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巴拉密光宝鉴】

铜镜被固定在座架上,亚拉法师弯腰下蹲,从铜镜的背面看那些纹饰,同时解释道:“最初我们认为,这最里一圈四个兽形是佛家的天蛇、象、孔雀、獬豸几种瑞兽,如果是这样,那就什么都不表示。可是经过长老们的反复琢磨,认为这更像是唐朝的苍龙、白虎、朱雀、玄武,这样理解的话,它就代表了四方之位。嗯,若朱雀在右上,白虎在左上,那么正对着的就是西南方。”

岳阳着急道:“那么外面一圈呢,是指十二生肖吗?”

亚拉法师点头道:“如果代入时间理论,那么第二圈的十二种抽象图案,应该正是十二生肖,但在图形上却完全不同。嗯,让我仔细看看,对了方新教授,能把那张地图调出来看看吗?”

方新教授在电脑里调出那张蛛网地图。亚拉法师起身指着地图上的几个部位道:“请将这个、这个、这个……这几个图像放大一点,嗯,别放太大,请保持它们的清晰度,放大1。5倍就好。嗯,对对……”

张立关切道:“怎样?怎样?”

亚拉法师左右手各指铜镜和电脑,道:“你们仔细看看,这个图形和电脑上这个,怎样?”

唐敏惊喜道:“咦,还真的很像耶。”

亚拉法师道:“幸亏长老们做了铜镜纹饰的拓本,我们教会也是费了很大劲才把它们辨认出来的。很显然,古藏人将十二生肖做了神化处理,所绘的十二生肖图案与我们常见的十二生肖完全不同,已经彻底变形了。这应该是古藏人绘的十二生肖中的虎,你们看,和他们绘的四圣中的白虎又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图像。”

岳阳道:“那么这一圈十二生肖又怎么表示时间呢?”

亚拉法师解释道:“和中国古代时辰制一样的,十二生肖代表每天的十二个时辰,而每个时辰则相当于现在的两个小时。具体记法为:天明为兔、日升为龙、半上午为蛇、正午为马、半下午为羊、日西为猴、日落为鸡、天黑为狗、上半夜为猪、半夜为鼠、下半夜为牛、天亮为虎。所不同的是,古藏是以天明为一天的开始,而不是子夜。”

张立道:“那这面铜镜上的时辰表示什么呢?”

亚拉法师道:“这要根据铜镜全面的特征来看。我们暂时不看第二圈的十二生肖,我们先看看第三圈的图案。一开始,在这海澜的图像中我们数出有二十四个图形,这些图形也让我们很困惑。在宗教界与二十四有关的实在太少了,我们起初假设是二十四祖,可是这些图形外形狰狞、目光诡异,而且有兽有人,显然与假设不符。不过,经过长老们对拓本的仔细观察,发现其中几个隐秘处。请仔细看,苍龙爪对海浪中,有一尖角;朱雀嘴尖之下方,有脊若隐若现;白虎尾指之处,暗藏一爪;玄武之上没有图像,可是仔细看就不难发现,顺着它的眼神望去,有两朵浪花飞溅开来,却没有击打在一起。加上其余二十四个图像的位置,不难理解,这里应该还有一幅图像,只是没铸出来,意思是指凡人的肉眼不可见。如果按这样理解的话,铜镜第三圈就不是二十四个图像了,而是二十八个,你们对此联想到什么?”

岳阳思索道:“二十八,二十八?二十八代表什么?”

卓木强巴一震,脱口而出道:“二十八宿!”

“二十八宿!”听卓木强巴一说,岳阳也回忆起来,道:“啊,我有点儿印象,好像是佛教里的二十八宿之鬼吧?”

亚拉法师道:“不错。二十八宿最初是从印度佛教中传过来的,在古代用于观测天象,分属于四象,每一象有七个星宿,用现在的话来说,一个星宿又表示了几个星座。最初记载此为区划日月之运行以平常目见之群星为标据,而为天之分野者。《摩登伽经卷(上)》、《大集经卷(四十一)》、《宿曜经》等皆有载及,以之度日月年纪,或论其星宿之性,或配以人之生辰测其吉凶福祸。在佛教中,二十八宿不仅代表二十八个星系团,还用于表示轮回宿鬼,所以又有二十八鬼之称。后来二十八宿又被中原道教引用,重新排列了二十八宿星君,所以说,它能表示多重意思。而在曼陀罗宗祭中,它也有一席之地。”

亚拉法师触摸着海中的二十八宿图案道:“当然,我们最初数到共有二十八个图案时,还不敢断定就是二十八宿。因为在佛教经典中,还有二十八祖、二十八天、二十八部众等诸多说法,每一种说法都有其不同的含义,最后经过甄选,才将其表达的二十八宿定了下来。不过二十八宿所涉及的天文历法知识实在太过繁复,如此,我只能简单地告诉你们,在这西南方正上端的,叫做鬼宿,属于南方朱雀。南方朱雀所辖七宿是井、鬼、柳、星、张、翼、轸,在经卷中此宿鬼名安小啼,当它值日时传播疾病,是让人梦中和一女子或男子交欢频频,令人精神萎靡,并且在一家人中相互传播此种疾病,令全家形同枯槁,不出三年,这一家人便会因精血气被其吸干而亡。”

张立愕然道:“哇,原来精尽人亡指的就是它!”

