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木强巴道:“那么,先说重点吧,我想我们已经从历史资料中,查到一些莫金以及他家族的来历了。我们如今面对的莫金,和我们熟知的那个福马,他们的祖先之间是有联系的。”

“啊!”张立和岳阳俱是大惊。

卓木强巴道:“当然,我们没有确凿的历史证据,我们只能靠推测得出结论。首先,向你们说几个人的名字。第一个叫狄格。德。兰达,是随西班牙人入侵玛雅的传教士,他在玛雅文明史上干了一件空前的大事,可以说,玛雅人留下的文化遗产,一半以上毁于他手。当西班牙人抵达美洲时,玛雅文明已经陨落,他们遇到的,全是穿着兽皮、没有文字、还处于原始社会形态、智力低下的原始人,所以西班牙人没有费什么劲就占据了美洲。但是随之而来的是,那些原始人带他们去看了玛雅的石城,那奇迹一般的建筑简直就是外星人制造的,还有那些精美的黄金饰品,让西班牙人眼睛发红。更重要的是,那些原始人拿出了许多写在树皮上的文字,那便是独特的玛雅文了,他们虽然忘记了文字的意思,却也知道这是祖先留下来的,所以当宝物一样珍藏着。那些文字记载,便全是由兰达一个人阅读的,所以现在玛雅史学家普遍认为,兰达是读懂过玛雅文的。可惜,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将所有收集到的玛雅资料,统统付之一炬,也正是他的行为,造成了后人研究玛雅史的困难重重,也让玛雅的历史至今成谜。”

卓木强巴换了口气,继续道:“至于他为什么要彻底销毁那些玛雅文献,并且近乎疯狂的抓捕、折磨、杀死那些献出文献或者知道文献存在的玛雅人,历史学家给出两种解释。第一种是,当时兰达为了彻底摧毁玛雅人的精神信仰,好让那些原始人都信仰主,所以才采取这种极端措施;而另一种解释是,当时兰达从他见到的玛雅文献中,确实发现了什么他认为不能遗留在这个世上的东西,因为兰达自己曾经宣称,那些文献都是魔鬼的谎言,他称那些见过玛雅文献的人为异教徒,并说不烧死他们,他们就会成为魔鬼的代言人。因为这件事,他被召回西班牙,受到了宗教审判,并被扣留在西班牙11年,后来他的案件得到上诉,一个学者组成的委员会赦免了他的罪,在1573年他又返回玛雅担任主教去了。但是这次返回,兰达的态度发生了180度大转弯,他从一个玛雅文献疯狂的毁灭者,变成了一个文献搜集者和保护者。他开始承认,那些被他烧毁的文献中,有许多关于玛雅古人的习俗和科学的记载。后来他搜集的资料,成为研究玛雅文明的第一手材料,那就是《尤卡坦风物志》,后世的许多玛雅学者都是从这本书开始着手的。”

卓木强巴又停了停,继续道:“兰达的事就说到这里,现在我们说第二个人。这个叫狄格·加西亚·德·帕拉西奥,也是西班牙传教士,据考证他和兰达有亲属关系。兰达死于1579年,在1576年左右,他就因年龄而无法对玛雅文献和古迹做大范围的考察和搜集工作了。这时候,这位帕拉西奥就出现在了玛雅,他开始深入美洲更南方,考察和搜集玛雅资料。他将自己搜集到的资料也汇编成了一部手稿,他的手稿和兰达的手稿当时并没有公开,而是被秘密藏在一个地方,是在十九世纪才得以面世。你们记住,这点很重要。”

卓木强巴站了起来,道:“下面就说到正题了。这次我们从俄罗斯得到的资料中有一封信,是十七世纪末一名叫马库斯·莫金的葡萄牙传教士,写给一名叫帕拉西奥·特尼德的西班牙传教士的。信中的内容是这名莫金向特尼德打听,他的曾外祖父的手稿是否还在,里面有没有提到一个叫帕巴拉的地方。”

