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木强巴他们和共日拉村民一起,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第二天一早,鲁莫人散去之后,亚拉法师、卓木强巴和巴桑三人回到了敌人的营地。

经历了一夜激烈的战斗,这里到处都是鲁莫人的残肢断臂,有几只不知名的野兽正在抢食那些尸骨,体型不大,一见到生人,都迅速跑开了。

树屋完全塌陷了,在废墟中发现了破碎的布、枪械、金属碎片。经过勘察,亚拉法师道:“当场就死了两个,不过,这里至少有三十具鲁莫人尸体。他们是朝这个方向撤离的。”法师指着第二层平台外侧的方向。

巴桑道:“他们没有多少弹药了,战争还没有结束。”根据昨天晚上他们观测的结果,西米这群人在树屋附近和鲁莫人抗衡过一段时间,后来实在是鲁莫人数量太多了,他们才强行打开一道口子,开始撤退,鲁莫人紧追不舍。

敌人是朝森林深处逃窜的,想必也是害怕平台边缘那些可怕的巨鸟吧。顺着鲁莫人的尸体一直走到岩壁附近,随后向前走了十来公里,发现了第三具残破不全的人类尸骨。他们没有继续追查下去,回到村里,将情况告诉了大家。

“太好了!”张立高兴道,“这下就不怕他们回来偷袭村子了,他们也没有这样的实力了。”

他想了想,又笑呵呵地对吕竞男道:“教官,你受了这么重的伤,我们应该在村子里多休息几日。”

吕竞男道:“我受了这么重的伤,你那么高兴做什么?我的伤不算什么,别忘了我们的目的。敌人如今赶到我们前面去了,又没有迹象表明他们都死光了,要知道,昨天强巴拉扔的手雷爆炸范围估计只覆盖了四五名敌人。所以,我们得赶快追上他们。如果他们消灭了前面的村子,甚至打到雀母,那强巴少爷的蛊毒就没办法了。我们今天就要出发!”

张立神色一下子就黯淡下来。岳阳揶揄道:“倒是你……呵呵,月光下的翠湖旁,多么美的芦苇荡。”

张立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道:“现在,玛吉是我的妻子了。”

“哦!”岳阳道,“既成事实。”

张立道:“不,不是那样的。”直到昨天晚上他才知道,原来他接受了玛吉那朵小红花,并将它别在玛吉头上,即是承认了玛吉是自己的妻子,怪不得昨天晚上玛吉那么主动,在她看来,那是妻子应该做的事。他挠着头,说了半天才把这件事说清楚。

岳阳道:“那可是非法的哦!”

张立怒道:“你这家伙,再说,再说我揍你!”岳阳咧嘴直笑。

“那么,你打算怎么办?”卓木强巴平静地询问张立。

张立很是为难。他是一定要跟大家一起行动的,这点不可动摇,但是就这么走了的话,他觉得自己好像那个传说中的负心人哦。特别是既夺走了少女的身体,又夺走了少女的心,这个和那些故事里的流浪汉不是一模一样吗?要是玛吉有了自己的孩子呢?哎呀,想得太远了。张立为难得揪住了自己的头发,他真是无颜面对玛吉啊,该怎么对玛吉说呀?

玛吉在一旁看着愁容满面的张立,心中也在想:“为什么立哥这么难过呢?为什么大家都用这种眼神看着立哥?难道他做错什么了吗?难道,是因为玛吉成为了立哥的妻子,所以大家才这样敌视立哥吗?啊,是了,他们有六个男人,他们本来是一起的,亲如兄弟,玛吉却只成为了立哥的妻子,其余的人当然不高兴了。”

“嗯,那个……”玛吉有些羞涩地起身道,“我可以,可以成为大家的妻子。”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一时还不能反应过来。

“我可以成为大家的妻子。”玛吉骄傲地重复了一遍。“这样,大家都会高兴了吧。”她这样想着。

“噗——”岳阳端着水杯,一口全喷了出来;胡杨队长微微笑着,不过怎么看也像是乐不可支;巴桑面容有些呆滞;连卓木强巴也瞪大了眼睛,气得唐敏使劲掐他;只有亚拉法师不动声色地结了手印,默默念经。

张立反应最是激烈,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腾地跳了起来。“你,你们……”手指着卓木强巴、巴桑一干人等,神情激动,最后手指的目标锁定在岳阳那张充满阳光的笑脸上,“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不许笑!都不许笑!”

