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狭路相逢]

最后那个通报消息的人似乎也发现了地上明显的足迹,他有意将原本留下的足迹多加上数脚,或是用脚扫开,看起来像是有很多人在这里来来往往一般。

而且,在这团乱七八糟的脚印前方,原本是五个人的脚印,突然变成了只有一个人的脚印,那个跛足的。

张立道:“他们弄乱了脚印,想迷惑我们。奇怪,那些人的脚印怎么消失了?”

亚拉法师指着不远处一个石像残腿道:“那上面有两个脚印,跨度很大。”

岳阳道:“很明显,他们没有走多远,那个留守的人在这里和其他四人会合了。其中的四人和法师一样,采取在残像上跳跃前进的方法,只有那个跛足的无法跳跃,所以才走地面。要小心,敌人可能就在前面。”

不过这样一来,沿着足迹追击的难度就加大了,不知道敌人会躲在哪里。再往前四五十米,亚拉法师又一次停下,盯着前面的墙壁。一道黑色的线,从墙壁一直拉到地面,又由地面延伸至另一侧墙壁,黑线的两侧画着好像钱币一样的“¥”符号。

“这是?”岳阳轻轻问道。

“这个……”亚拉法师迟疑道,“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金刚线。黑色是定,周围的符号,指身、法、意,算了……简单说来,如果在古苯教里,这条带符号的线就如警戒线一样,代表危险,不可逾越。”

“可是……”张立看着延伸至线的另一端的脚印道,“这才走多远啊,强巴少爷他们都还没出发呢。”

岳阳道:“这条线,留在这里已经很久了吧!碳画线是保存时间最久的,可是你们看,边缘已经斑驳了。前面也没有传来惨叫什么的,我们加倍小心应该没有问题。”

亚拉法师先皱了皱眉头,随即看了看破损严重的石台和台上的石像,点头道:“跟在我后面。”四人一前三后踏过了警戒线,后面的卓木强巴四人见到他们转过弯角不见之后,也开始跟上。

过了警戒线后,空气中就弥散着一股气味,并不是什么好味道。终于,岳阳忍不住道:“这什么味道?好臭。”张立道:“好像农村里的鸡舍味道,嗯,应该是鸡粪臭。”

臭味越来越重了,但地上的脚印清晰向前,如果说敌人故弄玄虚,在这唯一的通道内,也无法脱身吧。前方亮了起来,原来是靠外的岩壁已经彻底崩坏,形成一个个巨大的落地窗,光亮直接从外面照射进来。

张立对岳阳道:“你说,他们会不会直接从这些地方跳下去?”

岳阳反问道:“你敢吗?”见张立摇头,岳阳接着道,“我想,他们也不敢。”

走了十来分钟,途中经过大小十余个整面墙都坍塌的落地天窗。亚拉法师道:“注意,有岔道。”

正前方,依旧是开着大小天窗的明亮的长廊,右手边,一条约一人高,深不见底的洞穴小巷,地下的足迹,顺着长廊向前。在洞口一瞧,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从痕迹看,似乎没有人进去过,不过不敢肯定。张立道:“要是有云爆弹就好了。”

胡杨队长道:“我们继续往前。”法师绕过岔道,顺着光亮的地方向前走,突然凝视道:“不对!前面有东西!”

岩壁微微一震,似乎有很巨大的东西过来了。岳阳正站在外壁坍塌处,抬头一望,天上又有黑影盘旋。鸡粪味道,黑色的线,一瞬间就被联系起来了,此时,岩壁震颤越来越明显。“不好!是鸟巢!”岳阳叫道。张立和胡杨队长一怔,亚拉法师转身,就在四人中间,随着岩壁震颤,落下一样东西,有黑色的两条带子,像腕表。这东西他们都不陌生,黑色飓风!在倒悬空寺就让他们吃够了苦头。

“快走!”“来不及了!”发出声音的分别是胡杨队长和亚拉法师。腕表上的定时装置显示还剩两秒,只见亚拉法师双手一翻,手掌分别印在岳阳和张立的身上,同时飞出一脚,将自己对面的三人同时击飞出去,他自己也借那股反弹力向着巨鸟奔来的方向弹射出去。