“啊!”岳阳和张立惊讶得发出了声音。

卓木强巴道:“经过多方搜寻、反复比对,我们发现这名叫特尼德的人,他的曾外祖父不是别人,正是狄格·加西亚·德·帕拉西奥。而这里面巧合的是,马库斯·莫金和帕拉西奥·特尼德,他们正好分别与莫金和福马两人同姓。而我们这份资料,是二战时期苏联从德国手中抢来的,而德国应该是通过各种渠道搜集到福马的资料,所以这有可能是福马保存下来的一封家书。更为巧合的是,马库斯·莫金与我们今天敌对的这名莫金,都是葡萄牙人。还有一点,帕拉西奥的手稿是被藏到1840年才面世,但是当时的玛雅研究学者就指出,手稿中有缺页。而根据我们以前的资料认为,福马是受了斯蒂芬斯的影响,先前调查玛雅,然后突然转向西藏的,这可能有误区。很有可能,他从一开始就是这样计划的。他应该从家人保留下来的书信中发现了一些秘密,而我们所看到的只是其中一封,别的信件里还提到过什么我们就不清楚了。而福马自称是从失传的《阿里王史诗》中得知帕巴拉的名字,多半是他编撰的,因为除了他,再没有别的学者听过那首史诗了。”

岳阳道:“我很奇怪,为什么马库斯·莫金能直接说出帕巴拉这个地名,而且那份手稿不是被藏起来了吗?他又是怎么知道手稿的事?”

卓木强巴道:“这里面就不得不提一下葡萄牙的历史了。葡萄牙原本属于卡斯蒂里亚王国(西班牙的前身),在1140年脱离卡斯蒂里亚王国统治,宣布独立统一,并在1143年得到罗马教皇的承认;此后经历了许多王朝,其中最强盛的便是艾维兹王朝,是1415年至1580年,他们开创了海权时代,那时的葡萄牙人是航海技术和探险的世界领导者。但是当艾维兹王朝没落时,西班牙的国王用强势压迫令葡萄牙重新归附到西班牙之下,也就是说,在帕拉西奥时期,葡萄牙曾是西班牙的附属国。我们甚至可以猜想,马库斯。莫金的祖先,和帕拉西奥有可能在同一所教会工作过,因此他清楚他们曾经知道的一些秘密。而兰达究竟曾在玛雅文献上看到过什么,导致他做出如此惊人的疯狂的举动,帕拉西奥又在研究调查些什么,为什么会被藏起来,这些都是无法查找的秘密了。”

张立道:“这样看来,马库斯·莫金和帕拉西奥·特尼德,应该就是本·海因茨·莫金和福马·特尼德的祖先了?”

卓木强巴道:“不仅如此,更重要的是,我们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探究到帕巴拉的存在了。”

岳阳道:“我明白了,我们是从遗失海外的古格金书中获悉,或许曾经有使者去过美洲,他带去了有关帕巴拉的秘密,所以才去美洲探查。而莫金他们正好相反,他们是从美洲玛雅人那里,得知了帕巴拉的秘密,才来西藏探查的。”

卓木强巴道:“对,这正是我们通过猜想获取的一个重要信息。而上次吕竞男也给你看过那份资料了,我们已经掌握了莫金那伙人的组成和专长,如今,我们才可以说和他是站在同一高度。接下来再与他相遇,我们就不会一直处于被动了。”

敏敏见卓木强巴说得有些累了,给他和教授各倒了杯水。张立伸手来讨,敏敏拍了他手背一下,道:“自己去倒。”接着又道:“我们还从资料上有其他发现,就由我来给你们说说吧。”

敏敏搓搓手,甜笑道:“我要说的是,二战中德国纳粹与帕巴拉之间的关系,我也先说几个人名。我说的第一个人比强巴拉说的要有名许多,他叫海因里希·希姆莱。”

