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流和波浪推进的速度并不十分快,但岳阳、张立、唐敏等人都有些不耐烦了,他们越是着急,就越觉得漂移的时间已经太长了,越是感到饥饿。

当听到塔西法师计算出又过了两个时辰之后,他们几乎都快绝望了,岳阳终于忍不住道:“会不会是头灯太大了,而光线又太弱,那些小鱼儿从它旁边游过去,我们根本就看不到。”

张立也道:“会不会是这个方法根本行不通?这里的生物真的就像胡队长说的,已经失去感光能力了?我们在白忙乎。”

肖恩依然紧紧盯着水下,这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他坚信自己的判断力,突然水下光芒一暗,肖恩感到手臂一沉,忙道:“探照灯!有东西咬钩了!”

张立赶紧打开探照灯,只见水下果然不见了头灯光亮,可是……探照灯照射的地方漆黑一片,并没有看到任何异常之处,他忙问肖恩:“是不是那东西咬了头灯跑了?”

却见肖恩双手吃力地拉着绳子,一只脚蹬在船舷上道:“不可能,它将头灯吞下去了!是个大家伙,快来帮忙,我一个人拖不住。”卓木强巴和塔西法师等赶紧去帮忙。

果然,船身已经微微倾斜,而且前进的速度明显加快,有东西拖着船前进,张立赶紧再次仔细观察水下,探照灯在水下画了直径为十米左右的圆圈,依然只能看见漆黑一片,没有任何生物的轮廓。张立不由疑惑道:“我真没看见啊,岳阳,你来看看!”

岳阳也用探照灯向水下照射,很快就得出结论,道:“只有两种可能,第一是它游得太快了,而且方向紊乱,我们探照灯追不上它的行动;第二种就是……它体积太大了,我们只看到它身体的一部分,所以怎么看也是漆黑一团!而且,那第二种可能性要大些!”

岳阳一看船行速度和倾斜的程度,赶紧道:“强巴少爷、肖恩,你们快松手,船要被它拖翻了,它太大了,不是我们能对付的。”

肖恩坚持道:“不!我绝不放手,这是我们的食物,我们得抓住它!开枪吧,快开枪,不管它有多大!我们一定可以制服它的!”

唐敏和岳阳一齐朝水中扫射,张立依然盯着水下,结果还是没发现什么,但是从绳索上传来的力道却大得出奇,将吕竞男、亚拉法师、胡杨队长、塔西法师、肖恩一齐拉离了地面,将安全绳从大家的手中扯了出去。

卓木强巴等人跌在船底,只见那五十米长的安全绳嗖的就窜入水中没了影儿,第一次用头灯钓鱼宣告失败,不过它从侧面印证了肖恩的理论是正确的,光源对这里的生物的确有吸引性,但让岳阳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他们在船上也一直有光,为什么没有吸引到生物靠近呢?

不管怎么说,这次失败没能打消大家的积极性,虽然说人人都已经疲惫不堪,他们最少长达两天半没有吃过任何食物了,但他们好像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依然撑着身体,又一次放下了头灯鱼饵,肖恩说他这次会注意咬钩者的体型,不会再犯上一次的错误了。

但这次失败的捕鱼经历带来体力上的消耗无疑是巨大的,他们再不能全神贯注地盯着水面,因为已经没有那样的力气了,张立守着探照灯,肖恩将绳子绕在手腕上,其余的人也都是抱着枪,他们的姿势是统一的,膝盖贴着胸口,双手抱住膝盖,头枕着膝盖,吕竞男教过他们,这是最接近人在母体环境内的环抱姿势,同时也是人在清醒或半清醒状态下,新陈代谢最为缓慢的姿势。

那船不知道又漂了多久,肖恩猛然从半睡眠状态中惊醒,并道:“有东西,咬钩了。”

张立赶紧打灯,其余人拉开枪栓,做好射击准备,但张立和肖恩几乎又同时道:“不要开枪,它太大了。”

肖恩从绳索的力度中感觉到对方的体型,张立则是看到,水下好像盛开了一朵巨大的葵花,花瓣都足以将他们整艘船包裹起来,那柔软的花瓣变长变细,他马上明白过来,这是个什么东西!并且第一时间关掉了探照灯。

岳阳端着枪问道:“什么东西?”

张立结巴道:“海……海……海怪啊!”

