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毒患者】

一行人找到安吉姆迪乌,说明来意。迪乌大人点点头,领他们出了村口,往他们来时的方向去。一路偶遇村民,大家微笑问好,如今村民对他们已不再露出敌意,但岳阳却发现,有三个老农样共日拉村民,路过时面无表情,看起来不冷不热,其实眼神中有深深的戒意。或许他们不知道昨日敏敏小姐和教官分发粮食救助村民吧,要不就是没分给他们,村民这么多,总有遗漏。岳阳也未多想,只是觉得三人中两人各断一足,一人断了左臂,看起来很怪,错身过时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却更看到其中一个左膝下全断的人盯过来,眼神凶悍,岳阳赶紧回过头来,仍心有余悸。

走了一段,岳阳默记着方位,这里在林子深处,与昨天张立碰到玛吉时那水潭相去不远,前方是一个奇怪的洞穴。安吉姆迪乌说:“就是这里,他们都是在战争中中了蛊毒的人,由于我们王国和雅加王国的大迪乌各自了解的蛊术有所不同,所以我们也没有办法解蛊。昨天我看过你们治疗村民的一些手法,或许你们能对此有所帮助。多了解一些蛊毒,或许对你们也有帮助。”

“这里是被隔绝起来的么?”吕竞男看着周围的布置,询问道。回到明朝当王爷小说

迪乌大人道:“是的,因为害怕传染,也避免吓到村民,他们都被隔离在这个地方。除此之外,我们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了。”

“那么,他们吃什么?”唐敏问。

迪乌大人道:“玛吉,玛吉每天给他们送食物来。事实上,这个地方,也就我和玛吉愿意来。所以村里人不敢过于靠近玛吉,他们怕被传染。其实,玛吉应该没有染上那些可怕的蛊毒,我知道的。像玛吉这样善良的孩子,她怎么会被传染呢?”

在洞口,迪乌大人再次重复强调了一遍:“希望你们不要发出过于惊讶的声音,毕竟里面的人,有些……可怕!”

事实上,根本不需要迪乌大人强调,站在洞口,他们就已经深切感受到了。一阵阵恶臭从洞内传来,那是肉质腐败夹杂着排泄物散发出的气息;洞内光线出奇的差,有微弱的光从洞顶投射下来,看那光柱里面的空气就像黏稠胶冻物,浑浊不堪;各种微弱的、痛苦的呻·吟从洞内往外震荡,声声刺耳。

刚走到一半,敏敏已经皱起眉头了,这里的气味实在是太难闻了。不仅她如此,岳阳的表情也不好看,每个人都强忍着呕吐的冲动。这时,迪乌大人停了下来,说道:“帕加,我们来看你了,你还好吗?”

卓木强巴等人左右四望,没看到人啊,周围只有灰色的岩壁,迪乌大人是在和谁说话呢?只有吕竞男和亚拉法师注意到,岩壁的一角,有微弱的生命气息,那里也是迪乌大人目光停留的地方,不过骤一看上去,那只是一堆石砾而已。

“迪乌大人啊……今天,玛吉没来吗?”墙角传来微弱的回答,是一个苍老的声音。但卓木强巴等人瞪大了眼睛,还是没有看见有人啊!

直到岩石动了,石屑“噗噗”直掉,他们才发现那是一个人,被吓了一跳。这个人的全身都长满了砾石一样的物质,连头脸都被包裹在其中,靠在岩壁上,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发觉这里有一个人。那副面容,不能算作狰狞,简直就是恐怖!

“玛吉说,已经替我找到了一个好地方,什么时候带我去啊?”这个叫帕加的男子一说话,脸上的石屑就纷纷掉落。他稍一动作,身体上也有大块大块的石粒落下,露出鲜红色的嫩肉,有的地方,竟然露出白色的骨头。

迪乌大人告诉帕加:“嗯,过一两天吧,你身体还行,近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那地方我看过了,很不错,玛吉亲自选的。”

当听到玛吉亲自选的地方时,帕加的眼中露出一丝希望的光彩,翕动嘴角道:“唉,走了就好,走了就好,免得拖累你们啊。玛吉她还好吧,今天为什么没来啊?”

