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黑影的飞速向前,船上人的心就一直向下沉,那影子……那影子太大了,当它来到蛇形船下方时,船上的人动也不敢动,只能静静地看着那可怕的黑影悄无声息地从船下滑过。唐敏吓得将头埋入卓木强巴臂弯,连看也不敢看。

肖恩略微心算了一番,体长约是蛇形船的二至三倍,体积约有十条蛇形船大小,那家伙头长应该接近五米,体重起码超过一百五十吨。在这海洋上,碰到这样巨大的猛兽,任何武器似乎都显得过于渺小,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

那黑影似乎也对他们的小船没有兴趣,飞快地从船下掠过。事后巴桑道:“很显然是吃那巨型水母去了。”

岳阳努力地搜索自己的记忆,最后回忆道:“是……是蓝鲸吧?一定是蓝鲸了?”但他自己也不敢肯定,蓝鲸似乎不应该是那样子才对。那黑影看上去就像一台肉食机器,明显是张牙舞爪的类型,和蓝鲸那温柔的名字不沾边啊。

肖恩抹了抹额头冷汗,机械地摇头道:“不,不是蓝鲸,或许比蓝鲸要小一些,可是……可是,蓝鲸肯定不是那家伙的对手,那黑影……那黑影,它,它简直就是一个食肉链发展到顶端的怪物,你们没看到那头颅的影子吗?那头的影子就像鳄鱼一样,也就是说……它的嘴……它的嘴和它的头一样长!这样的嘴,能吞掉任何东西!该死的,我从来没见过这种怪物!”肖恩觉得自己都快崩溃了,刚刚燃起的求生希望又被那可怕的黑影击碎了。他原本对自己的生物学知识颇有自信,可是在这片陌生的海域,在这片任何地图上都没有标注的海域里,没有一样生物是他认识的,而且全都巨大到了可怕的程度。这是一个荒诞的世界,一定是在黑暗的地下海待久了,人人都产生了幻觉,对,集体幻觉,医学里是有这么一种疾病的。

“啊!”巴桑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倒退了一步。卓木强巴道:“怎么了巴桑?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巴桑摇头道:“不,不是,我刚才看到……那黑影,好像被另……另一种东西,一口吞掉了!”

张立愣在那里,胡杨队长极目眺望,只见船尾向后一片漆黑,哪里能看到什么。岳阳道:“巴桑大哥你……你不会看错了吧?你是说刚才从海里游过来的那黑影吗?它会被别的东西一口吞掉?会不会是它游进黑暗里,所以你感觉像是……”

巴桑冷冷道:“不,我没看错,是被别的东西一口吞了的。”

卓木强巴手心开始冒汗了。如果能把刚才那黑影也一口吞掉的,那他们这艘小船这一船的人岂不是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这个地方不仅是诡异而已,以地狱作别称恰如其分,难怪被称作冥河地狱。他不停地问自己,不停地思索,如果方新教授在这里,他会怎么做。

胡杨队长屁股坐在船底,喘息道:“没看见还好点。”

张立也道:“是啊,在黑暗深处什么都看不见,反而没这么害怕,这鬼地方……”他抬头望了望前方,那弧形的悬崖好像一张巨嘴,光明透过上唇照进来,看起来很快就能出去,但再走几个小时,恐怕他们这条小船还在嘴里。张立叹息道:“究竟我们距离出口还有多远?出口外面又是什么?”

岳阳道:“外面是什么?还不是这些怪兽呗,我还以为已经脱离死亡威胁了,哼哼……真可笑,弄了半天,我们还是岌岌可危啊,随便来一头怪兽,都能把我们全部生吞了。”

张立自我安慰道:“不怕不怕,如果能走出去,抵达香巴拉就好了。”

肖恩道:“哼,如果这海里都是这些庞然大物,那么岸上,又能好到哪里去?”

