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现光明】

黑暗中,他们听到卓木强巴粗重的呼吸声,接着,他们听到卓木强巴高呼:“我感觉到了,我们离出口已经非常近了。”那急促的语音传递着令人欣喜的信息。

岳阳不解道:“强巴少爷……你……你和巴桑大哥……不是……不是只能感应……到危险么?你怎么……”

卓木强巴道:“我真的感觉到了,岳阳,相信我。”

亚拉法师端坐在船尾,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心道:“是风,是风啊,强巴少爷。混浊的空气已经被洗涤净化,吹来的是无比清新的风,风里蕴藏的那种纯净的力量,你已经感应到了么,强巴少爷。”

岳阳还打算问什么,可是一阵奇异的响声打断了他的疑问,声音就在附近,可是黑暗中岳阳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喃喃问道:“是什么?什么……在响?”

张立答道:“哪有……什么?你……你该不是……幻觉?”

岳阳道:“嘘——你们听。”他伸出一只手在自己身边摸索着,终于,他一翻身,就看见了红色的亮光。“张立!”岳阳不知道力量突然从哪里涌了出来,喜道,“是激光测距仪!是激光测距仪啊!”

“什么!我看看……我看看……”

“哈哈!我们闯过来了,我们通过磁力区了,我们的仪器可以使用了!哈哈!强巴少爷的感觉是没错的,我们一定是快到出口了!一定是啊!”

黑暗中,他们又听到强巴少爷那充满磁性的声音:“看,是光……”只是这次,强巴少爷的声音明显地颤抖着,他在克制着自己内心的无比激动,这也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因为能够见到光明而如此激动,竟然会因为看到光而热泪盈眶,光啊,光明啊!

初见它时,只见黑暗深处,一条银色蛛丝浮动,若隐若现,并不十分真切,卓木强巴需要缩紧瞳孔才能勉强辨认,但他坚信,是光,那一定是光明的出口!涌动的空气带来了远方的消息,鼻将它捕获,肺将它解读,那从未有过的清爽和快意,是从那个有光的地方传来的。和煦的微风中蕴藏的暖意,驱散了体内的寒冷,这就是光的力量,这就是创造生命的力量。

渐渐近了,那条蛛丝变得粗大起来,它飘逸灵动,它光明温暖,那是一条舞动的丝带。卓木强巴甚至能看到,一根根宛如银针的光芒从那丝带上射出来,射在自己身上,射在船身上。他张开双臂,用身体去迎接。每一缕光芒都带来新生的力量,他的身体贪婪地吸吮着,那一刻,光明占据了他的全部视野。那一片只有死寂和黑暗的地下海,他们渡过来了!

躺在船内的人,也渐渐感觉到了光亮的变化,原本只是漆黑一片的空间,变成一片混沌的黑暗,那是一种很难诉说的感觉,黑暗还是黑暗,但明显感到,与先前的黑暗相比,明显地不同了,黑暗之中,仿佛多了一些什么东西,只是此刻,他们还分辨不出。

随后,他们便感觉出来了,黑暗在渐渐退去,就像不断被清水冲淡的墨汁,他们的眼睛,也随着黑暗的退去渐渐恢复视力,甚至能感觉到,黑暗中岩顶那模糊的轮廓。

黑暗消退,从浑沌走向光明的世界用了两个小时。是的,这是岳阳看着表记下的时间,虽然原子表已经不能准确反映时间,但它毕竟又开始显示,像一颗死而复生的心脏一样有力地跳动起来。当强巴少爷高呼我是卓木强巴的时候,人心、仪器、船,乃至整片地下海,都活了过来,仿佛冥冥中有一种力量让他们苏醒。

两个小时之后,哪怕躺在船内,也能看到光明了。那是一层淡淡的银色,如同镀在船身表面的银色光华。还有船首那人,在黑暗中辨认方向,指引光明的人,强巴少爷!银色的光辉轻柔地包裹在这个男子的古铜色肌肤上,他面朝远方,昂首而立,圣洁的光芒雕刻出他钢铁般的线条,清除了身上的污渍和残破的衣服,仿佛只看到,一层柔和的、淡淡的白色光芒从他那坚毅的身体中散发出来。

岳阳喃喃道:“张翔……快来看上帝。”片刻才想起,张翔已经离开他们好多天了。

肖恩看着那具发光的身体,难以掩饰心中的诧异:“那个家伙!什么时候站起来的?他……他竟然还能站起来!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是什么光?那才是真正的卓木强巴吗?那才是被莫金视为可以匹敌的对手?那才是那个人叫自己唯一要小心的家伙?是了,他体内的那股力量,就是传说中永远也压不倒打不死的精神吗?他和那些人一样,都是不信命运、敢与天斗的人,好久都没遇到这么可怕的人了,他的自信来自何处?”

“哗啦”一声,从船旁传来了掀动浪花的声音。“有鱼!”亚拉法师和吕竞男几乎同时从船底跳了起来,动作不逊灵猿猎豹,那精神百倍的样子,哪里还有半分疲惫,变化之大,让人瞠目。肖恩彻底无语了,这都是一群什么人啊!

