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从斜坡走下,来到张立身边。只见被张立撞到的那截木头,中间竟然是被掏过的,有一道长一米、宽半米的矩形凹槽。从那整齐的切痕看,那一定是人为造成的,难怪张立会叫起来。

卓木强巴触摸着凹槽的边缘,整齐而平滑的边缘,绝不是自然形成的,他断言道:“没错,是人工制造的。这附近应该有人!”

岳阳奇怪道:“这截木桩是用来做什么的?建房子?”

肖恩道:“不,不,看这形势,这是木鼓,应该是最原始的一种鼓了。古人掏空木桩,敲击以发出声音,好多地方都有这种原始木鼓。”说着,他随手捡起一块石头敲击木桩边缘,木桩发出“梆梆梆”的鼓音。

卓木强巴道:“好了,既然发现有人工器物,我们就在这附近搜寻。两个人一组,朝东、南、北三方辐射。记得保持联系,注意可疑动静,小心陷阱,如果碰到有人,保持冷静、克制,尽量不要和他们发生冲突。都明白了吗?出发。”

巴桑和肖恩一组,岳阳和赵庄生一组,胡杨队长和吕竞男,亚拉法师和张立,卓木强巴和唐敏,五组人分向五个方向散开,彼此间用原子表联系。

卓木强巴和唐敏朝北走出五百米左右,其余几队人早已消失在密林丛中。用原子表上的通讯器向各队打听了一下情况,皆没有什么发现,卓木强巴决定继续往丛林深入。

唐敏手里端着枪,但还是很害怕,紧紧跟随在卓木强巴身后,每每听到虫鸣兽嗥,都会停下来。卓木强巴安慰她道:“不用那么紧张,没事的。”

又走了三五百米,卓木强巴耳郭一动,拉过唐敏细细道:“你听。”唐敏侧耳细听,微笑道:“是水,水声,前面好像有水。”她抬头看看,疑惑道:“这里没有瀑布啊,怎么会有水声?”

卓木强巴拍拍唐敏后面,道:“你忘了吗,除了瀑布,还有山涧水呢,走吧,去看看。”有水,意味着有人居住的可能。因为靠近水源居住,是人们的常识。

水声由小变大,前面还不仅仅是一条小溪那般简单。不过数分钟,卓木强巴和唐敏就来到了水源处。只见潺潺溪流划破树林,从无数蕨类植物的当中穿行过去,接近百米宽的河面上,依旧长满了高大的树木,树枝树根垂至水面,形成了林中曲水、水中森林的奇观。大河很宽,但是很浅,像一条丝巾平滑地铺在林中,指引着方向。河水的下游在密林中拐过一个弯,便消失于视野之中,只是看它蜿蜒向前的方向,竟似能直接通到海边!更令卓木强巴感到惊奇的是,当他想到海时,仿佛还听到了浪花的声音。

卓木强巴和唐敏一面溯溪而上,一面将情况告知别的小组。亚拉法师和张立也看到了林中溪水,同样溯溪而上。岳阳他们同样听到了水声,并找到一些被人工砍伐过的树痕,更不可思议的是,他们在丛林中发现两条金属轨道,好似火车的铁轨。张立则认为更像倒悬空寺里那些供铜人移动的轨道。他们唯恐触动了机关,正绕道而行。胡杨队长和吕竞男他们已经抵达山根,发现一些有打磨痕迹的石块,目前正沿着山脚继续向右绕行,在他们那里也发现有金属轨道,并说那些轨道似乎一直通往村内,大家的搜索范围开始收缩。

越是往前,人工留下的痕迹越是明显。终于,一种典型的人工建筑物在丛林中露出了身影,出现在卓木强巴他们的眼前。那是一面高大的石墙,墙上插满了铁矛,一根根直立向天,石墙下还有无数小的石墩,石墩上也插着铁矛,尖锐的矛头横拦在路上。看着这样的布置,卓木强巴马上意识到这是这里的人们用来阻挡大型猛兽的。卓木强巴和唐敏停了下来,前方有可能就是戈巴族人聚居的地方,再贸然前进有难以预知的危险。他通知了各个小组,大家都到那些石墙前集合。

大家都到齐了,看着那荆棘丛生、铁矛遍布的石墙,毫无疑问,在这些石墙后会有一个人类的聚居区,但是里面有多少人,他们习性如何,该如何相处,可是一个麻烦事情,毕竟他们对这里一无所知。

岳阳眼尖,似乎发现了什么,退了几步,指着高墙背后的山崖道:“你们看,那是什么!”

