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许沉默后,岳阳道:“我有个疑问,强巴少爷。如果说那些探险团队是以金钱为目的,以至于不顾性命也要去寻找帕巴拉,我可以理解。但是,若以国家为单位,特别是像英、美、德、苏这样的国家,他们又怎么会对帕巴拉如此感兴趣呢?恐怕不仅仅是为了掠夺资源与文物吧。”

卓木强巴点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这些国家的行为的确让人费解,但事实确实如此。我们都知道,西藏一直都是中国的领土,而且一直默默地伫立在青藏高原,在福马进入西藏之前,几乎就没有什么外国人涉足西藏;自打福马传出帕巴拉的消息之后,仿佛在一夜之间,西藏就成为全世界关注的焦点。那些国家不管距离西藏有多远,也不管他们自己的领土和实力有多大,似乎都想把西藏纳入自己的囊中。”

方新教授开口道:“其实,这件事我们是这样理解的。探险队是一个小团体,找到一笔宝藏,够他们十几个人吃一辈子,他们就可以为之不顾性命地冒险。而国家是一个大团体,如果发现一笔宝藏,够一个国家吃上几十年,那它为什么又不可以为此发动战争呢?其实,我们一直只知道帕巴拉是一个大宝藏,但是它究竟有多大呢?这就先要弄清楚帕巴拉究竟象征着什么。从狭义上说,帕巴拉象征着汉族历史上最强盛的一个王朝——唐朝和藏族历史上最强盛的一个王朝——吐蕃这两个王朝的全部财富!记住,这里的强盛不是单指它的军事实力,而是指当时他们的科技、农贸、机械、医药、天文数术等各个方面都处于鼎盛时期,甚至可能包括了许多遗失在历史中,连今天也无法达到的科技成果。从广义上说,要包括当时向唐朝、吐蕃进贡的国家,帕巴拉可以被看做那个历史时期整个亚洲的全部财富积累。就其历史文物价值而言,单是我们掌握的材料,它最起码也相当于一百个圆明园。这样你们就可以知道,帕巴拉究竟是代表怎样的一笔财富了吧?”

方新教授的结论让张立和岳阳都听得走了神,只能在脑海里想象“一百个圆明园”是一个什么概念。

方新教授转向卓木强巴道:“强巴拉,我给你提一点建议。”

卓木强巴道:“嗯。”

方新教授道:“你们整理的帕巴拉编年史前几天敏敏给我看了,我个人觉得你所查阅、归纳、总结的资料,都是在我们以前总结的资料基础上做了进一步的详化细分。其实……怎么说呢,你依然是围绕着历史资料这个范畴在寻找有关帕巴拉的线索,并没有跳出前人研究的圈子。你所获得的这些资料,恐怕再详细也详细不过那些钻研了几十年的专家们。要想发现线索,就得像图奇和罗列赫一样,另辟蹊径,走前人没走过的路。”

卓木强巴皱起眉头,询问道:“导师,你能不能说详细点?我不是很明白。”

方新教授笑道:“你得学学福马,从那些至今仍在流传、尚未被历史资料所确认的神话故事人手,诸如你家那本记载了许多佛家神话故事的宁玛古经,还有在西藏流传得很广的香巴拉传说。那些传说,毕竟是我们今天所能听到它们存在过的唯一证明。”

卓木强巴嗫嚅道:“这……有用吗?”

方新教授道:“要想在前人基础上有所突破,必须找到可以突破的突破口。我可以给你指引一条路,毕竟我们无法从国外势力那里取得他们已经掌握了的那些资料,诸如福马和他朋友间的亲笔书信、日记、自传体回忆录等等,我们就得绕远一点。其一,有关香巴拉的历史传说;第二,德国在西藏寻找什么,说不定这条线索也会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第三,玛雅的资料不可忽视;第四,深入了解工布村,如果你觉得有难度,这一条可以等亚拉法师回来后去联络。”

卓木强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导师所说也是很有道理的,如果在真实的历史资料中无法找到突破点,那么,在神话故事中去寻找历史遗案,说不定会有收获。

只听敏敏悄悄道:“其实,只要我们解开三大疑问……”

“三大疑问?”张立惊奇道。

卓木强巴道:“哦,是的,我们研究分析了从我接触到帕巴拉这个地方,到目前我们所掌握的资料,发现里面有三处大的无法解释的问题。或许这三个问题,正是找寻帕巴拉的关键所在。问题一,光军神秘失踪的真实原因。”

岳阳和张立面面相觑,又都各自摇头。卓木强巴道:“据我们今天掌握的资料来看,有关戈巴族和光军的信息极其稀少,他们可以说是比帕巴拉更为神秘的存在。作为帕巴拉的缔造者,他们曾是历史上最可怕的军事力量,选择集体失踪这样的事,实在让人难以理解。难道仅仅是为了保护四方庙的宝物不被禁佛运动所破坏,就选择了全军护送宝物转移?这种解释实在是太牵强。而且,倒悬空寺里的无数尸骸又是怎么回事?一千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件,让最强大的军队做出这样的选择?”