迪乌大人道:“有新的病人,玛吉要去照顾那位病人。”

“噢。”帕加那可怕的脸上,竟然蕴含着温馨的笑意。

迪乌大人取过那水桶,一勺一勺往帕加身上浇水,道:“这是那日帕加,曾是我们朗布王国的勇士,在一场刺杀行动失败后,他中了岩蛊,身体正在岩化。他的身体,会慢慢变成一块石头,如今已是晚期了,他哪儿都去不了,现在连食物都很难下咽了,每天都需要用水浇灌三至四遍,否则全身会僵硬,就像刚才你们看到的那样,身体一动就开裂。”

唐敏用小镊子夹起一块掉落在地上的石头,惊讶道:“这是……这是角质层,里面包裹着骨组织。他的身体不是在变成石头,而是到处都在变成骨头!等一等,我好像知道这种病,好像有过这种病例报道。”

胡杨队长提醒道:“查资料。”

卓木强巴半蹲下去,将电脑取出来,输入“骨化”“全身多器官组织骨化”等字样进行搜索。没多久,电脑就给出了几个答案,其中的“进行性肌肉骨化症”大致符合眼前这个人的状况。

唐敏道:“对了,就是它,我记得那些人被称作珊瑚人。这是种基因变异,人体的肌肉、软组织,乃至器官、血管等,都会慢慢地变成骨头!病情发展到最后,患者的身体再没有能活动的地方,全身都变成骨头。”

卓木强巴合上电脑,其他人心中似乎暗暗舒了口气,能用科学的方法知道这是什么疾病,蛊毒与现代医学,毕竟还是有所联系的。迪乌大人怀着一丝希望询问道:“怎么样?有没有办法?”

唐敏小声道:“我们知道了这是什么病,但是没有办法救助他。”事实上,这种病症,以目前的医学手段,还没有切实可行的办法。唐敏在松气的同时,又暗暗多了几分惊恐,难道这蛊毒,已经达到了可以造成基因变异的程度吗?这可是一千年前古人就发明了的巫蛊之术啊!

迪乌大人点头道:“嗯,帕加已经有所准备了,这里也只有他一个岩人,玛吉给他找了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他会在那里安睡的。”

岳阳不由道:“不进行天葬吗?”

安吉姆迪乌面色一沉,随即微笑道:“天葬,那是品德高贵的人才能享有的待遇,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用的,而且,中了蛊的人,只能用土葬或火葬。因此,能寻找到一个清秀僻静之所,就是他们最好的归宿了。”说完,那种询问的眼神望向亚拉法师和卓木强巴,好像在问,“你们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安顿好帕加,他们继续往里走。他们都不再说话,特别是敏敏,没有什么比看到一个重症患者而自己却无力帮助更让她难过了。第二个人在相隔不远的地方,躺在一张石床上,一阵阵有气无力的呻·吟哀唤就是从这里发出的。走到近处,发现石床上躺着一位头发花白的奶奶,他们心中又舒了口气,起码这位老奶奶的相貌还没有发生什么改变,只是她的头部以下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躯体庞大得与头部完全不成比例,一条黑色的毡毯象征性地搭在老奶奶的身上。

老奶奶在石床上动弹不得,嘴里不住地发出令人心颤的声音:“哎哟……哎哟……”

安吉姆迪乌道:“丹珠阿妈是堆旺的母亲,她儿子在战争中不知道什么原因中了万蛇蚀心蛊,结果堆旺伤重回村,没等到蛊发就离开了人世。老妈妈抱着她儿子的尸体哭了一天一夜,我不知道这种蛊是会传染的,没想到丹珠阿妈竟然也中了万蛇蚀心蛊,好像有一万条蛇在咬她的肉,啃她的骨。”

