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想了想,似乎在哪里听说过,一时却想不起来了,只有敏敏“哦”的一声,似乎想起来了。吕竞男道:“传说中有一种神粮,每天只吃一半,第二天它就能恢复成和原来一样多,永远吃不完。虽然只是一个神话故事,但自古以来,农业家和科学家对黄金粮食的追求就从未停止过,他们的最低标准,是希望能找到或杂交出一种高产,能适应各种气候条件,能抵抗各种病虫害,只需要最基本的水和阳光,就可以大量生长的农作物。只需要把种子撒下去,不管是撒在沙漠中,还是在岩缝里,只要有阳光和水,就可以生长,不需要翻田,不需要施肥,不需要除草,不需要除虫,但却惊人的高产。或许听起来也像是神话,但是包括袁隆平在内的许多农业学家,都是以此为目标在杂交各种高产农作物的。”

大家这才正视起胡杨队长手中那包不起眼的种子,岳阳道:“难道你们发现的就是……”

胡杨队长小心地收起那包种子,对大家道:“如果村志断掉的时间,就是这个村被屠尽的时候,那么,这个村子起码已经荒废4年了。可是你们看看田地里,那些茂密的秧苗,有没有受到影响?它们依然生长得很好,自生自灭,自枯自荣,田地的旁边就是生长力和侵占性极强的野草,却对它们毫无影响。你们知道我在田地里发现了什么吗?就连那些覆盖在田地边的金属轨道缝隙中,它们也能生长,只要有水和光,在金属里也能生长,这已经颠覆了我们对植物的传统印象了。所以不错,这就是这里的古人不知用多少代的智慧和实验,研究出来的黄金粮食。如果有一天,撒哈拉大沙漠,变成亩产千余斤粮食的高产区,冰原覆盖的北极圈同样如此,你们说,这会不会改变全世界?”

“啊!……”一声声轻呼自大家口中发出,此时他们也感觉到了胡杨队长手中那袋种子的分量,一个个欣喜且激动地望着胡杨队长。只有肖恩心道:“这只不过是一个中转站,如果能上到第三层,那时才能发现更值得带走的东西。”虽然这么想,但他还是看了看自己的背包,那里面有比胡杨队长收集得更完善的植物母本。

亚拉法师道:“我们还在最底层的厂房内,发现了家禽家畜的规模化养殖。这里的人,显然不用为食物发愁,他们的生产能力也惊人的高。”说着,看了张立一眼。

张立马上接着道:“这里的戈巴族人没有发明蒸汽机,但是他们用水力做到了同样的事情,那台水轮机为整个村寨提供了动力。金属轨道是村寨的交通系统,戈巴族人利用了发条一类的机械能使机械自动在轨道上移动,自动完成木材和石料的采集,自动完成粮食播种和收割。我在村子的下方还发现许多管道,用于物资和能量的传输。我对木屋进行了彻底的检查,我发现每间木屋还有一个弹簧扭矩的蓄能装置,即使大水轮机不再转动或需要检修更换,每家每户蓄积的动能还能使用两三天。”

唐敏问:“这些能量用来干什么呢?”

“分两类,一类作用于生活所需,自动织布、自动制皮、造纸、磨面、零件加工,等等;一类是防御类,我们可以这样说,这里的每一间木屋都是一台机关发射装置,大多是对空发射的,那些武器显然能给天空的猛禽造成巨大的伤害。不过最后的一两年,这里的人们似乎对机关做了些调整,加强了对地面的防御。”张立指着角落的一根锈铁管道:“难道你们没有发现,这里的村民使用的是自来水吗?还有那些由短刀固定的台面,我怀疑那是一种自动……”

肖恩轻轻撩起额角银发,难以置信地摇头笑道:“这里的人什么都不用做。”

张立道:“这里的人确实极大程度地从体力劳作中解放了出来,或许比我们现代的都市人解放得还要彻底。他们更多的时间,应该花在了思考上。大家可注意到,这些木板上的雕绘多么精美,它们可不止一层,而是一层又一层叠上去的;还有那些唐卡,虽然被火烧雨淋,但依然无法掩盖它们的美丽;还有许多器皿,应该是类似于我们的棋类的娱乐物品。当然,我认为他们研究得最多的还是那些机械构造,你们都去那些仓库看过的,那么多机械生产工具,或许这一千年来,这些工布村民都在研究如何制造出更多更实用的机械来。”

