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喜道:“哈哈,真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啊。一定是那群伞降者的空投装备被风吹得转了向。看看,激光制导仪被撞坏了!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真是老天保佑啊。”对于他们而言,这批装备无异于雪中送炭。

卓木强巴拍了拍这些钢制金属壳,伸手拉了拉,嵌合得很牢固,根本取不出。张立一面取电脑,一面道:“没用的,现在这些箱子被锁定为一个整体,没有光碟解码根本就取不出来,更别说打开了。”他飞快地接驳上电脑,并开始寻找接口,同时道:“不过我们也有电脑,破解这种密码,并不比破解古人的机关难多少。”

胡杨队长道:“他们怎么运上山的?这可是件大家伙。”

岳阳道:“蚂蚁搬大象啊。分拆出来,里面每一个箱子就等同一个登山背包,譬如四十人登顶,在山顶上再把它组装成四个大箱子空投下来,十个一组。像这个组合箱,就是由八个箱子拼接起来的。”

“哐当”一声,张立道:“第一个箱子打开了,取走。”

巴桑就势拖出一个半人高的大箱子,横放在地,“叭叭”打开箱子。刚一摁开箱子两旁的扣索,那箱盖就在气压泵推力下自动升起。箱子内部由上及下被金属网格分做三层,每一层里的码放物资一览无余。

第一层是医用物资,包括特种部队急救包、维生剂,还有些不常见的针剂和胶囊。吕竞男从外包装的英文缩写判断,那些针剂和胶囊的作用有麻醉、导致昏迷、毒性气体等诸多品种。

第二层是上下两层中间的一个夹层,显得稍小,里面全是7.5×2.5×1厘米的方形小块,塑料真空包装,有些像压缩饼干,而事实上也的确是可以称做含多种微量元素和维生素的压缩饼干。岳阳阅读着包装上的蝇头小字,片刻就露出惊骇的神情,拿起一块小小的方形饼干道:“只需一片,就足以提供人体一天活动的全部能量,我的天哪,恐怖的美国科技!这里有一、二、三、四、五……”岳阳数了数,中间的小格子里放的这些高能压缩饼干不下一千片,足以吃两年多。

吕竞男也接过一片,看了看道:“五年的保质期,外包装用的太空薄膜技术,看来是作为宇航食品研发的。我知道美国正致力于研究一种药丸式高能合剂,他们希望能做到药丸那么大一粒就可以满足人体一天的需求,看来他们已经取得一些突破了。”

胡杨队长对此也很满意,接着道:“为了不让食用者产生厌烦情绪,还设置有不同口味。”

第三层则是武器,像女士的美容盒一样被分做许多小格,武器被泡沫固定在小格中。最大的武器格占了四分之三的空间,正中斜放的主武器外形酷似M16A4外挂榴弹发射器,不过看得出性能和技术指标都要远超M16;左上侧配一对斯太尔TMP微冲,右下是一把战术USP带红外瞄准手枪。微冲和手枪各带五个弹夹,主武器则是十个加长弹夹。在武器格下侧是三排狭长辅助格,第一排十枚榴弹,第二排五枚手雷、五枚闪爆,第三排是腕表式飓风炸弹。主武器格的右侧是数个方形小格,里面装备有一些特种子弹,诸如穿甲弹、照明弹、爆裂弹等等。还有一格里摞了三个小号地雷。

连巴桑也对这样的武器装配震撼不已,这样装配的特种单兵在战场上无疑是可怕的敌人,就差没单兵火箭筒了。

而岳阳则发现,第三层底部距离这个大箱子的底部还有不少距离,他们看到的这三层,恐怕只占了箱子的一半空间。岳阳试着推了推箱子,跟着“哗”的一声,将装有武器的格子像抽屉一样拉了出来,只见箱子的下面,果然还有一套完善的装备……

钩锁、钩锁发射器、安全绳、主绳、快挂、大小8字环、岩塞岩锥、登山镐、鞋、帽、护膝、护肘、探照灯、手电、单人睡袋……一切户外生存装备可谓应有尽有。最下方还压着一个折叠好的硕大背包,显然背着那钢壳箱子不利于长途野外迁徙。

肖恩拄拐蹦了两步,惊呼着:“太完美了,太不可思议了!”他想了想他们自带的装备,居然还有大部分都是自行组装的,顿时有种垃圾的感觉。

张立搭腔道:“一分钱一分货,人家装这一个箱子的钱,装备我们所有人都绰绰有余。第二个箱子打开了,取走!”

唐敏欣喜地望着卓木强巴,现在他们有了这些装备,在这里生存下去的几率无疑大了许多。卓木强巴像是知道敏敏在想着什么,对着唐敏含笑点头。唐敏抱着卓木强巴的胳膊,靠在卓木强巴的肩头。吕竞男望着装备,眼角余光却总控制不住。

胡杨队长道:“怎么没有水?”

