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木强巴道:“首先,大家对一下时间,为了与外界的时辰尽量同步,请亚拉法师给我们一个大致的时间。”

在亚拉法师的读秒之后,大家将时间统一调整到晚上七点十三分。终于,在历经大约五天的无时间状态后,他们在香巴拉再度拥有了时间。卓木强巴接着道:“接下来,就是尽可能找到一处比较适合休息的地方。”

赵庄生询问道:“这里不可以吗?”

卓木强巴道:“嗯,这里不好,这里太接近森林底层,危机四伏。”他看了看树干,对吕竞男道:“大家在下面注意安全,我和吕竞男上去看看情况。敏敏,你过来看着王佑。”说着,他取出了铆钉枪和椎钉,和吕竞男向树冠攀爬上去。唐敏叫道:“小心点。”一双眼睛盯住了卓木强巴和吕竞男。

赵庄生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树林里一片静谧,周围还有几个大水洼,奇怪地道:“这里还行啊,怎么会不好呢?”

岳阳解释道:“你刚刚醒来,不知道我们刚才度过了多么危险的危机。这里是香巴拉的最底层,这里或许和你想象中的香巴拉不太一样,这是一片遍布史前生物的原始森林。这里的动物都十分巨大,虽然我们拥有各种武器,可是面对那些怪兽,我们的武器能给它们造成的伤害实在是太小了。”

赵庄生看了看岳阳,又看了看其他人,好像岳阳没有说谎,他问道:“可是,为什么我一只也没看见呢?”

“呃,这个……”岳阳道,“这个说起来就比较复杂了,因为你是后来的,还不知道原始森林是怎么一回事,像这种拥有高大乔木的原始森林……”

肖恩更正道:“是蕨类植物,我已经说过了。”

岳阳道:“这种高大的蕨类植物组成的森林,一般分为三层。最上端为树冠层,那里是丛林顶部,是飞鸟和灵长类动物生活栖息的地方,这里虽然或许找不到灵长类高级动物,但是鸟类是相当的可怕,所以树冠层是不适合我们居住的;树冠的下方为中层,那里主要是树干,生物种类最少,就算有,也只是一些树洞昆虫而已;而下层是生物种类最多、环境最复杂的位置,特别是在毫不了解的原始森林之中,停留在地表,那是没有办法的举动。一般而言,就算在地表宿营也要选择开阔地,距离水源近,土层瓷实,不要有大量的灌木丛在周围,否则的话,就等着被咬吧。”说着说着,岳阳不觉笑道:“教官教的那些知识在这里都能派得上用场,这里的每种动植物都是我们所不熟悉的,现在全得靠我们去识别了。”

赵庄生道:“你说了这么多,和这里没看到动物有什么关系?”

肖恩道:“我想主要有几个方面的原因,第一是原本生活在这里的蝾螈始祖刚刚回到了海里;第二,现在刚过晚餐时间,大部分动物都回屋休息去了;第三,我们是陌生来客,它们尚在暗中观察我们,虽然我很怀疑它们没有进化出如此先进的大脑,但不排除生命本能使然。”

张立道:“不过还好,起码在这里我们不会被一些看不见的小动物咬。”

赵庄生道:“怎么说?”

张立打个哈哈道:“所以说你错过了最精彩的部分,这里的动物啊,自打上岸之后,我看就数我们是最小的。”

赵庄生道:“什么意思啊?什么我们是最小的?”

岳阳道:“还记得我们曾告诉过你们古代戈巴族人开创新纪元的描述吗?里面的怪兽有三层楼那么高,皮厚得像坦克装甲车一样,里面的鸟吃人和牛羊,就跟小鸡啄米似的,里面的蝗虫比人高……还记得起来吗?”

赵庄生道:“嗯,我想想。哦,好像是听张立说过,这是神话故事嘛。”

岳阳道:“不,不,不,这是真的,是真实的写照。我们刚刚才看见那些巨鸟,你见过翼展一二十米的巨鸟吗?像飞机一样大。”

“不可能!”赵庄生说什么也不信,几乎要跳起来。

张立道:“嘿嘿,别看你现在不信,待会儿见了你可别尿裤子。”

巴桑将背包里的武器都翻找了出来,塑胶炸药、榴弹、爆破弹、手雷,他每拿一样,又摇摇头,放回背包。亚拉法师低声道:“没用的,我们携带的武器不足以消灭那么大的动物,我们唯一的选择就是离开,尽量不与它们正面接触。”

