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二]

一时沉寂,突然两声枪响,接着扬声器里有个苍老的声音道:“他们发现我了,我现在离开。要小心,这群人好厉害!”

丁名有道:“他跑掉了,没有负伤。那人的身手好可怕,这么近距离竟然能躲掉!”

西米道:“别追,在你们的七点方向还有两名以上的敌人,小心地合围。多克,你朝十一点方向前进,别走太快,估计距你九十步;达杰,在你五点方向,距离一百三十步;胡子上树,在一点方向;莱夫斯基,去支援达杰。”

卓木强巴等四人还埋伏在草丛里,并不知道敌人的巡游兵正将他们包围起来,还在小声讨论:“小心,别乱动,会惊动他们的。”卓木强巴安抚着唐敏,让她尽可能不那么紧张,毕竟他们才五个人,而敌人是他们两倍还多。

“你自己才要小心点,你块头最大,最容易成为目标。”唐敏当仁不让地反驳道。

胡杨队长道:“他们始终在我们视野外游动,不在射击范围。”

西米他们在树屋里,监听着唐敏他们的声音。西米道:“太好了,他们四个在一起,这样就不用担心了。胡子,你可以前移五十米,那里视野更好。”

胡子下了树,悄悄向前靠去。

卓木强巴听着林中传出来的声音,低声道:“情况不太对啊。法师,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亚拉法师道:“我绕到了他们的三点方向,我打算探察他们树屋里还有多少人。”

西米递了个眼神,林任和雷波拿着枪走了出去。

两人刚出掩体,树屋里就听到扬声器道:“又有两个陌生面孔。”西米和马索惊恐地对望了一眼,对方竟然距离他们这么近了,怎么做到的?西米道:“林任,他就在外面,已经看到你们了,小心!”

陡然间一颗照明弹升起,黑夜被照得如白昼,黑暗中的人一时都承受不了,紧接着是枪声,只听亚拉法师“咦”了一声,似乎又远遁了。

吕竞男道:“是法师的方向,他又被发现了,奇怪。”她看了卓木强巴一眼,两人几乎同时道:“散开!”

照明弹似乎发起了总攻的号角,四人刚刚两头散开,一颗子弹就落在四人的中心,跟着便是“哒哒哒,哒哒哒……”的自动步枪声,林子里似乎到处都有敌人,四面都受攻击。他们也时有还击,但是明明看到敌人中弹了,却跟没事人一样——防弹衣!卓木强巴背心一凉,他们过于低估敌人的实力了!

卓木强巴和唐敏藏身在同一棵树下。

“你没事吧?”

“嗯,还好。”

“我左你右,敌人在身后的五点和七点方向。”

刚一探头,就被两梭子弹打了回来。卓木强巴恨道:“他们就像看穿了我们的战术一样!”

“要不上树吧,你掩护我。”唐敏道。

吕竞男道:“伏低,别露头,树上有敌人。”

胡杨队长道:“难道我们竟然被包围了?他们什么时候……”

“小心,是闪爆!”

亚拉法师道:“我被人追得很紧,你们自己小心。”

随后是短暂的沉寂,夜风静得让人心寒,敌人正不动声色地靠拢,树上的胡子单眼瞄着,小声道:“达杰,在你前面十步,就在那棵树后面,至少两个。”

达杰从草丛里探出头来,狞笑着用嘴叼开了手雷的插销,奋力扔了出去。

卓木强巴和唐敏从树后滚了出来,迎接他们的是一排子弹。草丛太深,子弹只能跟着草动的方向走,不知道是否命中目标,不过树上的胡子看得清楚,他将步枪换作点射,一颗颗子弹,朝草丛中的人影射去。卓木强巴和唐敏慌忙躲避流弹,连敌人在什么方向都弄不清楚。吕竞男抓住空隙,从树后闪身出来,朝达杰方向射击,同时扔出了手雷,只是达杰早躲开了。丁名有和布莱特一直守着那棵树,就等吕竞男他们现身。同时胡子也掉转枪口,瞄向吕竞男,却发现了正准备悄悄绕离战场的胡杨队长,便用子弹将他逼了回去。

吕竞男和胡杨队长被压制在树后,卓木强巴和唐敏被夹在一块巨石和一棵树的中间,一时无法突破。卓木强巴伸手向后一摸,摸到一颗圆溜溜的网球,是吸引弹,他向敏敏一打手势,指明了方向,扔出吸引弹。那颗吸引弹在空中开始发光,由弱变强,接着发出“嗡嗡”的振翅声,连西米他们的监听设备都受到了干扰,发出“咔咔咔”的电流声。达杰等人更是莫名其妙地看着空中出现的这个会发光的玩意儿。

