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日】

所有人的装备都被防水塑料袋分装成一小包一小包的送进地下河,队员们也攀着水底绳缆越过了狭小的激流通道,张立和亚拉法师在地下河的源头,通道的尽头作接应。

“扑通“一声,像一件货物从高处跌落水中,卓木强巴站起身来,此次的水位和他们第一次迈入冥河相当,只是两岸站满了准备出发前往香巴拉的壮士和巾帼。张立一见到卓木强巴,马上指着岸边的一堆塑料袋道:“强巴少爷,这堆东西是你的。”

卓木强巴走上岸来,看了看灯光闪烁处,每个人都忙着将标了号的塑料口袋整理还原,他大声道:“大家听着,“指了指出水口的绳缆“最后两个人进来后,这条绳子,将被拆卸,我们只能前进,而没有退路,如今你们已经看到了这里的环境,这是你们最后一次做决定了,不管你们做何种选择,我卓木强巴,都衷心的感谢他,谢谢大家!”

结果不言而喻,所有的人都充满期待地望着漆黑幽深的洞穴另一头,斗志昂扬地背上巨大的背包,整装待发。当岳阳和胡杨队长进入洞穴后,被水浸泡过的绳索被割成一节节的顺流而下,卓木强巴心中一沉,他知道,从这一刻起,他们便切断了与外界的所有联系,下一刻,他们将要去到一个看不到光明的地方,伴随他们的只有无穷无尽的黑暗。随着卓木强巴一声:“出发。”两行人沿着冥河的两岸,面向茫茫黑暗,迈出了挑战死神的第一步。

黑暗好似永远没有尽头,洞穴的回音无数倍放大了纷沓的脚步声、呼吸声、水滴声,唯一听不见的就是那条漆黑的冥河的流淌声。这次进洞,比之卓木强巴和岳阳第一次下来时,水位又降低了不少,河岸明显增宽,潜伏在河岸下的嶙峋怪石也露出狰狞,在无数头灯照射下,光怪陆离的地下河奇景展露无遗,那些未见过的,每个人都在心里惊呼,但无一人发出声音,只是跟着大部队默默走着,唯恐踏破了这神秘的宁静。

张立等三人在前领路,卓木强巴一言不发,岳阳也有一种说不出的不安感觉,这水位越低,是否说明它的最低拐点即将到来,到时候,这水位,究竟会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上涨?突然间将河道填满么?

走了约两个小时,终于抵达了那艘经过张立他们鉴定和试验过的大船,虽然大家都有了心理准备,但在这死寂黑暗的地下空间,陡然见到这样一艘大船,还是引来了阵阵惊呼,那些呼叫声,被洞穴远远地传开了去,最后变得好似鬼哭狼嚎。

此时的蛇形船,被一根粗大的绳缆拴在头顶的岩柱上,静静漂浮在水中,高的一端昂首挺立,那奇异的造型,巨大的体积,古怪的表皮,无不令人惊奇。张立将手向牛皮船一指,道:“诸位,欢迎大家登陆方舟一号,开始我们的黑暗漂流之旅。”他按下开关,事先安装在蛇形船上的三盏探照灯齐亮,照得黑暗的地下河一片通明,张立保留的蛇形船身体的灵动,只在某些地方装置了部分现代电子装备,此刻的蛇形船,可谓集古代智慧和现代科技与一身。

严勇二话不说,将沉重的背包扔上了船,接着自己也跳了进去,那船竟然晃也不晃,浮力之强,令人咂舌。

所有人都进入牛皮船后,张立解开绳缆道:“你们瞧,这艘船的设计很有特点,几乎可以说就是为这洞穴航行设计的,它的船身狭长,几乎超过了洞穴的最大宽度,而龙骨是采用了奇异的脊柱结构,这样一来,在河道中这条船几乎不可能打横,也不可能倒退,而这种脊柱形龙骨,则使船身可以像蛇一样灵活的扭曲前行,哪怕是普通小船无法转弯的九十度直角,它也可以轻松地转过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可以说就是一条鱼,能自如地在洞穴中游动,而鱼的鳍和尾,就是我们手中的桨,来吧,让它动起来。”