顺着岳阳的手指,大家这才注意到,高墙后正对他们的崖壁和别处都不一样。卓木强巴他们在别的地方看到的崖壁,都是内斜形的,远望上去,像无比巨大的迎面而来的海浪,而岩壁中的渗水,令它们十分湿滑。而这里的崖壁像流动着的红褐色胶状物,沿着斜坡缓缓地流淌下来,凝固在了此处,崖壁的褶皱还形成了明显的层级,像极为陡峭的金字塔或科隆大教堂的尖顶。它的颜色与周围山岩是如此的不同,如同一个明显的红色箭头标记,正告诉他们,从这里上去,你们的路是正确的。

除了那道醒目的红色陡坡,周围的崖壁也都呈内斜形。村西南的岩壁倾斜得特别厉害,像是随时都会坍塌下来一般,光线也特别黯淡,看那黑暗深处,似乎渐渐呈一个弧形,像一个巨大无比的黑洞。

卓木强巴看到这些,已渐渐在脑海中勾勒出整个村落的地理环境。他们此刻身处的空间,可以比拟成一只无比巨大的鞋的内部,眼前的村庄坐落在鞋底靠脚尖的位置,他们头顶就是鞋面,巨大岩层倾斜过来,给人以极大的压迫感,而鞋跟处被那片喷射种子的怪异植物所阻挡,隔绝了大部分野生生物。他们要攀爬的大岩壁,就在一侧鞋帮的位置,另一侧鞋帮,则是成片的森林与地下海相接。

“是了,如果说我们已经快抵达整条裂隙合口处,那么这片原始森林与海的距离就十分的接近,先前我听到的浪涛声不是错觉!如果继续往西南向走会怎么样?是两侧的岩壁合拢过来,最后窄得人体无法通行;还是像我们来时那样,巨大的岩层下,是无尽黑暗的地下海?”看着眼前独特的环境和可以上行的通道,卓木强巴思绪万千。

“熔岩堆积!”胡杨队长大声道,“就是这里了,只有这里,我们才能爬上去了。只是不知道,里面居住的人会不会允许我们通过。”

张立道:“要是里面的人都说古藏语就好了,起码可以交流,就怕他们不是戈巴族,而是别的什么人。”

岳阳道:“别忘了那个疯子,里面居住着戈巴族人的可能性是很大的,不如我爬上墙去侦察一下。”

亚拉法师道:“不行,如果这里是戈巴族人的地界,触碰任何东西都有危险。你看墙上那些铁矛,这里湿气这么重,一点锈迹都没有,说明上面涂了东西。”

巴桑道:“我们就这样进去好了,如果他们敢动手,就干掉他们!”

“啊?”众人闻言大惊。

唐敏道:“我们本是来求助的,如果一见面就动手那岂不是……”

巴桑看着众人惊恐的面容,道:“用武力慑服他们,有什么不好吗?”

亚拉法师道:“当然不好,首先,我们的武器未必能强过蛊毒,毕竟谁也没见过;其次,就算用武力震慑了他们,他们岂肯全心全意医治强巴少爷。不如,让我前去探探。”

卓木强巴点头同意,那些机关陷阱想来法师能够避开,如果有危险,亚拉法师也能退避。

亚拉法师放下背包,身影投入石墙,一闪而没,其余的人望着法师消失的方向,翘首以待。不料法师这一去,竟然音信全无,半晌也没有回音传来;想与他联络,又怕亚拉法师在暗中潜行,通讯会暴露了法师的身形。

在漫长而焦急地等待了十来分钟后,众人才听到亚拉法师在通讯器里说道:“没有机关,没有危险……大家,赶快进来吧,进来看看吧……究竟……究竟发生了什么呀!”那声音,仿佛不像一位五六十岁的老者,而更像一个五六岁的孩童,语气中难以掩饰的惊喜,让大家的心情也激动起来。唯有吕竞男听出亚拉法师最后那句话里的巨大失落,里面肯定发生了什么他们无法想象的事情。

铁矛林中石墙阵列,通道曲折蜿蜒,狭窄处往往只容一人通过,但这丝毫阻挡不住大家进入的迫切心情。绕过最后一堵挡路的墙之后,眼前豁然开朗,他们看到了,一副完全无法想象的画面……

视野完全被一片绿色所占据,他们仿佛突然从危机四伏的原始森林中,来到了一片令人艳羡的世外桃源。在这里,参天的巨树森林被人为地平整为一方沃土,芳草碧连天,秀竹翠映泉,稻苗油绿,果树黛青,绯红的桃花,银白的梨花,好似钻石星辰般点缀在这翠绿的草毯上。他们身后那一排插满铁矛的灰色石墙,仿佛是一道天堂与地狱的分界线,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分割开来,更像是一场魔术,带给这群意外的访客梦幻般的视觉感受。

更不可思议的是这里的建筑,若说这里的植物和环境变化让这群刚从地狱中钻出的人心情难以平复的话,那么,这里建筑带给他们的,就完全只有震惊了,连亚拉法师,也难以遏制地震惊。

所有人的第一感觉都是,无法形容,难以置信,因为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种他们从未见过的建筑模式——一行行金色木板搭建的木屋,就像一行行桦树整齐地排列在田间地头;紫罗兰似的藤蔓植物像挂帘般铺在屋顶,翠绿的竹林像栅栏一般将它们小心地包裹在其中。每一排木屋都严格按照标准的几何图形对称分布,木屋两侧田地的大小也是完全对等的,好似镜中成像。从总体来看,这座村落就好像一柄巨大的展开的折扇,那些木屋的尽头都合在一起,就像折扇上的一道道扇骨,木屋之间的田地则像是扇骨与扇骨之间的折纸。另有一道浅绿色的分界线将翠绿的扇骨和油绿的折纸分隔开来,那是一道约三十余米宽,呈“S”形环绕着木屋和田地的草带。无数的水渠从草带和田地正中穿过,最后从折扇的顶端流出,汇成一条大河。