岳阳忽然想到什么,忙问道:“强巴少爷,你……那个……那本古经怎么说来着?就是你家那本……”

张立回忆道:“他们在冥河里漂流了几万万年,一路上遇到许多怪兽恶魔,有会飞的牛,有能潜水的大象,里面的怪兽有三层楼那么高,皮比装甲坦克还要厚,蚊子比猪大,蟑螂能吃人……”

唐敏哭丧着脸道:“是真的……原来他们说的是真的!那看来,就算我们上了岸,也是怪兽横行啊!这……这算什么香巴拉……”

张立喃喃道:“三层楼那么高,就像这些海里的怪兽一样。可是,究竟会是些什么怪物呢?”

岳阳猛然醒悟,抓住卓木强巴道:“啊!强巴少爷……那些所谓三层楼高的怪兽,是暴龙!”

卓木强巴道:“为什么这样说?”

岳阳道:“还记得你们在玛雅地宫中,看到的那暴龙的化石吗?为什么玛雅人要将暴龙的化石立在死神宫殿之中?而后来我们在研究玛雅神明维拉科查的时候,曾发现他的雕塑旁边,还刻着许多类似直立蜥蜴的巨大生物,高度大约是人体雕塑的五倍。如果说,这一切有联系的话,我们可以假设,那位远赴美洲展现神迹的使者,带过去另一种图腾崇拜,他见过三层楼高的怪兽,并将那种类似直立蜥蜴的怪兽作为力量的化身。”

张立补充道:“那位展现神迹的使者帮助玛雅王修建了地宫,所以那些玛雅人才将恐龙化石挖出来,取代美洲虎成为地宫的守护神!那么我们将要去的香巴拉,就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侏罗纪公园!”他脸上没有忧虑,反而带着几许惊喜。

胡杨队长道:“不管是什么,总之人家已经告诉我们,是一些可怕的怪兽,我们应该商量一下怎么应对了,就我们手里这几支破枪,恐怕起不了多大作用啊。”

肖恩警惕地看着远处闪过的另一道黑影,海面又一阵波涛翻涌,他心寒道:“如果我们能活着靠岸,再讨论吧。”

卓木强巴环顾船内,大部分人,眼中都闪过深深的不安,他突然想起阿爸的话:“人们真正害怕的,是未知。”是了,正因为他们不知道前面将要面临什么样的情况,所以才害怕。在黑暗中是如此,现在在这些怪兽面前,也是如此。他们看见的东西,不像恐龙,可他们又说不出是些什么怪兽。就像吕竞男反复教导他们的一样,在未知的世界里,一切皆有可能发生,正是这种未知,让队员们心中产生了惶恐!对了,电脑,方新教授交给自己的电脑里,不是装进了整个大英图书馆么,应该可以查找相关资料呢。

卓木强巴一想到这层,马上道:“不用那么担心,不知道是什么,我们查一查不就了解了。岳阳,电脑。”

岳阳道:“对啊!如果把实物扫描入电脑,让它做图像对比,我们就可以从大英图书馆的馆藏资料中找到对应的资料了。我怎么没想到,方教授还专门交代了这件事的。”

电脑取来了,装配好之后,工作完全正常,他们先用小型摄像头将那怪鱼的实体扫描到电脑内,处理为图像,然后使用电脑中方新教授特别配备的软件开始搜索,输入一些条件之后,电脑会将扫描到的实体图像和它自身的图库进行比对搜索,满足条件的图像将被调出,如果没有这种东西,就会将这种东西自动添加进电脑档案内。

电脑运行速度很快,一共有一百三十八幅近似图片被搜索出来,然后这九个人开始凑成一圈,盯着电脑屏幕用肉眼辨认那些图像。很多有明显的不同特征的鱼被淘汰掉了,就在观察第五十七幅图时,岳阳抢先叫了出来,道:“就是它!”

果然,电脑上的鱼和他们捉住的鱼十分相似,也是像一只眼睛一般,没有尾巴也没有鳍,身体扁平扁平的,但下面的注解却让他们吓了一跳,这是一条海口华夏鱼化石复原模型图,生存年代为距今5。3亿年前的寒武纪,体型仅有约1—1。5公分长短,它目前被科学家公认为现代脊椎动物的始祖。

肖恩揪着自己的银发高声叫道:“噢,狗屎!”