船员分坐在船的两侧,背包就放在他们空出来的另一侧,身穿救生衣,手握塑钢桨,船头有一盏强力探照灯,船尾有两盏,确保每一位桨手在黑暗中也能看清自己身旁和前方的状况,掌灯的人分别是岳阳和塔西法师。第一次来过冥河的张立和卓木强巴就坐在岳阳身后,一来可以看清方向,二来可以提醒大家,卓木强巴轻声令下,那龙骨之船如同离弦之箭,飞射而出……

方新教授刚刚坐下就接到一个电话,电话另一头那苍老的声音急促地问道:“老方,你给我们看的那些东西是从哪里搞到的?”

方新教授道:“哦,是老彭啊,你是说那些鳞屑吗?怎么样,查出什么来了?难道说真的是动物属性的东西?”

老彭在另一头似乎很激动,道:“不可思议啊,虽然我们反复推敲,反复验证,但是很明显,这的确是属于某种动物,虽然说和今天的动物皮毛有所不同,但的确属于生物皮革,有角质层、基底层。”

方新教授道:“那是什么生物?有线索吗?”

老彭道:“没有,只是这种表皮结构和我所知的大多数动物表皮不同,只是通过细胞结构来研究,能得到的线索太少,总之……总之感觉很奇怪,这种东西已经引起我的好奇了,如果有一小块就好了,不知道还能不能联系到拿东西来的人?”

方新教授苦笑道:“是吗?……我现在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啊……”

刚一开始,船行速度很快,这一点让卓木强巴倍感欣喜,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计算,他们估计的三天漂完冥河的计划一定可以提前完成,但是,卓木强巴又同时有不祥的预感,在黑暗中,总是有什么未知的危险在等着他们。所有船员都甩开了膀子干,这种在漆黑一片的环境中行船,并没有带给他们多少恐惧,反而感到有些刺激,毕竟是第一次,在这样的环境下,划着这样的船。最激动要数张健、李宏等人,严勇、禇严等老探险队员显得比较持重。

果然,那种兴奋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为了让大家尽早对这条地下暗流有个清晰的认识,岳阳在征求了卓木强巴的同意后,带大家走了他们第一次来时走过的那条笔直河道。激流陡坡,一下子就让所有人的神经绷紧,不过此时,蛇形船的优势也显现出来,被浸软的船体,和可自由灵动的脊柱骨,使蛇形船牢牢贴附在河水表面。每一对肋骨和与之相连的脊骨将蛇形船分为一节一节的,坐在船上的人就好似坐过山车一样,时而倏然向下,时而忽左忽右闪避着礁石,有时撞击在洞穴边壁或是石柱上,那充满弹力的船体就像皮球一样反弹开来,又撞向另外一边,需要队员齐心配合才能勉强控制住方向。

十几分钟的跌水河段通过之后,那些兴高采烈的人再也欢呼不起来了,李宏和赵庄生抓着船舷的手有些发白,刚才两次大的颠簸差点将他们掀下船去,其余人人都被浇了一脸凉水,而参加过雅漂的禇严反而有些笑意,和雅漂比起来,这点程度的激流还是可以接受的。

但卓木强巴脸上孰无欢颜,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在黑暗中,还不知有多少这样的河段,而他们至少得重复着这样的过程,在黑暗里坚持三天……三天啊!

