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这群帕巴拉的探寻者终于得以窥视帕巴拉所在之地,原本还只是停留在理论上的帕巴拉神庙,突然间就变得清晰亲近起来。张立和岳阳等都是呆立无言,完全为画中光影所折服;亚拉法师不知道诚心祈佛多少遍;唐敏更是激动得泪花涟涟,拉着卓木强巴的衣服又蹦又跳,喜极而泣道:“找到了,我们终于找到了!”卓木强巴的手坚实有力地搭在唐敏肩头,同样心绪激荡:“是啊,终于找到了。”

“进而仰之,骞龙首而张凤翼;退而瞻之,岌树颠而岚云末……”方新教授时而点头,像在品啜美酒名茶;时而摇头,只觉天地之大,无奇不有,陡然见到这样的画卷,还是难以置信;最可惜的是,自己无法亲身前往这样一个地方。

良久,张立才使劲掐了掐岳阳的手。岳阳大声喊痛,张立这才道:“不是在做梦!香巴拉真的存在吗?真的有这样的地方吗?”

岳阳抬起被张立掐得青紫的手背,在下巴上用力揉了揉,感叹道:“奇迹,这绝对是奇迹!别说是在一千年前,哪怕再过一千年,这面铜镜,也只能被称做奇迹啊!”

当最初的惊喜心情渐渐消退,方新教授道:“好了,小伙子们,我们还没有找到那地方呢,如今只是看到了那地方的影像。激情时刻已经过去了,我们需要理性地观察,我们得从这里面找出我们去那里的路。岳阳,我里面的柜子里,挨着床头那个,红色的,看到了吗?里面有台摄像机。开始工作,我还要继续对铜镜的位置进行微调。以得到最佳图像,你用摄像机把调整的全部变化都拍摄下来,然后我们用电脑处理,0K?”

岳阳去取来摄像机,方新教授开始继续调整铜镜和红石的相对位置,同时问道:“你们怎么看这幅仙境图啊?”

唐敏道:“和我们找到的香巴拉资料很相似啊。许多资料里都是这样描述的:其隐藏在青藏高原深处的某个隐秘地方,整个王国被双层雪山环抱,由八个成莲花瓣状的区域组成,中央耸立的同环雪山,初称为卡拉巴王宫,宫内居住着香巴拉王国的最高领袖。传说住在香巴拉中的是具有最高智慧的圣人,他们身材高大,拥有自然力量,至今仍从人们看不到的地方借助于高度发达的文明通过一种名为‘地之肚脐’的隐秘通道与世界进行沟通和联系,并牢牢地控制着世界。事实上长期以来,这条‘地之肚脐’的神秘通道,一直作为到达香巴拉王国的唯一途径而成为寻找香巴拉的关键。”

亚拉法师道:“香巴拉是雪山环绕的一个神秘世界。在佛教中,香巴拉是人类文明的圣地,它位于南瞻部洲北部,其形圆,状如八瓣莲花,中心的边缘及叶子两边环绕着雪山,叶子之间由流水或雪山分开;雪山和秃山、石山和草山、林山和花果山、湖泊、树木及园林等都安排得令人陶醉倾心;那里没有贫穷和困苦,没有疾病和死亡,也没有人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更没嫉恨和仇杀……那里花常开,水长清,庄稼总是在等着收割,甜蜜的果子总是挂在枝头,遍地是黄金,满山是宝石,随意捡上一块都很珍贵;当然那里不用钱,因为钱没有用。那里的人用意念支配外界的一切,觉得冷,衣衫就会自动增厚,热了又会自然减薄;想吃什么,美食就会飞到面前,饱了,食品便会自动离去。香巴拉人的寿命以千年来计算,想活多久就可以活多久,只有活腻了,感到长寿之苦,想尝尝死的味道,才会快快活活地死去……”

张立在帮岳阳调试摄像机,听到亚拉法师的讲解,他不由抬头道:“哇,这简直是……只有伊甸园才是这样完美的地方吧。”

唐敏道:“还不止呢。有记载说香巴拉在一个会涌出美酒的湖中央的浮岛上,那儿建有被神圣森林围绕着的王宫,要前去该岛必须乘坐‘金鸟’才行。还有记载说康巴地区曾有一个孩子到过香巴拉王国,他看见了车轮大小的莲花,因为走路走累了,他便在那朵硕大的莲花瓣上打了个盹,醒来后却满身清香。他回到家里,他的父母已经过世,围着他的竟是一群老头,他仔细辨认,才看出围着他的那些老头全是孩提时的伙伴……”

卓木强巴道:“总之,在西藏,你要听有关香巴拉的传说,十天十夜也听不完,很多故事记载得详细又生动,只是没有人能去证实。过去我从来就没有相信过,可是今天……真是没想到啊,真的存在这样的地方!”

方新教授道:“是啊,其实不管在哪个版本的香巴拉传说里,它的外形都是惊人的一致,好似八瓣莲花,从这一点就应该知道,这个地方并非绝对是古人杜撰,它一定有某种原型在里面。你们看,这画面和传说中的那个香巴拉多么相似!那几座雪峰卷曲着包裹过来,像不像白色的花瓣?”

