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吉手忙脚乱地站起身来,脸上飞起两朵云霞,那欲拒还迎、不安窃喜的表情看得张立又是一阵心情激荡,一时间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玛吉慌乱地看了看周围,还好没人,不过她哪里知道,刚才的一幕,早被张立戴在眼前的通讯器准确无误地传送到其他人面前。

岳阳不满道:“这样也行!强巴少爷,那小子太过分了吧。”

“什么?嗯?唔。”卓木强巴还在回忆同肖恩在美洲丛林中的日子。

唐敏嘻嘻地笑道:“这有什么关系嘛,张立好样的。岳阳,你要加油哦。”

“哼,这有何难?”岳阳心想,早就听说西藏有很多美人族啊、美人谷什么的传说,整个一个寨子里尽出美女,那主要是因为山好水好,养人,这香巴拉虽然怪兽多了些,可要论山水景色,那真是没得说。说不定玛吉的村子,就是一个标准的美人村,而且以她们的视野,说不定用一把手电筒、两颗玻璃弹子什么的就摆平了。

只见玛吉整理了一下衣服,对着林子里一棵不高的树走去,恭恭敬敬地说道:“郎嘎大叔,你还好吗?玛吉回来了哦。”说着,伸手摩挲树身。风吹树动,沙沙地响。

张立从地上坐起来,这又是什么?回村前的仪式吗?却见玛吉已经转向自己,又说道:“郎嘎大叔,这是张大哥,他们可是从外面来的人哦,玛吉准备带他们回村子了。”那样子就像在向谁介绍自己似的,可她面对的分明是棵树。接着,玛吉又郑重其事地向张立介绍道:“张大哥,这位是郎嘎大叔,以前大叔很喜欢玛吉的。”

张立听到“喜欢”这个词,顿时觉得玛吉摩挲树干的手,倒像是在摩挲情人的脸,他的头嗡地一下就大了,而且这明明是棵树,难道说……这个仙女一般的玛吉……那个……她的智力……有问题?这时候,其余的人也都从林中荡了出来,纷纷落在空地。玛吉将这位郎嘎大叔向众人一一作了介绍,像是介绍自己很重要的亲人。大家的表情和张立相似,都觉得玛吉是不是某方面有问题,只有亚拉法师很严肃地走了上去,仔细察看那棵不大的树。

这棵树已经有大约三米高了,枝叶分叉伸张出去,树干直径约半米,在树干的底部有几条像是蟒蛇样的凸起,缠绕在树干上。亚拉法师小心地询问道:“这位郎嘎大叔,他是因为什么……被种在这里的?”

玛吉露出淡淡的忧伤,道:“郎嘎大叔没犯任何错,是王国的大迪乌说郎嘎大叔的儿子在打仗时叛国投敌了,所以,他就被种到了这里。郎嘎大叔没有完全树化之前,我天天都给他送食物的。小时候郎嘎大叔对我可好了……”说着,玛吉使劲摇了摇头,似乎要把那些伤心往事甩出回忆,随后道:“好了,村子就在前面了,我带大家去吧,小心陷阱哦。”

张立从地上站起,才发现手臂伤口有些渗血,刚才落地时伤口又裂开了。他没有理会,跟在玛吉身后道:“这个,郎嘎大叔,他……是人?”玛吉一停,点点头,继续带路。

身后,岳阳也在询问亚拉法师:“法师,那棵树,是怎么回事?”

亚拉法师凝望着那棵树道:“传说中的树人啊,没想到是真的。”

岳阳道:“传说中的树人?”

亚拉法师道:“嗯,典籍里有记载,也算是蛊毒的一种吧。据经书记载,在人体内埋入一种植物种子,它会吸收血液中的养分供自己生长,然后逐渐将一个人变成一棵树。虽然我从未见过传说中的树人蛊毒,但当胡杨队长坐断那树藤的时候,我就在怀疑了。”

唐敏跟上来,道:“种子在人的体内生长,这怎么可能?”

亚拉法师解释道:“西藏很有名的冬虫夏草,你们听说过吧。”

冬虫夏草大家都不陌生,冬天为虫,受到真菌侵袭,它会埋入地下,到了第二年,在虫的头顶将长出一株小草样的植物,而虫的全身,只是保留了虫的外形,基本已经植物化了。胡杨队长进一步询问道:“可是,那毕竟是真菌类,这……这是一棵大树吧?”

亚拉法师道:“你也可以把这棵树当做巨型真菌。要知道,我们在第一层平台看到的百米高蕨类植物,它们可也是从细微的孢子成长起来的,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

玛吉在前方不住地提醒着张立:“别去左边哦!”“右边那棵树为界,千万不能超出去哦。”“看到树上那个标靶了吧,表示千万不能靠近的!”