岳阳实在忍不住不笑,他抽搐双肩道:“我,呵呵,我想……”

“想也不可以!”张立暴跳如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早就在这样想了!我告诉你,你要再有这样的想法,我……我,哼!兄弟也没得做!这!简直是!”

张立气得七窍冒烟,不过转过身来,面对玛吉时,又不知该怎么开口了。他手搭着玛吉的双肩道:“玛吉啊,我跟你说,这个事情,你……你……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玛吉侧眼看着大家,大家不是都很高兴吗?她刚要说话,张立已经将耳朵靠了过来,紧张兮兮地说:“小、小声告诉我就好了。”

玛吉说出了她那个古怪的想法,末了还不服气地大声道:“有什么不对吗?”

张立听了那个令他哭笑不得的理由,急得抓耳挠腮。怎么会这样的?难道她不知道,一个妻子,只应对自己唯一的丈夫忠贞吗?他不得不试着向玛吉解释什么叫一夫一妻制。没想到,玛吉的脸色竟然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似乎觉得世上有这种制度,简直是不可理喻的。玛吉奇怪道:“怎么会这样的?一个妻子,不是应该有很多丈夫的吗?我都有五个爸爸。”玛吉看着自己纤细的手掌,五根手指,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张立瞪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亚拉法师马上道:“她们是一妻多夫婚配制。”

“为什么会这样呢?”张立马上道。

亚拉法师摇头道:“不知道,据我所知,应该是较穷的家庭才会兄弟同娶一个妻子的。新中国成立前,西藏一些贫穷落后的地方还保留了这样的习俗,后来渐渐被一夫一妻制取代了。不过在这里似乎说不通,而且,村里的男丁这么少,一夫多妻才是正常的婚配制度啊,怎么会一妻多夫呢?或许,我们得问问迪乌大人才知道。”

张立头大如斗,赶紧向玛吉解释一夫一妻制的好处。

“不是你想的那样。

“他们哪里像没有妻子的样子了?

“你完全想岔了。

“你看他们,那个,还有那个……”张立一边跟玛吉小声嘀咕,一边不断往卓木强巴和唐敏、吕竞男三人身上扫来扫去。

玛吉偶尔也小声惊呼:“啊,一个人竟然有两个……”张立赶紧捂住她的小嘴。他们在那里窸窸窣窣、窸窸窣窣,老是拿卓木强巴说事,那做贼一样的眼神看得吕竞男火起:“张立,你在嘀咕什么呢?大声地说出来!”

“没……没有啊,我只是纠正一些错误的……啊,哈哈!”他干笑着。让他大声说出来,借他十个胆也不敢啊。

“现在不是应该讨论这些事情的时候吧?”巴桑淡淡道。

吕竞男道:“嗯,我们该走了吧。得去告诉迪乌大人一声,顺便也要问问前面的情况,走吧。”

所有人都背起了背包,齐刷刷地立起,用不同的眼光打量着张立,然后鱼贯走出了房间。看着自己的队友逐一离去,张立倍感紧张。他嗫嚅着,此刻不仅仅是如何向玛吉告别的问题,更严重的是得纠正玛吉那种可怕的观念,什么一个妻子应该有很多个丈夫啊!这绝不允许!

房间里只剩下玛吉和张立两人了。张立感到,这里的空间是如此狭小,他和玛吉相隔如此之近,可是,为什么总感觉自己握不住玛吉?那种空虚的无力感,让他心中再度充满自责。

“立哥,要走了啊?”玛吉小声地重复着。尽管昨夜就知道了一切,尽管心中充满了不舍,但是,立哥已给了她最珍贵最美好的回忆,她还奢求什么呢?她淡淡地笑着,很甜蜜,也很满足。

张立努力让自己的心冷静下来,他拥着玛吉道:“玛吉,相信我,我是真心想与你厮守在一起。不过我是一个男人,那些和我一起来的同伴,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们每一个人都被命运紧紧捆绑,我有不得不去完成的使命。所以,不得不和你短暂地分离。不过你要相信,我一定还会回来的,我要带你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一定带你去看那个夜夜都有月亮的天空。其实,对这次行程,我没有太多把握,曾经想过会葬身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但是,从今天起,我会为你好好活着。信我,等我回来。”

玛吉扑闪着一双大眼睛,靠在张立的胸膛上,轻柔道:“我会一直等你的。”

接着,张立说到了重点:“嗯,那个……你千万不要再找别的丈夫了。我……我怕,我怕他们不知道怎么爱你……我……”

玛吉靠得更紧了:“我知道了,立哥,我不会去找别的丈夫,我会一直等到你回来,一直……”眼帘模糊了,是什么呢?幸福的感觉吗?