船上的人都明白,张立所说的海怪指的就是巨型章鱼或是王乌贼等头足纲软体生物,一头成年王乌贼腕足可以伸展至一二十米,而巨型章鱼听说也有十几米的体型,相对于他们这条小船和船上的人来说,那些家伙确实有些过于巨大,没想到头灯钓鱼,钓来的竟然是这样的怪物。

肖恩已经松开了手上的安全绳,可是那本该存在于深海的巨型生物似乎并不打算就这样离开,蛇形船发出“喀喀喀“的声音,有东西攀着船舷爬了上来。

是腕足,这头不知道是章鱼还是乌贼的生物将它的触手伸了进来,它展现出科学家一般的好奇心,打算对蛇形船的内部一探究竟。那触手上的吸盘整齐地蠕动着,这头令人恶心的怪物每一根触手都像一条活虫,在空气中探寻方向,其中的一条触手距离唐敏只有不到一米距离,唐敏紧张得都快哭了;张立更加倒霉,坐在船尾负责打探照灯的他已经被一只触手摸到脸上,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那一排排小吸盘在脸颊游走的变化,紧张得脸部肌肉都快痉挛了,谁知道这巨型怪物会不会像抓小鸡似的把自己突然卷走。岳阳在一旁双手握拳为张立打气,“坚持住,坚持就是胜利!”张立从岳阳的眼中看到了这样的信息。

巴桑晃了晃手中的枪,意在询问:“能不能射击?”

肖恩指了指船底,悄悄道:“它在船的下面,有水缓冲子弹的冲力,而且本身就是软体动物,这样的环境下无法对它造成伤害,如果是击打腕足的话,发怒的它极有可能把船拖下海去。”

岳阳道:“难道它会自己离开?要是它也饿昏了头,把我们整个儿吞了怎么办?”

肖恩道:“起码现在它还不打算那么做,或许它只是想找个东西缠着,这种生物本能让它感到亲切和舒适,就像你小时候老要抱着洋娃娃才能睡觉一样–”

岳阳道:“谁说我小时候老要抱着洋娃娃才能睡觉!”

肖恩道:“先确定一下是什么,然后再想办法,大家都确认一下,你们身边能看到多少条触手?重复的不要计算进去了。”

唐敏道:“我身边有一根。”

卓木强巴道:“我身后有一条。”

胡杨队长道:“我两边都有,两条。数它的触腕有什么用吗?”

亚拉法师道:“我们这边有四条,我和塔西法师还有吕竞男三人。”

肖恩道:“没有了?哦,那边还有一条。”

岳阳指着张立道:“那里……”

肖恩道:“哦,那么我们可以看见的就有九条触腕,看来这家伙是乌贼,估计是大王乌贼。”

胡杨队长道:“何以见得?”

肖恩道:“章鱼只有八条腿,而乌贼有十条。”

张立终于开口道:“那现在该怎么办?”只见那条触腕已经离开张立面颊,带着令人作呕的气息搭在张立肩头,足尖已经贴着张立的胸口向他小腹探去,并且还在往下,那种湿滑的感觉让张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手指着触手道:“这个家伙,它想对我图谋不轨啊!”

岳阳安慰道:“没事,如果它是雌性的话,有强巴少爷顶着,你肯定没有问题。”

张立瞪大眼睛道:“可是,它已经伸下来了!”

岳阳道:“忍住,我的战友,革命尚未成功,你一定要作好牺牲一切的准备。”

张立身体激烈地抖动着,猛然跳了起来,远离船尾,端起枪大声道:“我忍不住啦!”

巴桑也持枪而立道:“动手!”

而肖恩同时道:“不要!”卓木强巴道:“小心。”胡杨队长则在说:“等一下。”

岳阳刚由坐改为蹲,尚未起身,便在此时,那巨型软体生物就像提前探知到危险一般,突然收起了触腕,放开了小船,船上的人端着枪,一时间陷入空前寂静,心中有如擂鼓。

接着,一股巨大的冲力突然将小船远远地推开,胡杨队长道:“发生什么事了?”

唐敏道:“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股巨大的洋流,把我们推开了。”

岳阳道:“张立,快打开灯看看,是从后面传来的推力。”

张立的灯光一开,只见黑暗之中像有一座小岛突然升了起来,正是那巨大的体积变化让浪潮将他们的船推得往前,那看起来像是某种生物的背脊,黑黝黝的,在水面的部分体积和蛇形船差不多大小,在水下则不知道有多大。”那是什么啊!”张立和岳阳不由张大了嘴。

跟着,海面水花四溅,只见一个巨大的白色生物也浮出水面,抛出接近二十米长的触腕向那黑色的背脊卷去,此时,肖恩才道:“那……那个黑色的,该不会是抹香鲸吧?天哪,它们都是深海里才有的东西,怎么会……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岳阳道:“抹香鲸是哪位老大?有什么来头?”

肖恩道:“抹香鲸也是深海生物,体型应该在二十米以上,是肉食鲸,根据渔民的传说,它好像和大王乌贼是一对冤家,两个一见面就要打架的。或许刚才它就是把我们的船当作抹香鲸尸体了才缠上来的。”

卓木强巴道:“好了好了,不管它们是什么,趁它们在掐架,我们赶紧先离它们远一些。还能划船吗?”

