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走没两步,走在前头的岳阳突然道:“等一下,大家不要动!”

看岳阳那紧张的模样,张立打趣道:“怎么了?踩到地雷了?”

岳阳道:“强巴少爷,你是说,那些沙丘,是某种生物筑起的巢穴,所以我们应该尽量避开它们,是不是?”

卓木强巴道:“嗯,怎么?有什么问题?”

岳阳道:“不,我现在才发觉,它们的巢穴恐怕不只是那些月牙形沙丘,而是……整个沙滩!你们看,那里!”

顺着岳阳的指引,果然,平滑的沙滩上出现了一个个肉眼不易分辨的小沙丘,那些小沙丘分明在移动,它们经过的地方沙滩都要凹陷下去,留下一道道沙槽,很显然有什么生物在沙下面掘进。

张立紧张道:“喂,是什么?”

肖恩道:“不要慌,如果是食肉性生物应该会渐渐合围过来,它们并没有那样做,只是漫无目的地在沙下移动,估计是某种进化程度不高的原生生物,说不定连基本的嘴都没进化出来,我们不用理睬它们。”

听了肖恩的话,卓木强巴亲自往几处沙下动物较多的聚集区踏去,果然没有遭到袭击,这才让大家放心地将船挪向沙滩尽头。这片沙滩约有五百米宽,沙滩的一头是岩石群,被海浪无数次冲刷后,好像被兽爪撕裂的皮肉,红褐色的坚硬岩层裸露在外。到了红岩之后就暂时安全了,那里好似一个天然的缓冲区,视野开阔,在那种坚固的岩石下方不可能有生物能快速移动,而那儿距森林又还有数里之遥,若是有食肉生物冲出来,也很容易发现。

张立等人将王佑和赵庄生抬到红岩上放平,留下两人照看,他们又返回来帮忙拖船。肖恩嘟哝道:“真希望这条船是用一种两栖动物的皮制成的。”

胡杨队长奇怪道:“你说什么?”

岳阳重复了一遍,张立道:“我明白了,如果是海生生物的话,一旦上岸,就会遭到袭击。”

胡杨队长道:“这怎么解释?”

肖恩道:“如果我们的船是用海洋生物的皮革制成的,哪怕它生前是这片海域的霸主,但总有老死或受重伤的时候,它一旦被冲上海滩搁浅,就只有等死一条路,那时候,它巨大的躯体就会成为两栖食肉动物和陆地食肉动物的美餐。”

吕竞男道:“肖恩的担心不无道理,如果它不是两栖动物,我们将这船拖上岸的确不安全。不过,那些古人如此有智慧,在制造船的时候应该考虑到这一点了吧?”

卓木强巴总结道:“换句话说,我们坐着船在海里漂时是安全的,但当船离开海或是我们离开船的时候,安全反而没有了保障,肖恩你是这意思吧?”

肖恩道:“嗯,总之,小心点好。”

风中突然传来一阵沙沙声,正被岳阳的提醒搅得紧张兮兮的纤夫们猛然回头,只见海滩上一派祥和,微风拂面浪淘沙,平静得有些诡异。卓木强巴道:“岳阳,你去左边侦察一下,看看沙滩下面是不是有东西钻出来了。谁去右边看看?”

张立自告奋勇道:“我去……”

其余人拉着船又走了几十米远,岳阳道:“没有发现,强巴少爷。”

张立站在另一个三角形沙丘上挥舞双臂道:“我也没有发现,强巴少爷。”

卓木强巴自嘲道:“好嘛,我这么大一个人,你们竟然都没有发现。”敏敏扑嗤一笑。

就在此时,岳阳突然惊恐道:“小心!张立!”

卓木强巴扭头一望,只见张立站的沙丘上,背对着他的一方不知何时竟然伸出数根触手,像蛇一样扭曲朝天,张立浑然不知,还向岳阳打着招呼:“我在这里!”

