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一]

西米带着六人绕过了暗桩,避开飞弩,砍断了捕人树和刀网,一路走来,将他们所能发现的机关统统破坏,同时也是为他们自己留一条安全撤退的路线。现在,共日拉村那布满倒刺的荆棘墙已隐约可见了。但是他们也不是一帆风顺,伊万就被一根檑木打得内出血,而莱夫斯基更是被飞弩射个正着,如果不是穿了那衣服,他早死了不下十次。

越靠近村子,机关越是凶悍密集,西米相信,这布机关的绝对是高手。马索将夜视望远镜拿下,道:“西米老大,前方再有八百米,就是村子的外墙了,和我们以前看的那些村子一样,都是插满铁矛的刺墙,不过这个村子的墙外面好像还铺了层什么东西。还……还有,前面的树上很多、很多藤蔓掩体,地上也布满了草掩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些天相处下来,马索已经大致摸清这位西米老大的性格,他绝不喜欢别人说话只说一半。

“妈的!”西米一把抢过望远镜,观察了片刻,很是烦恼。他们选的这条路显然不对,前面是密密麻麻的陷阱群,可这条路又是他选的,那个机关的布置者让西米感到大失面子。

“老……老大?要不,我们绕道走吧?”那个叫孟青的愣头愣脑地问道。他显然没有摸清这位老大的性格,在这种时候,马索就绝不会提出这种建议。

“你说什么?你是在说我带错路了吗?”暴怒中的西米一把抓过孟青,他才不管你是谁的人,跟着往密林里一推,道,“妈的,那你在前面去给我带路!”

这一推力道好大,孟青跌跌撞撞扑出好几步才稳住身体,还回头告饶道:“老大,我错了……”话音未完,只觉得脚脖子一紧,跟着就被拉倒在地,被拖拽着朝密林更深处滑去。孟青一手扒地,一手用枪托拄地,大叫:“救我!老大救我!”

西米根本没反应。这怎么救?前面全是机关陷阱,他又被拖得那么快,还不如仔细观看孟青触动了哪道机关。只见绳索拖拽的路上埋着一个小草堆,不用说那里埋着半截开膛刀,看来这只是一个对付普通野兽的陷阱。

孟青见后面的人没有反应,知道只能靠自己了,他翻身坐起,准确去砍绳子,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小草堆,惊慌之下扔掉枪,翻身俯卧,双手一撑,身体离开地面约三十厘米,从草堆上滑了过去。尽管如此,还是蹭开了草堆,露出雪白的刀刃,孟青甚至能感觉到那森寒的刀气贴着自己肚腹一直拉到咽喉。孟青转过身来,还好,衣衫未破,他松了口气,知道活下来了。可是,为什么绳子还一直把自己往前拽?

孟青还没想明白,“呼”地就被倒吊而起,跟着林中“唰唰”声响,“笃笃笃……”飞弩尽数命中半空的孟青,他被插得像刺猬。不过还好,又是那件衣服救了他一命,飞弩的箭头只刺入一半,就再难前进。西米在远处摇摇头,又是一个连环机关,如果是捕捉野兽,根本不需要连环机关的。

孟青在空中喜道:“我还活着,我还活着。救我,快来救我!”他心里知道,既然他已经破坏了机关,没有了危险,就算这些同伴再没有人性,也不会放下自己不管的,再怎么说,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哪知道他还未来得及高兴,前方林子里“嘣嘣”两声,好像什么断了,跟着“呼”的一声,黑暗中倒吊着的孟青看得分明,一根起码要四人才能合抱的木桩,上面扎满了尖刺,朝自己猛撞过来。孟青大声惊呼!

“噗!”这一撞相当实在,虽然那件衣服可以挡住子弹、飞弩,但是对这种势大力沉的直接撞击没多大用处,无数尖刺齐刷刷地没入孟青体内,一口鲜血喷洒在那巨大的檑木上。

西米的三角眼一跳。这该死的连环机关,分明是要让入侵者死得不能再死,他还从来没听说过机关有这样连接的。

“去,把他拉下来,看看有救没有。”西米下达着命令,毕竟他只是盛怒下随手一推,并不想让孟青去送死,在这里,少一个人就少一分力量。

刚走五六步,脚下绳子一断,左边的草丛猛动,一张扎满尖木钉的方形树网弹跳起来。西米不退反进,在那树网弹速未达最快时,将手伸进了木钉中间,用枪架住了那张网,跟着让身边的多克和布莱特一起用力,将那张网压了回去。机栝被卡在半路上,后面的连续机关都没有发动。

孟青和檑木一同被放下来,只见他口吐血沫,进气多,出气少。莱夫斯基道:“这个人已经废了。”

废了,就是没有用处了,那这样的人就不需要关注了。看着要死不活的孟青,西米终于放弃了夜探共日拉村的想法,他下令道:“取走他的武器,我们回去。”走了两步,回过头来,叫着正搜集孟青武器的莱夫斯基道,“接着。”一个手雷扔了过去。

莱夫斯基接着手雷,完全不明白是什么意思。西米指着孟青道:“给这个村子的人一些教训,让他们知道,惹火了我们是什么下场!”

