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会者发出了“哦“的声音,他们仅是知道这个组织对帕巴拉神庙接触得较早,但是没想到竟然比他们早了那么多年,当然,其中也有不屑一顾者,心想你们研究了那么多年,还不是屁也没有研究出一个。

库诺夫好似看穿了众人的心思一般,又接着道:“当然,虽然我们研究的时间长一点,搜集的资料或许较多,但是实质性的进展,确实不大,甚至可以说,和诸位还处于同一起跑线上。而且,据我所知,比我们更早接触到帕巴拉神庙的组织,还大有人在,但他们也没能找到。其实,帕巴拉神庙本身应该并不危险,难就难在它的入口,我们很多同僚,都是被那幅地图所误导了,而且,更主要的是它的很多资料都在中国西藏,而中国政府对西藏这块地方,一直是派重兵把守,这才是造成我们寻访帕巴拉神庙的最大困难所在。”

顿了顿,库诺夫又道:“好了,言归正传,今天召开这次会议的内容,主要是与数月前出现的帕巴拉硬盘事件有关。相信诸位也都知道了,在两年前,中国政府突然改变了由政府组织秘密探察帕巴拉的方案,开始与民间组织寻求合作;而那个民间组织果然不负所托,两年多的时间内,他们搜集到许多有关帕巴拉神庙的信息资料,甚至比我们研究了几十年的资料,还具有突破性,当然,关键仍是中国政府的大力支持。虽然他们最后仍以失败告终,但是他们获得的相关资料,对我们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而且,根据可靠渠道,虽然那批资料大多上交了中国政府,但他们自己却留有备份,那就是被全世界地下组织称为帕巴拉硬盘的东西了。相信在座的诸位,都曾经想尽脑汁地渴望得到那份帕巴拉硬盘吧?而且,据我所知,你们当中,的确有人这样做了,最先得到那份硬盘的,应该是亚洲的一个组织,具体是哪一个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帕巴拉硬盘在他们手上保存的时间,不超过六个小时。”库诺夫话虽这么说,但眼神却从右边的一排扫了过去,其中一个蒙面者似乎懊恼地将头低了低。

库诺夫接着道:“接下来发生的事,相信已经众所周知了,在短短数月时间内,已经有十三个小的非政府组织永远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八个国际知名的非政府组织实力大损,从亚洲,到欧洲,到非洲,到美洲,最后又辗转回欧洲,好像全世界的非政府组织和激进组织都被卷入了帕巴拉硬盘事件,大家杀得昏天黑地,结果呢,结果怎么样?还不是连硬盘里究竟有些什么内容都没有看到。我和我的几位老友对这次的事件,感到非常震惊,所以才出面干涉,只是为了平息这场不必要的风波。”

其余的蒙面者心头无不大骂,奶奶的,不就是硬盘最后被你们抢去了吗,如果你手头没有那硬盘,鬼大爷才在这里听你大放厥词。

库诺夫道:“请大家不要怀疑我们的诚意和决心,这次邀请大家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把硬盘的内容公开,人人有份,绝不食言。事实上,帕巴拉神庙内的东西,绝不是哪一个组织能吞得下的,我们的目的,就是希望大家合作,共同寻找帕巴拉神庙,摒弃以前各自为政,暗中争夺的探寻方式。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在中国政府的眼皮底下,比他们先一步找到帕巴拉。”

与会者立刻三三两两讨论起来,意见不一,有的认为这是一个机会,反正帕巴拉的财富足以改变一个国家,人人都能分到不少;有的则认为资料可以公开,但大家依然凭实力,谁的本事大,谁先躲过中国政府找到帕巴拉,能拿多少算多少,凭什么公开合作;还有的认为库诺夫所言不实,那硬盘在你手上好几天了,我们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动手脚,把关键地方隐去了还是怎么的……

不一会儿,那名叫瓦列里的蒙面壮汉在主会者耳边低声耳语几句,主会者似乎很满意,点了点头,道:“让他进来。”