岳阳“啧”了一声。这个问题,确实不是靠猜想就能想出答案的。只听卓木强巴又道:“问题二,便是古格使者之行为。特别是从专家们给出的古格金书译本来看,这位使者一开始是打算把三件信物交给三个人,可是,是什么原因令他突然改变了主意,要把剩下的两件信物分隔开来,放在如此遥远的两个地方?他去美洲究竟做过些什么?那交出去的一件信物又是什么?”

岳阳又是“啧”的一声。

“第三个问题呢?”张立问道。

卓木强巴道:“第三个问题就是,我们这个组织原本是小得微不足道的,可是莫金那么强悍的人物,为什么会紧盯着我们这个小组织不放,特别是在这次消息泄露出去之前。这说明我们的行为一直都没有引起国际上其余的帕巴拉寻找组织的注意,所以,莫金对我们的特别关注,也不得不说是个谜。不过现在,这个问题似乎提前得到解决了。”

方新教授更正道:“是部分得到解决了,其实对于莫金这件事,还有疑点。首先,如果他们是从玛雅的资料中得到有关帕巴拉的消息,那么,他们家族为什么一定要宣称帕巴拉是属于他们的呢?最先掌握玛雅资料的可是兰达,而不是叫莫金的。还有,莫金自出现之后,一系列行为都让人感到奇怪,他既然绑走了戈巴族的疯子,为什么还对强巴拉穷追不舍?在美洲,为什么毒贩子和游击队会对你们大感兴趣,是不是莫金散布的?那个操兽师会突然出现,是不是莫金指使的?他这样做的目的何在?只是为了延缓你们找到白城地宫的时间吗?还是为了在美洲消灭你们那个小组?而在倒悬空寺的行为就更是奇怪了,他花了那么大工夫,就是为了用一张伪地图来误导我们?而且从工布村村民对莫金的描述来看,他的确不知道倒悬空寺的存在,他和我们一样,都是在寻找帕巴拉。还有他那个圣使的身份,也不能就说是一个巧合吧?还有我们最后去雪山……”方新教授顿了顿,道:“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跟着我们。”

卓木强巴笑道:“这个应该不可能吧。他自己制造的假地图,肯定他是已经去过了,再跟着我们还有什么意思?”

方新教授黯然摇头道:“不一定。说不定他也坚信那张地图是寻找帕巴拉的钥匙,他自己找不到,所以才故意暴露给我们,让我们去碰碰运气,然后再跟踪我们,也是有可能的。”

卓木强巴从导师的眼神中看出淡淡的忧伤,似乎导师隐瞒了什么,是什么呢?为何导师肯定莫金跟踪了自己?

敏敏道:“好了,今天大家也说得够多了,不如先休息一下。”

张立马上瘫在椅子上道:“是啊,我们一天走得可够累了。”

方新教授道:“那好,今天就到这里。你们休息一下,我去整理新的资料。”

张立和岳阳休息了一天,第二天便返回训练基地了,同时带回了卓木强巴他们查找到的最新资料。回到营地后,岳阳将他们所得到的消息告诉了吕竞男。吕竞男淡淡地点头表示知道了,心里却很震惊,她没想到,一个莫金,身上竟然隐藏着如此多的秘密,如果不是二战德国搜集到的资料,恐怕她很难查出莫金家族的隐秘。想到这些,她不由又回想起当初接受任务时的情景来……

“竞男,你真的想清楚了?你要亲自去带这支队伍?他们可是什么都不会的门外汉,让他们自娱自乐地玩玩就好了。你去,这不是用大炮打蚊子吗?”

“请相信我的能力,半年之内,我会把他们训练成合格的野外探险队。”

“如果你执意要去,带专家组不是更好?”

“不,我一直在调查与我们争夺金书的那个人,但是他的身份隐藏得非常好,我能查到的都是他在官方的公开资料,除了知道他叫莫金,其余可以说一无所知。而且我发现,他跟踪金书一直跟到了西藏,是什么原因让他下这么大工夫一定要得到这本金书?我们不得不提防,他可能是某个大型境外组织派出来的探子。”

“探子?呵呵,哪个组织能派出这么优秀的探子?我估计,他可能就是某个组织的头目,从别的什么渠道查到了金书的重要性,所以才追到西藏还不肯放弃。不过话说回来,这和你要去带这支业余队有什么关系?”