张立道:“可是没有八瓣啊?”

方新教授道:“古代的工匠为了将帕巴拉神庙呈现出来,对整个香巴拉地形作了很好的处理。虽然我们只能看到四座雪峰,很明显视角应该是正对着帕巴拉的,而在我们看不见的另一面,也就是我们的身后,应该还有四座雪峰。你们瞧,由于红宝石做折射,整个底蕴呈一种淡红色,看到了吗?这最上面有淡淡的纹路,这就是两座看不见的雪峰间的弧形空隙。真是精湛的技艺!”

岳阳道:“那么,这里面,这么多宫殿一般的建筑,都是帕巴拉?”

卓木强巴道:“不,帕巴拉应该只是其中的一座,里面还有别的居所,还有香巴拉的王宫。至少传说里是这样说的。”

岳阳又道:“那么,哪一座才是帕巴拉神庙呢?”

唐敏道:“应该是最高大的那座!”

张立道:“不对,应该是最豪华的那座。”

唐敏道:“不,是最高那座!”

“不对!”

亚拉法师道:“没什么好争执的,你们所能看到的,没有一座是帕巴拉神庙。”

张立和唐敏扭过头来,同时惊呼一声。

方新教授道:“没错,我同意亚拉法师的看法,我们所能看到的,没有一座是帕巴拉神庙。首先从建筑风格看,就没有一座同倒悬空寺和生命之门里的建筑风格类同,这些建筑要么工整,要么原始,显然是不同时期的建筑。然后再看这些暴露在外面的建筑,你们注意到没有,我们所能看到的建筑,没有一座是完整的,要么被山石阻挡,要么隐藏在树林后面,我们能看到的,都是一鳞半爪。虽然说好像是古人的一种渲染手法,让这些宫殿楼阁显得更为神秘,更具艺术感染力,但是从光照下城堡的用途来看,这明显说不通。要知道,带出那三件圣物的使者,其目的是让后人寻找三件圣物的线索,重新找到帕巴拉神庙,就算不将帕巴拉神庙完整地展示出来,至少也该留下一个明显的标志,让人们可以注意到那里。而整个光照下的城堡,唯一的标志在这里……”方新教授遥控着轮椅,来到墙边,尽量伸直身体和手臂,指着墙上的某一个点。

大家在方新教授的指点下看到,果然,整幅光影图中,这里的红光聚集成一个红点,十分显眼,就像红外瞄准器对准了墙面。那是在第三层平台的边缘位置,一丛茂密的黑森林中露出一个小红点。岳阳不禁问道:“可是这里什么都没有啊?”

方新教授道:“没错,正是什么都没有。你们好好想想,生命之门的入口在哪里,倒悬空寺的入口又在哪里?那不也是什么都没有吗?这才是符合那个宗教的建筑风格的,建筑深埋入地下,入口处和周围的环境完全融为一体,根本分辨不出来,这才是我们要找的帕巴拉!”

岳阳道:“可是——”

方新教授道:“而且,请注意看,这不仅仅是一个红点而已。注意远距离观察,看整个画面的底色,那淡红色的底色被分作了两块,就像两条透明的红胶带,当它们部分叠加起来的时候,叠加的那部分颜色更红一些。看见了吗?这叠加的部分,隐约勾勒出通往红点的路径,这绝不是巧合。这些古人善于将秘密隐藏在看似普通的信息当中,就像这铜镜背面的图形一样,看起来普通,谁知道它竟然藏着这样的信息。”

岳阳瞪大眼睛跟着红线一路瞄下去,惊呼道:“真的啊,从我们侦缉学的角度来说,这红色部分绝对是一条标注线,它标注了如何从最底端一直通往第三层平台。他们把它巧妙地隐藏在山石和自然的红底色之中,太不可思议了!教授你真是好眼力。”

方新教授道:“心中想得到,你才找得到。从第一眼看到它,我除了震惊,还有很多地方感到很奇怪,正是这些疑惑,带我找到了这处标记。”

亚拉法师道:“可是,我们还是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

卓木强巴道:“没错,这光照下的城堡,按古籍记载,应该是使者带出来的第二件信物。如今,方新教授已解开了谜团,让我们知道它所指引的,是如何从香巴拉的最底层,爬上那三层台阶找到帕巴拉神庙的入口。可是如何才能找到香巴拉这个地方,我们依然没有线索。”

方新教授道:“还记得你们练习时拆卸的中国古代木锁吗?”

唐敏看看卓木强巴,卓木强巴又望向张立和岳阳,张、岳二人相对望了望,四人又同时回望方新教授。方新教授这一句话,让他们若有所悟。教授继续道:“当你们拆除了木锁上第一根木条,剩下的那些木条也就迎刃而解了。如今这光照下的城堡,正是我们取出的第一根木条,我相信,前往香巴拉的方法很快就会被找到。而如今我们要做的,就是从这幅图里,找寻更多的线索。你们只顾着看这精美的光影画面,现在谁能告诉我,你们都从这幅画里看出什么不同寻常之处?”