莱夫斯基还是傻傻地看着手中的手雷,不明白这个老大是什么意思。西米气得双手握拳,说明道:“给那个家伙安上手雷,只要一动他就会爆炸。明白了吧!”如果是雷波他们,只需要自己一个眼神就知道该怎么做了,这群笨蛋,西米心中狂骂。

莱夫斯基还是不太明白,马索在一旁解释道:“明天村民一定会检查尸体,你想办法让他们一检查尸体,尸体就爆炸,给他们一个教训。”莱夫斯基这才反应过来。

※※※

卓木强巴等人赶到村口时,这里已清风雅静。远远看到被破坏的机关,他道:“看来,他们已撤走了。”

胡杨队长道:“突破了外层防御和中间防御,一直深入到最里层,这群人好厉害啊。我们费了那么大劲布置的机关,竟然没让他们受伤?”

“这里有人!”吕竞男看到了孟青,此时孟青还有微弱气息。见卓木强巴他们过来,吕竞男道:“这人还活着,看来,他们是放弃了同伴撤走的,是伞降者没错,他们来得好快!武器被同伴拿走了,咦?这……”

危机感陡然激增,“危险!”卓木强巴一个虎扑压倒吕竞男,两人搂作一团翻滚着离开。“轰”的一声,黑暗中陡然一亮,碎屑四散,跟着又陷入了沉寂。

半路上的西米一顿,回望道:“这么快就有人给你陪葬,你可以安息了。”

湖畔的岳阳突然直立起上半身,侧耳倾听道:“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巴桑大哥!”

巴桑探头看了看,远处的草丛不见任何动响,只有那只长颈蜥蜴瞪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在打量它身下草丛中发生的奇怪举动。巴桑不由怪异地看了岳阳一眼,道:“这么远你也能听到声音,真不愧是侦察兵出身。”

卓木强巴在上,吕竞男在下,遮住月亮的乌云散开,月亮又露了出来,卓木强巴只见身下的吕竞男好似玉砌脂凝,在月光下肤色格外白皙,胸口不住起伏,显然不是因为紧张或体力的原因。

“哼!”听到一声轻哼,卓木强巴赶紧爬起来,询问道:“没事吧?”

吕竞男也慌忙坐起,回答道:“没事,这次,谢谢你……”

唐敏靠过来,抓着卓木强巴的胳膊道:“你没事吧?”

卓木强巴摸了摸唐敏的头道:“没事,我怎么会有事呢。”

胡杨队长道:“竟然在自己未死的同伴身上装炸弹,这些人好狠!”

卓木强巴道:“对了,亚拉法师呢?”

亚拉法师比他们先到,这些机关加上亚拉法师的身手,对付这群入侵者应该绰绰有余,可是,完全不见法师身影。

吕竞男道:“法师一定有他的考虑,说不定跟下去了。”

吕竞男说得完全正确,亚拉法师见到西米等人时,发现只有七人,而且仅带了进攻武器,显然他们在附近有营地,而且人也一定没有全到,便远远地吊着西米等人。西米等人完全没有察觉。

※※※

西米等人回到营地,雷波道:“怎么样?”

西米摇头道:“孟青死了,机关厉害,明天白天我们再去。看来今晚,我们还得在这树林里待上一夜。”他拍着雷波几人的肩头道,“睡吧睡吧。”

雷波刚转身,突然道:“嗯?”

“怎么了?”西米警惕道。

雷波道:“刚才出现一丝电磁干扰,难道是错觉?”

马索道:“如果不是错觉呢?”

雷波道:“那就是有人在发射信号!”

西米道:“有人跟着我们回来了?这不可能!”如果说被人跟着他们竟然毫无察觉,哪有这么厉害的人?西米觉得,就算莫金也做不到,而莫金是他所见识过的最可怕的人了。

为了避免万一,他依然让丁名有、达杰、胡子三人带了三名雇佣兵,在周围巡逻警戒。

※※※

吕竞男掀动眼镜旁的通讯器按钮,道:“频率是33.8。亚拉法师找到他们的宿营地了,让我们赶过去。”

四人开始向亚拉法师靠拢。唐敏道:“我们是要去偷袭他们吗?”

卓木强巴道:“嗯,这些人连自己的同伴也不放过,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如果我们离开村子,他们一定会报复村民的。趁他们还未发现我们,在他们警觉之前,给他们最沉痛的打击。”

胡杨队长道:“通知岳阳他们吗?”

卓木强巴想了想,道:“不。”

吕竞男道:“先来了七人,回去了六人,现在观察到三张新面孔,起码有九人,武器和我们相同。等等,停下!”她收起飞索落地,其余三人也跟着停了下来。

※※※

树林中,雷波面色严肃道:“他们停下了,奇怪,隔我们还有五公里,如果是来偷袭,是否太远了?”