似乎听到有人在说话,丹珠奶奶的呻·吟小声了许多,她尽量用柔和的声音问道:“玛吉,是玛吉来了吗?”那张痛苦的脸上竟然挤出了灿烂的笑容。

不知道为什么,吕竞男看到这一幕,心头一悸。

安吉姆迪乌道:“丹珠阿妈,是我,安吉姆,我们来看你。”

丹珠奶奶睁开一双浑浊的眼睛,打量着这群人,看到光影后的唐敏,旋即笑道:“安吉姆啊,你骗我,那不是玛吉是谁?”待到看清不是玛吉,丹珠奶奶又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道,“对不起,认错人了。”

安吉姆迪乌道:“他们是天上派来的白度母,是来帮你看病的。”说着,准备拂去丹珠奶奶身上的毡毯,好让他们看清万蛇蚀心蛊对身体造成的伤害。不过,丹珠奶奶看到这么多人,却惊恐地拉住了毡毯另一头,又开始“哎哟……哎哟……”地呻·吟起来。

胡杨队长发现了这个事情,提议道:“我们几个,去那边看看吧。”还对迪乌大人道,“我们不会乱走,也不会乱碰的。”

卓木强巴等人尽皆离开,只留下唐敏和吕竞男两人,迪乌大人才小心地揭去了覆盖在丹珠奶奶身体上的毡毯。“啊!”唐敏已经尽量克制自己了,还是忍不住双手捂嘴发出了低呼。

毡毯下面,不能说是一个身体,只能说是一堆肉,就像蚁后那样,是一个超乎想象的巨大身躯,说是一座小山也毫不过分。如果说卓木强巴算得上虎背熊腰,这丹珠奶奶的一条胳膊,就足有卓木强巴的腰身粗;那胸口一圈就像带了个汽车轮胎做成的游泳圈,皮肤褶皱着耷拉在身体上面;而腹部的赘肉竟然遮住了膝盖,露出两条小腿像两面鼓似的;脚板就像吹胀的气球,是常人的四至五倍大小,肿得发亮!而且,这位老奶奶,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

迪乌大人解释道:“中了万蛇蚀心蛊,由于体内的蛇越来越多,身体会慢慢肿胀起来,通常先从身体的下垂部位开始,到最后,身体破溃,万蛇蚀心。丹珠阿妈,也已经到了晚期。”

吕竞男壮着胆子,轻轻按压在丹珠奶奶的小腿上,触手的感觉就像压在一个充满水的皮球上。又检查了其他身体体征,她对唐敏道:“身体里不是脂肪堆积,不是赘肉,完全是肿起来的。我想,这种情况,我们应该不陌生,只是从未见过如此严重的。”

唐敏也试着检查了几处特征,得出结论道:“橡皮肿,丝虫病!”吕竞男点点头,她也这样认为。不过她保有谨慎态度道:“至少是类似的东西。我记得亚拉法师说过,寄生物就是最原始,也是最基本的蛊毒,这个蛊的致病机理应该与丝虫雷同。”

“如果是丝虫病,肿成这样,体内何止一万条丝虫,恐怕十万条也有了。”唐敏想了想,道,“莫金提供的装备里倒是有治疗寄生虫的药物,只是不知道有没有效,我们可以试试。”

唐敏对安吉姆迪乌道:“丹珠阿妈的病我们可以试一试,但是不敢保证。”

安吉姆迪乌道:“真是太感谢你们了……会保佑你们的,会保佑丹珠阿妈的。”接着又有些为难地看着唐敏和吕竞男两人,道,“应该给丹珠阿妈擦洗身体了,这本来是玛吉每天该做的事。这个……呵呵……”看着满脸笑容的迪乌大人,唐敏和吕竞男接过了水和毛巾。

丹珠阿妈行动不便,大小便全排泄在身上,不过玛吉不知从哪里找来许多有些像芦苇一样的草,垫在丹珠阿妈皮肤褶皱处,石床下也铺了厚厚的一层。这种植物的吸水性和透气性都很好,这位老阿妈躺在洞穴里不知道多久了,竟然没有生过褥疮。

