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和赵庄生一左一右跟在张立身后,虽然他们也看到了,但却不像张立这样兴奋,赵庄生更是只看到一大堆零件,却叫不出名字。岳阳不禁问道:“这些东西,是用来干什么的?”

张立一转身就抓住岳阳,摇晃道:“你这都看不出来?你这都看不出来!”接着咧嘴大声道:“这就是自动化机械啊!看到那些轨道没有?这些机械下面的咬口,它们能在那些轨道上来回移动,全自动的,太令人惊讶了!而且他们采用了一机多臂,换上不同的机械臂,这些机械就具备了不同的功能!这是耕田的,插秧的,这是收割的,打谷的,这是伐木的。应该还有采石的,这里没有,不在这间屋子,这是切削金属的,这是……是拾蛋的?”

看着那些完全破裂得不成形的机械臂,张立却能飞快地说出它们的用途,越看越觉得奇妙,越看越佩服古人的智慧,最后傻笑道:“我就知道是这样。”他捅捅岳阳,又捅捅赵庄生,道:“你们知道吗,我第一眼看到这一行行的木屋建筑,我就在想,这个村落,完全可以看成是一个大工厂,这些木屋全都排成行,就像一条条生产流水线,从原料的采集、摘选,到加工、深加工,最后组装成形,哈——完美!”

赵庄生检查了破烂的机械后,道:“好像没有电力装置啊,这些东西,是怎么动起来的?”

张立往赵庄生肩膀上重重一拍,大声道:“这正是古人最不可思议的地方!他们用最简单的原理,最简单的零件,却能组合出高度自动化的机械来!你们小时候有没有玩过这样一种玩具,它们被造成各种玩偶,背上有个发条,拧几圈,它们就能自动来回走,有些还带动听的音乐!还有那些上发条的钟,拧了之后,能走一天……这些机械,就是用了同样原理,有了扭矩弹簧,卡力卯榫,加上这些合金钢有极强韧性,它们能为这些机械提供大量的能量,完全是机械能与机械能之间的转化。它们内部似乎有个自动判读装置,当动能不足时,就要自动回到这里,这里一定有个地方,可以为它们上发条,嗯……或许在更里面,这些机械,像是被拦在半途……”

“奇怪,既然机械技术如此发达,为什么要造成木壳的呢?”岳阳的一个问题,顿时让张立哑然。

肖恩和胡杨队长等人则走在工厂的另一边,这里有巨大的生物骨骼,像标本一样被摆放在巨大的案头上,旁边有一大团褶皱的帆布样物体。肖恩看着那骨骼感慨道:“这可真是,庞然大物啊!”

胡杨队长道:“这是什么?”

肖恩道:“某种生物的——尾椎。”

“尾椎!”胡杨队长变了声调。这两米多高,十余米长的东西,竟然只是尾椎!那那种东西,生前究竟有多大啊!

“嗯。是一种海洋或是两栖生物。”肖恩去拿那堆帆布样物体,发现这堆东西的厚度远超预估,“啊哈”一声,找到边缘,竟然有接近半尺厚度,肖恩吃力地举了举,试了试手的触感,看了看周围的工具,然后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就是我们乘坐的蛇形船的原材料了。”

“真的?”吕竞男道,“蛇形船的外壳可没有这么厚。”

肖恩道:“一定用了特殊工艺,让这些皮革脱脂,削磨之后,才形成那种无比坚韧的外壳的。”想了想,又愕然道:“如果要捕猎这么大的生物造船,需要非常强劲的武器和工艺才行啊!”他抽出一把匕首,朝着那皮革狠狠地刺下去,结果就像刺在一个硬橡胶球上,皮革向下凹陷,却始终刺不破,最后肖恩颓然道:“这可比捕鲸难多了!”说完,他回头看看大门,这些船造好后,应该就能直接下水。

卓木强巴跟着亚拉法师,敏敏跟着卓木强巴,巴桑跟在后面,他们四人走的又是另一条路,他们跟着地面散乱的白骨,横向朝着厂房的边壁走去。这里有道独木梯,看起来还是可升降的,沿着独木梯,就来到了第二层,他们走进一间紧邻房舍,从一些摆设饰品和衣物推断,他们愈发肯定这是一个戈巴族人的村落。

