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完马索的话,莫金哈哈一笑。腿上的黑豹瞄了他一眼,又蒙头而睡。“你觉得,这些消息可信吗?”莫金笑问,似乎听到了一件很可笑的事情。

马索道:“这个……是刚刚收到的消息,据说是他们从一批二战的文件中查到的蛛丝马迹,听起来似乎……这个似乎……”

莫金道:“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我还有个在二战中呼风唤雨的祖先。呵,算了,你去调查一下,这条消息究竟是那个人故意骗我们,还是说他得到的就是假消息。嗯,说不定,是卓木强巴他们想出来的烟幕弹。去吧。”

马索临走一瞥,莫金脸上始终挂着嘲讽的笑容,看不出端倪。直到看不见马索的背影,莫金依然僵硬地笑着,那表情仿佛是从模子里铸出来的,但他心中却已经问了不下一千遍:“怎么可能被查到的?不,绝不可能!先祖们在历史上还留下过这样的痕迹?他们应该很好地隐藏了自己才对。可是,家族的秘密怎么会被外人得知?虽说他们还没有查到真相,可是,只差一步了!这绝不可能,是什么人在捣鬼?爷爷他真的留下了照片?不,绝不会!”

莫金脸上的表情虽然没变,可他的手掌已不自觉地缩紧。黑豹陡然吃痛,猛地惊醒,喉咙里马上发出了威胁低吼,瞪着莫金龇牙咧嘴,收入掌垫的爪子也嗖地弹了出来。

莫金面无表情地俯瞰下来,迎着黑豹的目光冷哼一声,松开了手。目光又缓缓地凝视着窗外远方,将咽喉完全暴露在这头凶兽的利齿之下。黑豹猛地一个激灵,缩了缩脖子蹿下沙发,不安地远远打量着莫金。眼前这个男人,身上突然爆发出一股可怕的气息,那种气息让它感到了危机,恐怖的危机!

“滚!”莫金冷冷地下达了命令。黑豹似乎听懂了那种语音,耷拉着脑袋,夹着尾巴一溜小跑逃出了客厅。莫金站起身来,仰视落地窗外,一株巨大的紫叶水青桐像一蓬大伞撑在绿草地上。莫金缓缓来到窗边向下望去,在伞下有一张古朴的石桌和四方石凳,那石桌的样式在欧式庄园很是少见,似圆非圆,正中还刻着纵横十九道的方格,祖父说,那叫八仙桌。

风吹过,大树发出沙沙的响声,仿佛将莫金又带回了曾经的岁月。

“本,你已经七岁了吧。”爷爷捻起黑色棋子,落在那纵横纹秤之上,老人额头的皱纹也如那棋秤。

“是的,莫金先生。”三三星,本的白子稳稳落下。

“呵,七岁了,快了,快了。”黑棋挂角,左上小目,爷爷的笑容应该是很和蔼吧,但在本心中,那个不苟言笑的高大背影才是力量的象征。白子三三星,与黑子对庭抗争。

“爷爷老了,以后莫金这个名字,就要由你来继承了,本。”黑棋左上无忧。

白子守边,本没接话,但他的小手里握了一把棋子,棋子与棋子摩擦,发出“喀喀”的声音。莫金,那不止是一个名字,那是一种象征。黑子拆边。“知道为什么你可以叫莫金,而你爸爸却不能吗?”本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看着爷爷,只见老人那一头黄金般的金发已变得稀稀疏疏,只有那布满皱纹的脸还留着刀削斧劈的轮廓。

“不知道,莫金先生。”白子试探着契入了左下角,星后挂角。

黑子天元!是失手了还是故意的?本惊愕地看着爷爷。老人却似乎没注意,淡淡道:“唔,遗传是个很奇怪也很复杂的东西。有时候,父母会把自己体内不好的基因传给下一代,但他们的下一代却又能把那些有缺陷的基因摒除掉,只把祖先遗传下来的最优秀的基因传给自己的孩子。”

本想了想,左下大飞,先留好退路,以免爷爷将自己堵死在角落。黑子左上守边,老人继续道:“本,你知道吗,一个男人一次能排出一亿枚精子,除去早死的、畸形的,总也有六七千万;而一个女人,每次只排一枚卵子。这枚卵子,她只接受一个精子,当第一个冲到终点的精子被卵子接纳后,生存的大门就将关闭,只有那一个精子能和卵子结合,变成一个新的生命。所以,每一个来到这个世界的生命都是独一无二的,他们在出生前,就经过了残酷的淘汰,要么是最强的,要么是最幸运的。本,你也曾与一亿个同胞争夺来到这个世界的唯一机会,你觉得,你是哪一种呢?”