“这是什么?”唐敏问道。

安吉姆迪乌道:“这是芨芨草,每三个月成熟一次,玛吉会将她所能搜集到的芨芨草都堆放在这里。”他指了指一角,果然是堆积如山的小草。

帮助丹珠阿妈清洗身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没多久,唐敏和吕竞男就忙出了一头细汗。特别是清洗那些污秽物,她们都没干过这种事情,都皱着眉头,忍着呕吐感。偏偏丹珠阿妈对这两位新手的动作还不是很满意,“哎哟哟……玛吉的手可比你们轻多了……”

“哎哟哟……你们的手掐着我的肉了……”

“哎哟哟……我要掉下去了……哎哟哎哟……”

总算给老太太擦洗干净,换上了新草,唐敏微微喘息道:“玛吉,她,每天都要给丹珠阿妈清洗一遍?”得到迪乌大人肯定的答复后,她不由纳闷,那个小姑娘,要翻动这如小山一般的身躯,她是怎么做到的?

唐敏她们先喂服丹珠阿妈小剂量的广谱驱虫药,然后嘱咐了迪乌大人药的用法用量以及如何观察疗效,这才又去洞穴更深处找卓木强巴等人。

卓木强巴他们在洞穴另一头,围着两个身体严重畸形残疾的人。这两个人面容扭曲,骨骼坏死变形,身体佝偻,到处都是黑硬痂壳,流脓混着流血,身体上弥散着另一股令人作呕的气息。看到唐敏她们和迪乌大人过来,胡杨队长道:“这两个是麻风病人。”他们已借助电脑查阅到相关信息。

迪乌大人道:“他们中的是鬼面蛊。中了这种蛊的人,身体变形很严重,面容变得特别可怕。这种蛊很恶毒,据说,如果他们生下孩子,孩子也会是这样,孩子的孩子,依然如此,代代相传,永不止歇。”

虽然知道是麻风病,但他们依然无法治疗,只能对迪乌大人表示了惋惜。迪乌大人并未说什么,事实上,只要有一个人能得到救治,那都是喜出望外的事了。

迪乌大人引领着他们又看了洞穴内其余几个中蛊者,各有各的不同,不过有一些他们还是能在电脑里找到病例对照。比如有一位手掌脚掌严重变形,皮肤上长满了肉芽,好像开满了红嫩小花。迪乌大人说那是万花蛊,而通过电脑比对,他们认为那是一种乳头疣病毒引起的改变,目前的治疗方案通常是用激光将那些多余的乳头疣烧灼,不过并不能根治,烧掉还会长。

还有两位中了头面蛊的,其中一个头大如斗。很难想象,一个人如果将口腔暴露在外,而脸颊反而在口腔里面,鼻腔向内生长,两个眼睛严重不对等,那会是什么样;而另一个也是令人无法想象的面貌,形容得贴切点,那人将一副大肠挂在了自己的脸上,五官完全消失了。而通过他们的观察和电脑分析,第一个人估计是头部的骨骼组织发生了变异,第二个人则是头部的血管组织呈肿瘤样增生。很难想象,同一种蛊毒为什么会导致如此迥异的症状。

他们也见到了玛吉最初在村口招呼过的那种树人,其中一人侵袭到小腿,一双腿呈腐败后的灰色,轻轻一碰,那腿就像石膏粘上的,粉末直落,露出里面红色的血管和黑色的植物根系,一双脚底板更像踩着两团头发丝,那全是一根根植物根茎盘踞而成。据迪乌大人说,这人已经无法行走,他的双脚不能长时间沾地,否则那两团看似头发丝的东西,就透过脚底往地下扎,一旦入土,长得更快。而另一个已经被侵袭到半腰,整条腿都失去了知觉,迪乌大人说,这个树人还有四五个月好活,一旦那灰色组织侵袭到胸·部,能活下去的机会就很小了。