拐过锥形平台后,卓木强巴对照着地图,和岳阳商议着选择了一条并非笔直的路线,这条路线似乎有些绕,但一路上标注的平台图形却是最多的,不知道为什么,两人都隐隐觉得,这样更安全一些。

一开始船员就被分作了三组,每组六人,划船时三组轮流,各自负责十分钟河段,这样既能保证有足够的休息时间,而且休息的人不住的谈话还可以抵消对黑暗的恐惧情绪。只是遇到激流险滩时,就必须全员齐动手,然而随着地下河水位的不住下降,激流险滩也越来越多,情况很不乐观,到后来竟然足足有两个小时,全是在激流险滩中渡过。漂完那最长的一段河道,岳阳脸色都有些发白,喃喃道:“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卓木强巴还是沉默不语,他知道,这依然仅仅是一个开始……

由于前面的河道将更浅,河水始终是向下涌去的,没有河岸,想停船休息亦不可能,岳阳终于发现,只有地图上标注的平台才是唯一可以拴船的地方,它们或突起,或有直立石柱,其余地方,大多是一片平壁,要不然就在最危险的激流边上,那些地方,就算看见了柱子,也是一晃而过,根本没可能将船停住。

岳阳总算找到一处地图上标注的停船点,将船停下来,大家吃饭休息,恢复力量。卓木强巴找禇严、吕竞男、胡杨队长、岳阳等几人商议了一下,重新分配人手,在平和河段还是和前面一样,分作三组划船,一旦遇到激流险滩,控制船的人数就增加到九人,必须保证另一半人有休息的时间,否则如果连续遇到多处激流段,所有船员体力都会无法承受。

在休息的时候,孟浩然一直没吃东西,他说胃里翻腾得厉害,吃不下,禇严道:“我早就告诉过你,能上山,莫下河,这漂流与攀山,是完全不同的感觉,现在知道厉害了吧,接受了特别训练还这样。”

孟浩然道:“在水里和在车里还是有些不同的,现在我脚下踩的地板都是软的,而且这船一直都是向下坠,我现在都还感觉到我的那些内脏都在向下坠,训练的时候却是一上一下的。”休息了片刻,他也开始吃东西。

黎定明嘴里塞着不知道是巧克力还是压缩饼干,问道:“禇兄,你参加过雅漂,感觉这地下河与雅鲁藏布江比起来,谁更难漂啊?”

禇严道:“大江漂流我们用的都是小橡皮艇,冲锋艇,最多也就坐七八个人,如果坡降太大,我们可以钻密封舱。如果拿这地下河与雅江来比,可以说各有各的凶险,如果不考虑周围环境,雅江的险段绝对比这地下河险,它到处都有两岸崩落的巨岩挡在河道正中,而且有几米,甚至几十上百米的瀑布,虽然说我们号称全程漂流雅江,其实我们根本就没全程漂流,很多地段实在是太险了,根本无法漂,我们是带着工具从两岸走过去的。但是这地下河周围的环境却比雅江更为严峻,首先是没有光,如果没有这几台大功率探照灯,我们根本是寸步难行;其次便是没有可以停下的地方,我们这三天都不得不二十四小时待在船上,七十二小时周围一片黑暗,七十二小时待在同一个地方,仅这两点,恐怕很多漂流者就做不到。但是就目前为止,据我的观察,坡降还不算大,最大的跌水也就一米来高,对于这条十来米的大船来说,那样的跌水根本不算什么。不过,这条船,也只能在这洞穴里漂流,要是到了外滩,被岩石一卡,就是死蛇一条。”

李宏疑问道:“照禇兄这样说,这地下河漂流比雅漂要容易了?”

禇严尚未答话,巴桑嘿然冷笑一声,严勇则不动生色道:“话不能这样说,禇兄是漂完雅江全程后,再拿的雅江和这冥河作比,而我们才刚刚漂了半天,后面的河段是什么情况还不知道呢。”

休息之后,第三组人又开始划船,就在拐过第一个弯后不久,一丝不经意的悸动,让卓木强巴警觉起来。

“等一下。”岳阳首先道。

“停!”卓木强巴一声令下,所有船员整齐地收起了船桨,好似运动会里的皮筏艇选手。

“你们听,什么声音?”岳阳警示道。

大家不用特别专注,只是停下了划桨声立马就听到了,一阵“嗡嗡“声萦绕在耳边,这条洞穴通道能将其内部的所有声音都成倍的放大。

黎定明第一个就联想到自己的专业,道:“是昆虫吧。”

