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密码8 简介

传说中的喜马拉雅雪人是一种介于人、猿之间的神秘生物,全身披着很厚的毛发,高达2米以上。1951年,英国珠穆朗玛峰登山队拍下第一张雪人清晰的脚印照片。1953年5月,第一批成功登顶珠峰的两名登山者宣称在登顶途中见过喜马拉雅雪人。国外一些大探险家深信,喜马拉雅雪人居住在喜马拉雅山脉中某个隐秘之地,那里极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圣地香格里拉。喜马拉雅雪人能找到去香格里拉的路,捉住了雪人,说不定就能让雪人带路去香格里拉。在《藏地密码8》中,卓木强巴等人穿越冥河,超脱生死,终于来到藏传佛教徒心中的最后一块净土,他们震惊地发现,一万多年间,竟然有上百个部族由于各种原因迁徙而来,在这里繁衍生息,其中有一支,就是最最最神秘的喜马拉雅雪人部落……

藏地密码8 第五十四章 喜马拉雅雪人之谜

【斗蚊】

突然,密林之中,响起了整齐的“嗡嗡”之声,那种声音让卓木强巴、巴桑等人本能地汗毛直立,身体曾受到过的严重创伤此刻又被回忆起来。美洲杀人蜂!虽然不确定现在到这里来的是不是那种东西,但声音无疑惊人的相似。

岳阳紧张地举着望远镜,忽然将望远镜丢给了旁边的肖恩,惊呼道:“是蚊子!我从未见过那么大的蚊子!”他开始检查身边的武器,可是选来选去,怎么也找不到一件可以很好地消灭蚊子的武器。那些在空中飞行的杀人机器,无疑是可怕的,只要一想到美洲杀人蜂,岳阳就不寒而栗。

肖恩的脸色也白了,他将望远镜递给卓木强巴时,手腕甚至有些抖动。卓木强巴接过望远镜一看,整片密林由近及远,好像被淡淡的烟雾包裹着,他明白,那些飘荡的烟雾便是成群的蚊子大军。而飞在前面的先锋部队,已经非常清晰地出现在望远镜的视野中。那只能被称做飞行的怪物——是的,任何人骤然看见体长超过一米的蚊子,都毫无疑问会认为那是怪物。这些怪物有一个布满网球眼的脑袋,大约有婴儿头颅大小,后面拖着一个好似牛皮水袋的腹部;浑身上下,就连翅膀上也布满了钢刺一般的硬毛,在绿色视野的夜视镜下,灰白相间的条纹变成黑色和白色相间隔;脑袋和腹部之间好似被绳子勒过,随时都有断掉的危险,真不知道这两部分是怎么连接在一起的;而真正让人战栗的,便是蚊子那标志性的吸血口器。这些怪物的头上,全长着那足有一尺长的口器,就像一支超大号的注射器针头,不难想象,为了吸到巨蜥的血,这些口器必须足够锋利;而那双触须,则在针头上方挑衅似的上下挥舞。

卓木强巴放下夜视镜时没有递给下一位队员,因为已经不需要了。怪蚊振翅而来,出现在火光之中。黑暗深处,则是一阵阵刺耳的“嗡嗡”之声,让人无法猜测究竟有多少。

张立的眼睛在各个背包上游移不定。岳阳问道:“找什么呢?”

张立有些紧张道:“我在想有没有什么杀虫剂。”

岳阳道:“杀虫剂对这些大家伙有用么?要是下层那些巨蜻蜓能来就好了。”

肖恩安慰道:“别担心,别担心,据我所知,远古的巨型蚊子应该是吸树汁的。”

“开火!”卓木强巴心知这当头来不得半点犹豫,不管这些蚊子是不是吸血,都不能让它们距离队员太近了。

火光乍现,飞舞在空中的可怕怪兽纷纷坠落,但是它们的数量实在太多,被枪击落的只是很少一部分。越来越多的巨大飞蚊环绕在他们周围,显然对火障显得十分畏惧,不敢贸然突入,而真正被击毙的蚊子可谓极少,大部分只是被击落,在地上奋力翻身,又重新站了起来,隔着火墙与墙里的人遥遥相望。地上的蚊子数量多了,开始层叠踩踏的时候,巴桑毫不犹豫地将手雷扔了出去,将那些怪物炸得支离破碎,四散纷飞。