唐敏打算取一两根发丝结构来研究研究,原本迪乌大人还有些犹豫,不过考虑到或许他们真能找到人变树的原因,他和那名树人都勉强同意了。

结果那个树人疼得龇牙咧嘴,差点晕厥过去,迪乌大人才告诉大家,以前有人做过同样的事情,想把那些长出来的头发丝一样的东西拔掉,结果痛得死去活来,没多久被拔掉的头发又长了出来,后来才没有人这样做了。唐敏等人最后发现,那头发丝一样的东西,其实是附着在神经纤维上的一层拥有植物细胞的结构,拔掉一根发丝就等于直接拔断一组神经纤维,几乎和用锤子砸断指骨是同等效果,难怪那树人痛得几欲晕厥。

还有几名中蛊者更是莫名难言,不仅形态难以用言语形容,而且唐敏等人遍查资料却依然毫无头绪,连是什么造成的这些变异也说不清楚。不过,从他们目前接触到的蛊毒来看,那已经是一种包含了大的动植物、小的寄生虫、细菌、病毒,甚至能改变基因的生物学科。实在难以相信,这竟然是一千多年前的古人就已经进行过研究的范围。

看着这一个个形态怪异、结疮化脓、恶臭熏天的重症患者,唐敏很难相信,难道这些人,都是那个叫玛吉的小姑娘一手照顾的?她这样想着,就问了出来。

迪乌大人道:“当然,这里除了我和玛吉,还有谁敢靠近?”

“那……如果玛吉哪天不来呢?”

“他们会静静地等待,等待死亡,或是等待玛吉。”迪乌大人不由露出仁和的笑,告诉这些外来人道,“其实这些中蛊者,他们本来的命运应该是被流放到村外的白骨森林,自生自灭。是玛吉发现了这个靠村的洞穴,将这些人移到这里,每天送来水和食物,像照顾自己亲人一样悉心照顾着他们。玛吉,是个很有决心的小丫头,她要做的事,就一定要坚持做到底,从小就这样。”

“没有人教过她,她自己就想到做这件事?”唐敏并不相信谁会生就一副菩萨心肠,那样的年纪,照顾这样多重症患者,那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做到的。

迪乌大人微笑道:“其实,一开始玛吉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的,只是她的央金阿姨中了失心蛊,玛吉和她的央金阿姨很亲密,她不允许村里人把央金阿姨赶出村去,就找了这么个地方,每天亲自照顾她的央金阿姨。中了失心蛊的人,在平时和正常人没有两样,一旦蛊毒发作,就变得六亲不认,行事癫狂,不可以常人理喻。玛吉从十岁开始照顾央金,一直到五年后央金去世,那时村里人根本就不相信这个小丫头能坚持下来,玛吉身上每天都要受伤,那是被指甲抓的,被牙齿咬的,她都没告诉过村里人。大概是照顾央金有两年左右时间吧,村里人又把第二名中蛊者送到了这里,那就是村头的树人,叫次仁郎嘎。玛吉也没拒绝,或许在她看来,一个人两个人,也没区别吧。后来,就有了第三个、第四个。其实,我们村子里中蛊的人,就只有这么三四个。后来别的村子听到消息,他们那里的中蛊者也都赶了过来。我想,没有人愿意在漆黑的白骨森林里,忍受着饥饿、寂寞和恐惧吧。玛吉对这里的人都一样,她好像已经忘记了自己当初是为什么来到这里的,也没有过抱怨,她只是默默地做着,让他们尽量能活得不那么痛苦。”

岳阳心头一跳,好像意识到自己犯了什么错误。卓木强巴敏锐地察觉,那些中蛊的人,只要听到玛吉这个名字,哪怕再痛苦的脸上,也会露出一丝笑意。听到这个普通的故事,巴桑不禁动容,他实在难以将这样一个小姑娘,和昨天在湖边看到的玛吉联系在一起,那有如孩童般纯真的笑容,让人过目难忘。他无法理解:世上竟会有这样的人?她怎么会快乐?她如何能幸福?她怎么还笑得出来?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8/257.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