巴桑装填12。7毫米穿爆燃弹的手颤抖了一下,那如飞机般巨大的体型,那成群结队的密集兵团,他在看见巨鸟的第一个瞬间就想起来了,他见过!在那阳光明媚的碧玉般的草原上,那些巨鸟被藏羚羊的血气吸引过来,遮天蔽日啊,无法抵抗,无法还击,当你看到那巨大的体型时,自己都会怀疑枪里的子弹能不能给那种东西造成伤害。亚达夫、亚姆、桑吉夫、德格,他们就那么被抓走了,瞬间消失在那氤氲的迷雾中,可惨叫之声竟然从云霄里传出来,成为记忆里挥之不去的惨厉叫声。为什么会发出那样的惨叫,巴桑也想起来了,索姆跟在自己身后,那厉风刮来时,索姆大叫着“小心后面!”,是他扑在自己的身上,本来被抓走的那个人该是自己的。两头巨鸟,一只叼住索姆腰腹,另一只临空扑击,用嘴在索姆身上轻轻一啄,那情形,就像两只鸟衔着同一条肉虫,轻轻一分,索姆的一条腿连同部分腹腔带着筋骨皮肉就被扯了下来,那血淋淋的大肠从断腿处露出来,悬吊在空中,索姆还活着,他的叫声……听到那声音,巴桑就觉得那被撕裂的好像是自己一般。空中还有无数同伴的声音,肉酱、脑浆、眼珠、大肠、皮肉伴随着血雨从天而降,而他们从草场要逃到树林起码还有一千米远,自己都认为自己死定了,可是……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巴桑的记忆就此中断,可是他颤抖的双手告诉他,后面发生了更可怕的事情,是他无法回忆起来的事情。

亚拉法师低声道:“武器,并不是人类拥有的绝对可靠力量。想要战胜过去和自己,永远只能依靠自己。”

巴桑看了他一眼,放下弹夹,拿出背包里的库克里弯刀,将刀鞘绑在鞋帮处,拔出雪亮的一截刀锋,又重重地插回去,刀与刀鞘摩擦着,发出“铮”的一声。

“嘿,敏敏!王佑快滑下树去了!”岳阳提醒仰头望着树干的唐敏。

唐敏反应过来,一把拉住了王佑肩头的衣服,跟着“啊”地叫了一声。原来她发现,不是王佑自己滑下树去的,有东西咬住了王佑的裤腿把他往下拖。那东西浑身漆黑,软绵绵的,像脱了壳的蜗牛。咬住,不,应该是吸住王佑裤管的。那嘴好像盛开的向日葵,嘴里密密麻麻满是小针般的吸管,背脊上有几根接近半米的长刺,触手也像蜗牛的触须可长可短,刚才还有好几根触手搭在王佑裤管上,现在全都缩了回去。但嘴还吸着王佑的裤管不放。唐敏一拉,就从沼泽里拉出一个接近一米的软体怪物,它的身体出现在唐敏面前,这是身体呈管状的肉虫,背上有数对尖刺,黄黑相间的条纹,一对一对短小粗肥的肉脚,那……那就是一只巨型化的毛毛虫!不,比毛毛虫还可怕,还令人讨厌!

“这是什么呀!”唐敏最怕的就是这种东西,当它们只有不到两厘米长时就能让唐敏闭上眼睛,一面尖叫一面跺脚跳,何况眼前这个露出水面足有一米长的大家伙。唐敏终于不由自主地丢开王佑,放声尖叫起来。

“噢,该死的。”在其余地方也出现了类似生物,巴桑手腕一扬,左手擎着飞索荡起,右手枪口喷火,直打得沼泽里泥浆四溅,被击中的怪虫头尾昂起,肉脚乱蠕,整个沼泽沸腾成一锅粥,他们这才发现,原来他们早就被这些潜行而来的怪物层层包围了。

一只蠕虫从沼泽里将头探到树下,赵庄生吓得连连退缩,问道:“什么玩意儿?这是什么玩意儿?”

张立飞索荡过,道:“瞧见了吧,这看来就是毛毛虫的祖宗了。这种体积都算是小的,我们前面见过的那才叫一个大。”

肖恩看着从沼泽里被巴桑打得头尾翘起的奇怪虫体,只见一头大一头小,大的一头好像一个装满水的气球,那些触手能伸出一英尺长,缩回腹内竟然看不出一丝痕迹,说它是软体生物吧,它背上的尖刺就像击剑选手的钢剑,又硬又长,实在是怪异非常。突然,一个史前生物的名字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怪诞虫!这些是怪诞虫!”肖恩大叫道,由于一条怪诞虫毫不客气地爬上他栖身的树,他赶紧背着背包借飞索荡开。

胡杨队长来不及取出武器,顺手操起一把铁镐,向那软体的怪诞虫劈了过去,着手处只觉得软绵滑腻,好像打在一个涂满了油的橡皮球上。岳阳询问道:“怪诞虫?是什么东西?你不是说你对史前生物不怎么了解吗?”

肖恩道:“这个在寒武纪很有名的,就像三叶虫一样。因为它太过怪异,以致发现他的人给它命名为‘做梦也想不到的虫’,简称怪诞虫。只是……只是人们发现的化石标本都不足一厘米长啊,它们怎么……怎么能长到这么大的?”

岳阳嘟囔道:“经过三亿年的进化,天晓得它们都变成了什么样。”

这时,只见肖恩脚下那只怪诞虫口部分开,颈部皮肤向后缩,显出层层皱褶,就好像人们捋起手腕上的毛衣那样,口中露出好似炮管的构造。岳阳道:“那……那只虫在干什么?”