屋中有一具枯骨,显然是具女性骨骸,跪着蜷曲在地,怀中还紧紧抱着另一具婴儿尸骨。窗外远处则有一具匍匐的尸骨,那人手骨伸直,显然倒地后还爬行过一段距离。亚拉法师分析道:“这村庄外遍布荆棘,背靠山崖,头顶又被那雾状植物笼罩着,可以说得天得地,大型禽兽根本无法闯进来。还有,从这些白骨衣物的腐朽程度来看,这里的人至少死了有三四年了,却还保持着死前的状态,也就是说,在这三四年内,除了植物,没有任何活动的生物来过。”

巴桑道:“从尸骨的位置来看,这些人都在慌乱地逃跑,朝各个方向逃的人都有,可是凶手堵死了所有的出路,一个人都不肯放过。不管男女老少,就连婴儿也未能幸免。他们……死于屠杀!”

说着,巴桑心头一阵恐惧,仿佛捕捉到什么,他们也曾遭遇过那种惨绝人寰的屠杀啊!

亚拉法师点头道:“没错,这里的人,应该死于一场午夜屠杀,前面屋舍内,还有好几具在熟睡中的骨骸。”

卓木强巴道:“房屋中的家具、器皿、衣物等一应俱全,没有财物被抢走,就连掀翻的桌椅板凳也只是逃跑的人们在大力冲撞下造成的。但是那些机械的东西,却被破坏得很彻底,人畜更是无一幸免,这究竟是……”

敏敏道:“会不会是那些东西杀了村里的人呢?”她抬头朝着那团紫色烟雾努嘴。

亚拉法师道:“不会,我说过了,这里是古人精心挑选过的地方,背山靠水,在原始丛林中占有地利,而头顶的那一片青天,有着防御空中猛禽的作用。如果这些人是被那种飞絮所杀,不可能造成大范围的人员惊恐逃亡,它也不能让人即刻死去。说不定,那些喷射飞絮的植物,正是这里的村民用来防御外来生物的一种手段。还有,看到那围栏里羊的尸骨了吗?它们死前并没有惊慌地四下逃散,而是被围困在一个小圈子里,尸骨都层叠在一起,这是典型的屠杀手法。至于人为什么慌忙逃窜,我想应该是前来屠杀的凶手不能和人进行十分有效的沟通,所以凶手并没有把村民驱赶到一起,而是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所有的人都杀死了。”

卓木强巴似乎从亚拉法师的话里听出了什么,惊愕道:“动物行为?”

巴桑道:“没错。尸骨上有咬痕和抓痕,看来凶手拥有锋利的爪牙,从这些逃跑中死去的尸骨位置来看,凶手还拥有可怕的速度和敏捷的身手。一次性围杀这么多人,一个也不放过,我想凶手在数量上有明显的优势,而且善于群体作战。”

卓木强巴转头问敏敏:“还记得那个蒙河的疯子说过的话吗?”

敏敏道:“啊!难道是……”她想起他们曾经作出的推论,那群袭击过巴桑的生物,那群屠杀了戈巴族村落的生物,拥有与人类相当智慧的可可西里狼,或者应该说是香巴拉的狼。

大家又看着巴桑,看他能不能从眼前这一幕中回忆起什么。可是巴桑面无表情地漠视着眼前的累累枯骨,显然这场景还不足以激发他那深藏的回忆。

敏敏道:“如果说,是被屠村的话,那个疯子又是怎么逃出去的呢?还有,比村里的人数量都还多的凶手,是从哪里来的?它们如何穿过这黑森林到达这里?为什么会突然屠村?屠村后又去了哪里?”

敏敏提出的一系列问题,让大家都感到不好回答,目前他们只是推测,没有任何线索。

“咦?这是?”只听一通“哐啷啷”声响,亚拉法师从一张床榻下牵出一条粗铁链,他俯身看去,铁链的一头并非拴在床脚,而是与支撑整个建筑的支柱系在了一起,而手中的这条小指粗的链圈,仿佛被极大的力道,生生地掰裂开来。亚拉法师愕然望着卓木强巴道:“太奇怪了。”

卓木强巴神色凝重地看着那条铁链,道:“确实很奇怪。”

敏敏道:“与狼同居!我们早该想到,你们,为什么觉得奇怪呢?”