张立道:“划,划不动也要滑,那个家伙,实在是,实在是太恶心了。”

蛇形船就像老鼠,要绕过两只打架的猫,它悄悄的,轻轻的,试图一溜烟窜过去,海面突然掀起了大浪,将小船远远地推开,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不过船上的人都在想象,那是怎么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

没划两三下就没有力气了,张立瘫坐在船内道:“还……还钓鱼吗?再这样钓两次,我……我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肖恩白着脸道:“你……你们觉得呢?这里,这里的生物实在太巨型化了,不适合我们捕猎。”

卓木强巴道:“没关系,既然已经出现了如此巨型的生物,说明我们距出口不远了,我们一定可以见到光明,一定可以找到适合吃的食物,大家坚持,再漂一段距离吧。”

拉萨,莫金对着手机道:“组织上没有任何动作,也就是说,肖恩他想单干。虽说他已经成功地混了进去,但是以他一个操兽师的力量,能干出点什么事来,我不看好他。”

索瑞斯道:“我担心的倒不是他,我担心的是,组织上已经有所动作,而我们却没有察觉。”

莫金道:“不可能,以组织上一贯的做事风格,如果他们认定这次有行动的必要的话,一定是大动作,虽然我们小组的机制已经瘫痪,但我们毕竟还算是组织内的人,怎么也该听到风声才对。”

索瑞斯道:“那车臣那档事呢?总不会无缘无故地发生吧。”

莫金道:“阿默斯基说过了,是库诺夫想让那些势力联合寻找,没想到谈判失败,相互火并造成了那一结果,其实稍有脑子的人想想就知道,那些势力根本不可能联合在一起,库诺夫还敢把他们聚集在一起,那不是在制造火药库么。”

索瑞斯道:“柯夫亲自告诉你的?”

莫金道:“马索带回来的。”没听见索瑞斯回话,莫金笑道:“我知道,马索是个小心眼,他曾经向我表示过对你的不满,我当然不会完全相信他,毕竟他没有我们之间这种多次生死与共的经历。我们才是最佳拍档嘛。”

索瑞斯在心中冷笑着:“莫金你根本就是不相信任何人,你怎么不把你和柯夫去雪山的事情告诉我,哼哼。马索,说不定他比你更可信。”

这时,马索兴冲冲地冲进房间道:“老板,老板,有他们的消息了。”

莫金霍然立起道:“查到什么了?”

马索道:“他们果然已经出发了!他们最后训练的项目,是漂流,他们在雅鲁藏布江训练漂流,然后,他们就失踪了,也就是从那时起,我们的人再没有传回消息。”

莫金思索着:“漂流……”

索瑞斯大声道:“有没有搞错?马索,你的情报来源准确吗?好好的训练什么漂流,他们应该爬雪山,漂流–”

马索诚惶诚恐道:“不,不会有错的,他们购进了大量的密封舱,充气阀,还有很多漂流潜水的设备,然后就出发去了雅鲁藏布江,我,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了,但是,但是……”

莫金打断道:“好了,马索,做得很好,看来,他们真的去漂流了。”

索瑞斯道:“你说什么?本,究竟是怎么回事?”

莫金笑道:“看来没错了,他们选了一条从没有人走过的路……”他长出一口气,道:“根据我掌握的资料,前往香巴拉,一共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洁白的神山之路,还有一条,则是漆黑的冥河之路。在文档记载中,帕巴拉就在冥河的对岸,但是那条河,却在任何地图上都找不出来。”

索瑞斯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道:“你……你怎么知道的?你从来没说过。”

莫金皱起眉,道:“我,我没说过吗?噢,你瞧,我以为你知道的。你还记得我们参加那次拍卖会吗?就是我找你的那次,最后我失败了,我告诉过你,那些是西藏一个古代王朝的卷轴,上面用金汁写字,那是古格经卷,你还记得吗?”

索瑞斯道:“当然,怎么会不记得,我们就是因为那个才来到中国的。”

莫金道:“没错,那么你一定还记得,我告诉过你,那批卷轴并不完整,嗯,还记得吗?”

索瑞斯道:“难道……难道……”

莫金道:“没错,另一半卷轴,在我手中,那是我祖辈留下来的,它上面记载得很清楚,去帕巴拉神庙,两条路径。洁白的神山之路虽然艰辛,但只要你有一颗虔诚的心,总会找到入口的;而另一条冥河之路,那是条真正的死亡之路,那是连那些千年前的古人走过之后,也再不愿回忆起的一条路。我真不敢相信,他们竟然能找到那条路,虽然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但很显然他们做到了,看来这就是他们那重大的发现。”

索瑞斯道:“可是那条路,我们没有任何资料,现在该怎么办?”

莫金道:“不用着急,我们需要有耐性,继续等待,如果他们抵达了安全的地方,我们的人会安置激光发射器的,美国的卫星会替我们找到他们。马索,你做得非常好,我忍不住要赞扬你,告诉西米,叫他们准备来西藏集合了。”他又笑着对索瑞斯道:“你瞧,这些险路就应该他们去闯,我们在家里等消息就可以了。”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7/409.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