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勇之死】

张立有气无力道:“强巴少爷,我想睡觉又睡不着,肚子饿得发慌,全身酸痛得要命,还要不停划桨,我哪里还有多余的力气来说话啊。”

卓木强巴道:“不要那么丧气嘛,你不是一直都很开朗的吗。”

张立一口京剧口音道:“我现在是又冷又饿,饥寒交迫,怎么一个惨字了得,惨!惨!惨……”

岳阳道:“得了吧,你瞧勇哥不像你那样,这点困难就喊苦喊累,以后还怎么跟强巴少爷混,出去后都别告诉别人说你是跟强巴少爷混的。”

卓木强巴道:“岳阳,听你的语气,那精气神儿还挺足,唱首歌,振奋一下大家的情绪。”

“啊!唱歌!”岳阳转过头来,却是一张苦瓜脸,道:“饶了我吧,强巴少爷,我们有三十多个小时没睡过觉了,我现在握桨都握得手脚发软,唱歌,实在是唱不出来。”

张立顿时吃吃地笑出声来。

卓木强巴道:“再坚持一下,唱个歌,我们就吃东西,也该迎接下一次潮汐力了。”

“强巴少爷,不是我自谦,以我目前的状态,唱歌根本就起不到激励人心的作用,只会让大家更加痛苦。”岳阳想了想,突然大声叫道:“瘦子!”

赵庄生在船尾道:“哎!”

岳阳道:“强巴少爷让你唱首歌!让大家振奋一下。”

“唱歌?唱什么歌?”

“随便你啦,要唱有激情的,让人精神焕发的那种。”

“哦。”赵庄生想了想,大声唱道:“前路在哪方,谁伴我闯荡……”

刚唱了个开头,岳阳就大声道:“不行不行,beyond的歌太伤情了,换一首换一首。”

赵庄生又换道:“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他说……”

岳阳又道:“太老了吧,这首歌更颓废。”

张立补充道:“哎呀,现在大家都手脚发软,唱什么振奋的歌嘛,要唱恬适的歌,帮助大家休息和恢复体力,要有意境,最好能让大家感到目前的环境很舒适那种。”

岳阳不同意道:“目前的环境还能舒适?”

张立道:“当然是发挥你的想象啦,你可以闭上眼睛想象,这一泓清水是多么的宁静,周围的景致是多少的诱人,蓝天白云,碧海银沙,微风拂柳……”

赵庄生得到了启发,忙道:“有了有了,找到一首很适合这个意境的歌。”紧接着,就带着颤音的唱道:“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轻轻……”

岳阳听得浑身上下一哆嗦,忙道:“不行,快别唱了,我要吐了。”

卓木强巴道:“别让庄生唱了,他已经有很多天没能吃下东西了。”

张立同时在抚掌笑道:“不错不错,就是这种意境。勇哥,你说是不是–勇哥!”

张立伸出手去,竟然抓住了严勇握桨的手,只觉得那手冷得像块冰,再看严勇,额头却还在渗汗,他腰弯得像虾米,膝盖顶着胸口,身体蜷成一团,牙齿磨得格格作响,显然正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张立一惊,放下船桨霍地站了起来,卓木强巴也注意到严勇的异况,忙道:“怎么啦,严勇?”

岳阳已经叫了起来:“敏敏!塔西法师,快来啊!”

严勇艰难地抬起头来,脸白如纸,却仍坚持道:“我没事,别管我,快划船!”

这次没人相信他了,他说这话的时候,浑身都在发抖,情绪一激动,一张口,又赶紧别过头去,头耷在船舷上吐了起来,这次,卓木强巴看得分明,那咖啡色的呕吐物,哪里是什么巧克力,那分明是血的混合物啊!这一吐,严勇终于坚持不住,蜷缩得更紧了。

唐敏和塔西法师赶来了,胡杨队长和吕竞男也赶了过来,巴桑将探照灯打过来,只见严勇极力克制着,可全身还是不由自主地颤抖,那是肌肉自发的颤动,那咖啡色的呕吐物发出排泄物的臭气,吕竞男一看严勇的姿势和那呕吐物的内容,震惊道:“肠扭转!有多久了?”

