滑、高空速降、顶风作业等一系列项目。这群人里面,尤其值得一提的就是肖恩大哥,他们当律师的记忆力惊人,理论知识完全没有话说。其实早在去丛林的时候,他的理论知识就已经比我们强了,目前主要是进行一些技能训练。肖恩大哥的身手还真不赖啊,大有当年亚拉法师的风范,不管什么训练项目,都是一次成功。如果他们能顺利完成极限训练的话,我们就等着张立的新装备了。”

方新教授道:“那么,还需要多久才能确保他们可以随行?”

岳阳道:“嗯,教官说,如果一切顺利,再需要两个月,就可以将他们训练至我们前往美洲丛林时的水平了。当然,如果要提前出发的话,我们可以压缩训练课程,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他们达到可以随行的条件,关键是那最后的线索。”

方新教授道:“嗯,不错,关键还在我们这里啊。我也向大家汇报一下我的进展吧。你们知道,我和强巴拉他们分成两组专门来研究线索,我负责从科学技术领域来分析研究线索,强巴拉负责从历史文献资料查找线索。原本地图已由亚拉法师带回教会研究,铜镜也被吕竞男带回教会,但是他们一直都没研究出结果来,现在刚刚回到我这里,希望能借助现代化的科学仪器,看看能不能找到突破口。我们尽全力而为,就算是不能复原光照下的城堡,我还有一帮朋友正在玩命地研究那幅地图呢,如果他们查出什么线索,我们也还有希望。而强巴拉,他对历史资料的研究也取得了重大突破,给大家说说吧。”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6/212.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