“呼”的一声,有如婴儿手臂粗细的触手横甩过去,只见张立顿时被卷了起来,跟着那触手把张立一抛,扔在了沙丘下的沙滩上,张立似乎并没受重伤,他飞速往前爬了几步,才冷静下来,回头一看,大叫道:“浑蛋,这……这是什么怪物?”

卓木强巴和肖恩、吕竞男几人丢下缆绳,操起武器向张立奔去,绕过那沙丘,只见一头身体藏在沙里,脑袋好似鱿鱼的怪兽,从沙丘里露出半个脑袋和七八条触手,那头颅足有两米来高,触手更有十几米长,正在沙滩上不安地扫来扫去,不过显得很无力。

肖恩道:“这,这应该是鹦鹉螺吧,传说中它有卡车大小,是鱿鱼的祖宗,不过它快死了,你刚才站在它的背上,不知怎么扰动了它,它才拼出最后的力气,要把你扫下来。”

张立道:“什么螺?长这么大?”

岳阳道:“行了行了,你没死就算万幸了,这就是田螺的祖宗。这里这些祖宗都大得很,我们惹不起的。还是回去拖船吧,到了那岩石堆上就安全了。”

这边张立刚刚虚惊一场,那头胡杨队长又喊了起来:“强巴拉!你们快回来拉船!有东西……有东西从海里爬出来了!”只见他和巴桑两人,已经离开红岩,朝船头跑去。

卓木强巴扭头一看,可不是,白色的海岸线顷刻间就变成了一片黑暗,不知道什么东西从海里面爬了出来。他紧盯着岳阳道:“不会被你说中了吧?”

大家不再理会将死的鹦鹉螺,径直回到船旁。这时,那些从海里爬出来的生物已经初露身形,它们一个个长着铁钳似的大螯,共有两对,尾巴高高翘起,带着足有电灯泡大小的尾刺,外形酷似蝎子!

“海蝎子!蝎子它祖宗!”岳阳大叫起来。

张立不安地问道:“它们是吃肉的还是吃素的?”

岳阳瞪了张立一眼,道:“你看它那外形,你认为长成这副尊容,会是吃素的吗?而且……而且,这数量也……”

胡杨队长摇头道:“真多啊!”

巴桑道:“别他妈废话,快走!”

转眼之间,肉眼可见的海岸线上,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黑色海蝎子,那些身长两到三米的巨型蝎子,好像装甲兵团一般横冲过来,大家一面拉着船飞跑,一面扭头观察。

那些蝎子军团并不是冲着他们来的而是在沙滩上寻找起来,一双长而有力的大螯像掘土机一样将沙粒高高扬起,另一双距离嘴较近的螯钳在沙土里抓什么东西吃,很快沙滩就成为蝎子军团享受大餐的餐桌。

趁那间隙,蛇形船总算被搬上了红岩,卓木强巴踏着坚硬的岩石,心中才算有了踏实的感觉,但依然不敢有丝毫放松,此刻身后已成为蠕动的黑色沙滩。而眼前这片红褐色的岩石并不平整,半个篮球场一般的红色岩石有的地方是半圆形凹槽,就好像亿万年前的岩浆尚未熄灭,无数的气泡还在岩浆内翻滚。数根大得足以做成宫殿门柱的白骨散落在红岩上,它们不知道是多少年前死去的巨型生物,如今只残留下了白骨,细沙从骨端飘下,无声的诉说给这孤寂的红岩平添了几分荒凉。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岳阳问道,他一刻不停地盯着那令人发慌的蝎子军团。

怎么办?卓木强巴习惯地望向吕竞男,却发现吕竞男和亚拉法师他们,也正望向自己。这地方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人来过,也不知道这岩石滩尽头的森林中有些什么。没有人有这样的经历,他们的路,得靠自己一步一步去闯。