西米昂首道:“四个人,就想偷袭我们,是不是太自大了?”

“不,是五个。别忘了还有一个潜伏在我们周围的高手。”马索提醒道。虽然西米不认为有能超过莫金的人,但马索却知道有,而且太多了。他几乎是马上就想到了他们对手里面有一个喇嘛,至少老板承认全力以赴也未必是其对手;随后那动态捕捉雷达上捕捉到的四个光点,显示了对方并没有受伤,有规律地移动显然是人类行为,而且那不是人类跑步所能拥有的速度;再联想起村口的陷阱完全就是针对那些熟知陷阱的人设计的,马索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极有可能,他们此行的最大对手,就在那个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而停留了下来……只是他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有些呆头呆脑地突然冒了一句:“会不会是那些人?”他很清楚,凭西米的精明,应该已经有所反应了。

※※※

“怎么了?”唐敏问。

吕竞男道:“我差点忘了,他们的装备和我们相同,这样快速接近,会被发现的。”

卓木强巴马上道:“如果我们这种有规律的快速移动被他们捕捉到了的话,身份可能就暴露了。”

“而且方向直奔目标,不用说也知道我们发现了他们的营地,那么他们一定会想到有人潜伏在他们营地附近。他们会去寻找你,亚拉法师。”吕竞男道。

法师道:“没关系,我这里很隐蔽。就怕他们会撤离,你们快过来!”

卓木强巴道:“那,我们继续走吧。”他的目光正好对视着吕竞男,彼此从对方的目光中看出了默契。

手臂一扬,飞索再度荡起。

唐敏不解地问:“不是怕被发现吗?为什么……”

吕竞男微微一笑,道:“要发现,刚才已经发现我们了,我们索性暴露身份。但是,要知道,动态捕捉雷达,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它只能捉住会动的东西!”

※※※

“奇怪,又在移动了,他们还真是胆大,根本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么?”雷波道。

西米道:“刚才停下来,或许是在跟同伴联络,同时也可能他们已经知道自己暴露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正好告诉我们,他们知道我们是谁,知道我们有什么装备,那么,朝这个方向来的,除了我们的敌人,不会是别的人。”

“有才,还没监听到吗?”西米转过身来,询问陆有才。陆有才戴着耳机,小心地拨动着调频,摇头道:“时间太短了,我需要更多时间。而且,还不确定他们是否使用这套通讯器呢。”

西米道:“会用的,如果他们找到了我们遗失的装备,一定会使用的。”他又转向马索,再次确认,“他们在出发时,真的是十八个人?”

马索肯定地点头。西米露出冷笑:“十八个人,还剩五个,冥河果然不好漂啊,哼哼。一旦让我监听到他们的通讯,我会给他们一个惊喜的。快点,他们已经很接近这里了!”

“我们已经接近了。”吕竞男停了下来,但她的手并没有停,而是顺手将一截树枝远远地扔了出去。其余的人也在树端扔树枝,他们分别朝不同的方向扔,扔了三次。“希望他们能看见,如果雷达够灵敏的话。”吕竞男道。

“他们停下来了,距我们大约八百米,哦,他们在营造假象,试图迷惑我们!”雷波皱起眉头。

西米道:“怎么回事?”

雷波指着雷达道:“你看。”只见雷达上的光点一闪一闪的,有时一个光点突然分化成两个,朝不同的方向,随后又有分化,最多的时候,屏幕上有十七八个光点,当那些光点分散开,相互距离足有几百米的时候,突然全都停下了。

“他们在扔石头!”西米沉着脸。

雷波无奈道:“石头、树枝,一切可以扔出去的东西,造成快速的移动。”

这时候,陆有才眉毛一扬,道:“捕捉到了!调频33.3。”他拔掉耳机插头,只听扬声器里发出清晰的声音,是女声:“法师说,他们在前方的树上挂了睡袋,似乎还搭了一个简易的树屋。”

一个雄浑的男声道:“看不见,他们做了伪装。法师,你在哪里?”

马索轻轻道:“卓木强巴。”西米点点头。

亚拉法师道:“我在你们右边的树上。小心点,林子里有六个巡游兵,趁他们分散,先制服他们。现在在我下方九点方向有一名巡游兵,不,十二点方向还有一名。我对付十二点的,你们想办法对付九点方向的。”

西米盯着没有反应的雷达,回忆刚才那些光点的移动轨迹,至少有两人靠在一起,而自己的人有两人在对方埋伏的树下,一个十二点方向,一个九点方向。西米调看通讯器,镜片上出现了那六名巡游兵的距离和方位,他很快做出了判断,命令道:“丁名有,布莱特,在你们的三点和六点方向,树上有埋伏,尽量别声张,直接将他们做掉!”

“收到!”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8/261.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