的确有些像蚊吟声,褚严等人马上道:“嘿,昆虫有什么嘛,这还值得停一下。”又拿起了船桨,准备继续。

可是从亚马逊丛林和倒悬空寺走出来的卓木强巴等人却清楚的知道,有些昆虫比想象中更为可怕,何况,他们第一次来这地下河时,没有昆虫啊。

“不是虫,你们看水面!”岳阳又有所发现。

在探照灯的灯光下,大家注意到河面,那原本光滑如琉璃的漆黑水面,此刻却呈了渔网状,波纹……是水的波纹,船上的人都有一些户外经验,知道水面出现如此细碎的波纹,只有高速震荡才会出现。可是此刻河面和两岸空无一物,他们的船已经是顺流而下,那波纹是什么东西震荡引起的呢?只能是–整个洞穴都在震荡!

全体船员将船靠向右岸边,右排的船员伸手一摸,全部缩手,果然,那种触电般的震荡感,说明整条隧道的边壁都在高速震荡,那蚊吟之声就是这些边壁发出来的。卓木强巴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啊?岳阳?”

岳阳皱眉,显然对此也是困惑不解,什么东西能引起整条通道的岩壁都振荡起来,突然,他好似明白了什么一般,询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张立对了对原子表,道:“现在是晚上十一点二十一分。”

岳阳又问道:“强巴少爷,地图呢?看一看地图上标注的第一个平台出现的时间。”接着道:“叫大家继续向前划,希望我的推测是错误的。”

卓木强巴回头道:“大家不要停,继续向前。张立,你协调一下。”

电脑调出了地图,在他们做过记号的地方,经过卓木强巴仔细辨认,最终道:“按地图上标注,应该是夜里十一点半到十二点左右,怎么,你想到什么了,岳阳?”

岳阳道:“虽然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想,在十一点半以前,我们必须赶到下一处平台那里,这很重要。”

张立喊起了号子,木桨整齐而有力地落下,岳阳和卓木强巴也加入了划桨的行列,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们本能地觉得,必须按照地图上标注的时间到达指定的地点。

随着不断的前进,嗡鸣声也不断增大,直到他们抵达另一处平台,岳阳看了看船体,又看了看平台上那根数人合抱的石柱,猛然道:“强巴少爷,我们不是一直在猜测那根柱子是用来做什么的吗,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那是用来拴船的!”

“啊?拴船?为什么?”张立道。

只听那嗡鸣声越来越大,岳阳道:“来不及解释了,先把船拴起来吧,强巴少爷!”

新队员虽然也能不同程度地使用飞索,但远不及老队员那般能将飞索作为身体的一个延伸,岳阳和张立手一扬,飞索堪堪钻入岩壁,两人就像两只灵猿攀上了岩壁。卓木强巴将主绳穿过一串快挂,稍稍用力一抡,将绳索抛了上去,另一头系在船头的龙骨粗隆端,张立和岳阳将主绳往粗大的石柱上一绕,飞快地系牢。刚做完这一切,那嗡鸣之声已经转为轰鸣,不仅河面激烈地震荡着,船上的人还明显地感到,整个隧道洞穴都在振荡,好像山崩地裂,一时间心中惶惶,不安的情绪袭扰着每一位船员。

“看!那是什么!”也是坐在船头,原本在张立身后的赵庄生突然叫道。

探照灯依旧照着前方,只是原本应该漆黑一团的洞穴深处突然出现了什么东西,折射着探照灯的灯光,呼啸而来。来势汹汹,声响震耳欲聋,那东西速度好快,带着整个洞穴都在颤抖,进入探照灯的范畴,众人只见一道银白色的墙扑面而来,更像无数银色的虫子,前翻后滚地冲击过来,是水!大水!只有开闸泄洪时才能看到这样猛烈的水!在黑暗中,一千米开外的它初露峥嵘,这条银色巨龙张牙舞爪地冲了过来,要将阻挡它的一切障碍撕得粉碎,那潮水澎湃的声音经洞穴反复回音,最后发出共鸣,竟让整个洞穴共振起来。

“天……”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跟着就沉寂下来,每个人都感到呼吸困难。

唯有卓木强巴镇静道:“所有的人,背好背包,抓紧船舷,把头埋低,准备屏气,来了!”