这时肖恩急道:“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先把船藏起来,把这两个人弄醒,朝里面走啊。”话音刚落,丛林里传出一声“嗷”的叫声,另一支黄黑相间的军团从那稀疏的树林中现身,竟然朝着他们快速冲过来。

这次出现在视野中的,是一群大约也有两三米长的爬行动物,皮肤呈黄色,带黑色斑点,口裂极宽,尾巴又粗又长,气势汹汹地朝着这群人就过来了。一群人紧张兮兮地看着那蠕动的躯体,说打吧,那样的数量,就算子弹拼光了也未必能杀多少头,而子弹极可能引起更多的怪兽对他们的注意。若是突围冲出去?每个人都不得不掂量自己能向前冲多少步。不打吧?眼看它们越冲越近,速度快得惊人,谁知道这些长相怪异的生物究竟是来干什么的,真的靠近了可是无法抵挡。如今的他们,就好像误闯入两军对垒的中央战场,而对战的双方都是他们惹不起也不想去惹的东西,他们总算明白了夹缝中生存的艰难。

打,还是不打?卓木强巴需要在一两秒内作出判断和决定,那关乎所有人的生死。卓木强巴看了看这些怪兽的数量,想了想身后的蝎子军团,他毅然决然道:“回船上,别开枪。”

大家把昏睡不醒的两人扔进船内,所有人都跟着跳进了蛇形船,此时,那些怪物距离他们不足五十米了。大家枪口一致对外,紧张地看着那疯狂靠近的爬行军团。卓木强巴按住了张立微微发颤的手,让他情绪稳定下来,如果因为紧张而枪走火就不妙了。

肖恩不经意地望了卓木强巴一眼,心道:“仅凭直觉而作出判断吗,果然有些门道。”

“肖恩,你看它们是肉食动物吗?”卓木强巴似乎感觉到肖恩在看他,问了一句。

肖恩道:“嗯,应该是杂食性动物,它们或许主要吃小鱼虾和浮游生物。”

岳阳道:“何以见得?”

肖恩道:“没看到它们的嘴吗?那嘴里像砧板,用来磨碎食物可以,但缺少锋利的牙齿,所以它们没办法撕碎肉类,吃东西都是整个儿吞掉。我们的体积刚好比它们的嘴大一点点,它们吞不下去,不知道强巴拉是不是根据这个来判断它们对我们的威胁程度的?”

卓木强巴道:“来了,不要慌。”

只见那黄黑色蠕动的洪流到了蛇形船附近,果然分流而行,到了船尾又合而为一,对船和船上的人看都不看一眼。在那些生物眼中,仿佛只要是比自己嘴大的东西就不用理会。

总算侥幸躲过一劫,船内的人又讨论开了。张立说那是蜥蜴的祖宗,岳阳说更像巨型壁虎,还是肖恩指出,这应该是蝾螈一类两栖动物,可以说是民间娃娃鱼的祖宗。

张立爬在船舷边道:“它们这么大规模集体行动,是做什么呢?”

岳阳道:“这还看不出来吗,抢晚餐呗。”

肖恩道:“张立,别把头搁在船舷上,被咬一口可不是说着玩的。”

张立赶紧缩回脑袋,道:“肖恩大哥,你不是说我们身体比它们大,它们应该不会对我们产生兴趣才对啊。”

肖恩道:“可是你把头枕在船舷上,它们就只看到一个头啊,你没看到它们的眼睛都长在头顶么?你那个姿势正好,说不定它们也想尝尝鲜。”