“啪!”黑暗中,不知是谁一枪打落了吸引弹。但这短短的一时吸引,让卓木强巴赢得宝贵的隐蔽时机,他和唐敏离开了原来的位置,重新埋伏好。

一时陷入僵持,不过没维持多久,达杰换了一副好似夜视镜的装置,这副夜视镜除了能看到绿色的夜景,还能看到灰红色的气体,这是具有二氧化碳探测能力的夜视镜!眼镜里很快就出现了隐藏在草中的四团二氧化碳,子弹毫无保留地射了过去。

卓木强巴就地翻滚,起码有三颗子弹是擦着他面颊飞过去的,其余的子弹也都落在自己身边。他一时还不清楚,敌人是怎么发现自己存在的,这样下去,太被动了,要制止敌人这种疯狂的攻势。他也扔出了闪爆弹。

达杰取下了夜视。在没有烟幕弹的情况下,闪爆弹的确是干扰战场的最佳武器,就算避开了闪光和音爆,大量燃烧后的二氧化碳也会干扰仪器的探测。

这时,丁名有突然注意到身后有动静,几乎和草丛里的人同时举枪,但草丛里的人动作明显快于他,一下子就将枪口抵在他脑门上,从草丛的另一端闪出人影。“雷波!”丁名有惊讶地看着来人。

雷波收枪,也很吃惊地看着丁名有问道:“没看到有人过去吗?”

“没有啊。”差点被自己人误杀,丁名有汗都下来了。

雷波身后跟着林任,他们是追着亚拉法师过来的。那个光头身形简直像鬼魅一样,带着他们在林子里绕了一圈,绕到这附近,然后一闪,再闪,就不见了!

雷波用通讯道:“那个法师不见了,可能与其他人会合了。”

西米道:“很好,给我包围他们,一个也别放走了!”

亚拉法师也算费尽心机,没想到对方还是没有自己人跟自己人打起来,他摇摇头,一闪,一荡,吸引来一排子弹,随后消失在一棵树后,与吕竞男他们会合了。

“法师。你还好吧。”吕竞男关切地问。

“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厉害啊,看来我们是轻敌了。”亚拉法师很是无奈。

胡杨队长道:“现在不是想怎么消灭敌人,还是先考虑考虑如何突围吧。”

西米咬着指甲,冷笑。

卓木强巴不明白,为什么敌人这么快就找到了他们,是什么时候不声不响完成的合围呢?亚拉法师怎么会被发现的?这太出人意料了。

这时,通讯器里传来吕竞男的声音:“我们要想个突围计划,待会儿我会再扔一枚吸引弹,并配合火力支援。你和唐敏右侧的树较矮,想办法用飞索荡过来,树上的枪手在你们十二点方向,正好是他的死角。在其余人被吸引的时候,你们上树,先想办法干掉枪手,到时候主客互易,我们再趁势反攻。我们这边会用三角攻击阵,你们在高处掩护,如今五点和三点方向都是他们的薄弱处,有遮挡,有机会冲出去。”

“他们都有防弹衣,枪手又藏在树丫里,不容易命中啊!”

“……尽力而为吧,我们应该相信自己。”

简单的作战计划之后,就准备行动。吸引弹扔了出去,卓木强巴和唐敏开始荡索,谁知道刚荡至半空,突然一颗照明弹升起,不仅掩盖了吸引球的光芒,而且两人完全暴露在夜空中,简直就是两个移动靶。子弹长眼睛似的飞了过来,卓木强巴心中暗骂,和唐敏同时落地,在草丛里滚了两圈,找了掩护,这下五个人被困在了一起。唐敏道:“你没事吧?”

“没事。”卓木强巴在外,唐敏在内,子弹都往他身上招呼。

“呀,血!”

“擦伤。”

“没受伤吧?”吕竞男也询问着。同时她心中不解:为什么敌人好像能预先知道我们的计划?没理由啊?在我们这五人中,有人向敌人通风报信?怎么能在这样的环境下,这么短时间就做到?还有别的可能没有?

“没事。你的计划好像走不通。”卓木强巴也在思考同样的问题。亚拉法师被发现,他们被包围,作战计划被洞悉,敌人就像有先知先觉的能力,就像事先探听到他们的作战计划一般……等等,事先探听到我们的作战计划?卓木强巴心头一亮,正好又看到吕竞男那明亮的目光,在敌人无法观察到的地方,两人几乎同时举起了右手,指了指眼前佩戴的通讯器,随后又肯定地点了点头。

“看来这个方法不行,我们得重新布置。”几乎没有一秒钟的犹豫,吕竞男又布置了一个作战计划,这次先是卓木强巴和亚拉法师去吸引敌人的注意力,好像准备往回冲击,实际上是反向杀入敌人的树屋,利用树屋做掩护,与敌人展开周旋。只是这一次,吕竞男语气中多了一丝轻松,不非常仔细地听,几乎听不出语气的改变。

西米拍了拍伊万的肩。这头俄罗斯棕熊虽然被檑木狠狠地砸了一下,可目前依然拥有野兽的爆发力,他单手拎起那带弹鼓的中型转轮机枪,对准了卓木强巴他们可能出现的方向。西米则惬意地坐了下来,双手握枪,头往后仰,靠在监听仪上。这时候,他感觉到自己像一个皇帝,这种感觉好极了!

