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有什么事情让他们吃惊的话,玛吉的回答无疑算得上一个,就算帕巴拉神庙突然出现在他们眼前,也不会让他们如此吃惊。毕竟从开始探访帕巴拉至今,他们一直都认为,他们是唯一成功抵达香巴拉的队伍,就算是看到了以前探险者们的遗体,他们也只认为那些人不过是失败者,刚刚抵达或者还没有抵达香巴拉的时候,那些人就已经死掉了。可是如今听玛吉的话,不仅有现代人活着来到了香巴拉,而且是经常,说明来过的人还不少!原本心中的优越感和喜悦心情顿时荡然无存。

“玛吉,你说的他们是外面来的,你能肯定是?你真的知道什么是外面?”吕竞男不甘心地问道。

“嗯。”玛吉那会说话的眼睛又让张立好一阵心旷神怡。“他们全都是坐着会飞的大蘑菇来的。像你们这样从下面爬上来,又穿过了白骨森林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亚拉法师道:“我们这样的你是第一次见到,难道说你见过那些坐大蘑菇的外面人?”

玛吉露出一丝得意神色,喜滋滋道:“当然,我十岁那年就见过一位外面来的大叔呢。村里的迪乌大人说,多罗大叔就是坐大蘑菇来的,只是摔断了腿,在村里哪儿都去不了。嗯,他很高的,有这位大叔这么高。”玛吉指指卓木强巴,“但他的头发是金色的,蓝眼睛,鼻子尖尖的,我还以为外面的人都长那样呢,嗯……他说话没你们说得流利,不过我还听得懂,就像张大哥一样。”张立脸又红了,又惊又喜,强巴少爷的名字她都没记住,竟然记住了自己的名字。

关于这点,亚拉法师和吕竞男倒是不怀疑,研究帕巴拉神庙的人,多少都会研究一下古藏语和梵语。亚拉法师继续问道:“那他都告诉了你一些什么呢?”

玛吉道:“我记得多罗大叔名字很古怪的,叫多罗格福还是叫多罗个五。他说得最多的一件事就是,他们的王国即将可以把一大块铁送到很高很高的地方去,最接近月亮的地方去,好像一个叫……叫爱尔美的王国都做不到呢。他还说在外面,只要不下雨,天天都可以看到月亮,不像我们这里,有时隔好几个月才能看到月亮。”说着,玛吉垂下了眼帘。张立只觉得有把闷锤重击在胸口,他好想将玛吉搂在怀里,告诉她:我可以带你去外面天天看月亮,数星星。

亚拉法师和吕竞男对望了一眼,应该可以确定了,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苏联人,或许是情报部门的高级官员,否则不会知道卫星即将发射的情况。玛吉见到他时,那个人在香巴拉已经生活了二三十年,他的古藏语或许是后来才学会的。

“玛吉,那你还见过其他外面来的人吗?”卓木强巴问。

玛吉摇摇头,道:“没有了,不过小时候听村里的大人说,在破日村、错日村,还有雅加王国,都有过外面来的人。”

“玛吉,那你再说说那位多罗大叔,我们想多了解一些有关他的事情。”吕竞男温和地说着。他们的确需要知道更多外来者的实力和最后的归宿。为什么他们一点消息都没得到呢?难道那些人全都在香巴拉度过了余生?

“嗯。”玛吉说话前,喜欢偏着头想上一想,这时候她的眼睛格外明亮。“以前我不知道多罗大叔是外面来的,他因为受了伤,所以经常在迪乌大人的屋子里,也很少出来。我去看过那房间,他总是摆弄着一个方匣子,大叔用土豆,还有些泥巴加上一些铁片和线就能让里面很多东西亮起来,他还把一根铁丝伸得老长老长。”

卓木强巴等人相对一笑——电波发射器,结果显然会令那位多罗大叔很失望。而利用土豆,加上泥土里的稀有元素和锌铁皮等来发电,显然令这个少女感到非常神奇,所以她对这件事记忆深刻。