“轰”的一声,炸弹炸开了,而且不止一枚,跟着天崩地裂的巨响一阵接一阵。碎石飞溅,烟雾弥漫开来,令人窒息,当岳阳能再睁开眼睛时,被惊呆了。他们走过的光柱长廊被炸成了数截,他和张立所在的地方长宽不过两米,成了凸出在岩壁上的一个岩桩,打个滚都会掉下去。张立正悬挂在断崖处,艰难地往上攀爬,岳阳赶紧拉他起来。胡杨队长被法师一脚踹到了另一截断口处,和岳阳他们隔了五米多的断裂带,似乎是被爆炸的冲击力推过去的,好像腿还被压在了石像下。而另一端的亚拉法师呢?看不见,他似乎消失在另一处弯道了。

“胡杨队长!你没事吧?”岳阳大声道。

胡杨队长咬咬牙,从石像下抽出腿来,对岳阳道:“我没事,你们才是要小心,下面要垮了!”

岳阳一看,他和张立立足处碎石崩落,像是随时都会掉的样子。可是前面相隔有六七米,后面更是垮塌有一二十米,哪边都跳不过去。岩壁也已被炸成了碎石渣,这样的岩壁根本无法攀爬。被困住了吗?他望着张立道:“怎么办?”张立一个劲儿地翻腕,飞索就卡在绞盘里发射不出来,他气急败坏道:“飞索被震坏了,根本过不去。”

岳阳转过身道:“会垮的,我们得想个办法。看那儿,看那儿!那个洞!我们可以跳过去!”

张立在断崖边犹豫不决,拉住岳阳道:“你知道我有恐高症,我怎么跳?”

岳阳道:“这个时候就别开玩笑了,在倒悬空寺的时候你是怎么跳的,现在就怎么跳。”说完,他深吸一口气,一个冲跳,稳稳地落在了那个黝黑的洞穴中。但他转过身来,却没有看见张立。走到洞口一望,岳阳叫道:“快跳过来!你还在等什么?”

张立老是望着断崖下面。在倒悬空寺,下面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瞧不见,一鼓勇气就跳过去了,可是这里却看得清清楚楚,笔直陡峭的悬崖犹如刀劈斧砍,下面是根根尖桩般的绿树,可真高啊!

那处岩桩根部有道裂缝,开口已经延伸到下端了,整块突出的岩桩随时都会垮掉。岳阳急道:“傻瓜,跳啊!”张立迟疑着,后退了一步,也像模像样地跑起来,临近边缘跳跃那一蹬却没蹬上力,向半空中扑去!“白痴!”岳阳骂了声,将枪柄递出去。张立抓住,撞到了岩壁上,岳阳吃力地将张立拉进洞里。那边胡杨队长也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对两人道:“待在那里别动,我去叫强巴拉。”

岳阳回应道:“你小心点,胡队长!”回到洞里,看着萎靡在地的张立,询问道,“我说,你怎么会怕高的?”

张立摇头道:“不知道,当兵时可没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不过我当兵好像也没做过高空作业。或许我们家乡那边都是些矮房子吧。对了,我们现在怎么办,就在这儿等着?”

岳阳看了一眼洞穴深处,又看了看张立,对他微笑道:“进去……看看?”

小巷并不长,但是转了一个弯之后,就与光线隔绝开来,完全陷入了黑暗。岳阳一步一停地在前面走着,用脚小心地探察着地面,唯恐一脚踏空,或是踩到什么机关就不好了。张立则一只手抵在岳阳后背,以确保两人的距离。

“能不能快点?”

“黑咕隆咚的,什么都看不见,怎么快?”

“为什么不把灯打开?”他们的自动步枪是带电筒的。

“傻瓜,如果里面有敌人,我们不就暴露了吗?”

“咦,有光亮!”

