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丛林(一)】

众人仰头望去,只见香巴拉那蛇形太阳的下方,一个黑色的翼状身影正平稳地滑翔着,那外形,那平稳的直线飞行姿态,的确很像飞机,可是,如果在香巴拉能看见这种现代化的交通工具,那么从外面就应该可以看到这个地方才对啊?很快,他们便发现,那“飞机”不止一架,而是一群!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巴桑,他跳下船道:“快走!不是飞机!”他心中在疑惑:“为什么手发抖?为什么手发抖?身体想告诉我什么?难道我见过?”

卓木强巴也道:“是危险的感觉!快!把船拉到树林里去,快点!都下来!”

大家跳下船来,又赶紧拖着船远离沙滩,朝那巨大的树木构成的林地中跑去。刚跑出不到两百米,那些巨大的“飞机”已经飞速俯冲到了沙滩附近。这时他们才看清,哪里是什么飞机,那是一群巨大的鸟类。肉眼看去,那些巨鸟的翼展竟然有十米以上,看起来就和一架架飞机没什么两样,它们的喙约有一两米,弯曲着,就像俄罗斯的秃鹰机头,丝毫不用怀疑那喙的攻击力,那样的武器恐怕连坚硬的岩层也能啄开吧。只见那些巨鸟在沙滩上空交错盘旋着,每一次俯冲,都有一两只海蝎子或蝾螈被带离沙滩,那一双双巨爪就如同机械手臂上的钢耙子似的,被抓住的海蝎子和蝾螈连叫救命的机会都没有就断了气。沙滩上频频响起惨号,一群人被那哀鸣之声驱赶着,更加快速地逃离那片坟场,如果被那种大型生物所包围就太可怕了。“那里的鸟吃人和牛羊,就跟小鸡啄米似的”,此刻他们才能理解,古人对香巴拉巨兽的描写是多么生动传神。

张立想起了在可可西里见到的大金雕,如果说这里的巨鸟算是真正的雄鹰的话,那么大金雕和它们比起来,充其量也只能算麻雀了。

卓木强巴边跑边问道:“肖恩,你对它们有没有了解?”

肖恩忍不住粗口道:“我了解个狗屎。这地方,实在是太疯狂了。”

张立道:“不过还好,那些飞行怪物都没有发现我们,要是我们哪怕只被其中一头发现的话,都糟糕至极。”

岳阳忌讳地看了张立一眼,这种糟糕的话竟然会从他的嘴里吐出来。果然,张立话音刚落,当他们距离最近的一棵大树还有不到两百米时,一只巡航的巨鸟注意到了这条移动的蛇形怪物,它打算下来看个究竟。感觉到呼呼风声的胡杨队长大骂道:“该死的,果然被发现了!”

卓木强巴道:“跑快点!”

人腿哪能快过鸟翼,肖恩一扭头道:“来不及了!”

胡杨队长道:“抄家伙!”他用手肘将背包挪到一旁,双手持枪而立,其余的人也以惊人的反应速度做好了迎敌的准备。谁也没注意巴桑出人意料地愣在那里:“死定了!”他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念叨着。吕竞男道:“不要贸然射击,枪声会惊动它的同伴或丛林里的怪兽,一定要给它致命的打击。”

卓木强巴道:“你说开火,我们就开火。”

张立自信满满地道:“只要它敢过来,让它知道我们这支精英小分队的实力。”

近了,巨大的黑影遮天蔽日,风中夹杂着呼啸之声,这样的庞然大物从高空俯冲下来,形未到而声先至,那股气势夺人心魄。吕竞男握着枪计算那巨兽和他们之间的距离,如果垂直对空射击,要想对这庞然大物造成致命伤害,射击有效距离不能超过两百米。来不及使用电子望远镜,只能凭着平台的相对高度和那一双久经历练的慧眼做实际观察。一个个数字在她脑海里出现,一千三百米,一千一百米,八百,七百,五百……

吕竞男不住提醒大家:“等一等……等一等……再等一等……”一个个手心里都握出了汗。那只鸟真是大啊,越到近处,越能感觉那体型上的巨大差异带来的压力,九个人连同蛇形船,已经被完全笼罩在了黑影之中。

就在吕竞男即将说出“开火”的时候,那巨鸟猛然扇动翅膀,吕竞男顿时想起,速降中的飞鸟在落地前需要扇动翅膀来做缓冲,没想到这只巨鸟在这么远的距离就开始缓冲了!当“开火”两个字喊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步,那十余米的翼展扇动起来可不是一点微风,地面上的人被吹得东倒西歪,飞沙好像藤鞭一般抽打着身体的暴露部位,被风和沙掠过的地方火辣辣地疼,眼睛也完全睁不开了,混乱中只有两三个人开了枪,但那歪斜的枪口似乎根本没有击中那只巨鸟。

巴桑感到身体陡然一紧,跟着双足离地,悬空而起,他大叫道:“它抓住了我!它抓住了我!”吕竞男道:“它不是抓住了你,它抓住的是船!”就这么一句话工夫,胡杨队长、唐敏、岳阳三人先后离地而起。

“割绳子!”“不要,王佑他们还在船上!”“开火,开火!”“谁拿枪捅我!小心枪走火!”一时间喊声不断,却听吕竞男在风中吼道:“大家不要开枪,以免误伤!都停下。亚拉法师!拜托你了!”