※※※

“呃,这个啊,其实正如亚拉法师所言,都是因为种族繁衍的需要,我们才不得不实行一妻多夫制度的。”见到迪乌大人,岳阳还是忍不住帮张立询问了,安吉姆迪乌解释道,“你们也知道,这片土地上,曾经几乎遍布了村落与城邦,每个村落都有过万人口。千年前,我们是多种婚配制度并存,贵族和有钱人是一夫多妻制,普通人大多是一夫一妻制,在特别贫穷的家庭,就只能是几兄弟迎娶一个妻子,因为出不起聘礼,也负担不起过多人口的生活需要。传说,那时也是个很混乱的时期,每年都打仗,小战不断,十几年就有一场大战,战败的被吞并、灭族,或离开这里,然后又有新的移民找到这里,又会有新的战争。但是自从戈巴族来了之后,他们先是用武力征服了这里的原住民,其后又征召了大量的工人去修建帕巴拉神庙和石头城。传说中那种强劳力导致了大量死亡事件,最终引发反叛,但是反叛很快就被镇压下来,叛首尼玛康被极刑处死。戈巴族虽然强大,可是经过这次反叛事件,他们也意识到香巴拉的原住民众多,这样下去,他们很难长久地统治这里,所以,他们使用了某种大范围的蛊——前去修石头城的工人一夜之间都如同喝醉酒一般昏昏沉沉,但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后来这些工人回到各自的村子里,那种蛊便被散播到了每一座村庄。”

“那是什么蛊?”胡杨队长问。

安吉姆迪乌摇头道:“很多年以后,圣域的人才发现,妇女变得极难受孕,不管他们的丈夫怎么努力,她们就是怀不上孩子。偶尔成功,生下来的却是畸形儿,很快就会死去。”

“啊!是绝户之蛊!”亚拉法师轻呼道,“我曾在典籍上见过,没想到真有这样的蛊毒!”

“那究竟是一种什么蛊呢?”

“用现代医学的概念来说,就是能让男人的精子数急剧减少,最终导致不孕不育的一种蛊术,如果一定要给它一个名字,可以称作遗传性绝精症。众所周知,正常男性一毫升精液中应该含有上亿精子,而最终能与卵子结合的却只有一个精子。也就是说,每一个婴儿的出生,都要经历一场残酷的搏斗,在数亿同胞中脱颖而出,除了需要体能、技术,还需要一定的幸运和机敏。这样,才能确保每一个诞生在这个世界的人都是最优秀的、独一无二的。但是中了这种蛊术的男人,每次排出的精子数或许仅有几千乃至几百,相对于正常男人来说,那就几乎等于没有,其致孕的成功几率自然大大降低。而且,缺少竞争,就算受孕,也极易形成畸形儿。”

解释到此,亚拉法师望向安吉姆迪乌,道:“后来呢?”

安吉姆迪乌道:“到后来,一个妇女一生中能怀上一个健康的孩子就是万幸了,更严重的是,这种情况同样出现在下一代孩子身上,并一直延续至今。于是,这里的人口急速减少……”

“可是,人们却发现,那些贫困家庭中,一妻多夫制的妇女,却能正常受孕,虽然产下的孩子不是很多,但健康,少有畸形。所以,渐渐地,圣域的所有地方,都变成一妻多夫的婚配制了。”

“怎……怎么会这样的?”

亚拉法师解释道:“这的确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一个男人一次只有几百几千枚精子,如果是十个男人就能增加到上万,总有一两个健康正常的精子能得到受孕的机会。个体的数量和质量都不行时,就只能增加个体的数目了。”

安吉姆迪乌道:“不仅如此,古人还发现,如果一位妻子,配有五名丈夫,那么,她最多只能生下六个孩子,绝不会超过这个数。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每个村落的人口数几乎都在一千左右,六七百年间,从未增长。”

法师道:“不过,据我所知,再厉害的蛊,时间也不会超过千年之久吧,能够持续三百代,就算很厉害的了。”

安吉姆迪乌道:“没错,其实据我所知,圣域妇女的受孕概率已经大大提升了,百余年前人口就开始增加了。只是,一个习俗的形成不是几十年就能做到的,同样,它的更替也不是几十年就会转换过来的。”

岳阳惊呼道:“啊!我明白了!”见所有人的目光都注意过来,他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想,只是我的猜想,在工布村那些回忆录中,自帕巴拉修成后六七百年间并没有对战争的记载,恐怕正是因为这种绝户之蛊!你们想想,整个圣域空间只有这么大,资源是有限的,如果人口无限繁殖,那么他们的生活领域肯定会交接,生产资源也会不够分配,加上文化和信仰的不同,不打仗才怪!而戈巴族人使用绝户之蛊,将人口总数始终控制在某一个范围之内,每个村落都能分配到足够的资源,加上要同恶劣的自然环境对抗,自然也就无法爆发战争了!”