黄黑色的军团如潮水般涌下了红岩,抢入黑色军团的阵地,不管三七二十一,埋头在沙滩上寻找起来,原来,它们竟然是和蝎子的祖宗抢食来了。那些蝾螈样生物自身的足爪不适合掘沙,它们就去强抢蝎子祖宗掘出的食物,蝎子的祖宗没进化好,嘴太小,吃得慢,不像那些蝾螈的祖宗,大嘴一张,就是一餐。而蝾螈祖宗凭借巨大的躯体和光滑油腻的表皮,竟让蝎子的祖宗一点办法都没有,它们的钳子夹不住这么大又这么滑腻的躯体,而它们那单薄的身体被那肥滚滚的爬行动物一挤就挤到一边去了,眼睁睁看着自己掘出来的食物被吞掉。蝎子的祖宗也有自己的办法,它们用尾刺狠狠地扎那些可耻的偷食者,但那些偷食者皮糙肉厚,被刺几下根本不痛不痒,不过它们却会为了抢夺食物而自相搏斗。不少蝎子的祖宗就利用蝾螈祖宗自相搏斗的空隙,吃点残羹剩渣。沙下的生物实在太小了,卓木强巴他们看不清,只看见因为蝎子祖宗和蝾螈祖宗争斗而被抛飞的大团肉块。大团大团的肉块和墨绿色的血液被抛洒向天空。

唐敏拉住卓木强巴的破衣服道:“好……好恶心。”

卓木强巴安慰道:“没关系,习惯了就好。”

唐敏惊恐道:“你……你是说,还……还会有很多这样的情形发生!”

卓木强巴点头道:“那是一定的,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毕竟这对我们而言是完全陌生的世界。现在这些动物不吃我们,不代表我们就会一帆风顺,说不定……”

唐敏的手握得更紧了,忧虑道:“怎么会这样的,这里……这里,真的是香巴拉吗?香巴拉不应该是人类的天堂吗?”

卓木强巴微微一笑道:“看来人们理解错了,香巴拉应该是所有生物的天堂吧,数亿年前的生命竟然能生存并被保持至今,用奇迹来形容都显得很苍白。”

唐敏道:“它们这样子厮杀,根本就是弱肉强食,也能算天堂?”

卓木强巴道:“它们自由。”

胡杨队长向卓木强巴投来敬重的目光,那简单的四个字正是天堂的真正写照。除了这香巴拉,在属于人类的地球上,现在还有哪种动物拥有真正的自由呢,它们不过是在人类的意志下生存罢了。

巴桑冷漠地看着两群史前怪兽争夺食物,心中有一丝悸动,但难以捕捉,他很快明白过来,自己并未见过这一幕,因此不可能刺激起更多的回忆。

黄黑色的潮流足有半个小时才完全从蛇形船周围通过,虽然其中也有几只蝾螈始祖用它那双小眼睛好奇地打量过这艘船,但并没有做进一步探查,它们的脑容量决定了它们只为进食和繁衍而生存着,不需要太多思考。这时红岩下的沙滩上已经是摩肩接踵,挤挤挨挨全是怪兽,更像一团的糨糊,那些怪兽自身都被围得步履维艰。

就在此时,空气中一股不安的气息弥漫开来,身处海岸线边缘的蝎子祖宗开始向海里撤退,蝾螈的祖先也停止了相互间的争斗,一双双小眼睛瞪着天空,把头高高昂起,“嗷嗷”的嘶吼声此起彼伏,黄黑色的集团大军也开始向海洋进发,可是沙滩上实在太拥挤了,要想前进就得你推我搡的,场面更加混乱了。最后抵达的蝾螈始祖还没能赶上这顿美餐,也开始向海里走去。在同一时刻,卓木强巴和巴桑都感觉到事情有些异常,肖恩和岳阳也皱起了眉头,似乎想起了什么。

张立疑惑道:“这演的是哪一出?诺曼底登陆?”

岳阳道:“是敦刻尔克大撤退吧。”

卓木强巴道:“洪流已退,我们也该离开这里了。”

胡杨队长奇怪道:“去哪儿?不是说这里暂时比较安全吗?”

肖恩道:“不,不安全,应该离开。”

这次是张立最先发现,在沙滩上,一个黑影投射到了蝎子和蝾螈祖先群中,他仰头一望,大声叫道:“看!飞机!”说完又问自己道:“不可能啊,飞机?”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7/411.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