跟着,又对大家道:“大家安静,首先,给大家看一段我们破解了帕巴拉硬盘后取得的资料。”说着,身后的银幕上打出了卓木强巴他们在玛雅地宫中的视频资料,所有的人顿时安静下来,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大屏幕,唯恐漏看了什么细节。

此时,巴迪拉才进入会议室,他的眼神很古怪,让库诺夫觉得全身都不舒服,那究竟算一种什么眼神啊,让人感到一种压抑,那是一种忧郁的眼神,对,忧郁。那是一种冰冷的忧郁,带着淡淡的哀伤,让人看了就不舒服,但有些熟悉的感觉,在哪里见过那样的目光呢?

巴迪拉一走进会议室,就让人感到好像会议室的温度突然降低了好几度,库诺夫冷冷道:“你迟到了,需要给我一个理由。”

不料,巴迪拉对库诺夫质问充耳不闻,环顾会议室道:“怎么才这么几个人?”言语中充满挑衅意味。

库诺夫勃然大怒,在他的地盘上,还从来没有人敢挑战他的权威,但这巴迪拉是毒皇方面的人,在美洲和东南亚一带的贩毒势力都与毒皇有密切的关系,要进入西藏还得借助他们的势力,所以库诺夫没有怒骂,只是提高了声量道:“这位先生,请注意你说话的方式!”

巴迪拉揉了揉眼角,好似库诺夫不存在似的,自顾自道:“不是说你的邀请函共邀请了十七个组织的代表吗?看来还是有些老狐狸提前得到通知,逃走了!”

这已经是赤裸裸的宣战了,库诺夫和众多黑道代表岂有不知,库诺夫大声道:“瓦列里!”同时询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巴迪拉先生!”他叫出了对方的名字,表示已经不再顾及对方的身份,也不再替对方的身份保密了。

“巴迪拉?他是哪里的巴迪拉?”库诺夫旁边的一名蒙面者询问道。

库诺夫道:“他是哥伦比亚毒皇的代表,古勒将军手下的巴迪拉。”

“不!”旁边的蒙面者尖叫起来道:“他不是巴迪拉,我见过,这个人是冒充的!”

但一切都晚了,这位冒充的巴迪拉先生突然手腕一挥,抄起桌上的文件夹,那文件夹的边缘在他手中突然变成了无比锐利的刀锋,一转身就划破了旁边两位蒙面者的颈动脉大血管。接着巴迪拉手背在桌上一敲,那支签字笔弹跳起来,手腕一翻一抛,签字笔的笔帽不知何时已经脱落,笔尖就像一根钢针插进了刚刚指认他的那名蒙面者喉咙。蒙面者倒退了两步,喉咙里发出霍霍的声音仰面倒下,而此时冒名的巴迪拉手里拉过两张凳子,分别抛向两旁的蒙面者,跟着腾的一脚,整张圆形会议桌竟然被踢得向前冲去,将站在正对面的库诺夫撞得弯下腰去。

这时候,一身硬肉的瓦列里才刚冲过圆桌,对着假巴迪拉踢出去的腿,握拳猛切了下去,在电光火石的一霎那,他看见巴迪拉似乎在冲着自己笑,冷笑。

就在他诧异那种古怪的笑容时,陡然发现自己的拳落了空,紧接着,瓦列里感到门牙一阵碎疼,一个冰冷的硬物塞进自己嘴里,贴着上颌不断深入,仿佛触碰到什么,有种碎裂的感觉,喉咙深处有温暖的液体渗了出来,涌入自己嘴里,最后才是颈骨断裂的剧痛。不可能!瓦列里在绕过圆桌的一瞬间,曾对这个假巴迪拉的出手速度和力量有准确的判断,为什么在一瞬间,对方的速度和力量增加到一个自己无法理解的程度。浸淫黑暗格斗界十余年的他当然清楚,在这种生死格斗中误判了对方的速度和力量,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可是自己才是俄罗斯的无冕格斗天皇啊!为什么,为什么自己面前这人拥有这样的力量和速度呢?不可能!这是瓦列里丧失意识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俄罗斯的无冕格斗之王,竟然在一个照面下就命丧黄泉,连还手的机会都欠奉,如果是卓木强巴和巴桑看到这一幕,只怕马上就会想到该怎么逃,但库诺夫逃不掉,这个房间里的每个人都逃不掉。