亚拉法师听风辨声,闭着眼睛朝空中连开数枪,只听一声尖锐悲鸣,被吊在半空的人陡感身体一沉,又重重地落回地面,不一会儿风沙渐停,再睁开眼睛时,那只巨鸟已经飞走了。

卓木强巴长出一口气,看那蛇形船时,却又呆住了,蛇形船的龙骨被那只巨鸟的钢铁利爪抓断了数根肋骨,连正中的脊椎骨也断为两截,那厚实得连剖犀刀也无法完全刺穿的外皮被抓出几道数米长的口子——整条船完全被毁了。

岳阳埋怨张立道:“你不说话会死人啊,说什么不好,说那鸟会飞下来,这下好了,我们也不用保留这船了。”

卓木强巴道:“现在不是争吵的时候。快离开这里,它随时会回来的。”

肖恩点头道:“如此巨大的体型还要群体行动,多半已经拥有了原始的家族观念,它一定是找帮手去了。”

卓木强巴独自背起王佑,胡杨队长和巴桑抬起赵庄生,其余的人拿起所有能拿走的东西。经过这次较量,这支精英小分队战意全无,逃难似的向那森林冲过去,只有抵达森林,那些巨大的树木才能阻止巨鸟的袭击。岳阳跑着跑着,跌了一跤,张立回身去拉他,岳阳爬起来边跑边高声道:“别管我,快跑,快跑。”张立不经意地看了一眼天空,惊呼道:“天哪,它带了好几个兄弟伙冲我们来了。”岳阳用力擂了他一拳道:“发什么愣呢,还不快跑!”

唐敏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卓木强巴大声道:“不要回头看,只管跑!”

亚拉法师也道:“我来断后,它来了我会通知你们的,你们只管朝前跑。”

在压力的驱使下,大家忽感如有神助,肩驮背扛,还能以打破两百米世界短跑记录的成绩跑了过去。不过,只有那一棵大树可不行,他们得继续深入,往林木众多的地方跑。

幸运的是,不知道是不是这群人太渺小了,根本没引起那些巨鸟的注意,那几只巨鸟只是把蛇形船当作了发泄的目标,对着那蛇形船又抓又啄,直到蛇形船被彻底瓦解为一堆碎片,它们才心有不甘地飞走了。

不过逃跑的人并不知道,他们还在森林中夺路狂奔。终于,周围的林木渐渐多了起来,土地也变得松软起来,他们才稍稍放缓步伐,几个胆大的开始扭头察看有无追兵。肖恩跑在全队人的最前端,刚听到身后的胡杨道:“安全了,它们没有追来。”一不留神,脚下一脚踏空,全身下沉,他大叫道:“沼泽!沼泽!快拉我上去!”说完这句话,双脚已经完全没入泥土之中。

此时与肖恩最接近的巴桑距他尚有十余步,同时其余人也已经发现,跑动时不觉得,稍一停下,整个身体就向下沉。地面的泥土太过松软,根本不适合负重站立,要冲过去拉住肖恩已经来不及了。吕竞男从卓木强巴身边掠过,手臂一扬,射中一棵巨树的树干,同时对肖恩道:“用飞索!”

大家纷纷抛出飞索,勾住巨树的树干,肖恩也总算在危急之时用飞索勾住了其中一棵大树,攀着钢丝一身泥浆地从泥塘里爬了出来,只是他肩上的三个背包掉了两个。

卓木强巴护着王佑,胡杨队长照顾着赵庄生,也各自上树,九个人分别靠着四棵树。直到在树上停稳,大家才发现,这里的树很是怪异。这一片树林几乎都是一个树种,树干靠近沼泽的部位呈圆锥形散开,最粗的底部直径足有五米,往上逐渐缩小,最后树干直径缩小至不足半米,但却笔直地往上,挺立足有百米之高,整棵树没有分支,直到百米以上的顶端才如伞盖般散开,碧绿的树叶遮挡着天空。

大家正是靠在那圆锥的斜面上休息,岳阳向远处的肖恩询问道:“肖恩,这里有没有危险?”