“嘘……”

似乎已经走出小巷了,前方是一个大厅,或许更像一个仓库,总之一大堆黄澄澄的东西将里面堆得满满的。更为细小的光柱朝四面八方胡乱地散射开来,好像阳光透过筛子照下来。

“哇!我们发财了!”两人被眼前那耀眼的黄色深深吸引住了。那可是一大堆啊,垒得像个小山坡似的,足有十米高。那些细小的光柱照射在上面,顿时发出让人无法抗拒的光芒——金光!除了中间那一堆大的,旁边还有无数巨大的金像,虽然残破,但那光芒可人,明艳不可方物,哪怕再难看,也没人不喜欢的。

※※※

爆炸声刚一响起,就有四个人从一处垮塌的岩壁下面爬了上来,正是西米、马索、伊万和胡子四人。“跟着我们,很好啊。如果没被炸死,就让他们去和巨鸟玩玩。”西米冷笑。

“可惜雷波了。”胡子道。

西米道:“你知道那家伙的弱点,见不得闪闪发光的东西,让他和那些东西守一辈子也好。”他突然挥手,低声喝道,“隐蔽,还有人来!”

卓木强巴他们跑得很急,听到爆炸声就往前冲,虽然他们已经预防了敌人从岔道逃脱,哪想到敌人竟然会炸断崖壁,实在是太狡猾了!

卓木强巴跑在最前,奔跑途中,突然心生警觉,就地一个翻滚,同时听到巴桑道:“有埋伏!”两颗子弹擦着肩头飞过,一阵火辣辣的痛,然后才听到枪声。再慢一步,那子弹可能就是穿胸而过了。卓木强巴侧翻在一旁,枪声已经连续地响了起来。巴桑、吕竞男和唐敏各自在石像后隐蔽,敌人也躲在石像后。

前方的四人生死未卜,卓木强巴心中焦急,可偏偏拦路的敌人非常顽强,枪法准狠,稍有动向,马上是一排子弹。怎么办?卓木强巴扭头寻求帮助,只见唐敏和吕竞男都躲在靠左的石像后,巴桑在后面看不见。吕竞男轻轻摇头,示意不要轻举妄动。得想一个作战方案,必须快速地解决前方拦路的敌人,卓木强巴脑子里飞速地思考起来。

滴溜溜。一个吸引球扔了出去,开始嗡嗡地叫。“叭叭……”数枪,把吸引球打成碎片。西米将弹夹退出来,又重装进去,对前边的胡子道:“还玩这套,拿我们当猴耍呢。”

卓木强巴正瞟到吕竞男质疑的目光,似乎在询问他想做什么,他也没多想。子弹是从三个方向打出来的,左前方五十米有一人,正前方四十米一人,更远处岩壁垮塌的地方有两人,影子露了出来。敌人藏得很好,可以从残像的缝隙里看到中间唯一的通道,身体全隐藏在石像后面,只要自己一踏出这藏身之处就会被袭击。枪打不到,除非将手雷直接扔进藏身的地方,否则也炸不到,而从自己的角度,最大的投掷空隙也不足十厘米,相隔五十米距离,要将手雷扔进一个拳头大小的洞里,恐怕没有人能做到吧。难道真的无懈可击?

“冷静,冷静下来。”卓木强巴告诉自己,重新分析形势。如果直接冲过去呢?左前方有三人,前后呼应,就算冲到面前也无法全身而退;正前方只有一人,而且距离最近,可是他也躲得最好,那人藏在三个接近两米高的石礅中间,头上有根石柱搭下来形成一个“门”字形龛,整个人就好像躲在碉堡里,门的开口朝着外墙与他的几名同伙相互照应,唯一的破绽应该是门框。由于石柱和石礅间没有完全吻合,门形碉堡的正上方有孔隙,卓木强巴可以看到门形碉堡内的光影变化,他估计了一下,手雷可以塞进去。如果从门的正上方将手雷扔进去,就算爆炸了,冲击波也不会影响到自己,反而是左前方的敌人会受到干扰。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才能冲到那处碉堡面前?怎么才能爬上碉堡顶部?在这个过程中,如何让自己不被敌人的子弹击中?