“最强的!”白棋不再顾虑,狠狠地插入了黑棋的左下角。

老人这才不慌不忙地应了一子,此时的左下角,已经被三粒白子成掎角之势包围起来。本不由笑了一下,爷爷摇头道:“黑白之道,能衍生万事万物,这种棋,应该是人类发明的最具想象力、最考竞技力的艺术。一黑一白象征着有和无,以后你会明白,人们掌握了有和无的奥秘,已经发明出可以左右世界未来的机器呢。”

白棋勇猛无畏,与黑子在边角展开激烈的厮杀。黑子似乎一直在退却,但总能在间不容发之际逃离包围圈。“逃不了的。”本在心里暗暗想。

老人有时会露出微笑,但大多数时候都在摇头。本没有注意这些,他全身心地投入战场厮杀,一心想将角上的黑子吃光。这是难得的好机会,有好几次爷爷差一点就被困死了,能够在某一方面胜过家族的权威,哪怕只是在游戏上,对本而言,也是无上的荣光。

“本,你勇猛无畏,我很欣赏;从来不去记棋谱的定式,凭借自己的直观感受去分析、应对战场,也是很好的。但是一味地猛冲猛打却是不行的,你总是不顾及自己的后方。要知道,有时候,敌人会出现在你看不见的地方。”

“铮”的一声脆响,黑子落下。本这才从边角复杂纠缠的局面中跳出来,再看棋盘——白棋的大龙被截断了!

大龙被困死,而活眼未做好,意味着棋盘上将没有白子留下,就算那几个能做活的地方,也只是极小的地盘。更何况在爷爷的攻势下,小小的本根本无力抗争。本急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又气恼地想把棋盘上的黑白子远远地抛撒出去。

老爷子并不催促本落子,只是在一旁看着,淡淡道:“有时看起来最强的,并不是真正的强大;真正可怕的敌人,往往在你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突然出现。每落一子之前,你应该先想好自己的退路。其实,胜负只是一种结局,我希望你能去体会它的过程。过程,往往比结局重要得多,有趣得多。”爷爷的手杖搭在本的肩头,轻轻点了两下:“让你玩这个游戏,我是希望你能学会去利用一切可利用的东西,同时,要防备一切可能被别人利用的纰漏。计算是没有穷尽的,但是只要学会了计算的方法,比别人算得快、算得准,那就足够了。”

“不对!只要拥有绝对的强大,就可以取得绝对的胜利。爷爷老了,他的头发都快掉光了,走路离不开手杖,他已经失去了当年那无可匹敌的强大力量,所以才会想到退路。如果是油画上那个男人,他一定不会!”年幼的本心中暗自认定。

莫金将视线从落地窗外的大青钢树下收回来,回望客厅正中那幅巨大的油画。油画上是一个男人的背影,高大、伟岸,乍一看上去就像是本;他穿着长摆的军衣,从侧面睨视过来,露出半张棱角分明的脸,那眼角的余光透着森然寒意。普通的人稍微靠近那幅画,便似被什么掐住了脖子,无法通畅地呼吸。对本而言,那画中的男子便是智慧与力量的象征,也是本一直效仿并渴望达到的境界。

莫金思索着来到油画面前,由近处仰望更显威严。“马索不可能知道这些事。组织里的人?不,爷爷安排好了一切,我不可能被发现。政界的那些人?嗯,他们就更不可能知道了。爷爷,我到底是哪里漏算了?你不是说,你在二战中的事,绝不会有任何人知道吗?他们怎么会知道了呢?”

画中的男子依然冷漠,唯有那苍老的语音在莫金记忆深处回响:“孩子,既然你已经七岁了,爷爷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个秘密,也是爷爷在七岁的时候知道的。你可知道莫金的来历……”

按照方新教授的指点,卓木强巴继续和敏敏查找资料。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当他们把资料整理出来时,又已过去一个半月。卓木强巴本不信神鬼佛魔,现在一头扎进数不清道不明的诸多神话故事中,用他自己的话说,搞得好像一个玄学大师。但是面对着诸多不同版本、内容大致雷同的神话故事,卓木强巴和敏敏绞尽脑汁也查不到线索。方新教授那头也没有任何进展,倒是张立的装备改造和岳阳他们训练的新兵进步神速。

这日,卓木强巴正在翻阅《八时博唐算图》,突然,一阵奇异的响声引起了他的注意,那声音好像很远,又好像很近,感觉有些刺耳。他扭头寻找发声的源头,只见一个闪着光芒的球状体从眼前划过,声音正是从那球体发出的。卓木强巴正想起身去看个究竟,突然喉头一阵冰凉,咽喉竟然被人锁死了。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除了亚拉法师,卓木强巴想不出还有谁有这么好的身手,可是亚拉法师断然不会开这种玩笑。难道是敌人?

正想着,只听张立笑道:“哈哈,强巴少爷也中招了吧。”

岳阳在身后道:“算你厉害。”

卓木强巴回头看见偷袭自己的竟然是张立,不免大吃一惊:被张立靠这么近自己都没有察觉,难道是久未训练,身手生疏了?不能啊,每天的体能训练和反应训练可是照常进行的。

张立走上几步,将那发光发声的圆球捡了起来,笑道:“强巴少爷很吃惊吧。这个也是唐涛笔记里提到的一个很重要的工具——吸引弹,或者我们叫吸引球。它发出的变频声音囊括了地球上所有生物能接受到的音频范围,而它发出的多色谱组合光也保证只要是有视力的生物都可以看见。这可是亚拉法师他们本周刚寄回来的最后一件装备。法师他们也到拉萨了,估计明天就能赶过来。”

