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要给我追到他们!浑蛋!”西米十分愤怒。原本可以全歼敌人的,可是现在却让敌人全部逃了,十二个人对五个,竟然能让对方逃了,这简直就是一场大失败。不过,那些人在这么短时间里就发现了破绽,并反过来利用这个破绽让自己上当,那份缜密和机敏,的确不容小觑。

马索道:“放心吧,他们既然被羁绊在前方那个村子里,就逃不了。他们都是些仁慈的家伙,会害怕我们灭村而留下来守卫的,到时候要消灭他们还不容易吗?原本以为他们有多强,还不是一个照面就被西米老大你吓得屁滚尿流。”马索咬文嚼字,说出来的发音是“屁股像牛”。西米忍不住笑了,全然忽略了刚才战斗的时候这个家伙躲哪里去了。

敌人一左一右,就像一把钳子般分作两个方向夹击而来。前面奔逃的卓木强巴等人速度不见得比身后的追兵快,又不敢用飞索,那会成为练习靶的,时时要躲避子弹,偶尔会还击一下,但总体来说,的确处于下风。

“胡杨队长,你没事吧?”唐敏问道。

“没事。”

“可是,流血了。”

“不是我的血。”

“该怎么办?”卓木强巴一时也束手无策。还有三枚手雷、两枚闪爆、三个吸引弹,武器弹夹也还有,但是对付比己方多出一倍的敌人,显然用这些不行。突然,他摸到肖恩留给他的那个青霉素瓶子,肖恩的建议又回响在耳边:“这个,在危急的关头,或许能保命。”他取出那个瓶子,撕下一截衣服将手雷和瓶子裹上,拔掉插销,看准敌人就扔了回去。

莱夫斯基等人赶紧伏下,“轰”地尘土飞扬,不过黑夜中谁也没注意那些水滴洒了他们一身。

右边的敌人又追了上来,身后枪声不断,肖恩那个保命的瓶子似乎没发生多大作用。卓木强巴心中不由焦急起来。

这时亚拉法师道:“这样逃不掉,我去引开他们。”说着向左闪去。吕竞男道:“如此,拜托法师了。”

“呼!”身影从追兵的眼前晃过,雷波不得不停下来,问陆有才:“看……看到什么没有?”

陆有才道:“好像有个人,向右边去了。好快!”

其余的人都跟着停了下来,只有俄罗斯熊想着身下小美女,冲得比谁都快:“管他是什么,追上去把他们一个个都宰掉。我要那个女的,我要那个女的!”

雷波一伸手,硬拉住了比他足足高出一个头的俄罗斯熊:“你知道什么!如果他们在我们身后,反过来偷袭我们,我们就太被动了。他们里面有个家伙的身手你又不是没见到!”

雷波一声吼,伊万不敢再冲,虽然他块头比雷波大多了,但真正动起手来,他不敢向雷波挑衅。

“那……那现在怎么办?”前面的身影越来越远,布莱特摊开手。

“回去。他们跑不掉。”捻开草丛上滴落的血迹,雷波露齿一笑,与西米取得联系。

回到树屋,胡子正在包伤口,子弹从手臂穿了过去,那防弹衣并不防四肢。一进屋,马索就一个劲地耸鼻子,走到林任他们身边,一个接一个地闻过去:“你们身上有什么味儿?”

“什么味儿?”回来的人一个个拎着衣领使劲嗅,全都摸不着头脑。伊万道:“我只闻到男人味儿,我身上从小就很有男人味儿。”

“伊万,明天你身上就会多很多女人味儿啦,哈哈!”群匪爆笑起来。

※※※

回到村里,首先是处理伤口。卓木强巴的确只是擦伤,同一面颊被三颗子弹擦过,不知道算不算幸运,如今脸上流着小猫胡须一样的三道伤口。胡杨队长也没有受到重伤,那些血,是吕竞男身上流下的,她曾在敌人的包围圈中脱身而出,但她没有亚拉法师那样的身手,一颗子弹击穿肩胛和锁骨的缝隙,一颗子弹卡入大腿肌肉,后来又与那恐怖的俄罗斯棕熊进行了一番体能搏斗,伤口被加深了。但在回村途中,她却像没事人一样,一面奔跑一面还击,还多次掩护胡杨队长和唐敏。看着灯下那血迹染红的一大片胸襟,卓木强巴都暗惊:“这个女人怎么回事?难道密修者都感觉不到痛吗?”