库诺夫被圆形会议桌撞了一下,他感觉自己的腰就像被坦克撞了一下,腹内传来一阵钻心绞痛,竟然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就那么捂着小腹倒下了。在倒下的同时,他依然看到那位巴迪拉一脚踢碎一把在半空中的木凳,双手各抄起一根凳腿像握了两把快刀般捅进自己终极保镖的嘴里和另一名蒙面者的腹中。

库诺夫没有想到,这个他自认为安全的无武器会议室,竟然成为了他们的坟场,那个冒充巴迪拉的究竟是什么人?他……他怎么感冒天下之大不韪,向全世界知名黑道挑战,难道他真的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库诺夫心中充满了疑惑,陡然间想起,不,不对!那两只老狐狸没来,难道他们提前得到了风声,可是,自己邀请的这些人,都是世界上知名的黑道组织代表,能把他们完全不放在眼里的组织,可没几个啊,一个又一个的世界超级恐怖组织的名字在他脑海里出现,又一个接一个被否定。

此时,会议室的所有蒙面代表似乎都被那位巴迪拉解决了,会议室安静得没有一丝声音,“我就要死了吗?”库诺夫躺在地上,这个念头突然出现在他脑海,他出道40年,每天都在各种争斗、拼杀中度过,但他从没有一刻像今天般害怕死亡,那个巴迪拉……那种速度,那种力量,那种技巧,他从未见过,一个人竟然能如此轻松的杀人,任何东西都能成为杀人的武器。整个过程就像经过了电脑般缜密运算,每个人的反应,躲避的动作,完全都在对方的掌握之中,太可怕了!这个巴迪拉,是他见过的最可怕的杀手!可是就算他杀死了会议室里的所有人,毕竟也只是一个人啊,外面还有几百个手持武器的凶徒,难道他也能全数杀了?

巴迪拉已经来到库诺夫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还是那种忧郁的眼神,那种让人心头冰凉的感觉,库诺夫突然对死亡不再感到害怕,他早已放弃了反抗,只在心中想,那种眼神,好熟悉啊,究竟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呢?啊!库诺夫想起来了,那是在坟地,在死者下葬时,他的亲人或朋友,眼中便不自觉地流露出那样的神情,怜悯、惋惜,并带着悲伤,只不过在巴迪拉的眼中,还多了一丝讥讽和不屑。这个……这个家伙!难道他在看别人的时候,都如同在看死人一般吗?这究竟是什么人啊?

“你……你是什么人?”库诺夫最后问道,他希望自己能知道自己究竟死在什么人手中。

不料,那位冒充的巴迪拉先生好像根本听不到库诺夫说的话,依然是自言自语道:“你们这些蠢才,挡着我们了。挡着我们的人,都得死!”一脚,踏碎了库诺夫的胸骨,库诺夫清晰地感到,胸口如被压上了万钧巨石,他的心脏在拼命挣扎跳动,但反抗是多么的无力,很快,再也听不到血液夯动的声音,库诺夫的意识还是清醒的,但他知道,自己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再过不了多久,自己就会因大脑缺血缺氧而死。便在此时,一个恐怖的名字从他意识的深处浮了出来,那是一个让人根本不敢去思考的名字,他们潜伏在黑暗的最深处,就连那些国际知名的秘密组织也对他们闻之色变!