胡杨队长道:“我觉得他们的机械自动化,还是要靠人工操作才能完成。比如说,就算他们和我们的农业工业化体系一样,有自动播种机和收割机,有自动水流灌溉系统,起码除草你得靠人工完成吧;要织布,缫丝你可以机械自动化,养蚕你得靠人工完成吧……”

亚拉法师摇头道:“不,这里的自动化程度恐怕比我们想得到的还要高。由于古人对生物操控技术的了解,他们完全可以做得更彻底、更完美。就拿织布来说,拥有生物操控技能的古人完全可以做到,让蚕在固定的地方进食,然后到固定的地方结茧,在固定的地方交配产卵。这样,那些自动的机械就只需去固定的地方采茧,随后的抽丝、织布也都可以自动进行,将人力完全从劳动中解脱出来。”说到这里,亚拉法师那颗潜修多年的心竟然不能平静下来,他突然间对卷轴上那句空洞的话“集机关术、蛊毒、生物饲养之大成”,有了深刻的了解。

岳阳举一反三道:“也就是说,这里的牛羊能自己去一处吃草,奶牛自己去挤奶机前挤奶,快死了自己去屠宰加工的地方,然后那些肉通过这些轨道管道送至每家每户?甚至……甚至能切成肉片、肉丁,全都由机器做好了!我的妈呀,这是一种什么生活!”

卓木强巴长吁一气道:“这就是……香巴拉的生活。”

敏敏重复了一遍传说中的香巴拉:“那里四季花开,水流不歇,庄稼总是在等着收割,甜蜜的果子总是挂在枝头……那里的人用意念支配外界的一切,觉得冷,衣衫就会自动增厚,热了又会自然减薄;想吃什么,美食就会飞到面前,饱了,食品便会自动离去……”大家看着户外渐黑的村落村中那一座座破败的小木屋,想象着这里曾经的繁华。谁能想到,神话中隐藏的真实,竟会是这样的。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对于见过倒悬空寺和玛雅地宫的他们来说,这一切虽令人惊讶,但还能够理解。不过对赵庄生来说,就像在听天方夜谭一样,只是瞪大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像在话家常的其余队员。

“等等!等等!”终于赵庄生受不了了,大声道,“你们好像是说,这里的科技水平……这里的机关什么的啊,比我们二十一世纪的工厂还要先进?”

大家停下讨论,很奇怪地看着赵庄生,旋即醒悟过来,这家伙没亲眼见过那些古代机关术的造诣,到现在还不敢相信古人的智慧。亚拉法师正告他:“就某些方面而言,是的。”

“比……如,说呢?”赵庄生呆呆地问。

岳阳揽过赵庄生的肩,对他道:“这样说吧,我们现代的工业基础来自于十八世纪的工业大革命,你知道……什么叫做工业大革命吗?”

赵庄生摇头,岳阳道:“所谓的工业大革命,就是指,将人力的手工业劳作,转换为机械力劳作,它节省了人力,而提高了产量,使整个世界生产秩序发生了根本的改变,物质的分配和人类的社会结构,也因此发生了完全的改变,最终演变成了我们今天的这个世界。而工业大革命最关键的因素其实就两点,瓦特的蒸汽机和……欧洲人学会了炼钢。”

“这,这和……有什么关系?”赵庄生嘟囔着。

岳阳继续道:“其实,蒸汽机的根本意义是:一种能持续提供稳定动力源的机械装置,一种稳定且持续的动力源,是一切工业的基础。而钢材呢,则是一切机械的原材料。工业大革命要成功,就必须找到一种坚固耐磨,可以长久使用不易损坏的材料,新的冶炼方法让那些原本笨重又易碎易断的生铁变成了钢。但是,这两种工业大革命的先决条件,早在两千年前,就已经被我们的祖先发明了。”