岳阳道:“除了在特定作战区域,特种部队是不携带饮用水的,至多带一个水壶,绝大多数是就地取水。总不能背着几十斤水满山跑吧。”

“连衣服都没有。”胡杨队长又道。

巴桑冷冷一笑,张立忍不住答道:“通常野外作战,一套衣服就穿好几个月,何况通常都是男性单兵,不像我们有女眷。”刚脱口而出,他就感到凌厉的眼神杀气腾腾,赶紧补充道:“不过特种女兵也能和男兵一样行动,不,不,有时候还更优秀。”说完吐着舌头,冒着冷汗,暗骂自己多嘴,继续破译他的密码去了。

幸亏吕竞男更多的思绪并没有放在张立的言语上,她思考着另一件事情,她警告大家道:“别高兴得太早了,这只是敌人遗漏的装备,由此我们可以想见敌人拥有的配置。这样的敌人,难道不应该让我们保持警惕吗?”

吕竞男的话让大家冷静了下来,唯有巴桑爱不释手地调试着那些武器。想想也是,他们只是侥幸发现了其中一个组合箱,而根据岳阳的说法,对方绝不止一个这样的箱子。精良的武器和装备让他们能面对更凶猛的猛兽,适应更险恶的环境,不过同样的装备出现在敌人身上,就只能带来更可怕的后果。

八个箱子全部解开了,其中的七个箱子是完全一致的标准配置,不过另一个箱子里则与别的箱子完全不同——里面没有医疗急救包,而是一个装满手术器械的公文箱,是外科医生出门常带的那种:各号手术刀、镊子、钳子、扩张器,还外带一个便携式3D彩超和心电复苏仪,一个冷藏密闭箱内有数袋备用成分血;没有食物,却有一套完善的通讯装备,那套通讯器能比原子表更远距离通讯,还有电子夜视红外视双模式望远镜和激光制导追踪器;没有常规武器,却有两具单兵火箭筒、一架分拆开的中型机枪、两个弹鼓、两把远程狙击枪;下面还有手摇式发电机、雷达、拾音器……

巴桑忍不住吹了声口哨,了解他的人知道,这说明他已经非常高兴了。在巴桑看来,拥有这些,才是一个完整的作战单位。

岳阳看着这批器械,分析道:“我们的敌人显然也非常专业。从这些配置上看,他们至少有一个医生、两个侦察兵、两个狙击手、两个爆破专家,专业的通信设施,显然得有电子器械的高手来操作。如此配置的八个人,的确是可怕的特种作战团体,和我们在倒悬空寺遭遇的时候相比,这批人又进步了。很显然,和我们一样,莫金打算将他的士兵都训练成特种部队中的精英特种部队。嗯?奇怪……”

“怎么?”在这些问题上,吕竞男有时也要询问岳阳——这个极具天赋的侦察兵,最擅长在普通事物中察觉常人不易察觉的问题。

岳阳重新察看了一遍整套装备,道:“完善的作战系统和辅助配备,可是,如果他们是来寻找帕巴拉神庙的,那神庙可是千年古庙,里面机关重重,怎么可能连最普通的探测系统都不配备?起码蛇眼一类最常用的探测装置应该有一套啊。”

吕竞男已然明白,点了点头。

胡杨队长道:“你的意思是说?”

岳阳道:“如果要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么,极有可能,他们打算分批次进入香巴拉。而这次来的第一梯队,只是作战单位,任务是扫除障碍以及探路吧!”

众人默然。如果说这些敌人只是先头部队,那么后面还有多少人会进入香巴拉就难以估计了,总之不是一件愉快的事。

肖恩已经拿起一块饼干,向卓木强巴和吕竞男询问道:“可以……可以吃一块吗?”在早上没有谁愿意去享用那些长满毛的蚊子,后来在路上打到一些节肢动物,但没有油盐的烤肉并不能让人食欲大增,一天奔波下来,此刻腹中已经空空如也。

“当然。”卓木强巴毫不犹豫地答应着。

吕竞男看着卓木强巴道:“我们今天就在这里搭岩营好了。”她看了看那些手术器械,又道:“肖恩的伤口还需要处理一下。”

“好的。”卓木强巴道。

此时,肖恩已将饼干薄膜剥开,嚼道:“草莓口味,我喜欢这种味道。”吃到一半,奇怪道:“这是什么?”只见他从薄膜内侧抽出一片薄薄的好似口香糖的东西。

看着那薄片的包装袋,肖恩不由苦笑了一下,装备差异太大了。岳阳道:“是什么?”他接过薄片,没想到竟然真是口香糖,看了看,他也笑了笑,很是无奈。唐敏也好奇道:“是什么?”