而岳阳则注意到,那些蚊子翅膀上燎起的火星,就好像尚未燃尽的纸灰,一道道火线从翼翅上掠过,那些翅膀瞬间变为灰烬。“它们怕火,用火烧它们!”岳阳立刻大叫起来,同时用脚踢起一蓬火星。火星落入蚊群之中,就好像引燃了秋天的草原,那些蚊子身上的硬毛同许多动物毛发一样易燃,而它们的翅膀显然也是易燃品,燃烧速度极快,那蓬火星对地面蚊群造成的伤害,甚至比巴桑的手雷还要厉害。其他人纷纷效仿,一面持枪击落空中的飞蚊,一面用脚踢打火堆,或是拾起燃烧的木棍向蚊群中扔去。

然而更多的蚊子已经升入高空,那一台台振翅的杀戮机器显然已经适应了那道火墙障碍,它们升到火焰无法燎烤到的高度,然后在火圈中心盘旋,跟着羽翼一停,像箭头一样直扎下来。

“小心!小心!”避开箭镞一样的密集攻势,在火圈里的人已经顾不上地面的蚊群了,他们的枪口纷纷直指高空,抱着能打下多少就打多少的态度,子弹毫无保留地向上发射。

“刷”的一声,一支利剑插在张立身边不足一米远的地方。张立毛骨悚然地看着这个怪物四脚用力,正打算把那支巨大的针头从泥沼里拔出来,他抬手就给了那个家伙一烧火棍,那家伙全身顿时被火星缭绕。眼见火圈的火势小了,张立向右冲了两步,拉动第二根缆绳,另一桶汽油顺着搭建好的沟槽倾泻入火圈之中。火上浇油,火势顿时大了一倍不止,火苗噌地蹿起十数米高。那些升空高度不够的巨蚊被火一燎,顿时跌落火圈之中,它们的躯体则化为新的燃料。

火圈内,飞蚊像轰炸珍珠港的飞机般一架接一架地自杀式袭来。人们狼狈地躲避着,不时开枪还击。跌落在圈中的巨蚊并未死去,有的翅膀被泥沼粘住,腹部朝天六爪乱蹬,有的则四处乱爬,瞪着筛子样的网状眼睛,挺着那针头一般的凶器乱刺乱扎,有的从火中挣扎爬出,浑身蹿火。火圈外也是同样情形,只是蚊群的数量比火圈内更多,层层叠叠,挤挤挨挨,尚有火线蔓延,场面更加惊人。警告声、惊呼声、尖叫声、枪声、爆炸声、振翅声、火烧的“噼啪”声,都夹杂在一起;开枪还击的、躲避攻击的、用木棍引火的、扔手雷的、扔火把的、扔吸引弹的……场面十分混乱,一时间好似到处都在爆炸,到处都在燃烧。

随着跌落火圈的巨蚊越来越多,他们几乎陷入了与巨蚊的肉搏战之中,什么队形、阵法,全乱了套,不是撞上自己人,就是撞在蚊子身上。哪怕只被蚊子身上的刺毛刮一下,也会留下一道明显的伤口,如果被巨蚊那注射针头扎一下的话,很难讲还有多少活命的机会。

混乱中,卓木强巴闪身避开正面冲来的一只巨蚊,只觉大腿火辣辣的一阵灼痛,裤管被那蚊子的硬毛擦破了,三道口子像被猎犬抓过。他飞起一脚,踢翻了另一只巨蚊,卡宾枪的子弹打完了,就用五四式手枪射击,大团大团的稀泥样浆汁被打得飞溅。右边又有一只巨蚊爬行而来,那冲势迅猛,哪里避得开,卓木强巴当机立断,身体一扭,冲着那小脑袋拍了一掌,只觉拍在一个装满谷粒的麻袋上面,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令他全身一紧。不过还好,那蚊子脑袋与身体的结合部位果然不牢靠,被卓木强巴这么一拍,竟然将带着注射针头的脑袋给拍掉了,一些好像融化了的巧克力样的物质从那断口处汩汩涌出,而那具身体依然向前冲去,直到冲入火圈中。

“啊!”的一声惊呼,唐敏被一头巨蚊冲翻在地,另一只冲过来,整个身体已经趴在了唐敏身上,凶器高高扬起。一直守护在旁边,时时关注着敏敏的卓木强巴,哪里会让唐敏受到一丝一毫伤害,只见他手臂一长,竟然将那注射器针头握在了手里,用力一扯,连同那小脑袋和与身体相连的管状物一股脑儿扯了下来,远远地扔出去。