忽然之间,库诺夫觉得自己前所未有的清醒,整个身体好像漂浮在空中,也再没有了那种压抑的感觉,只是,从意识深处传来的震惊和恐惧,让他觉得灵魂也在颤抖,他用尽生命最后的力量,嘶哑地发出音来:“十……三……圆……桌……骑士啊……”

在失去光明之前,库诺夫捕捉到巴迪拉的眼角,那忧郁的眼中,多了一丝捉摸不透的笑意。为什么,十三圆桌骑士,他们也在寻找么……库诺夫最后一个念头,也充满了疑惑,紧接着,他沉入了无尽深渊,再也不会醒来。

假的巴迪拉确认房间内再没有人拥有生命体征后,缓缓站立起来,门口又多了一名身穿白色短风衣,下套黑色牛仔裤的消瘦男子,那人比巴迪拉高了近一个头,年纪不过四十,眉毛很稀很淡,眼睛如同埃及壁画里的人一般呈细长的菱形,稍有些尖隆的鼻头下两片嘴唇薄如刀刃,面色白得异常,有些像白化病人,而头发却呈艳丽的棕红色。

巴迪拉一见到这人,就放心地笑了,他知道,这人出现在这里,就意味着外面的几百名持枪匪徒已经不会有反抗了。巴迪拉迎上前去,微微低头,右手摸着耳朵道:“谢谢你的帮助,法赫里大队长。”

那名叫法赫里的男子面无表情,看了看屋子里躺着的人,道:“这些,好像都是黑道的代表人物吧,你这样做,会不会太乱来了?”

巴迪拉讪讪地看着西南方,道:“其实,我只是怕这次的行动……”

“既然上面交给你单独去做,你就没必要透露给我。”法赫里打断道:“不过今天我出了手,就算我们再伪装,还是会被别的大组织查出来的,我不希望,因为这事而对上级的计划造成什么影响。”

巴迪拉讪笑道:“不会的,他们没有那么多时间,也不会花那么多精力来调查我们,毕竟我们只是小卒子。十三圆桌骑士曾经说过,计划要周密,不容留下一丝破绽。”

见巴迪拉搬出十三圆桌骑士出来,法赫里皱了皱眉,道:“我得提醒你,小卒子要过河擒王,前提条件是不被对手注意到,T组的小队长–鼬!”

“人类的世界,不只是简单地分为精神世界和物质世界,为了方便你理解,我姑且这样分它一下。你应该知道,人们有物质欲望,也有精神欲望,因此,他们产生了物质追求,也有精神追求。当他们得不到满足时,有三种表达方式,放弃,或者继续,或者在放弃和继续之间,只为了选择而选择。当他们受到伤害,最需要的就是医生和牧师,医生治疗肉体上的创伤,牧师则修补心灵上的裂痕,所以他们都受人尊敬。不过,在物质世界,人类经过几千年的发展史,已经形成了一套基本完整的物质法规,它对人们在物质追求上做出了一系列的规定,哪些是合理的追求,哪些是不合理的,已经相当明确,可是,在精神世界呢?人类几乎从未制定过一部精神法典,规定哪些是可以思考的,那些是不可以想象的。你或许要说,物质是以具体的方式表达出来的,而精神的世界,更加复杂,而是它没有具体的表达方式,没有人能够知道别的人在想些什么。没错,这的确是精神法规不能明确定制的一个重要原因,但不是全部。事实上,宗教一直扮演了精神法规这一重要角色,起码它告诉人们,哪些想法是正确的,哪些想法是邪恶的,并用宗教独有的方式,对那些思想邪恶的人做出了精神制裁。宗教在人类社会中,起着和普遍流通的法律同等重要的作用,因此,真正充满智慧的人,从不把那些神迹和今天的科技挂钩,因为在精神的世界里,宗教的法典是独一无二的,它们的教义,远胜于任何一本现代科技有关心理精神方面的书籍,也没有哪一本科学着作,能代替宗教在精神世界里的地位。任何一名睿智的领导者,都不会反对,驳斥或是否定宗教的存在,而这一点,往往被曲解为方便统治者的奴化统治,那是不正确,不全面的。宗教的真实意义,是全人类在精神世界的法律法规,人类要生存,就必须具备求生和繁衍的本能,社会要生存,就必须有法规和执法者;宗教是因为人们需要而诞生的,人类的精神需求还在,它就不会灭亡。孩子,试想一下,如果这个世界,没有灵魂,没有往生和轮回,没有天堂也没有地狱,没有外星高等智慧和未知文明,那么人类,将是何其孤独的存在啊–“卓木强巴猛然醒来,手心里有一层冷汗。