肖恩苦笑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卓木强巴将王佑放在树上,唐敏过来替王佑检查,胡杨队长也将赵庄生放了下来,吕竞男看了看小赵。张立在另一棵树上苦着脸道:“敏敏,想个办法把他们叫醒吧,总这样背着他们跑也不是办法,这里到处都是危险。”

唐敏道:“我知道,可是,真的没有办法啊,我已经尝试过各种刺激,若是常人早就醒了……”

吕竞男检查过赵庄生,情形一样。岳阳道:“我来试试。”他骑跨在赵庄生身上,双手抓着赵庄生的面颊,一面拉扯,一面喊道:“醒来,醒来。”

肖恩则对他们栖身的树干产生了兴趣,这些树的树皮有些像菠萝的表皮,有无数的菱形突起覆盖在上面,他四处敲敲,用小刀切削、观察,最后道:“我早该想到的,这些都是蕨类植物啊。”

唐敏又试了几种刺激方式,依然没有效果,但王佑的呼吸脉搏,一切都正常,她摇头道:“还是不行,只有等他们自己醒来了。或许是由于我们连续奔波,没有时间停下来好好休息过,他们还处于保护昏迷之中。”

卓木强巴点点头,保护昏迷也是吕竞男告诉他们的。自然界的许多生物,特别是哺乳动物,有一种特别的保护昏迷的机制,当它们遭遇重大变故或难以接受的恐惧时,为了保证神经系统不因为那种巨大的变化和过于激烈的恐惧心理而崩溃,大脑会自动发出指令,让其陷入昏迷。诸如鸵鸟将头埋入沙里,还有上次在蟒林被卓木强巴吓得晕过去的鳄鱼,都是那种保护昏迷的机制在起作用。

张立看着岳阳骑在赵庄生身上撒野,不由心中感慨,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啊。

岳阳已经将赵庄生的面颊拧得又红又肿,吕竞男制止道:“岳阳,别叫了,你那样是弄不醒他的,反而会弄伤他。”

却听岳阳喜道:“他醒了!教官!他醒了!敏敏,快过来看看他。”

唐敏飞索一扬,从树上荡了过去,只见赵庄生咂吧着嘴,含糊不清地嘟哝着,谁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他的眼珠在眼睑里转动,手指也有不自觉的收缩,的确是将醒了。唐敏按照严格的唤醒机制试操作了两遍,只听赵庄生说了一声:“我晕船。”一双紧闭的眼睛缓缓地张开了。

赵庄生看见几个模糊的人影,跟着清晰起来,哪里是人,那些都是参天的树呢,他醒后问道:“我……这是在哪里?”

“哈哈!”岳阳大笑着,模拟张翔的语气道,“苏醒过来的人类啊,你有福啦!”

赵庄生这才看清,自己身边有几个熟悉的面孔,岳阳、敏敏、胡杨队长,岳阳还在旁边道:“我们到了!这里是香巴拉,这里就是香巴拉!我们已经到香巴拉了!你这懒鬼,我们拼死拼活地才闯过来,你一路睡大觉也能到这里,老天真是不长眼。”

赵庄生听说到了香巴拉,挣扎着要坐起来看看,却被唐敏按了回去,道:“你现在身体还很虚弱,乖乖躺着,不要乱动,先喝点水吧。”

赵庄生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三个人,心中顿时一凉:“怎么才这几个人了,记得我睡着的时候船上还有十来个人啊,教官呢?强巴少爷呢?”他不禁问道:“其他人呢?”

岳阳道:“在其余树上,你别乱动,这里很窄的,下面就是沼泽,你一滚就掉下去了。”

卓木强巴在远处道:“赵庄生,你醒啦,现在感觉怎么样?敏敏在你旁边,你听她的就好。”

赵庄生道:“强巴少爷,我没事,一切都好,就是,就是浑身无力。”

岳阳道:“你当然浑身无力了,都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就算是天天在睡觉,新陈代谢也跟不上啊,营养早就消耗光了。”

张立在另一棵树上喊道:“嗨,瘦子,欢迎你回归地狱旅行团,你在天堂做梦的好日子就要结束了。总之,先吃点东西吧,肖恩那里给你留着呢。”

肖恩道:“掉了。”

“什么?”

“掉了,鱼掉了,背包,沼泽里。”肖恩摊开双手,无奈地耸肩。

“呃……”张立迟疑了一下,又对赵庄生道,“没关系,这里有的是食物,只要你有足够大的嘴,再多都够你吃。”

赵庄生已经渐渐清醒过来,他的手足也开始在唐敏的帮助下缓慢活动,他第一件事就是摸了摸自己的脸,奇怪道:“我怎么觉得,我的脸有些肿?”

“嗯?”岳阳看了看身边的人,没有人表态,他马上和蔼地说道,“有吗?我们都不觉得呢,根据我的判断和推论,你一定是出现错觉了。你刚刚醒,所以难免感觉失真,多休息一下,不要考虑太多问题了,你能恢复战斗力,放心。”

说完,岳阳看了王佑一眼,对唐敏道:“要不要试试我的方法?”

唐敏道:“不好,王佑的身体比他虚弱,而且,也不是加大刺激力度就一定能唤醒的。你的方法太暴力了。”

岳阳扭头一看,赵庄生正狐疑地看着自己,赶紧解释道:“我们讨论的,是纯学术上的问题,你不懂,待会儿再给你解释。”

“现在该怎么办?”胡杨队长问卓木强巴道。

卓木强巴看了看森林上空逐渐昏暗的天空,虽然不知道刚刚经历的那次潮汐浪究竟是潮浪还是汐浪,不过现在看来,多半是汐浪了。再看看周围的环境,巨大的树林被半水半泥的沼泽包裹着,到处泛着气泡,咕嘟咕嘟的声音不断从密林深处传来。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7/241.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