张立和岳阳同时“哦”了一声。这个二战中德国盖世太保的头目,自是无人不知。

敏敏道:“希姆莱是个狂热的种族主义者,他崇尚超能力并坚信雅利安人种是最优秀的人种,从小就幻想着能指挥一支无敌的战队,并有吞灭全世界的野心。他的这种思想说来好笑,据说是来自他小时候读过的一本半科幻半宗教性质的书籍。那本书的作者在书中说,雅利安人是从外太空来到地球的,他们首先在地球上建立了富庶的亚特兰蒂斯大陆,后来由于大洪灾,被迫逃亡,分别成为今天西藏和他们德国人的祖先,由于逃亡中人数的稀少,雅利安人不得已与地球上的普通人杂交,导致后来他们失去了超能力。希姆莱对此深信不疑,并坚信,只要让纯种的雅利安人交配,诞生下纯种的雅利安人,他们就能重获超能力。这个思想很重要,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都是因此而起。”

张立和岳阳都觉得好笑,他们只知道希姆莱是二战中的刽子手,因种族灭绝论而杀害了许多犹太人,并在欧洲建立了无数灭绝营,对他那种思想的由来还是头一次听说。

敏敏接着道:“希姆莱因为他那疯狂的思想,组织了一系列的活动,其中最有名的几件都是在1935年完成的。这一年,他成立了黑色军团,就是后来著名的党卫军。据说要参加党卫军的雅利安血统必须纯正,除了本身要有优秀的能力外,还要有可供查阅的家谱,士兵的雅利安纯正血统必须能追溯到1800年,军官的血统则需要追溯到1750年。他这种严格的挑选还是起到了一定成效,后来这支队伍成为德国一支可怕的力量。就是二战结束之后,人们又渐渐发现,许多世界知名的建筑师、医生、律师、科学家等等,以前都是党卫军成员,但他们很好地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并且在二战后为建设作出了很大贡献,受到人们的尊敬。曾经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一位德国作家,就是在他辞世前才公开了自己曾是党卫军的真实身份。”

说到这里,敏敏顿了顿,卓木强巴知道她又想起了刚刚发现党卫军特点时的疑虑。当时,敏敏说:“教授,强巴拉,你们看看,这个党卫军团,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是精英啊。你们不觉得,他们和上次说到的那个十三圆桌骑士很像吗?你们看,战争结束后他们都成了某一领域的专家和权威,但谁也没想到他们过去曾是沾满鲜血的刽子手。他们有一个很好的身份伪装自己并且受到人们的尊敬,太可怕了!而且,他们中的某些人还一直崇拜着曾经的种族主义。看这个医生,如果不是因为他偷偷做了太多人体实验被发现了,谁会知道他是党卫军残余?他在这个医学领域,可一直是世界上公认的权威啊。”

不过这时敏敏似乎并不打算提出这一观点,她很快接着道:“当然,这只是其中的一支队伍。此外,希姆莱还展开了生命之源计划,也就是臭名昭着的纯种人口繁殖计划;另外他还组建了祖先遗产协会,这个协会,是我今天要告诉你们的重点。希姆莱将那些血统纯正的德国专家编入了党卫军,除了犹太人,其余血统不纯正的专家,被他组建成为祖先遗产协会。这个协会聚集了当时希姆莱可以搜罗到的世界上各个学科顶级的专家,除了物理、化学、生物、动植物、医学等常见学科外,甚至还有灵学、巫蛊学、咒学、星象学、占卜学等各种稀奇古怪的研究者。据统计,当时这个祖先遗产协会成员大约有好几百人,但是没有被统计到的究竟有多少人,至今人们还不清楚。像后来德国第一次组建去西藏考察的塞弗尔探险队里面的成员,便有一半来自于这个协会,另一半来自党卫军。更关键的是,这个协会里,还有一个人我们不得不提。”

说到这里,敏敏走到教授身边。方新教授早就准备好了,不等敏敏开口,他将电脑反转过来对着大家,对敏敏微微一笑。

敏敏甜甜一笑,对张、岳二人道:“你们看这张照片。”

电脑上是一张两人合影的黑白照片,其中较矮的一个穿着纳粹军服,笑逐颜开,两只手握着另一人的一只手,显得极为高兴;而另一人看起来极为高大威猛,穿着长衣摆没有标记的束腰军衣,戴着军帽,只是站在那里,就让人感觉到一股压力。照片上的两人岳阳一个都不认识,张立却是大吃了一惊:那个高大的男子,简直就是莫金的翻版:一样的刀削面容,一样的冷峻,眉宇间蕴藏着同样的狂野;所不同的是,这个男子看起来比莫金更年轻,更深沉,眼神中透出的光显得更阴狠。张立指着那酷似莫金的男子道:“这……这个人,他……”

敏敏道:“这个稍矮的就是希姆莱了,很少有照片照到他露出这种献媚的表情,就连在希特勒身边也没有。而使他露出这种表情的,就是他旁边的这个人,如果我们判断没错的话,他的名字叫……西尔·莫金。”

“啊!”岳阳一跳而起,惊道:“又是个叫莫金的!”