岳阳变声道:“寒武纪?五亿年前?比恐龙还早!”

张立则一个劲儿道:“不可能!这不可能!我们抓住的比上面写的体积大多了。这绝不可能。”

胡杨队长擦拭着手中的枪道:“看来,我们误闯入史前世纪了,哼……”

巴桑脑中猛地一闪,同样的话,自己肯定听到过。“看来,我们返回史前世纪了!”那是谁说的?

卓木强巴也没想到,竟然查到这样一个结果,可是图像上的三维复原模型,和今天捉住的鱼近似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五。这些生物的存在,已经超出他可理解的范围了。难道这个传说中的秘境,史前生物一直保存至今?看来香巴拉不仅是人类的天堂,还是所有生物的天堂。在这些巨兽环伺的香巴拉,我们生还的几率有多大?不,不能害怕,我不能害怕,他摇了摇头,松弛绷紧的面部肌肉,露出笑容。

岳阳捕捉到卓木强巴脸上的笑意,问道:“强巴少爷,难道你不怕吗?”

卓木强巴微笑道:“既然我们已经知道它们是什么东西,还有什么好怕的?最黑暗、最艰难的一段路程我们都挺过来了,还有什么比在没有光明、没有方向、没有食物的海洋里漂流更可怕的事情吗?何必自己吓自己呢?”

岳阳想想也是,听强巴少爷这么一说,恐惧之心顿时减轻不少。

这时,只听亚拉法师道:“看啊,我们快到出口了!”

卓木强巴昂起头来,如果说将这地下海和上方的岩层比作一张大嘴的话,他们的小船从咽喉深处,已经行驶到舌尖位置,此时已经可以透过这张巨口的上唇,看到那片属于香巴拉的天空了。只是……在这嘴的外面,又将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啊?

头顶的黑色岩层是倾斜向上的,由近及远画出一道弧形,两侧最终与海相接,如今头顶黑岩距离海面已高达数百米,再往前,斜面陡然加大,好像被刀劈开,无数说不清来历的藤蔓植物悬垂在切面的边缘,像水母扭动的触手。或许它们很长,但远远望去,只感到它们像弧形的睫毛一般。透过这道藤蔓围成的帘子,外面便是香巴拉的天空,一个不属于世界任何角落,只存在于香巴拉的天空。如那香巴拉密光宝鉴所映照的图像,此刻他们才明白,古人所描绘的香巴拉是多么的写实;他们也明白了,那个日光灯管似的太阳是怎么回事。

香巴拉的天空,是一条缝隙!

就好像走在深谷之中所看见的一线天!

但又和一线天有所不同,仰头看到的,并不是天空,只是云。

这是一个,看不到东天的太阳升起,也看不到西天的太阳落下,但终年都笼罩在阳光之下的世界。

整个香巴拉的天空,都被白色的云层笼罩着,看不到蓝天,也看不到山峰,只看到那道白色的狭长的缝隙,无数白云在缝隙中翻滚着。那些白云,也不是平日看到的白云,而是不时地变换着颜色的云层,有的如霞,有的如极光。而那些光芒不知从何而来,就好像雷雨时云层中爆发的闪电,但威力比闪电要大千百倍。整条狭长的云带都发出白色的耀眼光芒,照射着整个香巴拉,于是就形成了张立所说的日光灯管一般的太阳。或许更准确地说,香巴拉的天空,就好像一条浑身散发着银色光芒的扭动的蛇,在那银蛇的下方,又能看到一朵朵真实的云,它们的色彩随着天空的色彩而变幻着,时而如火烧红霞,时而呈闪电之蓝,转而又是霓虹之绿,好像有无数朵礼花在白云天空下不停地绽开,那一朵刚刚银装素裹,这一朵又是万紫千红,某一朵在上演层林尽染,而另一朵又展现着火树银花。