此时,卓木强巴想起了亚拉法师。对了,像法师那样移动身体!不行,我做不到。那么,就用敌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对了,用那种方式!石礅离地面高度约一米八,和自己身高相仿,能跳到那么高吗?看来要搏一把了!计划妥当,卓木强巴将自动步枪平放在地,将一对斯太尔微冲插入枪套,配置在最容易握住的位置,又摸出两枚吸引弹,右手握住了一个手雷,在吕竞男和唐敏惊讶的目光中,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扔出了第一枚吸引弹,在空中划过靓丽的弧线。

同一时间,卓木强巴从藏身处跑了出来,但他并没走中央的通道,而是沿着内侧岩壁,身体一侧,沿墙而起,正是他们练习过无数遍的蹬墙步,能凭借身体的冲势沿墙拔高两三米,顺着墙上走七八步。

西米果然没想到卓木强巴会沿着墙壁冲过来,等他发现卓木强巴时,卓木强巴已经顺着墙绕过障碍,又奔跑冲了二十来米,同时第二颗吸引球扔了出来。西米还未猜出卓木强巴的意图,同样必须用眼角余光去看扔出来的是吸引弹还是别的什么,就这个时间,卓木强巴再冲十米,距离伊万藏身处仅有数米距离了。西米这才明白卓木强巴想做什么,而此时,伊万的注意力都放在那颗吸引球上,正用枪射击那颗吸引球。

“伊万,敌人在你头顶!”西米这才调整枪口,同时提醒伊万。而此时卓木强巴已用尽全力一蹬,身体猛地团起,平地起跳,让足底高度与身体等高,一跃跳上接近两米的石礅,手臂一长,手雷送进了碉堡。这是卓木强巴的唯一停顿,可惜西米的枪口还没移到卓木强巴立足处。

那一瞬间,伊万刚刚击碎吸引球,耳朵听到西米的呼喊,大脑在分析那喊声的含义;西米的枪口从后往前移,正努力追赶卓木强巴的身影;卓木强巴已将手雷送入伊万藏身之处,身体后仰,双足奋力一蹬,犹如离弦之箭倒弹开去。

“轰!”火光乍现,烟尘四激,子弹擦着卓木强巴发际飞过。卓木强巴一个倒空翻落地,在半空时双手抽出了斯太尔微冲,朝烟雾中的敌人反击,同时趁烟幕掩护,朝左前方扑去。吕竞男和巴桑等也纷纷从藏身处策应掩护。没有任何阻滞,又是一个漂亮的飞身上墙,卓木强巴手持双枪,从墙壁上跑了过去,只是在半空,他身体与地面平行时,突然踏着墙面做了个360度旋转,就好似轮滑运动员在半空中做的那种动作。转身的同时,双枪喷火,将藏在另一隐蔽处,还在为那爆炸发愣的胡子击毙。从墙面落地,双手一前一后,同时开火,既让前方的敌人无法还击,同时确保身后的敌人完全毙命;紧接着双枪朝前,往右一个侧扑翻滚,身体在空中旋转,枪口喷火不断,子弹全方位封锁住敌人。

西米发现卓木强巴从烟幕中冲出来时,正看到卓木强巴在墙面上做360度旋转,一面旋转一面开枪射击,瞬间胡子中弹倒地;西米正准备举枪射击,子弹又朝自己射了过来。这是在玩枪吗?开枪也能像舞蹈一般如行云流水,飘忽不定?西米突然觉得,自己以前那几十年的枪都白玩了,原来开枪射击也可以成为一种艺术,也能让人产生一种近乎完美的错觉。那种挥动枪械的轨迹,那种在空中翻腾的射击方式,能避开吗?见敌人迫近,他再无犹豫,直接从墙面破口处跳了下去。

不仅敌人震惊,巴桑等人同样震惊。精准的计算,时间的掐算,连爆炸后的烟幕掩护都一一考虑到了,然而,更令他们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那套动作,那套突然发挥、堪称无瑕的动作。

黑发在空中飘荡,眸子映着火光,子弹飞旋,带走了空气的温度,那一气呵成的动作,让吕竞男都不禁为之动容。如果不是这时候,如果不是在这个地方,她几乎以为自己看到的是一场个人艺术体操表演。每一个步骤都像事先编排好,仿佛经过了上万次演练,每一个动作都是力与美的体现,唯一不同的是,那体操表演者手持双枪,在空翻旋转时还在开枪向敌人射击。吕竞男喃喃道:“我们没教过他这个东西啊!”

巴桑一看到卓木强巴的动作就已经明了,强巴少爷是将俄罗斯那些跑酷少年的动作与射击完美地融合到了一起,只是做得如此娴熟,实在是令人难以相信,是……是突然的超常发挥吗?看来有时候,强巴少爷会变得让人完全看不透啊。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8/267.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