张立的回答则更是让玛吉吃惊:“哦,左边是陷坑吧,里面是树桩吧?”“右边树后是藤网?哦,还是挂刀的藤网。”“看到标靶了,呵呵,一靠过去,踩到机关,树上隐藏着的尖桩檑木就会砸下来,对吧?”

每次回答,玛吉都会睁大眼睛:“呀,你怎么知道的?”

张立心中好笑,这些陷阱,只能用来捕野兽,自然一眼就看穿了,不过多亏了教官,也总算没白费这两年的特训。

说着说着,就到了共日拉村,众人口中齐齐发出惊叹之声,大自然的神奇造化,无论看过多少,也是赏之不够。或许是由于火山原因,山体崩裂,巨岩突兀,众人眼前,凭空出现了一尊三足大鼎。鼎足约高两三百米,足与足之间相距足有上千米,鼎身略呈圆盘形,那鼎底少说也有十几个足球场大小。一道飞瀑,因是从第三层平台奔流而下,注入鼎盘之中,再顺着鼎足蜿蜒漫下。乍一看上去,就像一个放大无数倍的上海东方明珠塔的下半身,或者说是一个掏空了内部,只剩框架结构的金字塔。据玛吉说,他们村子就在这大石鼎的下方,三足之内。

这个村子的外围防御和工布村大致一样,都是夯土打墙,土层里插满了尖矛。有所不同的是,墙根处和一些空隙间,布了一层有倒刺的铁丝网,看来是为了防止那些小型生物,诸如蟑螂一类使用的。

刚绕过夯土墙,好几人又发出惊叹之声。村子里的宁静美丽,和丛林里的危机四伏,简直有如天堂与地狱间的强烈对比。

整个共日拉村约有土地三百公顷,地势平坦开阔,自村口可望至村尾,一抹绿意尽收眼底,一道小河呈“S”状自上而下,拐了八九道弯,从村中穿行而过。真正令人惊叹的,是村中的屋舍。那些屋舍悄然散布在一片绿野之中,错落有致而又井然有序,与翠绿的原野宛如一体,浑然天成。矮一些的,就像西方童话世界中精灵所居住的住所,有着尖尖的圆顶和笔直的圆柱形屋身;高大些的,就像荷兰草原上的风车磨坊,突兀地拔地而起,背景就是天地一线翠绿,屋前有三两棵大树,屋后有一坪花园,再扩展开去,四周就是一片绿原。更不可思议的是,所有的房屋,都没有一丝人工建造的痕迹,那古朴简约的线条,像是大自然的风,将这些房屋吹拂成这种形状的。

一时间,所有的人,都将这种美丽与玛吉联系在了一起,也只有这样的地方,才能养育出玛吉这样水灵的可人儿吧。胡杨队长更是失声惊呼起来:“精灵烟囱!是精灵烟囱啊!”

“那是什么?”岳阳好奇道。

胡杨队长道:“是火山地貌的一种,熔岩冷却时,受热不均和外力作用下龟裂成柱,几千万乃至上亿年的风力作用,将它们雕磨成蘑菇形状,根据岩体的坚固程度,有些可以直接在下面凿出石室,成为天然居所。这可以说,是大自然馈赠给人类的奇迹之屋。”

进入村口,只见一块石碑,字迹模糊不清,勉强可以辨认辛绕、月耀等字。经过亚拉法师推算,这个村落竟然是大约公元647年左右进入香巴拉隐居的,碑文记载,他们是大鹏国韦达族人的一支。如此推算下来,这族人应该是在象雄被吐蕃战败后,不愿归顺而避世的一族。

玛吉对他们的谈论很是迷惑,等到张立磕磕巴巴地用古藏语解释给她听了之后,她惊讶道:“你们竟然……竟然认识这上面的文字么?天哪,这可是迪乌大人也无法认全的啊!”原来,玛吉村落里的人会说古藏语,但是却没人认识这些古藏文符号了。

巴桑则将注意力集中在村口旁边的一口大鼎,或是有些像大镬一样的金属器上。这尊金属器有两人来高,四足,圆腹,器身就像一口大的砂锅,锅底也有烟熏火燎的痕迹。可是煮什么会用这么大一口锅呢?这一锅煮下去,只怕足够整个村落的人吃了。

张立也好奇这么大口锅用来干什么,玛吉说,那是祭祀用的,祭祀之后,里面的食物确实是要分给全村人吃的。说着,玛吉笑眯眯地看着张立道:“不过,它还有别的用途哦。”张立追问时,玛吉似乎想起什么,脸上飞起红云,带着大家往村里走去,呢语道:“以后告诉你。”