亚拉法师淡淡一笑,道:“总之,这一排西南向正对上去,分别就是生肖牛、鬼宿。如此我们就知道一个大概了,鬼宿是星辰,代表光源;朱雀和白虎都是四象,代表方位;牛为生肖,代表时辰。也就是说,当鬼宿运行到午夜牛时,从西南向将光投下,就得到了墙上这个清晰的水印。而为什么我们看不到图像呢?我想,答案应该在第三圈外这些……”

“等一等!”亚拉法师话未说完,岳阳已经尖叫起来。他凝眉注目,拍打着脑门道:“我在哪里听过这段话,让我想一想,一定在哪里听过的。”

张立在一旁道:“奇怪了,我怎么也好像听过呢?”

被岳阳和张立的神秘气氛所感染,一时间房间里的人都产生了相同的感觉,好像在哪里听过。大家安静下来,静静地回忆思索,在哪里听过呢?

岳阳叨念道:“鬼?牛?鬼……牛……鬼于金牛!”他和张立同时喊了出来!

“大红莲耀!”卓木强巴也登时明悟,接出了下一句。那是他们一年多以前从生命之门里看到的,连年奔波,几乎早将这几句偈语忘得一干二净。

“文殊菩萨持铜水于胸,洞开无量明……”方新教授已经无比迅捷地从电脑资料中调出了这段视频。所有的目光顿时都被带回到生命之门那地底布满乳突的斗室之中——方新教授拍摄的象征须弥山的鱼嘴,视频里的亚拉法师还在一旁持重地解释:“其实墙壁上刻的,估计就是一种出现影像的方法。鬼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鬼怪,而是二十八星宿之一,而金牛是时间,也就是说当鬼宿在金牛这个时间抵达生命之门正上方的时候;大红莲耀,很明显就是光芒通过这颗红宝石发生折射……”

方新教授、亚拉法师、卓木强巴、唐敏、张立、岳阳,所有的人都被惊呆了,一时间傻傻地看着电脑视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洞穴之中。除了“不可思议”四个字,脑子里就剩一片空白。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张立念了两遍,岳阳附和道:“是啊。一个在美洲,一个在生命之门,相隔十万八千里,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简直不敢相信,这是巧合吗?应该不是吧?”唐敏发出声音。

“万能的摩醯首罗,我们将在你无比神圣的光环照耀下,从胜利走向胜利!”亚拉法师合十暗中祈祷。

卓木强巴心中也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啦?怎么会这样的?为什么要将同一个东西放在几乎永远不能相见的地方?一千年前那位使者究竟是怎么想的?”

此时,唯一还能保持清醒的就是方新教授了,他拉了拉卓木强巴的衣服,大声道:“强巴拉,强巴拉,那石头呢?你放哪儿啦?那颗红宝石!”

吕竞男也道:“当时交由上级研究后,我是取回来还给你了的。”

卓木强巴回过神来,急忙道:“在密码箱里,我们专门存放资料的密码箱,我去拿!”

卓木强巴从密码箱里取出了那颗纽扣大小的红石,所有的目光又被吸引了过来,仿佛那颗滴血红石,发出了比它自身更耀眼的光芒。

方新教授激动得差点从轮椅上站起来。他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也让大家克制住自己,反复强调道:“不要急,不要急,我们慢慢来。想一想,先想一想,那颗红石是放在中央的,那文殊菩萨的莲叶距离那须弥山有多远?张立,你站过去,西南方,对对对,让我们看看,那菩萨应该是等身人像才对;对,让我把铜镜调到和你胸口等高的位置,好……然后是这颗红宝石……还需要一张桌子,岳阳、强巴拉,去把那张桌子抬过来,快点,小心,小心……”

在方新教授极力平静不乱的指挥下,房间立马大变样:红宝石放在了桌子中央,用一根筷子顶部打眼将红宝石支撑起来,铜镜也摆好位置。方新教授手里握着打开光束的遥控器,拇指在按钮上来回摩挲,就好像手中握着的是炸弹引爆器一般。

张立道:“难怪我们只能看见水印而看不到图像,我们使用的都是平行光束,而经过红宝石的折射,照在铜镜上的应该是散射光束……呼,看来要有奇迹发生了。”

方新教授道:“还不止如此,极有可能古人采用了叠影技术。还记得玛雅照片吗?将一部分影像微雕在红宝石上,另一部分影像雕刻在铜镜上,只拿到其中一样,永远也得不到完整的图形,必须让两种影像重叠起来,才是完整的光影图。”

岳阳结巴道:“这……这可能吗?古……古人有这样的技术?”