今天晚上是没法休息了,必须马上做好准备,说不定明天一早,敌人就抬着他们没见过的重型武器,吭哧吭哧地开过来了。村口的陷阱必须加强,就算用上小型地雷、口香糖炸弹、黑色飓风这些恐怖的破坏性武器也不足惜。卓木强巴检查着他们的弹药,如果敌人围困村子,他们还能坚持多久?毕竟这里离帕巴拉神庙已经没有多远距离,那些敌人只需要灭掉他们这支队伍,就能在这个地方横行无忌。胡杨队长则看着卓木强巴道:“要不要通知村民?让大家都防御起来。”

卓木强巴道:“啊,当然,我竟然忽略了。”

胡杨队长又道:“可是,你想过没有,那些村民会怎么想?是我们引来了灾难和魔鬼,都是我们的错啊。”

卓木强巴道:“管不了那么多了,必须告诉他们才对,否则村民会枉死的。还应该让他们知道,枪械和炸药的可怕威力。”

这时,张立神色慌张地冲了进来,进门就嚷嚷道:“强巴少爷,不好啦,好多鲁莫人!咦?你们这是?”随后他才看到身上血迹斑斑的卓木强巴和胡杨队长及亚拉法师。

卓木强巴道:“玛吉呢?”

张立挠挠头,吞吐道:“什……什么玛吉?她在房间里睡觉吧。”他已悄悄将玛吉送回房间,还以为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完成任务了!那两个家伙真是,竟然被鲁莫人追。”岳阳一进门就嘟哝着,看到张立,立刻惊呼道:“呀,动作这么快,我还以为你会在玛吉房间里!”旋即又道,“强巴少爷,你们的伤……”

张立的脸顿时憋得通红,指着岳阳和巴桑道:“你……你们!哦,是你们!”他一直觉得奇怪,鲁莫人原本对他们紧追不舍,后来怎么停止了追击,仿佛还听到枪声。

岳阳一撇嘴道:“不是我们,你们会逃得那么轻松……”

卓木强巴挥手道:“先不说玛吉,说说鲁莫人是怎么回事。”

张立和玛吉在草甸上休息,突然听到那号角的声音,玛吉告诉张立,是鲁莫人似乎受到了某种挑衅。张立立刻慌张地将玛吉裹起,扛着就开跑,这次出来他仅带了一样武器,但那可不是对付鲁莫人的。逃跑时,张立发现了许多鲁莫人,他们似乎在向什么地方聚集,但还是有一小队追着他和玛吉,只是后来似乎被什么阻挡了。

张立说完,岳阳又进行了补充。他和巴桑站得更高,警戒也更强,据他们观察,四面八方的鲁莫人似乎都被什么吸引了过来,正在朝村子偏平台边缘的地方聚集。他们不敢肯定那些鲁莫人是否要袭击村子,所以杀死了追击张立他们的鲁莫人,跟着就回来汇报了。

末了,岳阳道:“强巴少爷,你们是怎么受伤的?教官和敏敏呢?”

卓木强巴起身道:“竞男受伤了,敏敏在给她治疗。我去和她们说一声,胡杨队长会告诉你们发生了什么事情。”究竟是怎么了?今天是我们的灾难日吗?鲁莫人也要屠村?卓木强巴摇晃着头,努力将这些荒唐的想法甩掉。

子弹取出来了,唐敏正在给吕竞男包扎肩伤。卓木强巴打算敲门,没想到那门一敲就开,他以为吕竞男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进屋道:“岳阳他们带回来一个不好的消息,鲁莫人……”他目光落在半边雪白的胸脯上,知道又错了。

唐敏急道:“你……你进来干什么?快出去!”

卓木强巴带上门,在门口道:“有很多鲁莫人,似乎也朝村子来了,不知道什么原因。”

吕竞男道:“你认为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你是队长。”

卓木强巴回到房间,让张立安好雷达,所有人备齐武器,准备拼死一战。

这时,那犹如号角的声音此起彼伏,划破宁静的夜晚,好像有无数的鲁莫人潮水般向村子涌来。村民们都被惊醒了,惶惶不安,大家敲门串户地彼此通知,有的开始跪地祈祷。死神的气息弥漫在共日拉村周围。

玛吉也被惊动了,她找到张立,希望从大家那里得到些什么消息。“他们,那些鲁莫人,要袭击村子吗?我从来没听到过这么多鲁莫人发出叫声。”

张立轻轻扶着她,让她靠在自己身上,低声道:“你出来干什么?回去休息。不会有事的,那些鲁莫人冲不进村子。”

亚拉法师闭目聆听着声音的方向,猛然睁开眼睛道:“它们似乎不是冲着村子来的,而是,敌人的方向!”

岳阳张立他们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自然明白亚拉法师的意思。

卓木强巴突然想起肖恩提醒的话:“将这个扔向你的敌人后,就逃吧,离你的敌人越远越好,避免惹火烧身。”难道是……

※※※

群匪也没有入睡,不过却是因为兴奋。村子里会有什么呢?有大块的肉,有浓烈的美酒,还有无数的美女,当然,如果有黄金珠宝首饰什么的,那就更好了。他们收拾着行囊,已经知道了村子的所在,还犹豫什么呢?虽然有几个与他们同样的现代人在守护着村子,但是那些人的装备没有他们完善,人数也不及他们。只等天一亮,就可以攻打村子,消灭了敌人,呵呵,这片土地上的所有人都会俯首称臣,那些拿弯弓长矛的原始人,拿什么来和机枪、炸弹抗衡啊?!