“上面啊!”躺在地上的唐敏惊呼道,连连后退。卓木强巴抬头一望,一只挺着利剑的空袭者正对敏敏扎了下来。已经来不及了,卓木强巴突然伸出自己的左臂,生生承受了这一次攻击。吸血的针管毫不客气地扎穿了卓木强巴的手臂,但同时,卓木强巴右手那把已发射完子弹的五四式手枪也砸了过去,一枪托把那小脑袋砸了个稀烂。

可是后面斜刺里又冲杀过来一只,卓木强巴手臂上挂着针头还未取下,身后护着敏敏,眼看是避不开了。便在此时,肖恩从另一侧冲过来,他不敢直接去抓那巨蚊的口器,便将身体一横,与那只袭击卓木强巴的巨蚊直接撞在了一起,半空中还侧过头来,对卓木强巴露出一个绅士般的微笑。

“噢,我的神!”紧接着就听肖恩用英文大叫起来。那只巨蚊的口器不偏不倚,插进肖恩臀部肉多处,只见他捂着屁股又蹦又跳,却始终甩不开那坚挺的凶器。

巴桑帮肖恩解了围,他一脚踢开那巨蚊身体与脑袋的连接处,跟着他自己也差点被偷袭,赶紧一个侧扑翻滚避了开去。肖恩自己拔出了针头,兀自“嗷嗷”呻唤不已。

这时候,有人叫道:“接着!”一个黑黝黝的东西扔到了肖恩手里,竟是一个带氧气瓶的呼吸面罩。只见吕竞男拼命地朝着水塘甩动手臂,大叫:“跳进水里去!跳进水里去!”火光映照下,岳阳和张立早早地跳了进去,头却露在水面等着拿呼吸面罩。

亚拉法师守护在一旁,只见他左一掌,右一掌,正拍反拍,就好似随手甩着耳光一般,将向他靠拢的蚊子头部统统拍掉。失去了脑袋的蚊子就算再多,也不容易造成致命的伤害了。而吕竞男在一旁打开背包,向那些仍在避难的人和已经跳进水里的人分发呼吸面罩。

其余的人也拿到了呼吸器,“扑通扑通”一个个跳入水里,向较深的地方潜去。巴桑跳入水中之前,正看见亚拉法师犹似闲庭漫步一般挥舞着手臂,姿态优美得好像交响乐指挥家,心中不由一寒:“这老头儿……”

谁也不敢断定那些从空中俯冲的蚊子会不会像水凫一样一头扎进水中,不过既然是岳阳通过观察分析得出的结论,水底应该是暂时安全的。

透过岸边熊熊的火光依然可以看见,那失去了目标的蚊群在水塘上空久久盘旋,最终才不甘愿地飞舞着离去了。如果没有简易的呼吸装置,他们根本无法在水下待这么长时间。

为了安全起见,又怕蚊群狡猾地躲在一旁,他们在水下多待了一会儿才重回岸上。火光已经渐渐熄灭,岸边就像经历了一场世界大战,到处是弥漫的硝烟和烤焦的尸体,回忆起片刻之前的生死之战,那些仍活着的、还在不住扭动的虫体让他们心神不定。

唐敏检查了大家的伤势,卓木强巴被扎的那一针从尺骨和桡骨之中穿过去,肌肉有所损伤,但并没有伤到筋骨,也没有扎破大血管,进行清创、消炎、引流、包扎之后,甚至还能活动。相比之下,肖恩受的伤似乎要重一些。唐敏看着肖恩左臀的伤口,能让肖恩叫着跳起来,那一针刺得肯定不是一般的深,那拇指粗的创口内全是红色的翻卷的肉,不知道有多深,不过从肖恩的表情看,起码穿过臀大肌直插到髋骨,或许刺穿了髋骨。这种深度伤口,连清洗都很困难,唐敏不由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看着肖恩“咝咝”地吸着冷气,唐敏有些犹豫。吕竞男看唐敏手中拿着的并非一次性塑料注射器,而是不带针头的玻璃注射器,大概知道了唐敏打算怎么做,她拿过玻璃针筒在火上燎烤道:“我来。”又对肖恩道:“有点痛,忍着。”跟着将针筒夹在中指和无名指之间,就像摁钉子一般将整个针筒摁进了肖恩屁股上多出来的那个洞里。

“唔……唔!”肖恩疼得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断渗出。

吕竞男将针筒内的液体完全注入那个洞内,拔出针筒,为了让伤口得到彻底的清洗,她又注入一管,并像搓衣服一样在伤口附近揉了揉,只痛得肖恩没昏死过去。“这样的伤口,若不彻底消毒,极易造成感染,是吧?”