张立抢先道:“我知道,最顶端的云层有问题!”接着朝岳阳一扬眉,又道:“这个究竟算云彩还是算什么?一条五颜六色的蛇?这条蛇边缘的毛刺又是怎么回事?”

方新教授道:“没错,这是这幅图里最明显的一处异常。周围的不应该是毛刺,应该是光线才对。古人对自然的观察力是非常敏锐的,在远古的时候就注意到太阳光呈同心散射状态,不少蛮荒居民的壁画中都知道用一个圆加上一圈毛刺来表示太阳。”

张立哑然道:“什……什么?教授的意思是,这个是太阳?这个长条形的,说它是日光灯管还差不多,太阳能是这样?”

方新教授道:“所以才说它奇怪啊,按理说这应该表示光源发散,只是形状太古怪了。”

唐敏问亚拉法师道:“这样的图形,会不会在宗教里有特别的暗示?”

亚拉法师还未回答,方新教授便道:“不会。飞鸟走兽、山川沃野、日月星辰,这种对自然的认知图,不管是在哪个民族、哪种思想体系,它们都代表着同样的意思。”亚拉法师点了点头,认可了教授的说法,其余的人一时都皱起眉头。

方新教授又道:“这个问题暂时放在一旁,我们再找找,还有没有别的奇怪之处。”

唐敏在光影图上搜索了一番,击掌道:“有了,这幅图的下面什么都没有,这也很奇怪。”

方新教授赞许地点了点头,道:“没错,我也觉得很奇怪。照理说,这香巴拉密光宝鉴是圆形铜镜,我们看到的也应该是一幅圆形的图,可是我们却只能看到大半个圆形,最下面的五分之一什么都没有。如果说是红宝石或铜镜的位置不对,那么我们就不应该能看到这么清晰的图像;而且从我们看到的画面来说,不能说是工匠的技艺不够火候,那么,就只能说是古人刻意为之了。那我们就得想一想,为什么最下面什么都没有?如果说有的话,下面应该是什么?”

唐敏喃喃道:“下面,下面……下面应该有很多水才对。”

卓木强巴一震,敏敏的这句话仿佛触动到什么,但是很模糊。他暗自思索了两遍:“下面有很多水?下面有很多水?到底这句话让我想起了什么呢?奇怪,这种感觉好奇怪啊,就好像第一次听到巴巴-兔说最可怕的敌人是看不见的敌人一样,一定有什么是被我忽略了的,究竟是什么呢?”

方新教授看着亚拉法师道:“或许是这样吧。很多传说都提到,香巴拉是漂浮在一个湖上面,或者香巴拉被许多湖泊包裹着。嗯,这是第二处疑点,还有没有呢?”

亚拉法师道:“这里的山和石头的颜色,不知道是不是,我也不敢肯定……”

方新教授道:“亚拉法师的意思是说,这些山石都被红色的底蕴所渲染,不知道是因为它们本身就是红色,还是由于红宝石的原因,是这个意思吗?”

亚拉法师点点头。方新教授道:“嗯,的确值得我们思考。如果说是红宝石的原因,那么从树林和建筑的颜色看,古人完全可以做到让红宝石某些地方折射出来的光不是红色的。那么有可能这里的山就是红色的,岩体是红色的……”

“岩体是红色的!”当方新教授第二次重复这句话时,他的目光,已经对接上亚拉法师的目光,两人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火!山!岩!”方新教授一字一顿地说出来,亚拉法师稳稳地点点头。

“哎呀!”方新教授用力拍击轮椅的边缘,差点将遥控器震落。他激动地指着那幅光影图道:“有一个最最明显,也是最不可思议的地方,竟然被我们完全忽略了!那三层平台,香巴拉密光宝鉴的主体结构,那三层平台怎么形成的!如果不是密度最高、承重能力最强的火山岩,根本就无法将平台伸出岩壁这么长的距离,山体崩裂或挤压也无法形成这样的平台结构,只能是火山喷发形成的。原本山壁间就有小型凸起,当岩浆流过的时候,在这些凸起的地方被挡住了前进的路线,它们滞留在这里,反复堆积,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才形成了今天我们看到的这种平台式地形结构。面积这么宽,伸出崖壁这么长,这样的平台不是一次火山喷发就能形成的,这是很多次,很多次!那么,我们要找的香巴拉,它的真实面貌,其实就是一座被雪山环绕的活火山啊!”

谁都没想到,千百年来香巴拉的真身之谜,竟然就在这样的讨论之中,被方新教授一语道破天机。有多少人花了一辈子去寻找传说中的香巴拉,却连远远窥视香巴拉的机会都没有得到!当密光宝鉴被再次开启,这群幸运儿就被一个接一个的惊喜包裹着。此刻的他们已经清醒地认识到,香巴拉离他们不再遥远,说不定下一刻,他们就将找到到达这人间圣地的唯一通道。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6/219.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