玛吉继续说道:“每次我去,大叔都会给我讲好多好多故事,全是外面的,很多东西我都不懂……”接着,玛吉就说起了外面世界的种种神奇。恐怕这就是她对那位大叔最敬佩的地方了,可是她说的那些稀奇事情,对这群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人来说,就显得太过落伍了。

“呃,玛吉……”在玛吉说了一大堆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落后技术之后,亚拉法师终于忍不住打断她,道:“这些神奇的事呢,一时间一定很难说完吧。”

“嗯。”玛吉略显兴奋道,“大叔说的事可多了,我说几天都说不完呢。”

“那个,所以,这些故事可不可以留着以后再说?你能告诉我,那位大叔后来去了哪里吗?”亚拉法师装出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张立顿时觉得法师极其虚伪。

“哦。”玛吉的神色黯然下来,以前自己告诉村里的小伙伴这些事情时,大家都激动得不行,怎么这些……哦,对了,他们也是从外面来的,自己说的这些故事,在他们眼中,就和牛羊吃草、玛吉吃糌粑一样稀松平常呢。

张立看在眼里,那叫一个心痛,真想伸出手去抚慰她的脸庞,而他真的不由自主地马上伸出手指,刮了刮玛吉的面颊道:“没关系,我,以后,告诉你,更多的,外面,更多的……”说完之后他才惊愕于自己刚才的动作,仿佛身体不受控制了。幸好其他人似乎都没留意,玛吉也为张立的许诺重新欢笑起来,只是在众多人面前,才不好意思欢呼雀跃,那是用眼神在笑,张立感觉得到。

“多罗大叔一直住在迪乌大人家,他和迪乌大人是好朋友。后来迪乌大人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的时间不多了,就与大叔灵魂合一,然后没多久,他们就从天梯飞升了。”玛吉心情舒畅,继续说道。

“灵魂合一?飞升?那是什么?”张立等人感觉像听了个神话,卓木强巴总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但是又模模糊糊的。亚拉法师则在想:飞升好理解,但灵魂合一,似乎没有经典记载过。

玛吉也是一脸惊讶地看着他们,这群人不会连飞升都不知道吧,每个人最后都要飞升的,灵魂合一也很普通啊。她解释道:“灵魂合一就是,就是指,迪乌大人和多罗大叔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难道迪乌是女的,还是……”岳阳还是不明白。

看着这些人依然不解的目光,玛吉急了,道:“这很简单啊,就是迪乌大人和多罗大叔的灵魂,他们合二为一,融合到一起了。这可是只有最亲密的朋友才能享有的待遇,从此他们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在一起的,就是飞升也一样。”

别的人还是不明白,卓木强巴却露出了恐惧的表情,他突然想起肖恩曾经告诉过他的话:“崇拜灵肉合一的食人族……他们认为,人的灵魂是紧紧依附在肉体之上牢不可分的,一旦吃掉一个人的肉体,那么这个人的灵魂就将永远地附在自己身上,和自己永远在一起。所以,如果他们当你是朋友,不愿意与朋友分离,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朋友吃掉。他们认为,将最要好最尊贵的朋友放在自己的肚子里,那才是对友谊的最崇高敬意……”难道他们即将去的地方竟然是……卓木强巴不敢想下去了。他悄悄用普通话问吕竞男:“有没有听说过崇拜灵肉合一的食人族?”

吕竞男一震,她已经明白卓木强巴要说的是什么了。她将同样的话传递给亚拉法师,法师愣了两秒,接着又告诉了胡杨队长,胡杨队长正准备告诉巴桑时,只听前方林子里传来好似号角的声音。玛吉变了脸色,抓住张立衣角道:“快走,是鲁莫人!”

“鲁莫人?”张立和亚拉法师等都觉得这个称呼好熟悉。大家都还未反应过来,玛吉刚刚转身,就见林子里探出两个头来,“我们已经被包围了!他们,他们竟然已经侵袭到这里来了吗?”