“根据我在西藏掌握的信息,莫金这个人和我将要去带的这支队伍有交汇,过几天就会有消息反馈回来——莫金追踪这支队伍的组织者一直追到可可西里去了的。既然他能突然放弃金书而去追踪那个人,他一定从这群人身上发现了什么,说不定,这支业余队的组织者真的掌握有什么连我们都不知道的秘密。事情又这么巧,他们刚好打了报告,请求得到我们的支持,所以我去,是最好的选择。我个人认为,除了我,别人无法带领这支业余队对抗莫金。”

“真的只是这样?没有别的什么原因?”

“是的。希望你帮我一下,我一定要查出莫金这个人背后隐藏的秘密。”

“唔……好吧。”

“谢谢,我欠你个人情……”

一周后,英国托波莫里。

莫金靠坐在漆金红绒的仿欧式宫廷沙发内休息,一只黑豹像慵猫般蜷曲在他腿上。他身后墙上挂着巨大的自画油像,水晶吊灯将这富丽堂皇的客厅照得光彩夺目。

马索踏着松软的波斯地毯,小心翼翼地靠了过来,他只觉得此刻的老板就像一位威严的君主,任何可怕凶残的野兽,在他面前也只能选择顺从。马索还清楚地记得,自己第一次踏入这宫殿似的建筑内,第一眼看到那张巨大的油画时,就好像踏入了教皇的圣堂,不由自主想跪地膜拜。

“老板,那张硬盘已经脱手了。”

“嗯。”莫金揉捏着黑豹的耳朵,道:“没有人怀疑吧。”

马索道:“没有,那个人和那些组织都非常配合。我们在整个过程中制造了三次大的混乱,现在那些组织都对那个人因为缺钱而盗卖硬盘这个事实深信不疑,为了那张硬盘,已经有好几个小的组织被灭了。我看,用不了多久,那些敢和老板您抢夺帕巴拉资料的组织,自己就会乱作一团。”

莫金拉起黑豹尾巴,在手指上绕圈道:“不,被灭的只是小组织,里面还是有几个大家伙的,硬盘多半会被他们抢到手。”

“老板,我实在是不明白,那张硬盘在我们手上就好了啊,为什么还要假装给外面那些组织抢走呢?他们原本对帕巴拉的探索已经止步不前了,现在得了这张硬盘,那岂不是知道得和我们一样多了?”马索露出苦苦思索的表情。

莫金咧嘴一笑,道:“不,你以为那张被盗出来的硬盘,就真的是卓木强巴他们搜集拍摄的全部资料吗?你认为那个人,是真心想和我们合作吗?”

马索道:“难道不是?可是,连盗取硬盘这样的任务,他都冒险做到了啊?”

莫金似笑非笑道:“硬盘里的视频资料是经过剪辑处理的,只是他们做得很巧妙——整个拍摄过程中危机四伏,拍摄的视频本来就是不完整的,因此,那些最重要的资料,直接删除就可以了,从没看过这些视频的人是绝对看不出破绽的。但是我们不同,这两年我们走的线路和他们几乎是相同的,我当然知道哪些地方他们一定会拍下资料来,可是硬盘里却没有。还有那些文档资料,肯定也不是完整的。我敢打赌,这次那个人盗窃硬盘的事,在他们那批人中肯定有人知道,并协助他完成了这次任务。”

马索摸了摸额头的冷汗,小心地在自己衣服上擦干净,道:“那,那这么说,那个人果真是个两面派?可是……难道他的毒瘾也是自愿染上的?”

莫金笑道:“这有什么?你可曾听说过,为了卧底敌营,有甘愿用火烧毁自己的容貌、用漆熏瞎自己的双眼、吞下火炭让自己变哑巴的人?中国有一种东西叫做义,为了那个东西,就算把自己糟践得猪狗不如,他们依然可以忍辱负重,啧啧。只可惜,跟我玩这个是行不通的,他出现的时间和地点都不正确,就算他拥有天赋的演技和心理素质我也不信。既然是想利用我,就相互利用好了,到最后,我一定会让他心满意足的。马索,你知道间谍战制胜的关键是什么吗?就是让对方首先相信已经取得了己方的信任,谁先做到这一点,谁就赢了。所以,能够不去相信的人,就绝不要相信。”

马索兴奋得手心冰凉,直道:“是,谢……谢谢老板教诲,老板真是,真是英明,睿……睿智,老板实在是……”

莫金索然无味地抚弄黑豹的下领,厌恶道:“这也是我们家族的前辈教导我的。玩间谍战,还没有人能轻易地瞒过我。再高明的伪装也是伪装,一定会有破绽。你说对不对呀,马索?”

看着笑容可掬的莫金,马索突然感到背脊一阵寒意,半天说不出话来。他突然想到一件事,迟疑道:“老板……这次还有一个消息,他们发现了一些与老板……与老板您家族有关的秘密。”

“嗯——”莫金拉长了鼻音。马索小心地斟酌着词汇,尽量准确地将他得到的消息转述给莫金。对于老板家族的秘密,他从不敢过问。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6/215.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