这就是香巴拉的天空,它更像被灯光装点得缤纷璀璨的大舞台,在巨大的白色日光灯之下,另有无数霓虹闪光投射出来。那是另一种美,那种美丽,源于大自然的恩赐,看到的人才能体味,而用笔墨实在难以形容,船内的人都昂首眺望天空,一时呆住,竟忘了自身的所在和身边的危机。

“那只是无数的云雾挡住了天空,外界的阳光透过那些云雾发生反射折射,所以在里面看,就看到了可以发光的云吧。”张立道。

“是啊,我们知道。”岳阳和其他人道。

“云层里有无数正负离子,它们相互碰撞,所以发生了闪电现象,闪电爆发出的能量不同,所以呈现出不同的颜色。”胡杨队长道。

“是啊,我们知道。”唐敏和其他人道。

“由于这里有足够大的空间,它形成了自己独有的大气系统,所以在云雾的下方还有云朵,由于周围环境和这里独特的气候,所以那些云看起来要白一些。”巴桑道。

“是啊,这些我们都知道。”岳阳忍不住道,“可是,将它们如此完美地结合起来,除了大自然,又有谁能做到?”

张立忍不住朝着海的另一头大吼道:“香巴拉!我们来啦!”

“香巴拉,我们来啦!”受到张立情绪的感染,朝着那迷雾,大家一齐狂吼着。

尽管前方还是一片迷雾茫茫,尽管香巴拉还在雾中隐藏,但那吼声,仿佛惊醒了沉睡的历史。这群人站在船头,目光穿过重重云雾,迎着海风,浪遏飞舟。香巴拉,在沉寂了一千年之后,将再一次迎来人类的足迹!

仿佛香巴拉对他们的呼喊作出了回音,远远的嘈杂之声从身后的黑暗深处传来,此时船上还活着的人都已有经验,那是——暗潮涌动的声音!他们终于迎来了第十五次潮汐,只是这次,巨大的浪潮将把他们卷向香巴拉,那个传说中最圣洁的地方。所有人回到自己的位置,系好安全绳,屏息等待着。

浪潮急速地推着蛇形船向目的地前进,但前面是开阔的海洋,而不是喇叭口地形,它已经没有了在黑暗海洋中的那种汹涌澎湃,就好似移动的沙丘,平稳地让小船从那黑岩的下方飞速掠出。终于,蛇形船如同脱离桎梏的小鸟,完全离开了头顶的刀削巨崖。此时,他们才真正看清这充满史前动物的海洋:那海水下,完全是浮游生物的天堂,各种各样不知名的原始鱼和水母在水面聚集成群,时不时有一道巨大的黑影从深海浮出,大嘴就像巨大的勺子,将那些群体生物一口吞下,然后飞速逃离,唯恐被更巨型的生物捕杀。

他们看到,一只长相好似大白鲨,但体形却是大白鲨的二至三倍,约有十米长的巨鲨,在吞食一种拥有盔甲似的头颅的小鱼时,贪婪地多吃了一口,便被身后的可怕猎人拦腰咬为两截;而那好似座头鲸,却长有两排利齿的大型猎手,仅咬住巨鲨的后半身,便匆匆逃离现场;在它的身后追逐的,正是那有四片桨状鳍,长着鳄鱼脑袋,体长足有三十米的可怕家伙;而那座头鲸长相的猎手,囫囵吞掉半截巨鲨后,被追得急了,一个猛子向海洋深处扎去,那大型身影在黑暗中一闪,不见了踪迹,好像被可怕的埋伏者吞没了;那鳄鱼脑袋也似乎预感到了危机,掉头就往回游,很快消失在深海。海面上很快又聚集了数量庞大的漂浮生物和小鱼,它们同蛇形船一起,随着潮汐浪向海洋的另一头涌去。

这就是充满杀戮与掠夺的原始海洋,每时每刻都上演着追捕与逃亡。看着那些叫不出名字的鱼儿和海生物,他们终于确信,这里是古生代,时光在此处停歇,封闭的环境造就了永恒的时空。即便是几亿年前的古生物,也早已不再进化。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7/239.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