这时,“呜……呜……”远远地传来了汽笛的鸣叫。奇怪,汽笛?啊!那些两足蜥蜴,这个森林里最讨厌的存在,它们就像丛林游击队一样,时不时偷袭森林里所有的动物,连这群悍匪也没少吃苦头。

西米顿时紧张起来,挥手对林任道:“上树,上树,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好像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多蜥蜴吧?”

林任上树,安好雷达天线。

“那个,不好了,头儿。”“问题大了,我看我们得……”多克说完,马索跟着就说,他突然发觉自己失言,马上停止了。

“怎么回事?”西米又开始抚摸脸上那道伤疤,那是危险的信号。

“很多、很多蜥蜴从四面八方朝这附近来,不知道它们的目标是不是前面那个村子。你看,你看,到处都是。”

只见雷达屏幕上光点过百,都在朝某个方向移动着。西米道:“距离,方向,速度。”

雷波道:“最近的可能只有不到十二公里远了,它们正经过前方的村落,不过似乎并不打算在那里聚集。它们的时速大约四十公里,不是捕猎时速,它们三五成群地前进。目前看到的估计是这附近的蜥蜴,都聚集起来了,这很反常。”

“如果说不是村子,那会是哪里?”马索喃喃自语。

西米道:“先准备好武器,不管怎么说,我们得做好自保。林任,下来!”

“啊,肖恩!我竟然忽略了他!浑蛋!”马索陡然大叫起来,让西米都吓了一跳。马索把脸拉长,急急地说着英文:“如果不是那个村子,还会是谁?那就是我们啊!我说你们回来时有股什么味儿,你们在追赶那群人时,有没有被什么攻击?我是说非常规武器,比如说什么瓶子、罐子、塑料口袋一类的!有没有?有没有?”

一群人一时愣住了。西米道:“快想!听清楚他说什么了吗?有没有被瓶子、罐子、口袋什么的砸过?”他知道,马索这个胆小的家伙突然敢这么大声说话,一定是有原因的。

丁名有想了想,道:“嗯,玻璃算不算?”

“玻璃!你是说玻璃?”马索吓得声音都发颤了。

多克道:“玻璃?什么玻璃?”

丁名有道:“你们忘记啦?在追赶他们的时候,不知道是谁扔了枚手雷,手雷倒是没炸伤人,莱夫斯基你却被玻璃渣子划伤了,你还问我怎么这里会有玻璃来着。”

“啊,是的。”莱夫斯基摸了摸脸颊上那道细小的口子,想起来了。

马索脸色一白,喃喃道:“那就是了,那些蜥蜴肯定是冲我们来的……天哪!听着,在手雷爆炸范围内的人,把衣服都脱了,然后我们赶快离开这里,越远越好。我不知道哪里才逃得掉,或许找个有水的地方比较好。”

“脱衣服?”西米一把拎过马索,看看这个牛高马大的家伙是不是被吓昏了头,“你在说什么?”

马索平静道:“是兽引。现在一时解释不清楚,总之这样做就对了,相信我,西米老大。我还不想这么快就死在这里。”

雷波道:“或许他说的有些道理。头儿,那些光点靠过来了。”

西米三角眼一眯,寒光乍现,暴喝道:“还不照他说的去做?给我把衣服统统都脱掉!”

丁名有道:“可是头儿,都脱了我们穿什么?”

“你是要命还是要穿衣服?”西米的声音反而低了下来,但语气的冰冷让人浑身一颤。

※※※

“一个装满液体的玻璃瓶子?”亚拉法师听完卓木强巴的叙述,心头暗暗吃惊。他已经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更加肯定肖恩的身份了,一个动物爱好者绝对做不到这个程度!看着屏幕上朝敌人营地涌去的光点,亚拉法师微微笑了。

“就是肖恩大哥留下的信息素?”张立在旁问道,卓木强巴点头。

这时,吕竞男已经穿好衣服,和唐敏走了出来,一看大家还待在房间内,没有去村口防御,不由问道:“怎么?不用去村口了?”

亚拉法师道:“暂时观察一下,或许敌人中了引蛊。撤离时,强巴少爷扔的。”

吕竞男马上道:“肖恩?”

法师点了点头。卓木强巴心中一动,如果真是那信息素,如此有效的手段,那肖恩他难道真的……

远远的号角声中,夹杂着枪声和爆炸声。亚拉法师轻轻地道:“开始了。”

吕竞男也道:“看来要明天才能知道结果了。”她微微埋头,不管肖恩是什么人,这次他们算是被肖恩救了,以前那样对待肖恩,究竟是对是错呢?

巴桑眼角微微跳动着。蛊毒,他越来越无法理解这种东西。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8/263.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