布满鳞片的头,那幽碧的双眼藏在高高翘起的眼眉下,歙合的嘴里两排尖牙,那哪里是什么人,分明就是蜥蜴家族嘛……

眼前的两条搬运蜥,立高一米七至两米,体长约两米五至三米,前爪细短,分三趾,后腿粗而有力,身后拖着一条粗长尾巴。骤然看到如此多人,那两条搬运蜥对望一眼,嘴里低声呼吼,发出号角一样的声音,眼里分明已经脱离了野兽的目光。

吕竞男大惊:“它们在交流!”

八人渐渐围成环形,将玛吉护在中间。岳阳低声道:“群居生活,手指灵活,肖恩大哥说过,它们已经进化出不亚于一万年前古人类的智力了。”这些日子为了在这里生存下去,对各种生物的资料他们没少复习。

“吼呜……”一条搬运蜥冷不丁从另一方向蹿出。巴桑和胡杨队长毫不客气地射击,那条搬运蜥在半空中就直挺挺地坠了下来,在他们面前腾起一阵尘雾。

“呜……”又是一声号角,那两条暴露在众人面前的搬运蜥发出警告,迅速退回了密林之中。紧接着,左右后方同时树摇草荡,不住有号角声此起彼落。玛吉瑟瑟轻颤,显是怕得厉害。

卓木强巴道:“看来我们被包围了,要小心兵蜥!”

岳阳道:“为什么在前方留出一条出口?”

吕竞男道:“它们想驱赶我们,哼,偏不让它们如意!上树!”说完,手腕一扬,飞索激荡,吕竞男轻盈得就像一只翩舞的雨燕,顺着飞索荡了上去。其他人也都高扬飞索,四散开来。看得玛吉瞪大了眼睛,脆声道:“呀,会飞啊!”

张立看着玛吉,强压住心中的悸动,道:“我带你飞,害怕吗?”

“唔。”玛吉溜溜的眼睛盯着张立,咬住下唇,坚定地摇头。

“那好,抱紧我,千万别松手。”他本想揽住玛吉的腰,却隐约害怕那楚腰会轻轻折断,他微微下蹲,让玛吉坐在自己臂弯。玛吉羞赧地将头靠在张立肩上,双手环抱着张立脖子,两人交颈贴在一起。张立手一扬,前冲两步,身体顺着飞索就荡了起来。

玛吉眼睛睁得大大的,半张着嘴,想惊呼又有些不敢的样子,她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自己有一天能飞起来,虽然飞得不是很高,但这种感觉,这种经历,怎能忘记。

张立看着手中佳人,玛吉很轻,几乎感觉不到她的重量,如此近距离接触,实在令他欣喜若狂。恰巧玛吉也望了过来,四目相对,她甜美地一笑,四周的树林和林中的猛兽顿时消失不见,张立眼前满是玛吉甜蜜的笑容。他顿觉身在云间,在那心尖肉最嫩的地方,好像有一只小猫,伸出肉掌,轻轻地挠了一挠,再挠一挠,那种酥麻震颤的感觉,差点让他从飞索上跌下去。

“张立,问一下她们村子安全吗?”吕竞男的询问将张立从云端抓了回来。好险,差点正面撞上一棵大树,他赶紧从玛吉的笑脸上收起目光,专心荡索。

“玛吉,这些蜥蜴,哦不,这些鲁莫人,它们会袭击你们村子吗?”张立问。此时他已想起来了,这种蜥蜴,极有可能就是亚拉法师翻译的鲁莫人。从工布村中找到的资料记载,鲁莫人就像森林里的游骑兵,狩猎范围很广,四处成群游走。

玛吉看着树林向后飞退,身后的风呼呼地吹着,根本没听到张立说什么。直到张立第三遍问,她才道:“才不会呢,村子周围有陷阱,是专门用来对付它们的。”

“安全,有捕兽陷阱。”张立回答道。

“叫玛吉带我们去村子,你在前面走,我们在后面跟着。你自己小心点!别得意忘了形。”吕竞男声音严厉,张立却听得心中暗喜,教官分明是在鼓励他。

“这个种群大约由三十至四十头蜥蜴组成,它们在后面追得很紧,要不要消灭它们?”岳阳问道。

吕竞男回复道:“尽量节约弹药,对付这些,用陷阱就够了。”