敏敏依然蜷缩在自己腿上,可以感受到她那如小猫般的柔软和体温,张立岳阳他们都抱着船桨蹲坐在船舷旁,头灯随着波浪起伏,可以看见船员们那苍白的脸和通红的眼睛,自己竟然睡着了,又过了多久了?卓木强巴微微蹭了蹭头,使自己意识清醒过来,奇怪,自己是靠在胡杨队长的肩上吗?

刚一抬起头来,就触碰到另一张微香的面颊,卓木强巴赶紧起身扭头坐定不动,吕……吕竞男,自己什么时候也靠在她肩头睡着了?希望刚才那一碰,她没能醒过来。

卓木强巴想起来了,为了御寒,大家都围坐在一起休息,电力不够了,张立说既然没划船,为了节电就关掉了探照灯,大家用头灯照明,黑暗中寂静无声,头灯的灯光柔和,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此刻腹中饥饿难耐,他小心地保持着身体不动的坐姿,伸手在地下取过一个水杯,一口饮尽,眼角的余光却看到坐对面的那两双红眼。张立和岳阳都盯着卓木强巴呢,两人都是一副想笑又极力忍着不笑的怪诞表情。

卓木强巴一拧眉头,跟着一瞪眼,意道:“笑什么笑!”

岳阳眼珠子下转,看了看卓木强巴怀里的敏敏,跟着眼睛向右一瞟,分明是在看卓木强巴靠过的吕竞男,跟着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向卓木强巴抛个飞眼,一竖大拇指。那几位没睡觉的都对岳阳的哑语微笑莞尔,张立在一旁更是笑得牙齿都露了出来。卓木强巴横眉冷对,杀气腾腾地将警告的信号传了过去,咬着牙齿嘴唇一张一合,露出咒骂的表情,意思是:“你们这两个家伙,给我小心着点儿。”

岳阳毫不畏惧地向卓木强巴腿上努努嘴,卓木强巴低头一看,敏敏哪里睡了呢,正睁着一双大眼睛盯着自己那丰富的表情,他不觉一惊,竟然感到脸上有些发烫。岳阳那小子,竟然张大了嘴笑得前仰后合,那动作非常夸张,偏偏又不发出一丝声音。

一见唐敏看着自己,卓木强巴正坐起来,随着小船的一阵颠簸,吕竞男似乎也醒了过来,岳阳和张立脸上的笑容立刻变得严肃无比,仿佛他们也是刚刚睡醒。

吕竞男也像什么都没看到,平静道:“不好意思,我竟然睡着了,我睡了多久了?”

岳阳道:“按照塔西法师的计算,我们在这地下海,已经渡过了三十八个时辰了。”

卓木强巴心中一颤,三十八个时辰,即是七十六个小时,这是怎样的七十六个小时啊,时间是从第一次遭遇那有如地下海啸般的潮汐力开始计算的,接下来他们都在拼命和浪头比速度,在黑色的浪头中没有时间,没有方向地艰难前进着,至此为止,他们经历了六次可怕的潮汐巨浪,在沸腾的大海中,严勇、张翔先后沉入了海底,在第二十三个时辰,他们吃光了最后的食物,在三十个时辰之后,他们再也没有力量挥动船桨,在这漆黑的地下海,饥饿伴随着寒冷,小船上的人围坐在一起取暖,如今他们,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支营养维生剂,但所有清醒的人都隐忍着腹中的绞痛,靠着地下海的淡水坚持着,船上,还有两个躺着的人,他们更需要那些维生剂维持生命。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7/236.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