敏敏道:“是的。一开始,这张照片混杂在众多的二战档案文件中,并没有引起我们的注意,是强巴拉偶然发现这个人和莫金极为相似,我们才注意到这张照片的。你们注意看莫金的左手,中指上那枚戒指,看到了吗?”

岳阳注意到莫金左手中指带了枚银戒,很大,在照片上留下了反光。敏敏利用电脑将照片局部放大、去模糊化处理之后,一枚清晰的银戒出现在电脑上。银戒正面是一个奇异的骷髅头,两侧用缠枝莲纹细刻,靠右侧紧贴六芒星符号后是一些形状古朴的文字。敏敏指着文字道:“这上面是他的姓氏莫金,这是用很古老的楔形文字篆刻的,也可看做是家族的标志。我们相信,他的名字应该在戒指的内侧。后来希姆莱在制造德军的骷髅戒指时曾说过,他在一位友人那里获得了灵感,我们想,他的灵感多半就是从这里来的。这张照片没有留下拍摄时间,而我们仅拥有电脑资料,所以无法具体判断,只能从希姆莱的制服上大致推测,这张照片拍摄于1935年左右。你们注意看照片的背景,他们后面就是当时作为祖先遗产协会的办公地址,1935后就换地方了。”

岳阳奇怪道:“既然只是有莫金家族的标志,又怎么知道他全名叫西尔·莫金呢?”

敏敏道:“这是另一部分资料提供的,但我们不能完全等同起来。所以只是推测。”接着,敏敏向岳阳和张立说了西尔·莫金作为双面间谍可能混入过布赖奇丽庄园的事。

听完西尔·莫金的事,张立奇道:“从这张照片看,西尔。莫金是被邀请到祖先遗产协会去的吧,怎么会又进入了布赖奇丽庄园?”

卓木强巴开口道:“这件事情,我们也只能推测。当时西尔。莫金不知是用什么身份进入希姆莱的祖先遗产协会的,但从照片上可以看出,他受到了希姆莱的热烈欢迎。我们假设,他是利用了战争的混乱局面和希姆莱对超能力的狂热,所以向希姆莱推荐了去西藏寻找纯种雅利安后裔的计划,所以才有1938年德军第一次西藏考察之行。而他加入布赖奇丽庄园时,接到的任务或许是破坏或误导盟军对德军恩格尔密码的破译工作。但那时德军在战场上已经处于下风,如果西尔。莫金是看到了德军无力回天这一点,他大可以利用这次机会,反过来协助盟军破译德军的密码,这样,他就为自己找好了退路。而从1938年到1945年间,德军两次对西藏进行研究,西藏喇嘛神秘出现在德国,究竟与这个西尔·莫金有没有直接联系,一切都还是未解之谜。而且,据我们手中的资料,这个西尔·莫金,极有可能参加了第一次西藏之行。”接着,他又说了英德联合入藏行动和HM的事。

张立叫停道:“等会儿,强巴少爷,你说那个什么符号,就是鲁那什么……”

“鲁尼文。”。

“对,就是那个,你再给我说一遍,HM的鲁尼文是怎么写的?”

卓木强巴从电脑点出那段资料,道:“喏,就这个。”

张立指着符号道:“我见过!让我想想!肯定见过,是二战历史里面的!那个很有名,我一下子想不起来……”

见张立一脸认真的样子,卓木强巴等人都暂时停下,不敢打扰他。张立猛一拍脑门,道:“米字间谍,二战最神秘的间谍!我想起来啦!”

“怎么回事?”岳阳追问。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6/213.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