卓木强巴道:“这是有可能的。在唐代对于透光镜的铸造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我们在查藏史资料时就查到这样一段资料:金城公主入藏时,为了不让她感到在异域的孤单,唐中宗命大内巧匠打磨了一方铜镜让其带入西藏。当金城公主想念家人时,就用铜镜照墙,墙上便会出现亲人的影像;而且据说,当铜镜变幻不同的方位,便会在墙上出现不同的亲人影像。其技之精,其技之神,藏民称之为魔镜。透光镜的技术应该是在宋朝以后逐渐失传的。”

亚拉法师道:“不要再讨论了。方新教授,请打开灯光吧!”

方新教授郑重其事地按下开关,一束红光照射在正中的红宝石上。随着光源的位置不断变化,渐渐地,另一道红光通过红宝石折射出来,由垂直光束变为水平,光芒由近及远地扩散开来,好像手电筒发出的光晕,其大小正好与铜镜吻合。随着另一个按钮的按下,铜镜开始迎合着那个红色的光晕,调整着自己的方位和距离。所有的人凝神屏气,关注着与铜镜相对的那面白墙,在那墙上,反射出一个约一人高的圆形光圈。

一个模糊的水印出现了!一个清晰的水印出现了!方新教授压抑着激动的心情,控制着遥控器,让铜镜移动和旋转的速度都逐步减缓下来。终于,那幅神秘的画卷在所有人期待的目光中缓缓展开,就像是水流从墙顶缓缓地浸润下来,又如初升的太阳将那道光影分界线缓缓地向下移动,一切有如梦幻般,让人心神俱醉。

那里群山环伺,座座雄峰犹如莲花般展开;花蕊中乃是一屏绝壁,横向伸展出三处平台,非阶梯状而是呈锯齿状悬空陡立;飞瀑流云环绕、包裹着那里,有无数宫殿、亭台、楼阁掩映其间;那水影缥缈之中,尚有飞鹤苍鹰翱翔……真是一派天宫景象,只是底色一抹红晕,看上去有些像印象派画作。

一群人看得出神,方新教授也忘了固定铜镜,直到铜镜转过,图像又渐渐模糊起来,大家才从刚才那一幕中回过神来。岳阳抢先道:“教授,过啦,过啦!”

方新教授一惊,赶紧让铜镜倒旋回去。亚拉法师道:“不对,你的光不对。星辰带来的是自然之光,通过红石反射出红光来;可你直接用了红光,所以这图像太红了,需要改变光源。”

方新教授依言重新调整光谱,选用自然光照射。这次,他们看到的是倒转回去的图像,由下往上逐渐成形,就像是一场魔术。更令人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一处色彩缤纷的世外桃源,无数座金碧辉煌的空中楼阁,凭空拔地而起,如画卷般展现在这群幸运儿的眼前。

当光源改用自然光之后,被红宝石分别折射,竟然没有出现如同彩虹般的连续七色,而是有如画家笔触一般,恰如其分地分布给了雪山白云、青松红花、水榭雕楼、飞鸟走兽,那淡淡的一抹红霞,恰似东方的朝阳呼之欲出而未出之际。“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啊!”张立隔墙最近,他伸出手去触摸墙壁,在他手背上立刻出现了一座金顶白墙、红柱彩梁的宫殿式建筑,仿佛还能看见窗棂雕花,那屋脊走兽的肩上矗立着一只小鸟,浮光掠影,如梦如幻。张立长久地屏息,唯恐自己一出气,就将那只不及针尖大小的鸟儿惊走了。

待到这幅光影画卷完全展开,但见白雪皑皑,绿树纤纤,云蒸霞蔚,飞涧高悬。远观仙山林立,峰峦比肩,翠裙银绸,青山玉泉,雪峰为眉,气宇轩昂,重楼依山,若隐若现,便宛如那天宫神苑,恢宏磅礴,气象万千。走至近处,更是能见琉璃耀金,麋鹿潜行,千岩竞秀,奇石争景,水不流却闻潺潺声起,鸟不飞却有啼鸣入耳,人无影但见青烟缭绕,花不开偏觉暗香幽然。

在这巧夺天工的艺术精品面前,任何形容都是枉然。目随光至,心随景动,在这圆形美景的最外一圈,依然是放大了数倍的那几个古藏密码符号,醒目地镌刻在墙上:香巴拉密光宝鉴。

刹那间时空静止,呼吸停顿,这群人只看着那圆形的光影,那光影中的美妙画卷已吸走了他们的灵魂,传说中的仙境奇苑历经千年,终于重现于世人的眼前。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6/218.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