唯一有心理准备的或许仅有卓木强巴而已。他当然明白,刚刚掌握查克拉的自己,尚且能从空气中吸收力量,更何况那两名经过严格特训的密修者,他们就算饿一个月恐怕也没有问题。

“是鱼群!”只见船下方,成千上万的不知名的小鱼聚集在一起,如同变幻无常的魔毯,反射着无数道银色光芒。

亚拉法师和吕竞男各守一边,凭借光明探查船下的鱼情。只见亚拉法师突然一翻手腕,一条金属丝脱手而出。飞索,飞索也能再度使用了。待飞索拉起,一只不知道什么名字的鱼,长得扁扁平平,被飞索拉出水面,扔在船上。刚开始他们还看看这些外形怪异的鱼儿,但巴桑带头,根本不管扔上船的是什么,抓起来就往嘴里塞,像野兽一般用嘴扯下一块肉来,嚼两三下就往下咽。

跟着,船内的人也都扑了上去,什么都不顾了,只管撕扯着往嘴里塞。肖恩在这条船上学会了两个成语,“生吞活剥”和“狼吞虎咽”。

吕竞男教的怎么辨认有毒无毒,怎么防止生物寄生虫,早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只要有东西能放进嘴里,哪里还顾得上那许多。

一条又一条的鱼从海中被飞索射中,抛入船内,往往还没有落地就连骨头都不剩了。岳阳抹去嘴角不知道是鱼肠还是鱼肚,心满意足地咂咂嘴,这是他一生中,吃过最好的食物了,他甚至根本没吃出是什么味道,只知道放入嘴里嚼,嚼得非常开心,非常满意,那绝不是寻常美食能带来的满足感。

张立吃得只会呵呵傻笑,吃得忘乎所以。虽然那鱼怪模怪样,没有尾巴,外形像一只眼睛,但丝毫没影响这群人进食的兴致。连敏敏也不顾形象,和一群男子伸手抢食,大嚼特嚼。在这一刻,生命的第一本能终于完全爆发。

胡杨队长用指甲剔着牙,不知道是不是一块鱼骨卡在牙缝里了,他也不敢想象,自己是怎么把那坚硬的鱼头骨像嚼口香糖一样咬成一团橡胶的。

肖恩吃得肚子发胀也不松口,一面吃,一面将无数鱼儿往怀里揽。天知道下一秒还有没有鱼群那么凑巧就在船经过的地方。

直到他们吃饱了,吃够了,才看到吕竞男和亚拉法师以及卓木强巴三人慢慢地剖开鱼腹,洗干净鱼肉,其余人才发现,或许有些不该吃的自己也吃掉了,不过没关系,至少他们活下来了,这比什么都重要。

抹抹嘴,唐敏道:“我去看看那两位冬眠的。”

胡杨队长则对张立道:“看看,能不能联系上外面,有没有无线电波信号。”

王佑和赵庄生呼吸还算平和,唐敏欣慰地点了点头。不过张立这边就没那么好运了,他摇摇头,道:“没有信号。”胡杨队长微微点头,这早在意料之中。

卓木强巴看着手中的鱼,无鳞无尾,伸手触及之处,连鱼骨都极少,他实在不明白,这样的鱼是怎么在海里游动的,咬一口,鱼肉并不十分细腻,倒有几分枯草的感觉。他问道:“你们见过这种鱼吗?”

大家摇头,张立道:“不过我肯定它没毒。”

卓木强巴笑了笑,如果亚拉法师和吕竞男判断它们有毒的话,自然不会将它们抛入船内。这时候,肖恩才首次打量起自己用衣服兜住的鱼儿来,但他搜遍自己的记忆,别说是鱼的名字,连与这种鱼类似的种群都没印象,他不由想,难道又是深海鱼种?

唐敏道:“不管它是什么鱼,既然它们能食用,我们就应该多储备一些。这种鱼汛,不是每次都能碰上的。”

肖恩表示赞同。卓木强巴道:“好啊,如果休息够了,能活动的,大家都去捕鱼吧。”

张立和岳阳早就跃跃欲试了,如得到特赦一般站了起来,也不顾身体虚弱以及尚在发抖的肌肉,趴在船舷上频频扬起手腕。说也奇怪,那些鱼群就像闻到血腥的鲨鱼,始终聚集在船的周围。有时飞索一扬,能同时穿透三四尾鱼,一时间船内船外水花四溅,初见光明的人发出发自心底的笑声。

卓木强巴将一片鱼肉放入嘴中,非常粗糙,他奇怪道:“这种鱼没有鱼刺?”

吕竞男道:“嗯,连鳍也没有,但它又不是软体动物,它有脊柱,只是脊柱与我们见过的鱼也不同,你瞧……”说着从嘴里吐出一根鱼骨,圆圆的,好似一根哨笛。

肖恩拿起一尾鱼像研究者一般端详着,摇头道:“首先确定它是脊椎动物,但不清楚是否属于鱼这一种类。硬骨鱼肯定是谈不上了,如果说是软体鱼类,我还从没见过这种形态的。”

卓木强巴道:“肖恩对动物原来还这么了解呢。”

肖恩笑道:“在考古的同时,我对动植物都比较感兴趣。”

吕竞男道:“那么,这条鱼你怎么看?”