“了解。”

“玛吉,它们和你的守护灵是一样的啊,为什么叫鲁莫人呢?”张立实在按捺不住,总是想和玛吉说点什么。

“鲁莫人就是鲁莫人啊,他们是长了腿的鲁莫人,下戈巴族人就是这样叫他们的。而且,下戈巴族人还说,别的动物都是在林子里各住一方,鲁莫人却是在林子里到处游荡,从东到西地迁徙,走到哪里吃到哪里,很多村子的牲畜都被他们袭击过呢。”玛吉在张立耳边吐气如兰,张立很是享受这种感觉。

卓木强巴对张立道:“鲁莫是密教里的一种人首蛇身的精灵,在密教里它们是所有动物的主宰,那蜥蜴除去两条腿,倒有些像人首蛇身,明白了吧?”

“哦。”张立总算有所了解了,马上想到了什么,责备玛吉道:“你们村子距离那个湖竟然有那么远,你怎么能一个人跑到那里去……那个!你就不怕这些鲁莫人了吗?”

玛吉嘟哝道:“以前哪里有鲁莫人来嘛,人家经常去那里,从没见过什么怪兽,除了这次……遇见你。”说到后面,已经声如蚊呐,不禁想起了老迪乌大人为自己占卜的话:“你和你的命中人,将相识于水……”

“以后再不许独自去那里了哦。”张立已然将玛吉当做了自己的……妹妹,很自然地就说了出来。

“知道啦。”玛吉似乎很听话。

张立还准备说什么,只听岳阳道:“玛吉说下戈巴族人,或许她见过。问问她下戈巴族的事情。”玛吉说话时距离话筒很近,其他人也都能听见。

张立心里暗骂岳阳不识时务,还是问道:“玛吉,你见过下戈巴族人吗?”

“嗯,我小时候见过的。下戈巴族人就像是所有村落的守护灵,他们经常会横穿第二层的所有森林,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后来就常常到我们村子来了。直到两年前,那时候他们有三四年没来过我们村子了,后来才听左边传来消息说,下戈巴族人激怒了上戈巴族人,被灭族了。”

“什么?上戈巴族人?”这次却是张立自己好奇问的了,那应该是指第三层平台上的戈巴族人了。

玛吉在张立耳边轻轻道:“嗯。”

“怎么,怎么还有上戈巴族啊?他们又是什么人?”

玛吉嫣然道:“张大哥你好笨哦,有下戈巴族人,当然就有上戈巴族人了。下戈巴族人住在最底层,上戈巴族人住在最上层,传说他们住在圣域的两端,既不让人进来,也不让人出去,好像在守护什么,又像在等待什么。”

张立还准备探听这个上下戈巴族的事,毕竟这关系到他们此次行程的目的,这时玛吉却拍打着他的背脊道:“到了,到了,放我下去,快让我下去!”

张立只见周围明明还是一片树林,连村子的影子都没有,怎么会到了呢?不过听到玛吉焦急的声音,他比什么都紧张,堪堪收索,竟然没控制好两人着地的火候。眼看就要将玛吉撞在下面的石头上,张立不顾一切地在空中翻身过来,双手将玛吉托举起来,自己的背脊在石头上一撞,痛彻心扉。

“你没事吧,张大哥!”玛吉的眼里十分关切。张立就算被断骨抽筋,此刻也没有了痛的感觉,豪气顿生:“我没事。”突然意识到,哎呀,自己的手撑着玛吉哪里呢!他赶紧松手,这下,玛吉直接压在了张立身上,那小嘴猝不及防,也正好压在张立的唇上。温柔的感觉传来,张立的神魂飞上了云巅,脑子里面一片空白,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包裹着全身,从脚底一直灌注到头顶。太突然了,梦寐以求的事竟然就那样发生了,这是一个奇迹!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8/253.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