卓木强巴环顾村落,近处大约有三五十户人家,每家都有圈养牲畜,有不小的田地,不过,村子里的人……至少卓木强巴能看见的,只有老人和妇孺。

这里的男女都缠着头巾,看那包扎的方式,显然他们常用头顶运货物。上衣是对襟无领无扣的长坎肩,下衣类似小围裙,有的老人穿着防寒小背心,还有的围着宽一米、长两三米的坎肩,在胸前交叉向后披去;小女孩都有穿耳环,像是木质或竹质的,胸前佩银饰,上穿窄腰小花袄,下穿长筒裙;小男孩则在左腰斜插一把小砍刀,砍刀套在木质刀鞘内,刀鞘上密密匝匝缠着彩线。

那些老人和妇孺都好奇地打量着这群陌生的来客,透过木制的窗户,从门板后面,从低矮的石墙缝中。

这里的人黑、瘦,人人都有着一种大病初愈的倦。老人的肌肤像干涸的大地,露出的面颊和手臂布满裂纹;小孩们头大身细,躲在成人的身体后,偷偷地看过来,那双黑瞳白仁的大眼,分外扎眼。不知为什么,看到这些人,卓木强巴等人心中都生出一股凉意,就像在沙漠绿洲中,却遇到一群蛮荒的饥民,显得如此不协调,给原本如画的村庄抹上一种大漠黄昏、残垣古堡的苍凉之感。

而且那些村民的眼神,老人们冷漠、警惕,小孩们无助、哀求。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被如此复杂的眼神盯着并不是一件什么好事,感觉就像自己是怪物一样被人看着,连走路也变得谨小慎微起来。

也不知是这种被一大群人逼视的感觉太古怪,还是那些看起来像非洲饥童的小孩太可怜,敏敏打算缓和一下这种气氛,从背包里取出一块高能压缩饼干,对着距离她最近的一个孩子招手,亲切地笑着用古藏语道:“来……来……”

那个面黄肌瘦的小孩瞪着一双惊恐的大眼睛,不但没有靠近,反而躲到一个老妪身后去了,只露出半张小脸打量着敏敏。

直到玛吉张开双臂,那个孩子才欢快地从老人身后奔出来,一头扎进玛吉怀里。玛吉抱起那个小孩子,告诉卓木强巴他们,因为战争,村子里的壮劳力大多战死了,要不就是充当王国近卫军,目前村子里剩下的就只有老人和孩子。由于下戈巴族也被灭族了,所以不像以往,大饥荒爆发不久,就会有人送来种子。现在,村里的食物常常青黄不接,老人们也不得不冒着生命危险去森林里捕食野兽或采摘果蔬。

亚拉法师问道:“不是十八年前那场战争早停了吗?怎么……”

这时,玛吉怀里那个小男孩刚在玛吉的鼓励下接过敏敏手中的食物,敏敏正在教他如何撕开包装纸。玛吉睁着大眼睛道:“十八年前那场战争是早就停了,可是六年前又和雅加打了一次,一直打了三年才停下啊!”

亚拉法师恍然,那时候工布村日志记载次塔尔闯祸了什么的,正自顾不暇,没有人出村,自然不会有六年前那场战争的记载。

“六年前那场战争,应该就是十八年前那次战争的延续……”似乎想起了伤心往事,玛吉神色黯然下来,看得张立又是一阵揪心的疼。听着玛吉娓娓诉说,卓木强巴等人对十八年前那场战争有了更清晰的认识。那场战争,是在生命之海这端的朗布王国发起的,原因玛吉不清楚,但结果,发起战争的朗布却被打败了,雅加的军队渡过了生命之海,整个朗布国的大片村庄被雅加军队扫荡劫掠,玛吉的父母就是在那场战争中被打死了。

在玛吉诉说的同时,她怀中的小男孩吃到了从未吃过的压缩食品,发出兴奋的欢呼。敏敏也试着和那孩子更进一步接触,她从玛吉手中接过了那个小男孩。其他围观的小孩渐渐消除了警惕,纷纷围拢过来,要求敏敏分发那种好吃的食物。

敏敏一个人被围着脱不开身,孩子们又将目光转向吕竞男。或许女人天性使然,吕竞男开始和敏敏一起为孩子们分发食物。又看到大多数孩子营养不良或有小伤,那些小伤口,若不经消毒处理,恐怕很容易引起感染,她们干脆一边分发食品,一边照看起伤病儿童来。那些小孩拿到吃的,或是伤口经过那些古怪的小瓶子一喷就不疼了,纷纷奔走相告。消息一传开去,吕竞男和敏敏两人很快就被村民围得水泄不通。胡杨队长等人本也想帮忙,但村民一看胡子拉碴的大老爷们儿,就不怎么相信。

亚拉法师则希望尽快见到村里的迪乌大人,他们太想弄清楚这里到底是个怎样的地方了,有太多的谜团渴望被解开。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8/254.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