肖恩道:“给我的第一印象,好像是还未发育成熟的畸形鱼,不管怎么说,能吃是最主要的。”

“强巴拉,鱼!”唐敏呼唤着。卓木强巴抬头一看,一条无尾鱼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径直向他飞来,卓木强巴举手去握,谁知道这无鳞鱼滑不唧溜,竟然没抓住,哧溜从卓木强巴衣襟钻了进去,卓木强巴赶紧站起来抖动衣衫。唐敏咯咯娇笑,长睫毛上挂着水珠,那一刻的美,掩饰了她的所有憔悴,卓木强巴不由看得痴了。同一刻,吕竞男看着卓木强巴,肖恩看着吕竞男,亚拉法师则望着肖恩,各自心有所想。

“强巴拉,快来看啊……”唐敏又雀跃着叫了起来,“水母,好多水母啊!”

卓木强巴将一大块干净鱼肉放入嘴里咀嚼,跨到唐敏身边,唐敏搂着卓木强巴胳膊,指着海面道:“看,好漂亮,好漂亮哦。”只见光照水面,无数伞状水母抖动着裙边,从海下面浮上来,均有拳头大小。它们的颜色竟然好似霓虹灯光一般,有淡蓝色,有粉红色,有浅绿色,缤纷艳丽,成百上千的水母一齐游动,场面更加让人心动,只是卓木强巴却隐隐感到不妙。这些小东西似乎也是被这条蛇形船吸引过来的,大有越聚越多之势。

肖恩起身看了看,奇怪道:“怎么会是这种颜色的?这是什么水母?”

卓木强巴敏感道:“有什么不对吗?”

肖恩道:“你看这水,现在光线并不是十分明亮,仍可算比较暗淡。这水是淡灰透明的,而这些水母的颜色却看得很清楚,很明显这些水母不是由共生菌藻附着体表而产生了这些色彩,它们在发光,是生物光。”

唐敏听得神往,道:“哇哦,好美丽啊,你看,看那只……”顺着唐敏手指的方向,只见一只绿色水母的尾部拖着一条长长的触手,一直延伸到海下,那触手不仅很长,而且每隔十厘米就有一粒珍珠般大小的发光点,在水中漂荡,看上去就像亮着彩灯的飘带。

肖恩又道:“那触手和体型明显不符,这……这里的究竟是些什么东西?”

一只水母正在船边,张立看见了,道:“敏敏,你看我把它给捉上来。”说着就准备俯身去捞,这时只听吕竞男突然大声道:“张立,别动!”

张立身体僵在半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吕竞男说道:“小心有毒。”她站在船边,观察着那些水母,然后指着鱼群对张立道:“你看那些鱼。”

只见那些无尾小鱼,好像非常慌乱,原本整齐的队形都散了。那些发光的裙带就像牢笼的栅栏,它们怎么闯也闯不出去,不少鱼儿从那些裙带旁边掠过,跟着就沉了底,再不见上来。

唐敏不满道:“怎么会这样的?”

张立赶紧回身,抚着胸口道:“好险,好险。”

岳阳笑道:“还想捉水母,不是教官,你就被水母捉去吃了。”

肖恩看了看四周分布的发光裙带,猛然道:“我们看见的不是水母的本体,只是它的触手,它的身体应该在下面,船的正下方,这是个大家伙。”

胡杨队长也好奇地站起身来,道:“什么?又是个大家伙?”

肖恩紧张地看着船下,道:“有些水母体型巨大,好比霞水母,伞径可达三米,触手可以伸长30—50米,它整个触手展开来,方圆数百平方米内的鱼群都很难逃掉。这头水母,希望不会有这么大吧?”

这时,船尾的巴桑开口道:“比你说的还要大,来看看吧。”

肖恩赶到船尾一瞧,吓了一跳。只见船尾下方,有一团模糊的影子,正从漆黑的海底浮上水面,那轮盘状的影子,忽略深度带来的视觉误差不算,直径起码也超过五米,那些发光的裙带,正是这大家伙的触手。肖恩发音也不清楚了,结结巴巴地道:“我们……我们看到的只是触手聚集处,它的伞盖只怕比这团黑色更大,那它的触手……它的触手不是能超过五十米?这是什么怪物?”

唐敏看到那些发光飘带的本体时,吓得将手放在小嘴上,岳阳赶紧收起飞索,对卓木强巴道:“强巴少爷,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啊?怎么这里的动物全都是这种身材?”

他话音未落,突然蛇形船摇晃起来,海面也不安地晃动着,胡杨队长抓住船舷道:“难道又是潮汐浪?”

亚拉法师道:“不,时间未到。”

岳阳道:“会不会是底下那个水母搞的鬼?”

肖恩道:“不会,它的触手没有那么大力量。”

“这里啊!是那个东西!”张立在船头叫道。大家又从船尾赶到船头,只见远处好像有一座小山沉入水中,跟着一个黑影飞速向船靠拢,形成的水波让这片海面都震荡起来。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7/238.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