唐敏心惊肉跳地点了点头,终于不得不承认,在某些方面,自己永远不可能达到吕竞男的境界。她想起了那名医师告诉自己的话:“作为一名医生,首先得学会残忍。”

事后大家分析造成巨蚊袭击的原因,已经痛得半死不活的肖恩的解释最为令人信服:普通的蚊子便能感应到一公里外的气息,而那些巨蚊的嗅觉明显更为敏锐,恰恰他们刚干掉了一头巨蜥,估计巨蜥的血液气息便是将那些恶蚊吸引来的元凶。

不管怎么说,他们都被这群突如其来的蚊子大军扰得无心睡眠,伤痕累累。更为严重的是,大部分武器在这场没有任何意义的战斗中消耗得七七八八,如果再次遭遇可怕的怪物集团军,他们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了。

这一夜注定将无法平宁,同样的悲惨遭遇也发生在另一群刚刚降落在香巴拉的现代人身上。西米一行人就如岳阳所预料的一样,是直接朝着工布村降落的,不过他们仅有十三人成功降落在工布村内,还有四人降落在了第二层平台上。他们的全部装备也只有三个集装箱到达了预定位置,还有两个则不知去向。随后,在工布村的十三名伞降者便由于与第二层平台相距太远,只能听到斑驳的杂音和猛不丁一阵歇斯底里的惨叫。那些惨叫的声音如此剧烈,以至于不用对讲系统也能听到。

“那两个佣兵……咔咔……撕裂……噼叭……撒了一地……啪嗒……咔喀……啊!救……”

西米踌躇满志地告诉其余的人:“听到了吗?这里就是你们想来的地方!这可不是一般的地狱,想在这里活下去,就得听我的!”

马索接口道:“没错没错,你们都听清楚了吗?在这里,我们一定要听西米老大的,只有跟着西米老大,我们才能找到那处宝藏,也只有西米老大才能让我们活下去。对吧,西米老大……”说着,咧嘴笑望西米。西米看着马索那副面容,就像看到一只伸长舌头猛摇尾巴的哈巴狗。

第二天一早,一行人带够储存水,离开了那个可怕的水塘。由于大量的武器弹药消耗在昨天夜里,他们不得不更加小心且快速地前进。卓木强巴给肖恩削了根拐棍,并扛起了他的背包,肖恩像铁拐李一样一拐一拐地跟在后面。做这一切的时候,卓木强巴偶尔用复杂的眼神看看吕竞男和亚拉法师。要知道,如果没有昨天晚上肖恩挡那一下,这时拄拐或是躺在担架上的人,恐怕就是自己了。而吕竞男的话又不时回荡在脑海中,让他脑子里一团混乱。

岳阳和张立在前探路,路上遇到一些奇形怪状的生物,大多都避了开去,实在避不开的也被消灭掉了。奔波大半天,总算有惊无险地回到了平台边缘,对他们而言,目前只有沿着边缘前进才不至于太危险。

沿着边缘没走多久,岳阳眼睛一眯,像是发现了什么。张立见状也极目眺望,但毫无所得,转而问岳阳道:“发现了什么?”

岳阳道:“不知道,再走几步就能看清了。”又走了一段,岳阳突然一声欢呼,向前冲去。张立不明就里,也跟着冲了过去,后面的人依次跟上。

这时大家才看清了,一个降落伞在平台边缘被风吹得摇来晃去,但就是动弹不得。在伞的下方有一个长条状的方形铁筒,有些像集装箱模样,不过比集装箱要小。走到近处,才发现那不是一个箱子,而是数个大号的旅行箱紧密地扣接在一起,箱子的外壳都是合金钢制成。张立也认了出来,这是特种兵常用的伞降物资。通常这样一个组合箱,里面有装备一个小组的全部常用物资,包括武器、药品、食物等等……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8/245.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