胡杨队长也道:“也可以看成,人与人之间的战争,变成了人类与大自然之间的战争。不管哪种战争模式,其实都是为了种族的繁衍和生存。”

听岳阳如此一说,安吉姆迪乌也道:“不错,那段时间,似乎也没有什么战争爆发,每个村落,都可以自给自足,我们称为宁静时期。”

“好了,这个问题已经弄清楚了,请迪乌大人告知我们将走的路程吧。”吕竞男认为已经没必要深究这个问题了。

“呃,你们要走的路呢,我只是年轻的时候走过两次,如今回想起来,真是记忆犹新啊。”安吉姆迪乌拿着地图,用手指画着路线,道,“你们之前,一直是沿着平台的边缘前进的吧?”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点点头,道,“嗯,远离森林,才可以避免森林里野兽的袭击,非常聪明的办法,但是,在这里却是行不通的,相信你们也已经感觉到了吧。”

“是的,有大鸟。”

“呵呵,大鸟,那是共命鸟,邪恶的食神,连大金雕都无法对抗。不过,也正是因为有它们的存在,所以周围才比较安全,巨大的野兽都被它们当作了食物,而密集的森林则阻挡了它们的入侵。”

“我们一直以为,它们是在第三层平台筑巢的。”

“不,不,不,第三层平台是上戈巴族人的天下,共命鸟虽然可怕,但是比起上戈巴族人来,它们还是没有任何胜算。只有在没有食物,实在饿得不行了的情况下,它们才会和我们一样,去第三层平台偷点食物。不过,那是用命去换的,运气好的,可以享用到丰盛的晚餐,运气不好的,就成为别人的晚餐。好了,说偏了说偏了,现在告诉你们吧,从这里往雀母有两条路可走。原本从强日到破日,再经过错日就可以抵达,可是,如今这些地方都被红圈圈了起来,也就是说没有人了。唔,这幅地图没绘制多少年吧?既然下戈巴族人说这些村落都已经没有人了,那么应该是没有人了吧,这可不妙,这条路原本是较为安全的。可是现在没有人了,森林里的野兽一定会多出许多,啧啧……”安吉姆迪乌一面摇头,一面发出叹息的声音。

“那还有一条路呢?”

“还有一条路,就是沿着平台的最内侧前进,不过里面很是昏暗,而且有很多鲁莫人。如果人不是很多,通常都不会走那条路的。”

“那为什么会有人走那条路?”

“因为那条路距雀母最近啊。嗯,这幅地图的标注不是很准确,看起来好像从森林里走还要更近一些,但是去过雀母的人都知道,从岩壁下走,如果跑得快的人,一天就能到达雀母了,而从森林里穿过去,至少得三天。啊,对了,这条路走到一半的地方,有一处遗迹,据说是以前的穆族人修建的神殿,如今早已荒废了,但是那里可以暂时躲避鲁莫人的攻击。”

“那里可以躲避鲁莫人的攻击?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很奇怪的地方,总之,如果你们去看过,就知道了,但是要我说,我说不出来。反正和你们见过的所有形式的神庙,都是不一样的。”

岳阳则看着地图道:“雀母怎么在森林的最深处?那里不是漆黑一片吗?”

迪乌大人回答道:“不不不,雀母人住的地方没有森林,那里是很明亮的。”

“那,他们不怕共命鸟袭击吗?”

“同样,只有亲自去看过才知道,共命鸟是无法攻击那个地方的。”

怎么办?大家略一商讨,既然敌人是顺着岩壁逃跑的,那么他们也只能走那条顺着岩壁的道路去追,毕竟是最近的一条通道,而且,敌人极有可能在穆族人的神殿休整。

商定之后,亚拉法师对迪乌大人道:“我们已经决定了,沿着岩壁前进。请告诉我们,有关那座遗迹的详细资料吧。”

“哦,让我想一想,那处地方,是开凿在岩壁上的,首先有一道笔直的长梯……”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8/264.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