卓木强巴拉过她的手道:“不应该有铁链。”

敏敏道:“可是,我记得乡间的大狗,不都用铁链拴着吗?”

卓木强巴道:“敏敏,戈巴族的与狼同居,绝非你想象的那样。乡下人拴狗,是为了防止陌生人被咬伤;在人迹罕至的牧区,藏民是不会用铁链子将自己的狗拴起来的。”

敏敏似乎听懂了,道:“是怕限制了它们的活动自由,无法驱赶小偷或野兽吧?”

卓木强巴道:“更重要的是,我们将那些狗看做我们自己的家人,没有人会在家人的脖子上套一个圈,再用链子拴起来的。更何况与狼同居的戈巴族人,传说中他们与狼的关系,似乎比家人还要密切。”

敏敏看了看地上的粗铁链,道:“那这些链子……确实挺奇怪的——啊,你说,会不会是它们……”

卓木强巴摇头,在没有确凿的证据前,他不愿轻易下结论。转而道:“不知道,看来这里还藏着许多谜团啊,我们恐怕得在这里歇一阵。这样,巴桑,你去叫上肖恩,你们和张立、赵庄生把这些尸骨都埋了吧,然后你告诉胡杨队长,让他和竞男和岳阳在建筑外搜索,我们在建筑内搜索,看看有没有别的什么线索。”

底层除了巨大的生产作坊就是栅栏围成的牲畜栏,二三楼分布有客厅、卧室、管家室、贮藏室等,那些横梁、额柱、门楣上都画着或雕刻着精美的图案花饰,上下的楼梯都是用整根剖开的原木截成锯齿状做的。只有器械被毁,大多数居民家里的摆设、器皿都完好无损,看起来根本不像发生过一场屠杀,但正因如此,这里的一切反显得更加诡异。更让卓木强巴忧心忡忡的是,每个房间都有铁链,每道铁链都被挣断了,却没有发现一具狼或是獒的尸骨。

最后,他们在第二层一间被焚烧过的大木屋内查到些残存的线索。这里竟然是一处祭坛,下层是议事厅,上层有文献资料,看到那些写在羊皮上的金银描写的古藏文,卓木强巴等人激动万分。虽然大部分已被烧毁,但这毕竟是对历史的记载,对一个文明来说,这就是最重要的资料了。

大部分经卷是用金银汁涂写在羊皮卷上,也有更早的卷轴和他们看到的古格卷轴一样,是写在狼皮上的。

通过亚拉法师他们的细心阅读,对这些卷轴总算有了个大概了解,这些卷轴是村里的村志,从一千多年前断断续续记载至今。

这个村,竟然也叫工布村,只是后来改了个名字,连亚拉法师也无法正确翻译,隐约含着“最后的”那样的意思;这里的人采用了一种火空海的纪年,亚拉法师看过之后说,这种纪年和他所掌握的那种火空海纪年有些许不同,不过大致推算下来,应是从朗达玛禁佛的那一年开始。村志中并没有书写他们前往香巴拉的原因,只是淡淡提了一笔,智者们决定放弃,循着前人留下的痕迹前往香巴拉……而那些堆积在巨人脚背的玛尼堆竟然是在他们来之前就有了的,是更古老的人留下的祭拜之台,最早可以追溯到三千年前。显然以前的人们是能读懂古象雄纪年的。这个村落的人是自愿留下来的,他们将守护着香巴拉的第一层,并为迎接后来的勇士做好准备;而与他们同时进入这里的更多的戈巴族人,则继续往上,最终在第三层平台停留下来。工布村的村民一直守护着村落和通往上一层平台的唯一通道,最终历史结束于四年前……

村志中记载的大多是祭祀、天灾,或神迹显灵等重大事件,其中几条引起了法师他们的注意。在某某年,……族的人从天梯下来,借走了多少多少粮食;某某年……族的人来宣布了……消息,……国的国王召开……在……年,村里派出多少人的使者前往香巴拉圣坛参加重大的仪式,并于什么时候回来了多少人……

根据这几条信息,他们知道,这香巴拉并不止有这一个村落。在平台的二、三层,有更多的更古老的民族存在,竟然还形成了王国,并不止一个王国。也就是说,流传于世的香巴拉王国,是真实存在的。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7/415.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