“啊?”赵庄生表情怪异。

张立挤眉弄眼道:“你可别不相信,毕竟你没系统地学习过机关学。早在两千多年前,我们的祖先就发明了以水力和风力作为动能的持续动力源,而其中又以水能动力源最为稳定。诸如筒车、水砻,至今还有很多地方在使用。而炼钢之法就更不用说了,欧洲l8世纪采用的新式炼钢之法,在我国的春秋战国时期,就已经被发明并使用了。最初百炼钢,后来因为工艺繁复又加以改进,在汉末发明了新的炼钢法——炒钢。所谓炒钢就是将铁再熔,并在熔炉中搅拌令碳化掉,这也就是现代仍在使用的炼钢工艺原理。更厉害的是我们的祖先发现,不同水质的水可以影响淬火的效果,而这项研究是欧洲学者们在近些年才开始的。以后有机会你可以去看看《夏侯阳算经》《神器谱》《格物粗谈》什么的。”

岳阳马上又道:“现在你明白了吧,我们的祖先之所以没有在两千年前发起工业革命,是因为当时人们的视野还不够广阔。钢铁发明的初衷是为战争打造兵器,水轮机是为了农业生产,我们的发明都是为了自给自足;而不像欧洲工业大革命是为了向全世界倾销产品,积累资本。但是只要有了先决条件,就随时都能发生工业革命,所以在这里出现大规模自动化机械,我们不感到惊讶。毕竟我们曾见识过光军在一千年前制造的自动机关。”

胡杨队长道:“小赵啊,你不用太惊讶了,要知道,现在大型机械运转的基本构件,齿轮、转轴、链条、滑轮,都是我们祖先在两千多年前就发明了的,欧洲人所做的不过是用钢铁代替了木头。如果你能去回顾历史,你会发现很多类似的事情,历史书上往往是这样记载的,某一项发明在我国产生于多少多少年,然后欧洲人于多少多少年之后才有同样的发现。唯一令人感到惋惜的就是,那些发明在连续的战乱中,慢慢失传了,如果不是饥荒瘟疫、朝代更迭、战乱不断,我们中国,也该在一千多年前,就产生这种类似于香巴拉的工业大革命。”

亚拉法师道:“还不止如此,在一千多年前,吐蕃刚刚崛起的时候,它正巧处于古中国和古印度之间,而那位具有卓越远见的君王,在当时整个高原民族还处于较为落后的社会形态下,他已经开始向周边的两大文明古国学习更先进的生产生活方式,很显然,其中最精粹的知识,被光军完全掌握了,其中一些连它们的诞生地,都已经忘记并忽视的发明创造,被光军发现并发挥到了极致,最终造就了一种无敌的神话。四方庙里面所保存记载的,应该是那个时代所有古文明的最高成就,如今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亚拉法师的一席话引起了大家的思索,连巴桑都少有地露出了向往礼之情。

吕竞男则想起了亚拉法师曾经说过的另一段话:“融合了本地巫蛊、印度外科手术、中医中药和生物培植操纵的蛊毒,结合了东方内家吐纳和西方体术瑜伽的密修,以及超越了同时代其余国家的炼钢之法打造的武器装备,被发展到极致的操兽之术、迷幻之术、空气咒术,像特种兵一样对人体生理结构的了解,像刺客一样的行军方式,这就是光军,无敌的光军。”

“既然这个地方已经如此发达了,怎么说灭……就被灭了呢?”岳阳的一个问题顿时将其余人从幻想中拉回了现实,这个问题确实令人头痛。按说光军在当时就算强悍的存在,就算一千年过去,这些光军的后裔已没有了光军的力量,可是这些机械还在啊,从它们的锈损程度来看,显然四年前它们都还能正常工作的,而张立说的那些机关又是那么可怕,想要屠村应该是极为困难的事才对。

张立道:“其实不难,只需先破坏掉了能量传输的管道,由于屋内有自动蓄能的装置,只要在几天内没有发现异常,那么整个自动化系统就会在同一时间陷入瘫痪,或许这还正好从侧面为我们提供了凶手的一些特征,它们分辨不出哪些是用于防御的机关,那些是用于生产的,所以它们把一切可以自动运转的机械都破坏掉了。”

唐敏想起了屋外的铁链,道:“又或许,它们本身就是和村民生活在一起,突然发难,所以成功的几率会更高。”

岳阳道:“好,我们先不讨论它们是否拥有这样高的智慧,我只想问,为什么,它们要突然发难?”