每一排木屋的结构也完全一致。最靠近村落外围的木屋最大,往里则缩小,但都分为上中下三层,每一层都有走廊可以走通所有的房间。从房间外侧的棱柱看,所有的房间都呈完美的六角形,只是大小高低略有不同,它们像蜂巢一样紧密地排列在一起。在那一道道呈放射性排列的木屋与木屋之间,每隔上百步,就有一座木质天桥将两排木屋连接在一起。不知道古人采用了什么技术,数百米跨度的木质天桥,下方竟然没有桥柱、桥墩支持,完全是悬空架设。天桥上也长满了五彩纷呈的藤蔓植物,上千座悬空天桥纵横交错,远看上去就像由植物花卉构成的空中走廊。

数十米高的金色木墙就树立在眼前,上面的神秘彩绘和精心雕饰的窗棂门框清晰可见。就这么突兀地矗立在眼前,然后向远方无限延伸。无数不知材质、大小不一的软管从这些金色木屋的最下两层的边壁伸展出来,同那些藤蔓植物一样,在竹林中若隐若现。小的在风中轻摆,大的就像一条粗壮的机械腿,直插入地。那些金属轨道则从木屋的脚下延伸,无数轨道交织在一起,就像覆盖在田地上的一层细细的金属网。网端延展开去,最终探到了村外——那个充满危机的昏暗森林之中。

看着那一条条轨道,卓木强巴感觉自己好像站在一列巨大的金色火车面前,车头面向自己,车身无限延伸。这辆通往天国的列车碾过了历史,正轰鸣着要向远方驶去。放眼望去,四周都是它的同伴,它们搭载了无数灵魂,将要驶向幸福的彼岸。

其余的人也完全被眼前的建筑群征服了。虽说看上去有些怪异,但无疑,它们是雄奇、壮观、美丽的。那些建筑像是血脉贲张的巨人膀臂,那些天桥像是缥缈朦胧的空中楼阁,那些田野和果树更像世外桃源中所有,而这一切又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不分彼此。这个神奇的村落就这样安静地卧伏在巨大的山崖下,独自享受与世隔绝的平静。

不过很快,大家又发现,这个村落安静得有些诡异。除了大自然涌动的风声,潺潺的水声,林木和草甸发出的沙沙声,竟然再没有别的任何声音。

紧接着,亚拉法师的一声叹息,将他们从美好的臆想中带到修罗之地。

亚拉法师从远处走来,摇着头道:“没有一个活着的人。”停了停又道:“没有一只活着的动物。”

所有的人心头一凉,这才注意到,荒草丛中,隐约可见森森白骨;那木屋围栏内侧,似乎也攀附着姿态各异的骸骨;那些金色木屋远端,也有不少黑色的线条,似乎是被焚烧后的痕迹。赵庄生走了两步,突然踩到一个圆骨碌的东西,吓得他赶紧甩脚一踢,一个颅骨呈抛物线飞了出去。

看到这幅场景的一刹那,卓木强巴顿时就想起了蒙河那个疯子所说的话:“所有的羊,都被咬死了!所有的人,都被咬死了!”如今身临其境,一股莫名的寒意袭上心头,那句话的残酷,竟是如此让人难以接受!

唐敏失声道:“这里,究竟发生过什么?”

这座宁谧的村庄,竟然是座死村,屋舍原封不动地保留着,却没有一个活物,站在空旷的田间地头,看着满地的白色骸骨,大家感到一阵阴冷。

“我们进去看看吧。”带着敬畏和无数疑惑,卓木强巴走向那高大的金色建筑。

吃力地推开两扇沉重的木门,“吱……嘎……”的声音被屋内宽阔的空间放大了,他们仿佛推开了另一个世界的大门,落入眼中的一片狼藉又一次让他们惊呆了。

“这是……”

“我就知道是这样!”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啊。”

屋内根本就是一间巨大的工厂厂房,宽七八十米,进深数百米,中间似乎只是加了些支撑柱,另一道大大的门只有个门框,直接和后一间厂房相连。厂房内凌乱地堆砌着各种木壳机械,它们东歪西倒,破损严重,里面的零件、机簧就像被炸开肚的内脏,散落一地,却藕断丝连地与外壳接在一起。

一看到这些破烂不堪的机械,张立顿时就兴奋起来,像发现宝库的贪婪穷鬼,眼睛发光,在那堆破烂的机械中来回奔跑,嘴里不住地大声叫道:“虽然是木制外壳,但里面的大多数零件是钢铁材质!不!是合金钢,比钢更轻,延展性和坚固性都更好!”

“哈哈!是扭矩弹簧,他们也发明出来了!”

“这是卡力卯榫……这是履带锯齿……这是滚耙……这是……”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7/414.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