又一颗闪爆,卓木强巴和亚拉法师滚向两边草丛,其余的身影像蛇一般朝树屋蹿,一切都和计划的一样。树上的枪手将来袭的人数和方向通知西米,“三个人,七点方向,中间的埋伏下来,左右向九点和三点方向散开。”

西米手指磕碰着太阳穴道:“看来既想接应前面的诱敌队员,又想包围树屋,胃口未免太大了。”

攻击卓木强巴和亚拉法师的枪声很稀疏,因为雷波等人早已从左右迂回到树屋前面,吕竞男等人的正前方只有丁名有和布莱特两人。胡子的枪口也已调转,对着树屋前草丛里的埋伏,没有客气,子弹一梭一梭地扫过去。奇怪,草里没有反应,难道那人移走了?明明没看到草动啊。

丁名有和布莱特也觉得奇怪,卓木强巴和亚拉法师扑向草丛里就不再动弹,难道被击中了?好像没这么容易吧?

“轰……”“轰……”怎么回事!又是两枚闪爆弹,那五个家伙作困兽斗么?

突然,在他们意想不到的位置,就是五人原本的藏身之处,又闪起了火光。可是,那五个人都已经离开那里,原本不应该再有人啊?丁名有和布莱特虽然已经反应过来,可是对方不止两人,他们被压制着。胡子正准备调转枪口,却见一枚带着光亮、发出嗡嗡声的吸引弹从他眼前飞过,就在他一愣神的工夫,一颗子弹打中了他。“哎呀!”胡子叫了一声,负伤跌下树来。

闪爆弹一响,西米就知道不对劲了,他下令所有人朝目标开火!伊万手提转轮机枪,子弹飞溅,弹壳像撒麦粒一般喷出来,但是他很快发现,自己手移动的速度,竟然追不上草丛里那人移动的身形。怎么这么快?伊万的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转动枪管的扳机一直不松,一定要打倒那人为止。西米有些着急了:“喂……喂……给我停下,你这头蠢驴!你他妈的以为我们是开兵工厂的么?子弹打光了,再遇到森林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怎么办?白痴!”

伊万怒吼一声,扔掉机枪,拔出丛林刀扑了出去。另一方,五六个人围堵草丛里移动的影子,竟然打不到!只有雷波和林任感觉出来了,那移动的方式,那诡异的变向,就好像他们刚才追击的那法师。可是,那法师不是应该在前面假装吸引另一批人么?那眼前这家伙是谁?还是说他们的对手每个人都有这么可怕的实力?

没错,吸引了众多火力,在草丛里躲闪的正是亚拉法师。那么先前扑出去的人呢?那只是两件裹着石头的衣服,还有两枚闪爆弹裹在里面。在一人多高的草丛里,在这么深的夜,要分辨清真假人谈何容易!向后扑向树屋的也只有吕竞男和亚拉法师两人,中间的同样是衣服。事实上卓木强巴他们做的正与他们计划的相反,他们目标不是树屋,而是从远离树屋的方向突围出去。这是一场真正的暗战,短短的数分钟内,西米等人监听了卓木强巴他们的通讯,并利用卓木强巴等人的电波交流而制定相应的对策;然后卓木强巴和吕竞男发现了这一情况,他们不动声色地利用假情报迷惑敌人。如今他们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不管人数还是武器装备,他们都占下风。看来当初莫金投下来的武器装备箱里,每一组箱子都略有不同,至少他们就没有监听装置,也没有防弹衣,当然,防弹衣可以穿在身上带下来。不管怎么说,他们都需要先离开战场,重新计划。

亚拉法师在草丛里绕了一圈,又从那些包围者的眼皮下面消失了,他与卓木强巴等人会合一处,生生从丁名有和布莱特中间撕开一个缺口,脱离了包围圈。没多久,吕竞男也与大家会合了,但她身后跟着一群敌人。

伊万从草丛里站起身来,舔着嘴角的血。那个女的,真够有劲,不论是肌肉的爆发力还是身材体形,都是他喜欢的类型,想着将吕竞男压在身下,让她发出哀哀的呼声,这头俄罗斯熊忍不住仰天咆哮。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8/262.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