“轰“的一声,一个浪头不经意地从蛇形船头顶没过,就好似一只小虫子飞进了银龙的巨嘴中,丝毫没有引起它的注意,它带着不可一世的傲气,又飞快地向前冲去。

片刻之后,张立和岳阳紧张地盯着被绷得笔直的主绳,在绳子没入水中的一头“哗啦“一声,蛇形船又浮出了水面,只是此刻它的位置,已经比片刻之前,陡然高出了六七米。那船头高高翘起的船尖发挥了挡板的作用,这样的浪潮下,船身几乎没有进水,而是顺着潮头让船身呈四十五度斜角上翘,跟着整条船顺水抬起,只有靠在船舷的船员被扑了一脸水。

浪头过后,船里的人抬起头来,猛甩着头脸的水,大口地呼吸开来,待有人抹掉脸上冰凉的水,看到原本高高在上,现在却只高出几米的岳阳和张立,又是一阵震惊。没想到才刚走开始几个小时,就碰到这样危险的情况,原本兴致勃勃的李宏、赵庄生等人都变白了脸,也不知道心里作何感想。

众人齐动手,慢慢将船向岳阳他们站立的岩壁靠拢,这一波滔天大浪余势未平,也不知道会不会再一次涌水,大家一面平复心情,一面等待地下河倒流的平息。

卓木强巴拂去额际趟下的水,问岳阳道:“你怎么知道要将船系在上面?”

岳阳耸耸肩,跳入船内,道:“这条地下河,我们唯一还没有弄清楚的几件事情,第一,雅江夜里会涨水,而且是从地下河倒灌出来的,为什么?第二,地图上标注的通道、平台,都已被证实,但是平台旁留下的时间点是做什么用的?如果它们不是指通过这道路径需要多长时间,那它们是指什么?第三,两处平台上留下了系船的勒痕,要知道,勒痕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留下,一两次系船是不足以在这些坚固的岩石上留下痕迹的。第四,戈巴族的疯子如何操控这么大一艘船逆流而上?最后又如何钻出那洞穴的?”岳阳把住探照灯,扭头看着余波未平的冥河,又回头道:“其实,我就是从这些问题中找到答案的。”

张立蹲在岩壁边,问道:“怎么联系起来?”

岳阳道:“还记得吗,我曾经说过,这石柱上留下的勒痕不是一朝一夕,那要许多次拴绳才能留下。这个崖壁连站人都站不了,古人将船多次拴在这个地方,肯定不是为了在这崖壁上休息,而是有别的不得不将船拴在这里的原因。而地图上标注的时间范围,已经被我们所证实,不是我们从一个点划到另一个点所需要花费的时间,我也是突然将这地图上标注的时间段和我们监测到的雅江夜晚涨水的时间联系起来,水量突然暴增,说明地下河是一瞬间几乎就被填满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似乎能解释古人拴船的动机。是这样吧,强巴少爷?”

卓木强巴道:“休息一下,等下继续前进。”

黑暗,漫无边际的黑暗,探照灯随着船身一上一下地晃动着,远端的石壁隐约透着怪兽的影子,一群人疲惫不堪地斜躺在船上,没想到,第一个二十四小时,就差点让他们筋疲力尽,在激流中跌宕起伏的程度和时间,都远远超过了普通人的承受能力。带着这种深深的倦意,却没有什么睡意,因为三盏明晃晃的探照灯就搁在船头,这光,是绝对不能熄灭的。

吕竞男、亚拉法师、禇严等六人抓紧时间休息,岳阳因为每次遭遇激流都太激动,把嗓子喊沙了,现在只能闷不作声,张立和李宏几个年轻人精力十足,还在吹牛聊天。卓木强巴察视着众人的状态,张翔又在祈祷了,卓木强巴走过去,只见他膝前翻开圣经的第一页,上面写着:

“起初神创造天地。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

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7/227.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