肖恩移到树的另一侧道:“不知道,但好像是要喷射什么东西,尽量不要正对它们。”

唐敏早借助飞索爬得老高,还在大声叫道:“快弄走它们!快弄走它们!”

“敏敏?怎么啦?你没事吧?”声音却是卓木强巴从树上传来的,他们已经下来了。

只见吕竞男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滑绳而下,眼神中有一些慌乱,她离地尚有十几米就叫了起来:“快离开这里。”这时其余人才看见卓木强巴正滑下来的身影。

岳阳利用飞索又爬了几步,询问道:“怎么了,强巴少爷?”

卓木强巴将电子望远镜递给岳阳,道:“我的背包在哪里?大家准备撤离,树干上有些怪异的生物,可能对身体造成伤害。”

树下的人都是一惊,看来树上还有什么东西,可是,什么东西能把教官也吓得花容失色,难道树上也爬满了这些巨大的怪诞虫?

很快,大家就看见了那种连吕竞男也不愿去碰触的东西,那……那究竟是种什么生物?它的外形看起来,就像一个巨人吐出的一口浓痰,没有具体形态,浑身黄绿色,散发出一股令人作呕的气味,落在沼泽上,就像一贴膏药贴在了上面,身体散开约有脸盆大小。只见那生物的头部,或许说看起来能算做头部的地方,像滚动的痰液一样向前流淌,跟着尾部缓缓地收缩卜去,随后身体又向另一个方向舒展,然后尾部跟上,那种行动方式,就像微生物里的变形虫。

岳阳强忍着令人窒息的气味,捏着鼻子道:“这是什么!太恶心了!怎么还是会动的!”巴桑也不敢向这些没有形态的生物开枪,唯恐那些黄绿色的体液溅到自己身上。

吕竞男来不及回答,只大声道:“快走快走,它们从上面飘下来了。”

卓木强巴手指向前方偏右,道:“距我们西北大约两公里,我们看见有瀑布,好像还有人工建筑,大家向那里前进!敏敏,别飞那么快;亚拉法师,背一下王佑;岳阳把小赵带上;张立、肖恩你们替他们拿一下背包;巴桑别打了,打不完的,这东西,树干上多极了,它们会弹跳,快离开!”

话语刚落,只见那些沼泽里的怪诞虫突然蜷缩身体,就像发射炮弹一样吐出一团东西,“啪”地贴在树干上,正是那种黄绿色的脓液,不过比从树上掉落下来的要小了许多。张立也叫了起来:“太恶心了!刚才好像有一团痰贴着我的脸飞过去了。我的脸,我的脸被它划伤了,完了完了,我被毁容了!”

肖恩咕哝道:“太疯狂了,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无数的痰液生物从天而降,它们有的身体舒展,像一面树叶一样打着旋儿缓缓飘落;有的团成一滴水往下滴落,落在沼泽或是树根部,像流动的液体一样前进。而沼泽中无数怪诞虫又将那些痰液大力喷射出去,那种东西身体就像橡皮泥,落在哪里就把身体贴在哪里。一时间,整个巨型树林里到处都是降落和飞射的软体生物,根本无处可藏。一行人借助飞索飘荡在空中,只见空中满是危险的黏液敌人,脚下是翻泡的沼泽和带刺的扭动的巨型怪诞虫,情况糟糕得无以复加。

“啪”,张立的一条右腿被痰液包裹住了,张立用手想驱赶那些软体虫,谁知道手一按上去,那些黏液就粘在了手上,抬起手来,黏液像胶水一般在手上拉起长丝,一股化脓的恶臭扑鼻而来,张立只觉得胸口说不出的难受,在船上经过那种程度的颠簸也没有呕吐的他,终于忍受不住了,肚腹一阵绞痛,胃酸翻涌,把吃下去的鱼肉鱼骨头喷了个一干二净。“我中招了!我中招了!”张立大叫着。

卓木强巴道:“坚持住,到时候找个地方清洗,你可别掉下去了!我告诉你,掉下去没有人会去救你,掉下去就死定了!”话刚说完,“啪”,“浓痰”裹住了他整个右足,像胶水一样悬挂在足底,踢也踢不掉。

“啪”,巴桑突然加速,从大家面前飞了过去,那东西搭在他肩上,还有部分黏液挂在他左颊,看他那咬牙切齿的表隋,真让人担心他会把自己的左臂连肩剁下。

赵庄生对岳阳小声道:“我可能不行了。”岳阳道:“别说傻话。”赵庄生道:“真的,那东西,那东西在我背上,不止一团两团,我觉得起码有五六团那种东西在我背上。”

岳阳沉默,赵庄生不安地问道:“你……你怎么不说话?你在想什么?”

岳阳道:“我在想,是不是该把你扔下去。”

“什么!你竟然敢这样想!”赵庄生道,“你真的是这样想的?”

岳阳嗫嚅道:“可是,谁知道它们会不会顺着你的背滑到我身上来啊。”

“你太无情了,刚才有人告诉我是你把我的脸掐肿的我还不相信,看来果然是你干的。”

“是谁?谁出卖我?”

“好哇,果然是你!”

“别动——”“叫你别动的,你看,这下我也中招了!”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7/242.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