岳阳递过去,道:“真是口香糖。说明上写得很清楚,在进食后服用,可以起清洁口腔的作用,而里面含有的部分物质,有提神醒脑的功能,通过舌下吸收。而且咀嚼增加脑部血液循环,使人的反应性和判断力都大大增加,有助于团队配合和协调作战,这也是许多篮球、足球运动员在比赛时喜欢嚼口香糖的原因。还有最后那一行字,你看到了吗敏敏小姐?里面含有钝化处理过的rdx。”

唐敏不由轻轻呼道:“塑胶炸弹!可是没有引爆雷管啊?”

岳阳道:“充分咀嚼后将包装纸反包过来,那时候就千万不能用任何重力去挤压它了。”

胡杨队长听得一愣,道:“这好像已经不是特种部队需要使用的东西了吧?”

岳阳点头道:“间谍才会使用这种具有隐蔽性的武器。连包装纸也不浪费,我们对手的装备,恐怕已经不是精良所能形容的了。”

张立一直蹲在最后那个箱子前翻找着什么,很仔细,也很小心。卓木强巴道:“找什么?”

张立一头汗水地站起来,摇头道:“激光发射器。他们什么都准备好了,唯独没有准备激光发射器,好像我们的对手不打算再与外界联系。照理说他们是从上面下来的,一定知道顶峰除了激光,再没有任何电信号可以穿越。”

岳阳道:“这个很简单。我们的对手,也害怕他的队员中有不纯成分,他比我们更害怕这里被别人发现呢,这完全符合莫金的作风。”

稍加调试,张立将一个通讯器扔给岳阳。岳阳拿在手中看了一眼,将这个装置挂在耳朵上,将半片可开合的眼镜片合过来遮住右眼,耳塞塞进耳朵里,麦筒正对着嘴角,还有两根数据接驳线垂在肩上。张立又扔给他一个手机大小的数据中转器,岳阳将那手机插入胸前口袋,接好数据线,按动耳朵上方那两个简单的按钮,很快他眼前的镜片上出现了其余七个通讯器的方位和与他的距离,由于此刻其余七个通讯器都没通电,所以镜片上的数据都是零。岳阳也不禁得意地吹起口哨来。这套装备,简直就是为他们这种侦察兵量身定做的。

看着岳阳熟练地调试,吕竞男问道:“你以前用过这套系统?”

岳阳道:“哪有机会接触这么高级的东西!教官,你用过没有?”

吕竞男摇摇头,心中暗道:“没用过怎么会如此熟悉?”

张立在一旁补充道:“还有一台中央处理器,到时候由一个人背着,通过镜片旁边的摄像头,我们中的任意一个人都可以调出其余人此刻眼前看到的景象。还有那个毫米波雷达,它会为我们提供生命的活动范围和移动轨迹。”

岳阳双手在胸前握紧拳头,激动道:“不管这是哪批队伍,我都爱死他们了!一人一个背包,简直就是为我们定做的。”

张立道:“谁说正合适?这里只有八个背包,我们却有九个人呢,除非再……”

岳阳赶紧道:“闭上你的乌鸦嘴!”张立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差点又说了句很不吉利的话。

吕竞男道:“别激动了,天色不早了,搭岩营吧。我们的对手使用睡袋,看来他们对香巴拉还是不够了解啊,这或许是他们唯一的失误了。”

其余人员负责搭岩营,张立的小型雷达站搭建好了,很小,但是方便携带,为了测试雷达的扫描范围,张立让岳阳带着通讯器向后移动。唐敏和吕竞男联手对肖恩施行了简单的伤口手术处理,去掉坏死的组织,进行了引流缝合,这次有麻醉剂,肖恩没有受到太多痛苦。只是创口很深,照敏敏的意见,肖恩本不该继续行走,这样对创口的愈合极为不利,不过肖恩却表示没有问题,绝不会掉队。

张立对雷达的探索范围也有了初步定论,最大探测范围十公里,如果天线放置在树顶,探测范围还要大。只是这并非张立想象的生命探测雷达,只是一个动态捕捉雷达,它只能捕捉快速移动的信号,如果是静止不动或缓慢移动的物体,则无法和森林区分开来。

第二天,重新整理了装备,继续向左前进。不过如今他们的信心大增,有了这一身装备,就算再遇到数头那种可怕巨蜥的围击,他们也有信心将其消灭。他们一直沿第二层平台边缘前行,由于不需要再为食物担心,除了取水,他们几乎不需要深入密林,如此一来,行程不由快了许多。但同时他们也想到了他们的敌人,同样的,敌人也不需要为食物担心,因此他们原先估计的十天路程差距,估计得缩短到五至七天左右。

前两日倒是没遇到什么危险,偶尔有一两只怪兽冲出森林,也很轻易被消灭了。肖恩还能饶有兴致地告诉大家,这只是什么属的生物,从外形能看出什么生物特征,那只是食草还是食肉,从它的器官可以看出它是如何捕猎的,等等。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8/246.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