肠扭转,卓木强巴心中一跳,那是餐后户外剧烈运动可能引发死亡的几种病症之一,那种绞痛能让人觉得好似将腹腔内的肠道被绞得寸寸断裂,常人根本无法忍受,眼前这个汉子是怎么一声不吭挺过来的。

唐敏做了体征检查,悲伤道:“应该是谢尔舍米斯基症,严队长,你,你怎么不说啊?”她清楚地触摸到,严勇腹胀如鼓,明显的振水声,闭上眼睛,仿佛能看到那肚子里被消化液和血水浸泡着,坏死,寸断的肠道。肠扭转一旦发现,非手术手法就极难恢复,更何况是在剧烈震荡的环境下,必须剖腹探查,手术治疗,否则死亡率很高。如今严勇的情况,可以说已到了强弩之末,他体内的内脏恐怕有一多半都被消化液和各种细菌侵蚀着,还能保持意识的清醒也全是凭他自身的一股毅力支撑着,那种精神力量一旦消失,便是大罗金仙也难使其复生。

塔西法师也微微地摇了摇头,露出惋惜的神情。

严勇苦笑道:“我以为,再多坚持一下,就能……就能看到香巴拉了,没想到……没想到,这身体竟然支持不住了。”

胡杨队长搂着严勇双肩,道:“老伙计,已经走了这么远了,你再坚持一下啊!”

严勇安慰似的拍了拍胡杨队长,向胡杨队长身后的卓木强巴问道:“强巴少爷,我们,真的能到香巴拉吗?”

卓木强巴道:“能,一定能!”

严勇道:“那就好,那就好。”他将手伸进衣服里,摸摸索索,取出一张照片,却是他自己的,不知道在哪座山脚下照的,严勇将照片交给胡杨队长,道:“老队长,我可能真的坚持不到那里了,等你们到了那里,把照片里的人剪下来,再……再照一张。这样,这样就没有破绽了……老队长,答应我,如果你们能回去,请将我的遗书和那张照片一起交给我儿子,告诉他,他父亲毕竟……毕竟是到过香巴拉了,没有遗憾,没有!”最后几句,严勇几乎是用尽力气吼出来的,他临终前,圆睁着双眼,双手死死握着胡杨队长的衣领,仿佛不甘心就这样离去,他还没看到他心中的香巴拉呢!

胡杨队长颤抖着双手,收好了那张照片,两行浊泪,终于不可遏制地从布满皱纹的眼角滚滚落下。

又有一盏头灯沉落了,好似划破夜空的流星,它的光亮只是那么短暂的一瞬,但谁也无法拒绝,那凄迷的美丽。

头灯缓缓沉入海中,生者的心也随之沉到冰冷的海底,又一个活着的生命消逝,他们却不知道是该悲伤还是该绝望,持续不断的生死相别让他们麻木,下一个或许就将轮到自己,每个人在心理多少都有这样的想法,他们是在冥河上漂流,这里本就是与生相违背的地方。随着严勇的沉没,船上再没有笑声,冰冷的风吹着每一个人,大家都默默注视着严勇的头灯消失的方向,直到头顶的光芒彻底消失。岳阳突然缩紧眼睛,他仿佛觉得,严勇的头灯,还没有下沉到足够深的地方,就突然消失了,是幻觉吗?他揉了揉眼内角,尚未干透的水顺着发际滴在手背上,再睁开眼时,头灯的光芒早已彻底消失,一定是幻觉,岳阳暗想。

又过了三个小时,他们在怒吼声中迎来了第三次潮汐大潮,这次大潮比之第二次明显小了许多,蛇形船一次都没有翻转,看来他们已经进入了真正的海洋核心地带,起码离喇叭口远了。这次潮水过后,张翔也离开了大家,他是在潮涌的过程之中就悄悄走了的,待潮水过后,他已经停止呼吸,据唐敏和塔西法师检查的结果,他走的时候很安详,应该没有痛苦,如同人在熟睡中,便回归了主的怀抱。

又一盏头灯熄灭了,而活着的人还在船上随波漂荡,岳阳注视着消失的张翔,这次看清楚了,没错,头灯在下沉不到十米就突然消失了,好像被什么巨大的东西突然遮挡住了。岳阳将这个现象告诉了卓木强巴,卓木强巴凝神道:“你认为,这是什么呢?”

岳阳道:“有生物,海里有生物,并且跟在我们船的周围,好像在等待食物的样子。”

卓木强巴怒道:“你是说,严勇和张翔的身体,都被海里的东西吃掉了?”

岳阳低头道:“我想,是的。”但他很快又抬起头来,道:“但是,如果真有生物的话,我们就有食物了啊!”

“啊!”卓木强巴转过念头,道:“你是说,我们可以钓鱼!既然大家都在休息,那么我们可以试一试!张立,把探照灯取下来,照一下水里。”

照了十来分钟,根本什么都没发现,船上的人讨论了一番,认为这不太可能,在黑暗中的生物,通常都会被光亮所吸引,这样的强光都没有发现生物存在的痕迹,那么它们存在的可能性也不大,毕竟这里还是风急浪大的地方。

于是,张立重新装好了探照灯,小船继续向着黑暗深处前进,这群四十八小时没有入眠的人,眼中出现了迷茫,不少人开始回忆“在冥河中漂流了几万万年“那究竟是多久啊?难道这地下海,真的没有尽头吗?