卓木强巴接过圆球,只见球体约有网球大小,正不住地振动,发出由低到高的声音;外壳像是金属又有些像塑胶,总之能透过外壳看见里面的电子元器件发出的各种闪光。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看见这个小球,就将注意力转移了过去,以至于忽略了身边的环境变化。只听张立解释道:“这是唐涛在多次探险中,屡遭一些不明生物袭击后,自己根据闪爆弹特性和一些电子机械原理发明的,其目的就是吸引一些大型生物的注意力,好让自己能够平安转移或逃离。如果我们在莽林里有这个东西,就不会被那条鳄鱼母追得那么惨了。”

卓木强巴拿着吸引球看了又看,觉得这东西确实能发挥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只是个头大了些。他看看张立和岳阳,问道:“奇怪,你们来做什么?”

岳阳道:“教授叫大家会合一下。待会儿教官、巴桑大哥他们也都要来,好像连王佑也要参加。估计是什么需要大家来决策的事情吧,我想,或许和在王佑那里拿到的铜镜有关。”

唐敏拿了两杯水,道:“来,喝口水。”

张立接过水杯,灌了一大口,道:“哟,几天不见,敏敏小姐是更清秀啦。”

唐敏嫣然道:“贫嘴。”

卓木强巴把玩着吸引球,将球体抛起,自己的目光不经意间又被那球吸引了过去。唐敏“咦”了一声,显然注意到了这个会发出声音和光亮的球。卓木强巴抛给敏敏,对岳阳道:“的确有意思,你们是不是已经装备了这些东西?”

岳阳道:“暂时还没有,他们还在训练飞索。对了,强巴少爷,这是最终名单了。”说着,递给卓木强巴一张人员简介。

卓木强巴一看,除王佑、肖恩和塔西法师外,那20余名爱好者被淘汰后只剩7个人,分别是——

严勇:39岁,地貌、地态专家,职业探险家。民间登山运动的先驱和开拓者,西藏优秀登山者,国内著名高山向导,成都人。

诸严:40岁,探险爱好者。曾任汪大飞鹰社的骨干、攀岩队队长,1998年雅漂主力队员。获得2002年苏格兰攀冰锦标赛冠军。

孟浩然:34岁,中国登山家协会会员,专业高山向导,青年摄影家。在藏工作生活16年。广州人。

黎定明:38岁,两栖爬行类动物学家。探险爱好者,参加过中国登山协会攀冰技术培训,2004年绿野越野挑战赛第三名,通过中级急救员资格考试,2003年独立攀登昆仑玉珠峰。

张健:35岁,XX地质大队成员。

赵庄生:27岁,XX省军区XX部队少尉,吕竞男的优秀学生。李宏:27岁,二级警督,XX警察学校教师,吕竞男的学生。

名单中竟是一名女队员都没有,卓木强巴疑惑道:“怎么不见张大姐?”

岳阳道:“本来张大姐是通过了考核的,但她的公司有要事,实在没办法两头兼顾,张大姐也很遗憾,说下次一定还要来西藏。”

卓木强巴叹惋地点点头,收起名单。只见张立一直在兴致勃勃地向唐敏讲那吸引球的用途和原理,两人的注意力似乎都被吸引球完全吸引住了。

卓木强巴道:“张立很兴奋啊。”

岳阳道:“他自打看见了唐涛的笔记,就跟武痴捡到了武林秘籍一样,天天都很兴奋。”

卓木强巴看着张立笑逐颜开的样子,突然觉得有一丝不安,那种淡淡的担忧是从何而来,他却说不上来。只听岳阳大声道:“得了,看你那一副得意扬扬的样子,还有什么宝贝,就给我们展示展示啊。”

张立放下水杯,冲着卓木强巴晃动着手指道:“哎,不瞒你们说,还有一件顶级护身装备,上周法师他们刚从澳洲邮回来的。”张立指着自己衣服道:“强巴少爷,你看我这身打扮,没什么特别吧?”

卓木强巴看了看,张立穿了一件短风衣,把里面都遮住了,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于是道:“嗯,从外面看没什么不一样的。”

张立又问道:“如果说借助飞索和蝠翼,我们可以从二十米高空直接坠落,那么如果超过二十米,比如说一百米呢?强巴少爷有没有把握安全着陆?”

卓木强巴摇头道:“那太高了,蝠翼坚持不了那么久,如果是亚拉法师……”

张立道:“有了这套装备,如果着陆环境好,别说一百米,两百米、三百米都没问题。”

卓木强巴来了兴致,道:“哦,是降落伞一类?”

张立摇头道:“如果距离太短,降落伞来不及打开,这套装备却能

即用即开……”他环顾四周,道:“这里太窄了,我得到户外才可以展示这套装备,我说说它的原理就好。强巴少爷,摸一摸这件衣服,看看有什么不同。”

卓木强巴和岳阳先拿起衣摆一角摸了摸,入手很厚实,衣领没有特别处,在衣袖边缘一个环形的东西好像铁圈。卓木强巴道:“这个是什么?”

岳阳则直接问道:“是压缩空气钢瓶吗?”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6/216.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