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回答,岳阳自顾自分析道:“我记得强巴少爷说戈巴族那个疯子提到的是,它来了……”

卓木强巴道:“嗯,当时那人说得很含糊,我们也并不是很清楚究竟是它还是它们。”

岳阳道:“不管是它还是它们,既然是来了,那么就是表示,不是原本就在这里的,是从上面,或是别的地方,来到这里,然后才是,所有的,都被咬死了。接着,是法师在卷轴中找到,那个叫次塔尔的人,虽然我们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但是后面的那段话,‘当圣庙的阶梯被鲜血染红,’我们可以推断,那人去的地方应该是第三层,那里才有神庙;这又让我联想到另一个卷轴中的问题,那就是,为什么当村子里的人和第三层的戈巴族人共同研发出那种叫什么傀儡的东西之后,他们就不再往来了?为什么这里的人就不能去第三层了?然后是卷轴里最后一句,这里的人说他们终究逃不脱命运。逃不脱怎样的命运?那个叫次塔尔的人去了什么地方?从卷轴中的口气看出来,他们已经知道将要发生什么,或者是,他们从曾经的记录中,知道以前发生过什么。”

“如果是这样,他们就应该做了防范。”胡杨队长很冷静地分析道。

岳阳道:“是的,他们做了防范。张立不是说过吗,最后的一两年,他们将部分对空的机关调整为对地,只可惜,这些防范并不足以改变他们的命运。如果说,这里居住的是戈巴族人,他们仍旧保留着与狼和獒一起生活的习俗,但是除了断掉的粗铁链,却没有发现任何狼和獒的尸骨。这一点同样让我起疑,要知道,从我们了解的资料来看,狼和獒都是戈巴族人的最大帮手,与狼同居是他们几千年延续的习俗。在危机来临的时候,用粗铁链锁什么?事实上,从一开始,我们就只想到了狼或者獒,而没有去想过,狼或獒的背后是否藏着什么问题,直到我从法师那里听说,这里的戈巴族人分为了上和下……”

吕竞男马上道:“你是说,灭了下戈巴族村落的并不仅仅是表面上的狼群,而是……”

“上戈巴族。”岳阳向着教官点头道,“我记得亚拉法师说过,只有操兽师才能对付操兽师,同样的道理,只有光军才能对付光军。为什么这些人要把他们的帮手拴起来,极有可能是他们惧怕比他们拥有更高明操兽技术的上戈巴族人会令他们的獒和狼反戈相向。这也能解释为什么他们只和上戈巴族相处了一百年,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卓木强巴问道:“是什么矛盾会导致下戈巴族遭到屠村的命运呢?”

岳阳道:“这个不好说,我只能猜测,或许……和信仰有关。这个推论,是从有关香巴拉神话传说中得出的。强巴少爷你们对香巴拉研究得更久,我记得你们说香巴拉历史上有过一次叛逃行为,我不知道这段神话是否也隐藏了一段真实的历史……”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突然愣了愣,接着道:“而且,我觉得,那次事件也间接影响了身在外界的使者的态度,毕竟它们在时间上是吻合的!”

光军对光军下手,戈巴族对付戈巴族,岳阳说出了亚拉法师和吕竞男最不愿听到的推论。亚拉法师一直在微微摇头,吕竞男也一直蹙眉。但是他们无可否认,岳阳做出了他们迄今为止,所能得出的最为合理的推论。光军的信仰因当权者信仰的不同而反复改动,虽说他们有自己的神灵,但在漫长的历史中,同一族群产生了不同的信仰也不是没有可能。关键是,要对抗拥有这种机械的强大的光军后人,似乎也只有同样强大的光军后人才能做到,而当年的矛盾致使古格使者表现出截然不同的对待圣物的态度,这似乎也很合理。加上那个神话的印证,亚拉法师不由在心中叹息:“可怕的岳阳,难道真如你所说?”

肖恩还是首次见识到岳阳的这种能力,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暗想:“这家伙是个推理的高手,看来以后得更小心了,幸亏现在他根本就没注意过我。”

岳阳却在心里嘀咕,其实他还有许多疑问没有提出,诸如这里的人拥有这样高的科技水平,能够捕杀制造蛇形船那样的可怕生物,为什么他们却只肯蜷缩一隅,为什么不拓展空间?最起码,也可以在这最底层建一条通往海面的安全通道吧?

接下来他们又分析了几种导致戈巴族灭村的可能,不过由于那些残卷里并没有藏医方面的资料,也没有关于帕巴拉以及狼群的资料,虽然对村子里的一切都感到好奇不解,但最终商议的结果还是应及早离开村子,继续向第二层平台挺进。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7/417.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