车臣某建筑,外表看起来像是一栋普普通通的大楼,但步入其中就会发现,整栋大楼空无一人,楼内的居民似乎都被请了出去,还是说这栋大楼本身就是被废弃的呢?若说是被废弃的大楼,大楼内设施齐全,每个转角都装有摄像头,灯光眩亮。

电梯停在地底十八层,一位身高约在一米八左右的蒙面男子和另一位身材较矮的蒙面男子一起走出电梯。刚一出电梯门,就有两名蒙面者手持电子仪器,对他们全身进行了一次扫描,以确保他们身上没有武器或是金属物品,两只受过特训的德国牧羊犬虎视眈眈地坐在一旁,如果从来人身上嗅出一丁点儿易燃易爆危险化学品的气息,它们就会毫不客气地发起攻击。检查完两位从电梯里出来的蒙面者之后,两名检查者自己也用仪器扫瞄了一遍,表示他们身上也没有任何武器。

身材稍矮的蒙面男子用英语对身边的男子道:“已经查了三次,库诺夫先生还真是小心啊。”

稍高一点的男子点头答道:“这次来的都是像先生你这样的大人物,头领不得不加倍小心,任何一人出了问题,都不是我们能负起责任的。”他对这位来自美洲的巴迪拉先生可以说有几分佩服,或者是敬畏,且不说他是毒皇方面的代表,就他单身一人来赴会的勇气,别的与会者就没有一个人能做到。

这次召开碰头会,由于各地的黑道头目彼此之间不可能没有一点间隙,库诺夫先生为了协调各方面的势力,可谓煞费苦心。不仅让与会者蒙着头面,不带任何武器,就连会议守护员也没有佩带任何武器。每名与会者所能带保镖的上限为二十人,除了这位巴迪拉先生,其余与会者都是恰巧带够二十人,他们被安排在大楼的周围,每位与会者的手下与大楼都是等距的,并且都能通过监控录像看见会议厅中自己主子坐的地方,只要稍有异动,这些人在一分钟内就可以赶到大楼。

较矮的巴迪拉道:“举办这样的碰头会,要经受很大风险吧。”

稍高的男子陪笑道:“是啊,是啊。瓦列里,带这位巴迪拉先生下去。”又换了一位肌肉发达得快从背心里胀出来的高大蒙面汉带着这位稍矮的巴迪拉走楼梯继续向下。稍高的男子抹了抹额上的汗,总之和这位巴迪拉先生呆在一起不是一件愉快的事,这位巴迪拉先生的眼神透过头套射出来,总让人感到心中紧张,那是一种怎样的眼神呢?狐疑?不,阴险?不,更不对,悲伤,差不多,那眼神中带着某种悲伤,好似刚死了亲人似的,但还不够,眼神中还有别的东西让自己紧张,或者是–惧怕!

会议厅,圆形会议桌,十七八张椅子,每张椅子前都放了一个公文夹,一支签字笔,若是贸然闯入者,肯定以为这是一场再普通不过的会议了。只是与会的人员显得比较特别,目前一共坐着十个人,他们都都蒙着面,并且相互间刻意保持着距离,中间还有七八张空座椅。

主持者库诺夫正对会议室大门坐着,他身后的墙上挂着投影机银幕。

库诺夫和其余人一样,带着蒙面头套,只露出两只眼睛,湛蓝,阴狠。他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去十分钟了,他之所以还在等待,是因为这次会议的三巨头除了他自身,还有两巨头没有来,如果不是他们三人联合发出声明,也不会召集到这么多黑道头目派出代表参与这次大会。原本商议得好好的,事到临头,那两只老狐狸竟然不露面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库诺夫嗅到一丝阴谋的味道,他知道,那两只老狐狸不是胆小的人,能够让他们不来,一定是听到了什么风声。但是他对自己的安排很是自信,大楼本身就是为防原子弹爆炸设计的,导弹一类的定点清除根本就不可能,凡在大楼内的人都没有武器,就算有口角之争,那最多也就是动动拳头,搞点小摩擦也是有限度的,而且,这些与会者,哪个不是久经杀场的悍将,真要动起手来,自身都会掂量掂量后果。如果是别的武装分子想冲进来,且不说这里是他的地盘,就是大楼外围那一圈各地黑道带来的保镖,足有两百多人,也能抵挡一阵子,他不明白,如此安全的策略,那两只老狐狸还担心什么。

又过了五分钟,库诺夫终于开口道:“好了,我们不等了,那些没来的,看来他们是不会来了。今天,有幸邀请到诸位,主要是就帕巴拉神庙的资料问题,与大家进行一些沟通和交流。在座的诸位都知道,帕巴拉神庙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大家对它或多或少做了辛苦的研究,有的时间短一些,仅研究了几年,有的时间较长,已经研究了几十年,就拿我们来说吧,我们是从一九四六年得知帕巴拉神庙的存在的。”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7/235.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